有健康網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活血化淤


   

活血化淤就是使血管暢通,血淤化開。中醫活血化淤治療法是針對血淤證而設立的,其形成歷史悠久,發展迅速,應用廣泛,自古以來,即為眾多醫家所重視。因此,了解活血化淤治法的形成與發展,尋求源流,考其宗祖,推其演變,求其發展,對中醫醫療及科研工作來說,都是十分必要的。

活血化淤的歷史沿革

《武威漢代醫簡》首提活血化淤治法

  《武威漢代醫簡》是遠在《黃帝內經》之前約一世紀中葉成書的一部木質簡牘。據專家考證,這些木質簡牘醫方和馬王堆漢墓醫書系我國同時發現最古老的醫書。簡牘共92枚,其中記載活血化淤治法的就有9枚。簡文中所載治「淤」的具體方葯體現了對後來醫學中「氣為血帥,血為氣母」理論的具體運用。對於久淤之患則以活血化瘀峻葯-蟲類藥物搜剔絡道,增強通經活絡作用,顯示了其治法用藥上的多樣性。同時表明《武威漢代醫簡》最早應用了活血化淤治法。

《內經》奠定了活血化淤理論基礎

  《內經》中雖無淤血一詞,但有「血凝澀」「血脈凝泣」「脈不通」「惡血」「留血」「血著」等30余種近似淤血名稱的記載,並在一些篇章里談到了淤血產生的原因及瘀血導致的癥狀。在治療上,《內經》指出了以疏決通導為主的基本治療原則。如《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指出:「血實者宜決之」,《素問o至真要大論》指出:「疏其血氣,令其調達,而致和平」,「堅者消之」、「結者散之」、「留者攻之」。《素問·湯液醪醴論》曰:「去菀陳痤」。《靈樞·小針解篇》曰:「菀陳則除之者,去血脈也。」以上可以認為是活血化淤治法的理論雛型,形成了活血化淤的基本概念,從而為後世醫家研究發展活血化淤理論、創製活血化淤方葯奠定了理論基礎。

傷寒雜病論》首創淤血的辨證論治

  漢·張仲景血瘀理論的奠基人。他在《金匱要略》驚悸吐衄下血胸滿淤血病篇」中總結前人的經驗,首先提出了「瘀血」這個名稱,並用活血化淤法治療各科疾病,開後世淤血證之先河。久病入絡,淤血內阻,加重病情,治當活血化淤。並在治療蓄血、血痹虛勞症瘕產後腹痛等疾病中,敘述了淤血的幾種主要癥狀及脈象,且在其它篇章中談到了淤血產生的原因和治療;在《傷寒論》的太陽和陽明病篇中,對血淤證作了比較詳細的闡述。他首創了淤血的辨證論治方劑,制定了桂枝茯苓、下淤血湯、桃仁承氣湯、抵當湯鱉甲煎丸大黃地鱉蟲丸、旋覆花湯、溫經湯當歸芍藥散等方劑。張仲景所用活血化淤諸方,可謂用藥精當,法度嚴謹,配伍巧妙,旨在「五臟元真通暢,人即安和」。其指導臨床遣葯組方意義深遠。開拓了雜病、傷寒和婦科淤血論治的新領域,為後世應用活血化淤葯樹立了典範。

唐宋時期的補充

  漢之後,經過唐宋以至金元時代,活血方得到進一步發展與補充。隨唐時代,如《諸病源候論》《千金方》《外台秘要》等書,將淤血作為一個證候,並在有關疾病(如血證、積聚)的病機中闡述,使活血化淤治則在理論、方劑、藥物等方面得到進一步發展。如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以仲景桃仁承氣湯、抵當湯為基礎加減化裁出治婦女月經不通的桃仁湯、芒硝湯、桃仁煎,並以仲景大黃蟲丸加減化裁出桂心酒方,用治婦女月經不通,結成症瘕。宋、元時代,宋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對於「產後心腹痛欲死,百葯不救」者,以藥性平和、善能活血化淤止痛的五靈脂與蒲黃同用,組成失笑散一方。由於該方有良好的化淤止痛之功,故後世對其運用有較大的發展。朱丹溪重視解郁散結,創立氣、血、濕、痰、食、熱六郁之說,其中以氣血之郁尤為重要,他認為「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怫鬱,諸病生焉」。他所謂的郁,可看作是血淤的早期或輕症。

明清時期的完善

  明、清時期,隨著醫學的發展,人們對淤血的認識不斷深入,使活血化淤治法日益發展與完善。如明·朱棣等編的《普濟方》,已注意到淤血的危害,該書諸血門謂:「人之一身不離乎氣血,凡病經多日治療不愈,須當為之調血……用藥川芎莪術、桃仁、靈脂、生地、大黃為要,嘔甚者多加生薑,以此先利諸淤。」清代,血淤學說有了較大的發展,其中葉天士、王清任 、唐容川三位醫家,對此作出較大的貢獻。葉天士認為初病在經,久病入絡,經主氣,絡主血。他說「大凡經主氣,絡主血,久病血淤」,提出「久病入絡」的理論,倡導「通絡」之說。他在《臨證指南醫案》一書中,對痹證郁證、積證、症瘕、瘧母、噎嗝、便秘及月經胎產等多種病證,廣泛應用了活血化淤通絡的藥物,對淤血嚴重及有干血內結者,還常使用蜣螂、蟄蟲、水蛭等蟲類逐淤葯。葉氏治療出血病,提出「入血尤恐耗血動血,直須涼血散血」之觀點,對近世治療出血病證,如瀰漫性出血、流行性腦炎敗血症、瀰漫性血管凝血等應用清熱涼血化淤之法,頗有指導意義。至清代王清任《醫林改錯》對活血化淤治法尤有心得,創製了諸多良方,從而使活血方得到了極大地豐富與發展。在王氏所創活血方中,有代表性的當為五逐淤湯:血府逐淤湯、通竅逐淤湯、膈下逐淤湯、少腹逐淤湯、身痛逐淤湯。這些方葯為後世醫家臨床治療淤血病證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王清任對淤血證治的另一重大貢獻,是其所創製的體現氣虛血淤理論的代表方劑補陽還五湯。王氏對於中風半身不遂的病機,首次提出是元氣虧損,半身無氣的結合,認為「元氣既虛,必不能達于血管,血管無氣,必停留而淤」。根據其「氣虛血淤」理論,將補氣與活血化淤合用,從而創製了益氣活血通絡的補陽還五湯,開創了補氣法治療中風的先河。繼王清任之後,唐容川對淤血學說也有較大的貢獻。他所著的《血證論》詳述了各種出血證的證治,同時,闡明了淤血和出血之間的關係,把消淤作為活血四法之一,並認為祛淤與生新有著辨證關係,主張「凡吐血衄血,不論清、凝、鮮、黑總以祛淤為先」,大大地擴大了活血化淤治法的應用範圍。

現代創新與發展

  近幾十年來國內學者在繼承傳統中醫藥精髓的基礎上,運用現代科學研究的手段和方法,對活血化淤藥物的作用機理進行了深入細緻的研究。臨床及實驗研究結果表明,大多數活血化淤藥物在血液流變學、血流動力學血小板功能、凝血、抗凝以及微循環功能、調節血脂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作用,並在此基礎上,篩選出了大量有效的活血化淤方葯,應用於臨床,已取得了顯著的療效。特別是近年來對活血化淤的研究已深入到細胞、分子水平。如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可冀主持完成的精製血府膠囊及芎芍膠囊治療冠心病、預防冠脈介入治療后再狹窄的臨床及實驗研究,已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是,如何從單位葯中提取有效部位或有效成分,並闡明其作用機理仍是當前需要我們思考和解決的主要問題。
  綜上所述,活血化淤治法源遠流長,可以說起源於秦漢以前,發展於後漢,補充于唐、宋、金、元,完善於明清,創新于現代。同時,我們深信,在廣大科學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借助現代科學研究的手段和方法,在不遠的將來會給活血化淤中藥活性成分及其作用機理的研究帶來新的突破。

4種活血化淤的中藥

  活血化瘀類的中藥有:益母草桃花、桃仁、紅花,這是從溫和到厲害排的,越往後越厲害,建議吃前2種就行了。可泡茶服用(熱茶),用桃花泡酒更管用,這些茶和酒也都可以用來擦臉,是去臉上黑斑的。

5種方法活血化淤

食療方法

  可多食山楂紅糖、紅心蘿蔔黑木耳、醋泡花生(去皮)等食物,經常煲一些山藥粥、花生粥薏苡粥等具有活血化淤功效的粥品。強調不宜吃寒涼冷凍的食物。

中藥滋補

  丹七片,是寬胸理氣、活血化淤的上選藥物。還可以食用生三七粉,每次0.5克,每天1~2次,放入開水中沖服即可。

中醫按摩

  血液最容易在頭部四肢這些遠離心髒的位置堆積,可以經常做頭部、面部、腳部保健按摩消散淤血。

日常調養

  運動是最單純、有效的活血方式,可以改善血液的高凝狀態。每日用半小時左右活動筋骨,促進血液循環和機體代謝,可明顯改善不適癥狀。血淤體質精神調養上,要培養樂觀的情緒。精神愉快則氣血和暢,有利血淤體質的改善。反之,苦悶、憂鬱則可加重血淤傾向

運動鍛煉

  多做有益於心臟血脈的活動,如太極拳八段錦、動樁功、長壽功、內養操、保健按摩術等,以全身各部都能活動,助氣血運行為原則。

活血化淤治糖尿病眼病

  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是糖尿病的眼部嚴重併發症。據有關資料統計,糖尿病病程在5年以內的患者,30%發生這種併發症;病程在10—14年的,則為80%,其致盲率為23.2%。中醫稱糖尿病為消渴症,對糖尿病併發眼病失明早有記載。《河間六書》:「夫消渴者,多變聾盲目疾」。
  為何會發生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現代醫學認為血液黏稠、淤滯、血脂、血膽固醇增高,以及糖、脂、蛋白質、水鹽代謝紊亂,皆可導致血管的硬化,特別是小血管及毛細血管內皮增生,基膜增厚。
  中醫認為這些因素都與血淤有一定關係。在中醫眼部辨證中,多把出血、微血管瘤歸為淤血所致;滲出水腫、棉絮斑歸為痰濕所致;新生血管、纖維增殖為痰淤互結,認為「血積既久,亦能化為痰水」。痰濕停滯加重血液淤滯,導致痰淤互結。
  從整體辨證分析,糖尿病的發病過程是先由陰虛氣陰兩虛,最終是陰陽兩虛。
  因此,治療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要先考慮陰陽兩虛是根本。立法治則要按照治病求本、標本兼治的原則。一般以滋陰補腎、益氣養陰、補腎壯陽為「治本」;結合眼部癥狀的特點,採用活血止血養血活血為「治標」。對早期眼底出血、微血管瘤,可以根據胃熱血淤、陰虛血淤等採用清熱活血、滋陰活血、益氣活血和活血止血等方法,當眼底出現新生血管、大片毛細血管非灌注區,增殖性視網膜病變時,要先接受激光治療,與此同時配合中藥治療,要在重用補氣葯補陰葯的基礎上,適量使用活血化淤藥物。常用白虎加人蔘湯合四物湯、益氣養陰活血方、血府逐淤湯、桃紅四物湯等。

活血化淤止血的藥方—婦科痛經

經水忽來忽斷時疼時止

  婦人有經水忽斷忽來,時疼時止,寒熱往來者,人以為血之凝也,誰知是肝氣不舒乎,人體肝屬木而藏血,最惡風寒。婦人當行經之際,腠理大開,適逢風之吹寒之襲,則肝氣為之閉塞,而經水之道路亦隨之而俱閉,由是腠理經絡,各皆不宜,而寒熱之作,由是而起。其氣行於陽分則生熱,其氣行於陰分則生寒,然此猶感之輕者也。倘外感之風寒更甚,則內應之熱氣益深,往往有熱人血室,而變為如狂之症。若但往來寒熱,是風寒未甚而熱未深耳。治法宜補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風,則病隨手而效,所謂治風先治血,血和風自滅,此其一也。方用:加味四物湯。
  熟地白芍、當歸、川芎、白朮丹皮元胡甘草柴胡等。
  此方用四物湯以滋脾胃陰血,用柴胡、白芍、丹皮、以宣肝經之風郁,用甘草、白朮、元胡以利腰臍而和腹疼,入于表裡之間,通乎經絡之內,用之得宜自奏功如響也。

經水未來腹先痛

  婦人有經前腹痛數日而後行經者,其經來多是紫黑塊,人以為寒極而然也,誰知是熱而火不化乎。惟肝屬木,其中有火,舒則通暢,郁則不揚,經欲行而肝不應,則抑拂其氣而疼生。然經滿則不能內藏,而肝中之鬱火焚燒,內逼經出,則其火亦因之而怒泄。其紫黑者,水火兩戰之象也。其成塊者,火煎成形之狀也。經失其為經者,正鬱火內奪其權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則熱之標可去,而熱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方用宣郁通經湯。
  白芍、當歸、丹皮、山梔子白芥子、柴胡、香附川鬱金黃芩、甘草等。
  連服四劑,下月斷不先腹痛而行經矣。此方補肝之血,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氣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迅速也。

行經后少腹疼痛

  婦人有少腹痛於行經之後者,人經為氣血之虛也,誰知是腎氣之涸乎,女人經水者,乃天一之真水也,滿則溢而虛則閉,亦其常耳,何以虛能作痛哉,蓋腎水一虛則水不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木土相爭,則氣必逆,故爾作痛也。治法必須以舒肝氣為主,而益之以補腎之味,則水足而肝氣益安,肝氣安而逆氣自順,又何疼痛之有哉。方用:調肝湯。
  山藥、阿膠、當歸、白芍、山萸肉巴戟、甘草等。
  此方平調肝氣,既能轉逆氣,又善止郁痛。經后之症,以此方調理最為佳也。

經前腹痛吐血

  婦人有經未來之前一、二日忽然腹痛吐血,人以為熱之極也,誰知是肝氣之逆乎,婦人肝之性最急,宜順而不宜逆,順則氣安,逆則氣動,亦勿怪其然也。或謂經逆在腎不在肝,何以隨血妄行,竟至從口上出也,是肝不藏血之故乎,抑腎不納氣而然乎,殊不知少陰之火急如奔馬,得肝火直衝而上,其勢最捷,反經而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始成吐血之症,但此等吐血與各經之吐血有不同者。蓋各經之吐血,由內傷而成,經逆而吐血,乃內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絕異,而其氣逆則一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順氣,而不必益精以補腎矣。雖然,經逆而吐血,雖不大損夫血,而反覆顛倒,未免太傷腎氣,必須于補腎之中,用順氣之法始為得當。方用:順經湯。
  當歸、熟地、白芍、丹皮、茯苓、沙參黑芥穗等。
  一劑而吐血止,二劑而經順,十劑不再發。此方于補腎調經之中,而用引血歸經之品,是和血之法,實寓順氣之法也。肝不逆而腎氣自順,腎氣既順,又何經逆之有哉。婦人年壯吐血往往有之,不可作勞症治。若認為勞症,必至肝氣愈逆,非勞反成勞矣。

經水將來臍下先疼痛

  婦人有經水將來三五日前而臍下作疼痛,狀如刀刺者,或寒熱交作,所下如黑豆汁,人莫不以為血熱之極,誰知是下焦寒濕相爭之故乎,夫寒濕乃邪氣也。婦人有沖任之脈,居於下焦。沖為血海,任主胞胎,為血室,均喜正氣相通,最惡邪氣相犯,經水由二經而外出,而寒濕滿二經而內亂,兩相爭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氣日衰。寒氣生濁,而下如豆汁之黑者,見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濕而濕其寒,使沖任無邪氣之亂,臍下自無疼痛之疚矣。方用:溫臍化濕湯。
  白朮、茯苓、山藥、巴戟肉、扁豆白果、建蓮子等。
  然必須經未來前十日服之,四劑而邪氣去,經水調,兼可種子。此方君白朮以利腰臍之氣,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脈。扁豆、山藥蓮子以衛沖脈,所以寒濕掃除而經水自調,可受妊矣。倘疑腹痛為熱疾,妄用寒涼,則沖任虛冷,血海變為冰海,血室反成冰室,無論難於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沖任之氣宜通不宜降,故化濕不蒼朮薏仁也。

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國民健康/健康檢查/健康知識 | liyanyan@kimo.com | | Healthcare

GMT+8, 2014-9-18 21:41 , Processed in 0.073882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