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農藥殘留

Read in EN
   

在農業生產中施用農藥后一部分農藥直接或間接殘存于穀物、蔬菜果品、畜產品、水產品中以及土壤和水體中的現象

簡介

  農藥殘留(Pesticide residues),是農藥使用后一個時期內沒有被分解而殘留于生物體、收穫物、土

農藥殘留

壤、水體、大氣中的微量農藥原體、有毒代謝物、降解物和雜質的總稱。
  施用於作物上的農藥,其中一部分附著于作物上,一部分散落在土壤、大氣和水等環境中,環境殘存的農藥中的一部分又會被植物吸收。殘留農藥直接通過植物果實或水、大氣到達人、畜體內,或通過環境、食物鏈最終傳遞給人、畜。

發展

  農藥殘留問題是隨著農藥大量生產和廣泛使用而產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農業生產中使用的農藥主要是含砷或含硫、鉛、銅等的無機物,以及除蟲菊酯、尼古丁等來自植物的有機物。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人工合成有機農藥開始應用於農業生產。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化學農藥年產量近200萬噸,約有1000多種人工合成化合物被用作殺蟲劑殺菌劑、殺藻劑、除蟲劑、落葉劑等類農藥。農藥尤其是有機農藥大量施用,造成嚴重的農藥污染問題,成為對人體健康的嚴重威脅

殘留性農藥

  目前使用的農藥,有些在較短時間內可以通過生物降解成為無害物質,而包括DDT在內的有機氯類農藥難以降解,則是殘留性強的農藥(見有機氯農藥污染)。根據殘留的特性,可把殘留性農藥分為三種:容易在植物機體內殘留的農藥稱為植物殘留性農藥,如六六六、異狄氏劑等;易於在土壤中殘留的農藥稱為土壤殘留性農藥,如艾氏劑、狄氏劑等;易溶於水,而長期殘留在水中的農藥稱為水體殘留性農藥,如異狄氏劑等。殘留性農藥在植物、土壤和水體中的殘存形式有兩種:一種是保持原來的化學結構;另一種以其化學轉化產物或生物降解產物的形式殘存。
  殘留在土壤中的農藥通過植物的根系進入植物體內。不同植物機體內的農藥殘留量取決於它們對農藥的吸收能力。不同植物對艾氏劑的吸收能力為:花生>大豆>燕麥>大麥>玉米。農藥被吸收后,在植物體內分佈量的順序是:根>莖>葉>果實。
  農藥進入河流、湖泊、海洋,造成農藥在水生生物體積累。在自然界的魚類機體中,含有機氯殺蟲劑相當普遍,濃縮係數為5~40 000倍。

導致原因

  導致和影響農藥殘留的原因有很多,其中農藥本身的性質環境因素以及農藥的使用方法是影響農藥殘留的主要因素。

農藥性質與農藥殘留

  現已被禁用的有機砷、汞等農藥,由於其代謝產物砷、汞最終無法降解而殘存于環境和植物體中。
  六六六、滴滴涕等有機氯農藥和它們的代謝產物化學性質穩定,在農作物及環境中消解緩慢,同時容易在人和動物體脂肪中積累。因而雖然有機氯農藥及其代謝物毒性並不高,但它們的殘毒問題仍然存在
  有機磷、氨基甲酸酯類農藥化學性質不穩定,在施用后,容易受外界條件影響而分解。但有機磷和氨基甲酸酯類農藥中存在著部分高毒和劇毒品種,如甲胺磷對硫磷、涕滅威、克百威水胺硫磷等,如果被施用於生長期較短、連續採收的蔬菜,則很難避免因殘留量超標而導致人畜中毒。
  另外,一部分農藥雖然本身毒性較低,但其生產雜質或代謝物殘毒較高,如二硫代氨基甲酸酯類殺菌劑生產過程中產生的雜質及其代謝物乙撐硫脲致癌物三氯殺蟎醇中的雜質滴滴涕,丁硫克百威、丙硫克百威的主要代謝物克百威和3-羥基克百威等。
  農藥的內吸性、揮發性、水溶性吸附性直接影響其在植物、大氣、水、土壤等周圍環境中的殘留。
  溫度、光照、降雨量、土壤酸鹼度及有機質含量、植被情況、微生物等環境因素也在不同程度上影響著農藥的降解速度,影響農藥殘留。

使用方法與農藥殘留

  一般來講,乳油懸浮劑等用於直接噴灑的劑型對農作物的污染相對要大一些。而粉劑由於其容易飄散而對環境和施藥者的危害更大。
  任何一個農藥品種都有其適合的防治對象、防治作物,有其合理的施藥時間、使用次數、施藥量和安全間隔期(最後一次施藥距採收的安全間隔時間)。合理施用農藥能在有效防治病蟲草害的同時,減少不必要的浪費,降低農藥對農副產品和環境的污染,而不加節制地濫用農藥,必然導致對農產品的污染和對環境的破壞。

農殘的危害

  農藥進入糧食、蔬菜、水果、魚、蝦、肉、蛋、奶中,造成食物污染,危害人的健康。一般有機氯農藥在人體內代謝速度很慢,累積時間長。有機氯在人體內殘留主要集中在脂肪中。如 DDT在人的血液大腦、肝和脂肪組織中含量比例為1:4:30:300;狄氏劑為1:5:30:150。由於農藥殘留對人和生物危害很大,各國對農藥的施用都進行嚴格的管理,並對食品中農藥殘留容許量作了規定。如日本對農藥實行登記制度,一旦確認某種農藥對人畜有害,政府便限制或禁止銷售和使用。

農藥殘留限量

  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農組織(WHO/FAO)對農藥殘留限量的定義為,按照良好的農業生產(GAP)規範,直接或間接使用農藥后,在食品和飼料中形成的農藥殘留物的最大濃度。首先根據農藥及其殘留物的毒性評價,按照國家頒布的良好農業規範和安全合理使用農藥規範,適應本國各種病蟲害的防治需要,在嚴密的技術監督下,在有效防治病蟲害的前提下,在取得的一系列殘留數據中取有代表性的較高數值。它的直接作用是限制農產品中農藥殘留量,保障公民身體健康。在世界貿易一體化的今天,農藥最高殘留限量也成為各貿易國之間重要的技術壁壘。

最大殘留限量

  最大殘留限量(maximum residues limits,MRLs) 指在生產或保護商品過程中,按照農藥使用的良好農業規範(GAP)使用農藥后,允許農藥在各種食品和動物飼料中或其表面殘留的最大濃度。最大殘留限制標準是根據良好的農藥使用方式(GAP)和在毒理學上認為可以接受的食品農藥殘留量制定的。
  最大農藥殘留限制的標準主要應用於國際貿易,是通過FAO/WHO農藥殘留聯席會議(Joint FAO/WHO Meeting on Pesticide Residues,JMPR)的估計而推算出來的:農藥及其殘留量的毒性估計;回顧監控實驗和全國食品操作中監督使用而搜集的殘留量數據,監測中數據產生了最高的國家推薦、授權以及登記的安全使用數據。為了適應全國範圍內害蟲控制要求的不同要求情況,最大農藥殘留限制標準將最高水平的數據繼續在監控實驗中進行重複,以確定它是有效的害蟲控制手段。參照日允許攝入量(ADI),通過對國內外各種飲食中殘留量的計和確定,表明與「最大殘留限量標準」相一致的食品對人類消費是安全的。

再殘留限量

  再殘留限量(extraneotls maximum residue 1imits,EMRLs)一些殘留持久性農藥雖已禁用,但已造成對環境的污染,從而再次在食品中形成殘留。為控制這類農藥殘留物對食品的污染而制定其在食品中的殘留限量。

每日允許攝入量

  每日允許攝入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s,ADI) 人類每日攝入某物質直至終生,而不產生可檢測到的對健康產生危害的量,以每千克體重可攝入的量(毫克)表示,單位為mg/kg體重。

急性參考劑量

  急性參考劑量(acute reference dose,acute RFD) 食品或飲水中某種物質,其在較短時間內(通常指一餐或一天內)被吸收后不致引起目前已知的任何可觀察到的健康損害的劑量。

暫定日允許攝入量

  暫定日允許攝入量(tempor』ary acceptable daily intakes,TADI) 指暫定在一定期限內所採用的每日允許攝人量。

暫定每日耐受攝入量

  暫定每日耐受攝入量(provisional tolerable daily intakes,PTDI) 指對制定再殘留限量的持久性農藥而確定的人每日可承受的量。

農藥殘留問題

  世界各國都存在著程度不同的農藥殘留問題,農藥殘留會導致以下幾方面危害。

農藥殘留對健康的影響

  食用含有大量高毒、劇毒農藥殘留引起的食物會導致人、畜急性中毒事故。長期食用農藥殘留超標的農副產品,雖然不會導致急性中毒,但可能引起人和動物的慢性中毒,導致疾病的發生,甚至影響到下一代。

藥害影響農業生產

  由於不合理使用農藥,特別是除草劑,導致藥害事故頻繁,經常引起大面積減產甚至絕產,嚴重影響了農業生產。土壤中殘留的長殘效除草劑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

農藥殘留影響進出口貿易

  世界各國,特別是發達國家對農藥殘留問題高度重視,對各種農副產品中農藥殘留都規定了越來越嚴格的限量標準。許多國家以農藥殘留限量為技術壁壘,限制農副產品進口,保護農業生產。2000年,歐共體將氰戊菊酯在茶葉中的殘留限量從10毫克/千克降低到0.1毫克/千克,使我國茶葉出口面臨嚴峻的挑戰。

農殘的控制

注意栽培措施

  一要選用抗病蟲品種;二要合理輪作,減少土壤病蟲積累;三要培育壯苗,合理密植,清潔田園,合理灌溉施肥;四要採用種子消毒和土壤消毒,殺滅病菌;五要採用燈誘、味誘等物理方法,誘殺害蟲。比如:黃板誘殺蚜蟲、粉虱、斑潛蠅等;燈光誘殺斜紋夜蛾等鱗翅目及金龜子等害蟲;小菜蛾、斜紋夜蛾、甜菜夜蛾等專用性誘劑誘殺。

採取生物防治方法

  充分發揮田間天敵控制害蟲進行防治。首先選用適合天敵生存和繁殖的栽培方式,保持天敵生存的環境。比如果園生草栽培法,就可保持一個利於天敵生存的環境,達到保護天敵的目的。其次要注意,農作物一旦發現害蟲為害,應盡量避免使用對天敵殺傷力大的化學農藥,而應優先選用生物農藥。常用生物農藥種類有:BT生物殺蟲劑和抗生素類殺蟲殺菌劑,如瀏陽霉素阿維菌素甲氧基阿維菌素、農抗120、武夷菌素、井崗霉素、農用鏈黴素等。昆蟲病毒類殺蟲劑,如奧綠1號。保幼激素類殺蟲劑,如滅幼脲(蟲索敵)、抑太保。植物源殺蟲劑,如苦參素、綠浪等。

選用低毒、低殘留的化學農藥

  農作物生長後期,在生物農藥難以控制時,可用這類農藥進行防治。適用的農藥主要有多殺菌素(菜喜)、安打、蟲酰肼(美滿、阿賽卡)、蟲蟎腈(除盡)、氟蟲腈銳勁特)、伏蟲隆(農夢特)、菊酯類、農地樂、除蟲凈、辛硫磷、毒死蜱(新農寶、樂斯本)、吡蟲啉蚜虱凈)、掃蟎凈、安克、殺毒礬、霜腺錳鋅(克露、克丹)、霉能靈、腐霉利、敵力脫、撲海因、嘧菌胺(施佳樂)、甲霜靈、可殺得、大生M—45、多菌靈等。嚴禁使用高毒高殘留農藥,如3911、呋喃丹、甲基1605、甲胺磷、氧化樂果等。農藥在使用中要注意,選用對口農藥,適時使用農藥。嚴格控制濃度和使用次數,採用合理的用藥方法。注意不同種類農藥輪換使用,防止病蟲產生抗藥性。嚴格執行農藥使用安全間隔期。

解決農藥殘留問題的策略

合理使用農藥

  解決農藥殘留問題,必須從根源上杜絕農藥殘留污染。我國已經制定併發布了七批《農藥合理使用準則》國家標準。準則中詳細規定了各種農藥在不同作物上的使用時期、使用方法、使用次數、安全間隔期等技術指標。合理使用農藥,不但可以有效地控制病蟲草害,而且可以減少農藥的使用,減少浪費,最重要的是可以避免農藥殘留超標。有關部門應在繼續加強《農藥合理使用準則》制定工作的同時,加大宣傳力度,加強技術指導,使《農藥合理使用準則》真正發揮其應有的作用。而農藥使用者應積極學習,樹立公民道德觀念科學、合理使用農藥。

加強農藥殘留監測

  開展全面、系統的農藥殘留監測工作能夠及時掌握農產品中農藥殘留的狀況和規律,查找農藥殘留形成的原因,為政府部門提供及時有效的數據,為政府職能部門制定相應的規章制度和法律法規提供依據

加強法制管理

  加強《農藥管理條理》、《農藥合理使用準則》、《食品中農藥殘留限量》等有關法律法規的貫徹執行,加強對違反有關法律法規行為的處罰,是防止農藥殘留超標的有力保障。

生物凈洗液(降解酶)

  目前,市場有數種生物凈洗液(降解酶),原理上這些生物凈洗液是從菠蘿木瓜柚子艾葉蘋果檸檬等生物中提取可食性生物蛋白提煉而成,利用蛋白酶的活性破壞殘留農藥的結構是農藥因子脫落、降解,凈洗液能夠穿透果蔬表層深入果蔬肉質4mm之內清洗,達到高效、快速、深層解除果蔬中殘留農藥的目的。
  綠芯「農藥降解酶」徹底去除農藥殘留
  「綠芯」農藥降解酶,通過水解有機磷農藥分子中的磷酯鍵而使其脫毒。「綠芯」農藥降解酶可以與瓜果蔬菜表面殘留的農藥發生化學反應,破壞其劇毒成分的結構,使劇毒的農藥瞬間變無毒的、可溶於水的小分子,從而達到迅速使瓜果蔬菜脫毒的效果

我國水果農藥殘留新標準

  目前,我國已制定了79種農藥在32種(類)農副產品中197項農藥最高殘留限量(MRL)的國家標準,其中有關果樹上的農藥殘留最高限量標準如下(注:mg/kg=毫克/千克):
  1、百菌清≤1mg/kg; 2、倍硫磷≤0.05mg/kg;
  3、苯丁錫≤5mg/kg; 4、草甘膦≤0.1mg/kg;
  5、除蟲脲≤1mg/kg; 6、代森錳鋅≤3mg/kg(梨果);
  7、代森錳鋅≤5mg/kg(小粒水果); 8、滴滴涕≤0.1mg/kg;
  9、敵百蟲≤0.1mg/kg; 10、毒死蜱≤1mg/kg(梨果);
  11、對硫磷為不得檢出; 12、多菌靈≤0.5mg/kg;
  13、二嗪磷≤0.5mg/kg 14、氟氰戊菊酯≤0.5mg/kg;
  15、甲拌磷為不得檢出 16、甲萘威≤2.5mg/kg;
  17、甲霜靈≤1mg/kg(小粒水果) 18、抗蚜威≤2.5mg/kg;
  19、克菌丹≤15mg/kg; 20、樂果≤1mg/kg;
  21、六六六≤0.2mg/kg; 22、氯氟氰菊酯≤0.2mg/kg(梨果);
  23、氯菊酯≤2mg/kg; 24、馬拉硫磷為不得檢出;
  25、氰戊菊酯≤0.2mg/kg; 26、炔蟎特≤5mg/kg(梨果);
  27、噻蟎酮≤0.5mg/kg(梨果); 28、三唑酮≤0.2mg/kg
  29、三唑錫≤2mg/kg(梨果); 30、殺螟硫磷≤0.5mg/kg;
  31、雙甲脒≤0.5mg/kg(梨果); 32、四蟎嗪≤1mg;
  33、辛硫磷≤0.05mg/kg; 34、溴蟎酯≤5mg/kg(犁果);
  35、溴氰菊酯≤0.1mg/kg(皮可食); 36、亞胺硫磷≤0.5mg/kg;
  37、乙酰甲胺磷≤0.5mg/kg; 38、異菌脲≤10mg/kg(梨果);
  39、敵敵畏≤0.2mg/kg。

預防農藥殘留超標

  1、掌握使用劑量不同農藥有不同的使用劑量,同一種農藥在不同防治時期用藥量也不一樣,而且各種農藥對防治對象的用量都是經過技術部門試驗后確定的,對選定的農藥不可任意提高藥量,或增加使用次數,如果隨意增加藥量,不僅造成農藥的浪費,還產生藥害,導致作物特別是蔬菜農藥殘留。而害怕農藥殘留,採用減少藥量的方法,又達不到應有的防治效果。為此在生產中首先應根據防治對象,選擇最合適的農藥品種,掌握防治的最佳用藥時機;其次嚴格掌握農藥使用標準,既保證防治效果,又降低了殘留。
  2、掌握用藥關鍵時期。根據病蟲害發生規律、為害特點應在關鍵時期施藥。預防兼治療藥劑宜在發病初期應用,純治療也是在病害較輕時應用效果好。防治病害最好在發病初期或前期施用。防治害蟲應在蟲體較小時防治,此時幼蟲集中,體小,抗藥力弱,施藥防治最為適宜。過早起不到應有的防治效果,過晚農藥來不及被作物吸收,導致殘留超標。
  3、掌握安全間隔期。安全間隔期即最後一次使用農藥距離收穫時的時間,不同農藥由於其穩定性和使用量等的不同,都有不同間隔要求,間隔時期短,農藥降解時間不夠造成殘留超標。如防治麥蚜蟲用50%的抗蚜威,每季最多使用2次,間隔期為15天左右。
  4、選用高效低毒低殘留農藥,為防治農藥含量超標,在生產中必須選用對人畜安全的低毒農藥和生物劑型農藥,禁止劇毒、高殘留農藥的使用。
  5、交替輪換用藥。多次從復施用一種農藥,不僅藥效差,而且易導致病蟲害對藥物產生抗性。當病蟲草害發生嚴重,需多次使用時,應輪換交替使用不同作用機制的藥劑,這樣不僅避免和延緩抗性的產生,而且有效地防止農藥殘留超標。
  中國農藥第一網提醒大家,要做好以上5點,合理預防農藥殘留超標!!
  食品中的農藥殘留與人類社會關係
  如今的糧食市場讓轉基因類農作物獨領風騷,人們吃的是含有BT毒素蛋白的糧食和含有大量除草劑毒素的食品,還有諸多農藥殘留的瓜果蔬菜。如今,我們還能吃些什麼呢? 按著物種進化理論和同科物種的基因轉化,我們人類可以從眾多的植物中找到很多能夠進行雜交培育的野生糧食植物。我們吃的水稻小麥、玉米,穀子等等糧食作物以及蔬菜類的芹菜茄子、大白菜油菜等等,難道說這些人類餐桌上的食品都是宇宙大爆炸後期自然形成的嗎?這些農產品不也是要經過數百萬年的不斷進化和演變而成為現在的植物種類嗎!在田野中,在大自然中,我們仍然能夠看到很多的還沒有進化成為我們人類可大量食用的農作物。你們還記得兒提時代嗎?咱們帶著一種天真浪漫的野性童心,歡快的在田野里撒歡嬉戲,盡情的享受著這大自然給我們人類帶來的原始沐浴。我們還不時的採摘著那田野里的鮮花野果,品嘗著它那野味的清香,而苦澀的野菜山果讓我們嘗盡了大自然賦予我們人類還未有進化到終點的原始物種。在田間和曠野里,野生蔬果類和近似於糧食作物的豆科等類植物我們到處可見,如野芹菜、野小豆等植物。還有類似於水稻的一種水草,這種草類屬於水稻近親。我們是否可利用現代化的科學手段,來對這些野生植物進行人工雜交將其培育轉換成為我們人類可食用的新型農作物呢?同時,我們也可大範圍的推廣種植這種新生的農產品,以解決我們人類緊缺的賴以生存的糧食問題,由此也解決了人類因糧食供應緊缺問題而使用帶有毒素的轉基因良種以及帶有農藥殘留的瓜果蔬菜等副食品供應。 其實,關於人類的飲食安全性問題,在我看來依靠沒有任何毒素殘留的現有糧食種類來供應我們人類生存是沒有問題的。我們人類不再使用那些含有BT毒素蛋白的轉基因糧食作物和含有農藥毒素殘留的蔬菜果品以及肉類副食品是應該能辦到的。於此,我們應當再通過野生同糧食科類的近親植物進行基因雜交轉換,然後形成後續的新型糧食品種,我看這是可行的。另外,最為關鍵性的問題就是如何保護好我們國家僅有的18億畝機耕地不被破壞也是主要因素。我們可不再引進任何國家的轉基因食品和種糧,依靠自身的科學技術,大量的推廣糧油作物的種植面積這應當是首選。我們可對半山區的丘陵地帶實施開墾,使國內各省市地區的土地資源均衡發展,同時對房地產業和城市的規模進行縮減控制。繼而將國家的勞動力資源均衡地分配到各產業基地,實施工業和農業的大規模開發力度,既保證了糧食和副食品的有效供應,也保證了人類資源的合理配備。這樣,有了現代化的科學技術和廣闊的農業可耕作土地面積作保障,我們人類的餐桌上就再也不會出現帶有農藥殘留的食品來侵害我們的有機體。
  如今,導致人類農業發展滯后的慘敗局面究竟是誰造成的呢?不正是由現代化城市無限度的擴大、無限制的圈地運動以及開發商將徵用后的農用地數年的撂荒囤積而造成的嗎?這邊是城市建設過程中的土地囤積,那邊是失去大量土地的農民無地種,嗨!多可惜的土地呀!法律規定不讓農民撂荒土地,可這些開發商們卻有意識的違背國家憲法和農村土地承包法,大量掠奪霸佔農民的大量土地進行違法的囤積和破壞國家的土地資源。當大量的農業用地被用於城市擴大建設后,也就完全的永遠的失去了它最原始的基本功能。然而這些只顧眼前利益的城市建設者們,難道你們就不知道土地是不可再生資源嗎?城市有啥好的?隨著現代化工業的高速發展以及汽車製造業的快速提升,城市的環境污染越來越嚴重。如果我們依據十幾億人口作為出發點,實施城市與鄉村的聯動建設,城市不再擴大,將國家的人力資源得到低流動均衡的分配,用以提升農業基礎建設規模,擴大糧食種植面積,我看這才是我們人類解決糧食安全性的唯一途徑。另外,可耕作的農業用地再多開墾一些,堅決抵制轉基因作物的種植,禁止農藥大量的使用,實施以農作物病蟲害的生物防治辦法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但是目前,我們人類的飲食安全係數逐步的在降低標準,帶有轉基因毒素的糧食和含有大量農藥毒素殘留的農副產品以及農業發展的滯后等世界缺糧問題不一直在困擾著著我們人類嗎?我們的身體不一直都是處於在亞健康狀態嗎?這一連串的問題,使人們思緒萬千,不知人類社會怎麼了?由於人力資源的大量流動帶來諸多複雜的社會問題和農業自身的發展萎靡以及土地資源的快速縮減等不可挽回的種種原因,這又給我們的後代子孫留有多大的發展空間呢?
  糧食中的農藥殘留歸根結底就是人類社會自身的發展問題。在農業科學技術高速發展的現代化社會,對於農作物的病蟲害我們可以利用蟲害的天敵來形成天然生物鏈的物種相剋辦法來實施農作物的病蟲害防治,這種辦法也可引申到果樹類和蔬菜類的蟲害防治方面。而對於田間的那些雜草,我們可利用現代化的除草機械以及人力資源進行滅殺。如果按著上述辦法去有效地實施,我們人類的餐桌上就不會出現食品中農藥的殘留成分,我們的機體就不再會出現那些不明病態的痛苦纏身和人體亞健康期的延長。最後的結論是:人類社會的科學化管理與農作物農藥大量的殘留有著很大的制約性。如何利用現代化的科學手段來發展農業機械化是最為根本性的問題,田間除草不再使用農藥,我們的糧食中就不會出現除草藥劑的毒素殘留。利用生物鏈來防治病蟲害,我們的糧食和蔬菜以及瓜果梨桃中就不會產生藥物的毒素殘留,而帶有毒素蛋白的轉基因食品就會離我們遠去。農藥殘留——將是人類歷史中的永久性記憶

手機版|小黑屋|Archiver|國民健康/健康檢查/健康知識 | liyanyan@kimo.com | | Healthcare

GMT+8, 2014-10-31 21:32 , Processed in 0.091308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