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健身 查看内容

南方都市報:何濟公 製藥必懷慈悲憐憫之心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1-13 07:00

   

在廣州看見世界讓世界看見廣州

廣州名片老字號系列總第65期 候選名片64號

何濟公

提名辭

  有著七十年歷史的老字號,何濟公從最初的解熱止痛發展到今天的阿咖酚散,聞名海內外,其創始人何福慶的經營宗旨:「利己利人馳盛譽,半為慈善半營生」,標志著傳統醫藥行業價值觀

索引

  何濟公製藥廠創辦于1938年,創始人何福慶有意效法「濟公」普濟眾生而命名。「何濟公,止痛唔使五分鐘」,解放前這句廣告詞風行廣州的大街小巷,該廠生產的解熱止痛散暢銷至今。70余年來,何濟公製藥廠經過多次重組合併,如今已成為廣葯集團旗下的企業白雲山何濟公製藥廠,正在傾力打造中國解熱鎮痛葯第一品牌。

唯心

找回中國傳統商業文明 

  在採訪何濟公製藥廠的過程中,最吸引我的是1948年廣州市衛生局頒發給何福慶的營業執照。營業執照上說,商人何福慶在龍津東路洞神坊開了藥行,經營成藥,經過審核,符合條例,准予營業。還註明藥師朱家本,商人何福慶。

  商人兩個字,讓我感受到了歷史的溫潤。何福慶是個商人,如此簡單。但何福慶的經營理念並不這麼簡單。

  中國古代,把人分為士農工商,教科書上說,歷史上重農輕商。但是唐宋以降,中國的商業文明實際上是很發達的。唐代,長安城裡有成千上萬的阿拉伯商人,絲綢之路上,運送中國和阿拉伯地區商品的駝隊鈴聲不斷。到了宋代,商品經濟更是達到了鼎盛。北宋都城汴梁,居民區中都有通宵達旦的夜市,夜市三更盡,五更又開張,居民可以隨意買賣。這比得上現代廣州的夜生活了。明清兩代的晉商、徽商等更是顯赫一時。同仁堂、胡慶余堂流傳到民間都是樂善好施的佳話。

  但是為什麼現在,我們卻感受不到商業文明,到處是假冒偽劣產品,虛假宣傳,大肆吹噓,整個社會漂浮在功利的泡沫之上。也許我們應該回過頭看看歷史,看看老字號在過去的歲月中留給我們的是什麼,在經營者最初的經營理念中,果然如今天某些企業般「利」字當頭?當年的何濟公商標是印製何福慶自己的頭像,下面是何濟公三個字。據說,當時許多商標都是用人頭像的。這種產品包裝的傳統一直在香港有延續。這人頭像與其說是商標,不如說是一種約束,老闆的臉貼在藥瓶上,萬一產品真有點問題,砸了招牌,還要賠上一生的名譽。所以我總認為把老闆的臉貼在藥瓶上,也可看作對消費者的一種承諾。

  作為一個有著七十年歷史的老字號,何濟公最值得記住,一直傳承下來的是什麼,看起來只有解熱止痛散這個產品。但回望歷史,何濟公的精神內核是什麼,我想就體現在何福慶所提出的宗旨中,「利己利人馳盛譽,半為慈善半營生」。普濟眾生,慈善助人,這是明清以來中醫藥作坊和醫院的傳統,這也應該是目前醫藥行業的立命之本。如果說何濟公所體現的是一種中國傳統的商業文明的話,那麼現代的商業文明也同樣必須建立在傳統的經營價值觀上,我想,這也是我們今天重翻老字號的意義所在。

現場傳真

老廠只有兩個車間

  從中山四路一直西行,到中山八路和荔灣路的路口,就會看到「何濟公」三個大字,蒼勁有力。拐進荔灣路的一個小巷中,走100多米就看到了白雲山何濟公製藥廠。在旁邊幾棟高樓的掩護下,十余棟廠房雖不高大,但廠區整潔有序,不時看到工人推著成箱的藥品走過。一進門,撲面而來的也是何濟公三個大字,也許這就是老字號最明顯的標誌了。

  白雲山何濟公製藥廠黨委辦公室副主任鄧奇斌介紹,這裡有何濟公製藥廠的兩個車間,這裡的廠房原來是廣州第八製藥廠的,最老的建築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現在已經不使用了。當初藥廠周圍還都是空地,如今都蓋起了住宅樓,其中就有何濟公大廈。

藥名不斷換,藥效未改變

  何濟公製藥廠最經典的產品阿咖酚散就產自這裡。在散劑車間辦公室,記者見到了車間主任葉建青。1979年,高中畢業后的葉建青就來到何濟公製藥廠工作。葉的媽媽也是何濟公製藥廠的員工,作為家中最小的孩子,為了留在城裡,媽媽提早退休,讓葉建青接替自己的職位。在那個年代的國有企業中,類似這樣父母把職位傳給孩子的情況很多。

  葉建青剛參加工作時,何濟公製藥廠還在十八甫,還沒有和廣州第八製藥廠合併。30年來,葉建青一直在散劑車間工作,從最初看機器的職工成為現在的車間主任。2000年,散劑車間才搬到荔灣路這個廠區。

  回想起過往的三十年,葉建青說,「我是看著散劑產品發展起來了。1998年前後,散劑車間每月能生產解熱止痛散(2002年改名阿咖酚散)3000萬包,到現在每月能生產1.6億包左右的阿咖酚散。產量一直穩居全國同類產品的前列。當然,廠里的環境個人的收入也隨著時代在變。」

  阿咖酚散最早的時候叫滅痛星,1946年改名止痛散,1954年定名為止痛退熱散,1965年改為解熱止痛散。2002年改名阿咖酚散。80年代,三分錢兩包,物美價廉,暢銷海內外。現在一盒阿咖酚散零售價10元,內含100小包,每包一毛錢。在名稱不斷變換的背後,便宜實惠,藥效好一直不變,「止痛唔使五分鐘」,這是阿咖酚散最頑強的生命力所在。

發明自動小包裝機

  在何濟公製藥廠幾十年的發展中,生產工具的改進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鄧奇斌說,成藥散劑是一種古老的劑型,過去產品都靠手工包括。1956年何濟公製藥廠公私合營后,該廠的機工黃甜,發明了木質簡易的撥粉機,解決了在散劑包裝過程中手工定量撥粉的問題,大大提高了手工包裝的效率。後來,他又研製發明了其他機械操作部件,最終在1963年12月,創製出第一台能完成散劑包裝過程七道工序的包裝機,經中央主管部門鑒定,命名為「64型散劑小包裝機」,並向全國推廣。其後,散劑包裝機不斷改進,使得以前完全手工操作變為機械化、自動化。

正傳

「利己利人馳盛譽,半為慈善半營生」

  何濟公製藥廠的創始人何福慶生於清末1909年,是農家子弟,祖居廣東南海恩洲王聖堂村(今廣州市白雲區廣源路王聖堂),何福慶兄妹十人,他排行第八。少年時,何福慶在本村讀了八年私塾,是兄妹中文化水平最高的。年輕時,何福慶去漢口打工,后在當地開辦藥行,經銷廣東的產品,以此起家並漸有積蓄。

  何濟公製藥廠原辦公室主任林源昌說,大約在1936年,何福慶自己研製了滅痛星。隨後其回到廣州,1938年在廣州河南鶴洲直街積善里開何濟公藥行。關於滅痛星這一產品,還有一種說法是,一位留學美國的博士給了何福慶藥方。

  站在今天的角度來看,何福慶非常有商業頭腦,注重企業形象、企業文化和企業營銷。為什麼起名叫何濟公?在清代醫藥和慈善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當年廣州有九大善堂,為貧民贈醫施藥,免費看病。要把自己的產品銷售出去,一定要有慈悲憐憫之心,普濟眾生,就像傳說中的濟公一樣。走南闖北的何福慶當然懂得這個道理,於是借用濟公之名,加上何姓,取名何濟公。在廣州話中,何濟公與活濟公諧音,廣州也有了活濟公。這個名字起得好。而且,何福慶自己寫下了何濟公這三個字,看起來很有功力。

  同時,何福慶給自己的藥廠定下宗旨:「利己利人馳盛譽,半為慈善半營生」。林源昌說,當時有人就質疑,為什麼要首先利己而不是利人,何福慶回答,首先自己要生存下來,才能幫助別人,自己都活不下來,怎麼去幫助別人。

賣田賣地賣廣告

  何福慶深深懂得廣告對企業的重要性,他曾說:「我賣田賣地都要賣(做)廣告。」何福慶不但將過去能買幾十畝地的積蓄拿出來做廣告,甚至連僅有的二畝祖田都賣掉用來做廣告。為了做廣告,他開設了五大辦事處,廣招一、二、三等廣告推銷員,重金聘用「出江」領班五大員,分區劃片包干廣告推銷業務。何福慶親自培訓這些推銷員,首先讓他們寫好何濟公這三個字,寫不好不得出門。

救火英雄向秀麗

  在何濟公製藥廠的歷史中,向秀麗是必須一提的英雄。1958年12月13日夜晚,廣州何濟公藥廠四樓化工車間燈火通明,生產小組的三個當班工人向秀麗、羅秀明、蔡秋梅正在為製造「甲基」的藥劑投料加酒精。沒想到,酒精瓶摔到地上,酒精當場燃燒起來。向秀麗用毛巾去吸收地上的酒精,大火很快引燃了她的衣服。當時工廠角落中,有大量易燃爆炸品金屬鈉。向秀麗忍受著嚴重燒傷的痛楚,為前來搶救的人們贏得了時間,最終保住了工廠。

  因為傷勢太重,向秀麗於1959年1月15日去世。隨後,《人民日報》和《中國青年報》相繼報道向秀麗的事跡。當時的國家和有關部門領導人林伯渠、郭沫若等題詞、作詩,悼念並向她學習。

  1982年8月,廣州市人民政府將下九路何濟公藥廠的樓宇命名為「秀麗樓」,讓她的高尚精神世代相傳。如今,這裡已經變成商鋪。

論語

老字號也要不斷創新

  ◎發言人:陳棟,暨南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廣州華僑醫院)新醫針挑科主任,教授,中華中醫藥學外治分會副主任委員,專治頸肩腰腿痛

  說起何濟公老字號,我馬上想起兩件事,一是當年何濟公的創始人何福慶的營業宗旨,「利己利人馳盛譽,半為慈善半營生」。能提出這樣的宗旨,非常不簡單。另外一個是,1958年,何濟公製藥廠職工向秀麗,為了救火保護工廠財產安全,自己犧牲了,成為全國人民學習的模範。

  何濟公製藥廠最暢銷的是兩種藥品,一是阿咖酚散,以前叫解熱止痛散,另一個是701跌打鎮痛膏。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這兩種藥品都是家喻戶曉的,便宜實惠,而且藥效很好。比如701跌打鎮痛膏,平常摔傷、碰傷,就可立即買來敷用。我們以前做過臨床病例分析,701緩解病痛的有效率為99.66%。另外,701對風濕性腰腿痛、關節炎等都有獨特的療效。但是,對於孕婦來說,最好不要用701跌打鎮痛膏,有可能引起墮胎。當然,作為老字號的產品,701應該更好開拓市場。

  阿咖酚散對於感冒頭痛效果特別好,另外對肌肉痛、牙痛等也有效果。

  對於老字號來說,隨著時代的發展,新的同類藥品以及國外的同類藥品都不斷XX市場,老字號的產品要繼續領先,應該不斷改革創新,加大宣傳推廣力度,同時還要不斷發揚老字號中優良的精神傳統,更好地為社會服務。

地理

  白雲山何濟公製藥廠現在有三個廠區,老廠位於荔灣路49號,總部在白雲區新市蕭崗大馬路上,另外一個廠在白雲區同和街。從1938年何福慶創辦何濟公藥行算起,何濟公藥廠歷經10余次的搬遷,5次合併重組,最初的開業地址在海珠區洪德路,其後陸續搬到龍津東路洞神坊、上下九、人民南路、十八甫路,1985年,何濟公製藥廠和廣州市第八製藥廠合併,搬到荔灣路49號。2007年,何濟公製藥廠與白雲山外用材料廠合併,總部搬到新市。

話說

解放前就在香港開分廠 

  ◎講述人:何汝啟(何福慶的侄子)

  我叔叔原來在武漢當學徒工,後來和朋友一起做生意賣絲綢、煙酒之類的。然後認識了一個洋博士,那博士發明了「解熱止痛散」。於是我叔叔決定回廣州開藥行。

  叔叔本身不好煙酒,對工人很好,但是要求他們也要不抽煙不喝酒。工人沒有文化沒關係,但是要勤勞,肯吃苦。當時他對工人採用激勵的方法。就是給工人一定的基本工資,然後要求工人銷售達到一定的數量,如果超過的話,超出越多獎勵越多。

  上世紀三十年代,藥物比較缺乏,我叔叔並沒有因此而抬高價錢,反而以很低的價格銷售,甚至對於一些看不起病、買不起葯的人,也經常送葯。我聽說,在解放初期,中國抗美援朝,我叔叔向當時的志願軍捐贈了6億,那時候6億元相當於現在5萬元人民幣,但是在當時也是很值錢的,是他經營藥廠這麼多年的積蓄。

  叔叔的葯在福州、廈門、武漢、長沙、南京、上海、重慶、成都、雲南、貴州等地都設有銷售基地,甚至銷往香港、新加坡。在大陸解放前,叔叔在香港也開有藥廠,總是兩處奔波。有時候早上在香港工作,晚上又回到廣州來。叔叔移居去香港后,我們跟他們雖然有聯繫,但是畢竟已經分居兩地,而且又是兩系,各顧各的了,對於他移居香港后的情況不是很清楚。聽說在我叔叔去世后,香港那邊的藥廠已經賣給別人了,具體情況也不是很清楚。

  叔叔有三子一女,後人都在美國。叔叔大概是1974年去世,孩子們都移居美國了。現在聯繫相對少,他們都是搞經營的,沒有人從事製藥這一行業。

1949年,產值達172萬元 

  ◎講述人:林源昌(老職工)

  71歲的林源昌是原何濟公製藥廠的辦公室主任,上世紀八十年初,林源昌調入何濟公製藥廠工作,後來受命編寫廠史,他採訪了很多當時七八十歲的原何濟公製藥廠的老職工,走訪了每一處原來的廠址,並去檔案館查閱資料。

  林源昌說,解放以後,何福慶一家去了香港,把製藥廠交給妻舅侯秉綱打理。在香港,何福慶另立何濟公製藥廠,後來聽說又轉讓給別人。現在香港的荃灣還有何濟公製藥廠,生產的藥品依然是止痛退熱散,在藥盒的包裝上還印著何福慶的人頭像。

  由於經過10次搬遷,4次重大合併,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何濟公製藥廠廠址很分散,有十幾個辦公地點,100個門牌號。林源昌說,如果去各處看一看,一個上午肯定走不完。儘管早期的何濟公製藥廠不算大,但利潤並不低。林源昌說,1949年,何濟公製藥廠的工業總產值172萬元,利潤有70萬元,納稅28萬元。即使在上世紀80年代,三分錢買兩包,每年的利潤還有四五十萬元。

  何濟公製藥廠很重視做廣告,專門派推銷人員四齣推銷,解放前夕還派人到台灣推銷。沒想到去了台灣,大陸就解放了,這些推銷員沒能回來。2006年林源昌去台灣開會,還向藥行的人打聽,說當年確實有人推銷何濟公產品,目前台灣的藥店還有賣呢。

下期預告

  腊味品牌皇上皇1943年正式得名,而在1940年,創始人謝昌便已開始經營腊味鋪。它不是廣州最早的腊味品牌,卻憑借一直嘗新和追求質量的經營理念走到了現在。當然,它也在社會的變遷中,從私有走向了國有。但無論什麼體制,老廣想起腊味就會想起它,一種情結就這樣延續開了。它已然成為廣式腊味的代表。

  撰文:本報記者 宋金緒 實習生 邢培錦  

  攝影:本報記者 鄒衛(除署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