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癌痛 查看内容

微創治療可有效緩解癌痛

来源:www.uuuwell.com  2016-7-16 16:10

   

  癌症患者發生腫瘤轉移后,全身很多地方都有病灶疼痛性質強度等各有不同,且癌症後期,一些患者控制癌痛用藥量是驚人的,一般人如果注XX十毫克的嗎啡就會出現頭暈噁心癥狀,但是,一些患者的用藥量可以達到一天口服六百毫克嗎啡,藥物毒性是非常大的,口服藥物又有很多副作用,此時就可用鞘內埋置輸葯泵(IDDS)的治療方式。

  慢性疼痛已經被醫學界列為繼體溫脈搏呼吸血壓之後的第五大生命體征現代醫學公認慢性疼痛是一種疾病,需要治療。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 統計,全世界每天約有200萬人遭受著癌痛的折磨。癌症確診時,約50%的病人存在疼痛。研究表明疼痛會嚴重影響癌症治療效果。據新華醫院疼痛科主任馬柯教授介紹,通過WHO確立的三階梯鎮痛原則,即從「非阿片類藥物」,到「弱阿片類藥物」一直升級為「強阿片類藥物」,80-90%的癌痛患者能夠控制疼痛,但是仍然存在10%~20%的患者需要通過更高階的方式來緩解疼痛,而對於這部分患者來說微創介入療法是最有效、最核心的方法;重要的一點在於,微創介入療法在疼痛進展的任何階段都應當作為常規藥物治療的輔助措施,不應被視為別無選擇的選擇。

  治癌痛助抗癌

  癌痛,通俗地講是腫瘤患者感受到的疼痛,是最為複雜的一類疼痛。它包括腫瘤導致的疼痛、診斷和治療導致的疼痛及患者本身與腫瘤無關的疼痛。持續存在的癌痛本身就是一種疾病,它影響患者的生理功能,削弱了機體的抗病能力,能加快腫瘤的生長速度,從而嚴重影響患者生活質量生存期限。國內外的研究認為出現癌痛時,鎮痛治療與抗腫瘤治療應該同步進行,特別是癌痛已經影響睡眠飲食時,就必須接受專業治療,不僅可增強腫瘤治療效果、提高患者生活質量、延長生存期限,還能使晚期癌症患者在相對無痛的狀態下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旅程。

  然而,調查顯示,初診的癌症患者中,疼痛發生率為25%,晚期的癌症患者中疼痛發生率則升至60%~80%,其中1/3為重度疼痛患者。在中國,估計有一半的癌症患者疼痛未得到有效控制,有30%的患者臨終前的嚴重疼痛沒有得到有效緩解。癌痛會隨著腫瘤的進展疼痛加重、多變,並出現多部位的疼痛。值得一提的是, 根據2007年的一項國外臨床研究,在治愈后的腫瘤患者中,癌痛發生率也達到了33%。癌痛60%是由腫瘤因素引起的相關骨軟組織神經內臟等部位的疼痛,由化放療等治療因素所引起的疼痛占20%左右。

  根據2010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一項由美國麻省總醫院腫瘤中心實施的隨機對照臨床研究,研究將新診斷的晚期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隨機分為兩組:一組接受抗腫瘤治療聯合以鎮痛、心理疏導等為目的的早期姑息治療,另一組只接受單純抗腫瘤治療。主要觀察目標為兩組患者治療后12周的生活質量,其他指標包括生存期及心理狀態等。結果表明,以鎮痛為首要和主要目的的姑息治療組患者,不僅生活質量明顯高於單純抗腫瘤組,患者中出現抑鬱癥狀的比例也明顯降低,而且平均生存時間也明顯延長。同時,該研究證實惡性疼痛不僅會造成患者感官上的痛苦,還會使患者各個系統都發生紊亂,因此在治療腫瘤的同時積極鎮痛,可以增進腫瘤治療的療效。

  「許多癌症末期的病人,經常因身體疼痛而失去求生的鬥志,如何控制疼痛已經成為癌症治療重要的一環,甚至是癌症末期病人追求生命最後尊嚴的唯一要求。」新華醫院疼痛科主任馬柯教授說,「很多癌症病人抱著這樣一種傳統觀點,即只要癌症好轉,疼痛就會自動消失,因此對癌痛的治療並不是治療中的優先選項,能忍則忍,能扛則扛,到扛不住了就直接使用嗎啡等強阿片類藥物,而在那個階段往往已經是臨終前的嚴重疼痛階段。癌症治療的目標大多集中在延緩腫瘤的發展速度、延長患者的生存時間上。疼痛一旦在腫瘤患者身上出現,就意味著要及時地加以關注,而不是需要患者等待腫瘤治好后再來緩解疼痛,如果讓患者在治療腫瘤期間一直忍受疼痛的折磨,是不合理的。」

  及早微創介入療法

  據馬柯教授介紹,WHO一直倡導對癌症痛患者使用「三步走」的階梯式鎮痛方案。「三步走」指的是,第一步,對輕度疼痛使用非阿片類鎮痛劑;第二步,對中度疼痛使用弱效的阿片藥物,可考慮加用非阿片鎮痛劑;第三步,對重度疼痛使用強效阿片,或合用非阿片鎮痛劑。這期間80%~90%的患者能夠將疼痛控制得非常好,但是,還是存在另外10%~20%的患者需要通過更高階的方式來緩解疼痛,這些患者往往會因為疼痛,耐受不了高劑量的放XX性元素的照XX而放棄癌症治療,而疼痛科醫生要做的就是把這些疼痛控制在耐受的範圍。

  所以,第四階梯的微創介入療法應運而生,一些神經阻滯、改變給葯途徑或者神經毀損的方式被用來繼續控制癌痛,「但是這十年以來,我們逐漸發現實踐方面存在偏差,當經過前三階段的疼痛控制,再進行第四階段的介入治療的時候,我們發現為時已晚。作為疼痛科的醫生,你需要知道,什麼時候介入頑固性疼痛才是最好的一個時機。」馬柯教授說。

  「我們以前所想的四階梯的治療方式,是當藥物治療無效時(包括鎮痛不足或副反應過多等),再進行微創介入療法。但是,有人在腹腔和盆腔癌症痛患者身上做過藥物治療和損毀性腹腔神經叢阻滯(NCPB)療效的比較,發現與藥物治療相比,NCPB緩解疼痛的程度更大。最近的一項試驗對202例難治性癌痛患者進行了鞘內藥物輸注系統(俗稱全植入式鎮痛泵)(IDDS)的治療,與綜合治療組相比,IDDS組除了療效好、副反應少外,有效鎮痛治療6個月后,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依然有顯著提高。所以,微創介入療法在疼痛進展的任何階段都應當作為常規藥物治療的輔助措施,而不應被視為別無選擇的選擇,」馬柯教授說,「特別對於中至重度癌痛應考慮隨時行微創介入治療如全植入式鎮痛泵或其他輔助治療。」

  改變用藥途徑

  「我就診的病人中,曾經有一位蔡女士,她患有女性XX系統的腫瘤並且已經發生全身骨轉移,醫生建議的所有的治療她都已經做過,就診時,她對我說她就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讓她不要這麼痛,能夠安靜一會,睡一會,而她的情況是所有的治療癌痛藥物都已經不能滿足她的需要了,她的嗎啡用量已經達到每天800毫克。」馬柯教授說,「她來找我的時候,我們對她進行了全植入式鎮痛泵(IDDS)的治療,這種系統讓她的用藥劑量從800毫克直接降到2-3毫克。最後她走得很平靜,去世以後,她的兒子給我們送了錦旗,他說謝謝醫生讓她這麼平靜地離開,這個給我非常多的感觸。在生命的最後,我們怎麼樣幫助需要鎮痛治療的患者,讓他們安靜地、有尊嚴地離開這個世界,這是個重要課題。」

  「癌症患者發生腫瘤轉移后,全身很多地方都有病灶,疼痛的性質、強度等各有不同,且癌症後期,一些患者控制癌痛的用藥量是驚人的,一般人如果注XX10毫克的嗎啡就會出現頭暈、噁心等癥狀,但是,一些患者的用藥量可以達到一天口服600毫克嗎啡,藥物的毒性是非常大的,口服藥物又有很多副作用,此時就可用IDDS的治療方式。根據患者疼痛的程度編製給葯程序,將少量嗎啡等止疼藥物直接送達疼痛的靶心,即可有效控制疼痛。」馬柯教授說。

  IDDS的治療方式通過導管將鎮痛藥物直接注入蛛網膜下腔,從而達到強效鎮痛的目的,其藥量相當於口服嗎啡劑量的三百分之一。該方法安全、創傷小,不僅提供滿意的鎮痛效果,而且降低了藥物的各種副反應。鞘內藥物輸注系統(全植入式鎮痛泵)被譽為癌性疼痛的「終極」解決方案。

  另外,馬柯教授介紹說,患者還可以根據病情需要進行神經阻滯或者神經毀損手術,對於那些止痛藥反應相當好的患者來說,是沒有必要考慮應用神經破壞或者神經阻滯技術的。但是由於癌痛是非常複雜的,不是單一的簡單痛,而是由多種不同性質疼痛組成的複雜痛。阿片類藥物對癌痛中的某些成分是難以控制的。比方說,放XX治療引起的急性神經痛是阿片不反應性疼痛,此時,神經毀損措施顯得非常重要。神經壓迫性疼痛在腫瘤患者中很常見。神經壓迫性痛對阿片類藥物不敏感,在使用神經破壞性措施的同時,尚可以應用糖皮質激素作為輔助鎮痛藥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