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飲食 查看内容

大半夜排隊卻掛不上專家號靠前的位置都被號販子佔了

来源:www.uuuwell.com  2019-1-13 11:10

   

  打擊號販子的橫幅高掛,但號販子就睡在門診大廳里。

  想掛個口腔科專家號看牙,得到醫院熬一宿,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經歷。近日,有市民反映北京大學口腔醫院掛號難的問題,北京晚報記者在暗訪時發現,儘管打擊號販子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但醫院里的號販子仍然大行其道。

  門診大廳成了大雜院

  「想在這家醫院掛個專家號,得有一顆打攻堅戰的心!」對於北京大學口腔醫院的掛號問題,有市民如此評價。在醫院掛個專家號,真的這麼邪乎嗎?

  凌晨3點,記者來到位於中關村南大街的北京大學口腔醫院一探究竟。此時的醫院大門關著,門前已經聚集了不少患者和號販子。這些人混在人群中,對自己的身份毫不掩飾,「我們掙的是替人排隊的錢,又不犯法。」

  凌晨3點半,醫院大門打開,門外的號販子陸陸續續進了醫院,並很快在門診大廳擺開了陣仗。一張張涼席在地上鋪開,號販子找好位置后,脫了鞋席地而睡。一些精神頭較大的,坐在馬紮上喝酒。喝到盡興時,乾脆光著膀子。整個大廳里,瀰漫著各種各樣的怪味。

  將近4點,有患者出現在大廳內。此時的大廳已一片狼藉,幾十號人在掛號窗口前東躺西卧。大廳外,幾個號販子在散發名片。對當天出診大夫的姓名、職務、擅長的項目,他們背得滾瓜爛熟。記者以拔智齒為由,跟號販子們攀談起來,號販子向記者推薦了一位姓段的醫生,並說買他的專家號,需要400元,比原價高320元。

  爭吵聲此起彼伏

  從凌晨4點到4點半,北京大學口腔醫院的門診大廳里,爭吵的聲音此起彼伏,「我剛才就在這個位置的,你什麼時候來的!」這是記者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早上7點才開始掛號,這會兒窗口裡一片漆黑,即便如此,越靠近窗口,氣氛就越緊張

  記者以不知道該掛什麼號為由,跨過幾條涼席擠到了窗口附近,很快便有幾十雙眼睛瞪了過來。「你聯繫誰了,誰讓你過來的?」隊伍里有人發問,很快記者便被驅逐出了窗口區域。

  大廳內的情況如此混亂,卻不見有保安來管。隨後記者走出大廳,與門外的安保人員閑聊起來。「我們管不了,我們這有警務室,管號販子你得找警察。」

  面對執法號販子打游擊

  凌晨5點40分,大廳里一陣騷動,原本睡著的號販子都站了起來,窗口前的隊伍一下子緊湊了。從醫院的警務室到門診大廳,走路只需兩三分鐘。知道民警很快就要過來了,號販子們迅速忙活起來,把已經從他們手裡購買了高價專家號的患者,拉到排隊的隊伍中將自己替換下來。

  很快民警趕到了,在隊伍中核對起身份證來。這一晚,記者跟號販子們閑聊時,他們也提到,他們中有的人不攜帶身份證,有臉兒熟的身份證早已記錄在案,所以還是挺怕警察的,但此時號販子大多已經躲到隊外了。

  「你不是幫我排隊嗎,怎麼成了我自己排了?」一些已經花了錢的患者對號販子的做法不滿。號販子則說,今天有警察盤查,所以不能幫忙排隊。說完揚長而去,患者是不敢去追的,一旦追出去討說法,位置就沒了,這錢就算白花了。於是早7點窗口開始掛號前,窗口前的長隊完成了一次從假到真的「換血」。

  排隊的孩子在椅子上睡著了

  正值暑期,記者發現,在多個窗口中,兒童口腔門診的隊伍是最長的,拐了幾個彎,一直延伸到大廳側面的一排長椅邊。排隊的除了家長,一些孩子也跟了來,熬到半夜,孩子們熬不住了,就在長椅上先睡下了,看得讓人揪心。而在這個黃牛圈子裡,兒童口腔科是塊肥肉,一個專家號甚至會炒到千元以上。

  清晨6點40分,掛號窗口提前開了,電子顯示屏上的綠字顯示可掛號的科室。不到十分鐘,一些綠字就已經成了號滿的紅字。記者注意到,兒童口腔科號滿的提示是在6點53分出現的,不少被甩在隊尾的孩子們白白在長椅上忍了一宿。

  執法部門捉襟見肘

  醫院的專家號為何如此搶手,記者發現,掛號開始時,電子顯示屏上出現了一段話,大意是該醫院為教學醫院,掛普通號患者,可能是學生和試用期畢業生在老師指導下,參與診療工作。這原本是醫院透明、坦誠的做法,但這段話卻被號販子們利用了。這一夜,號販子們不斷宣揚,這家醫院的普通號醫生多麼不靠譜。於是很多原本打算掛普通號的患者,也改了主意。

  離開醫院前,記者也與警務室民警簡單聊到了號販子難根治的問題,民警所提到的問題記者也並非頭回聽到,凡是涉及號販子、票販子等黃牛人群時,執法人員都有類似苦衷。治理這一人群,目前尚無法可依。曾經的勞動教養制度可以讓這些屢教不改的號販子勞教3年,該制度廢除並無問題,新問題在於,這些號販子的行為便無從歸類。目前還沒有新的法律規定,來震懾這些高價倒賣專家號的行為。而投機倒把罪也早在爭議聲中逐漸淡出,號販子變得更加有恃無恐。(記者 景一鳴 文並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