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皮膚科 紅斑狼瘡 查看内容

老母親因病忘記了全世界,唯獨沒忘記幫我

来源:www.uuuwell.com  2019-10-22 22:10

   

  年過九旬的母親患腦血管病三年多了。這期間,她不但左側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不能自己進食(靠保留鼻飼管維持營養),大小便失禁,就連說話也是一日不如一日,智力水平也迅速衰退,目前只相當於不滿周歲的孩童。

  幾年來,我們兄妹幾人每年冬天都會抽空輪流照顧母親。今年冬天,輪到我和老公把母親接到家裡過冬。她今年93歲高齡了,又有嚴重的腦血管疾病伴有重度的血管性痴呆,因此她幾乎已經不能說出整句的話了,只會講「我不冷」「我不餓」「我吃過了」這樣簡單的詞語或短句。

  我也曾試著跟母親交流,比如「媽,你看外邊的樓房有多高!」「媽,你的新衣服真好看,誰買的?」但她似乎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什麼回應。直到那天,因為地滑,一個趔趄,我沒站穩,脫口而出――「媽,快來拉著我,我要跌倒了!」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貫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母親,突然一動不動了,驚慌地,緊緊盯著我,用不太靈活的右手拉著我的胳膊,我內心一驚――難道是母親聽到我快跌倒了,她要扶我嗎?

  我靈機一動,一邊撒嬌順勢裝作很冷的樣子――「媽,我好冷呀」,一邊觀察者母親的反應,發現她老人家拉著我胳膊的右手拉更緊了,同時努力向我靠近。頓時我激動得淚流滿面,哽咽著向老公說媽媽的反應。

  過了一會兒,母親緊拉著我胳膊的右手,逐漸鬆開又去摸索,我便重複著撒嬌假裝跌倒狀,母親便又重新緊緊拉著我的胳膊,和我偎依在一起,用慈祥的目光注視著我。

  從此以後,在照顧母親的過程中,只要需要她配合我時,便向她發出「求救信號」,她便無一例外的伸出越來越不靈活的右手去幫助我,如抱她上下床時我會說:「媽,摟著我脖,不要跌倒」,她老人家便用右側胳膊牢牢地摟著我;早上洗臉時她總是用手推擋,我會說:「媽,我想洗臉,你試試水熱不熱」,她便仰著臉讓先給她擦臉,甚至會小心地用手探試地摸著毛巾;脫換衣服她不配合時,我會說:「媽,我好冷啊,讓我穿穿你的新衣服」,她會逐漸地展開手臂,讓我慢慢地脫換衣服……就這樣我如法法炮製了經常出現類似的場景。

  已身懷六甲的女兒開玩笑說:「姥姥才是大智若愚」,有時也去姥姥跟前撒嬌「姥姥,我媽她欺負我」,母親會用右手試圖為女兒擦淚,並用慈祥的目光注視著女兒,引得全家人鬨堂大笑。

  儘管母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再像正常人那樣與家人交流,但只要她聽到女兒的一聲「呼喚」,仿佛重新獲得了認知世界的一點動力,她會想參與進來,因為她知道她的世界里不止有病痛和孤獨,還有親人的陪伴。這時我就會很感動,感動這份被疾病阻擋卻依舊心心相惜的母女深情。

以上內容僅授權健康網獨家使用,未經版權方授權請勿轉載。

掃碼或關注微信公號XXkkxxg

回復【風險】即可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