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育兒 查看内容

在兒科實習有溫度有溫情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3-26 23:10

   

  醫院各科室的輪轉實習XX尾聲,最後我來到兒科。從醫學職業選擇的角度來看,兒科依然是冷門,但在實習期間,我感受到兒科特有的溫度與溫情,足以包裹我,讓我放心地往前走。

  兒科是一個特別的科室,兒科的診斷相比成人而言難度大很多。尚未能開口說話表達身體不適嬰兒、幼童自不用提,年齡稍微大些的孩子自進了醫院、面對陌生的環境和可怕的「白大褂」,大多也會變得不善言辭,不願和醫生進行交流。所以醫生需要向家長詢問患兒病史,即便家長留心觀察、講述清晰,醫生得到的也只能算是第二手資料。體格檢查作為重要的手段,時常由於患兒哭鬧很難完全配合,更需要細心的兒科醫生從患兒的各種表現中觀察一二。但我認為這也是兒科的魅力所在,它意味著更多挑戰,需要醫生具備更專業的素養、更豐富的經驗

  兒科醫生也具有一種特別的親和力,這一點一直暗暗地吸引著我。實習期間,我接觸了許多兒科醫生,我發現他們和幼教工作者具備相同個性特質,都有著特別的親和力,對患兒的幾下撫摸或是幾句帶著笑意的誇獎,就可以使孩子變得安靜而配合。這種氣質臨床工作交融在一起,推進治療,同時又體現在日常同事、師生的交往之中,我時常感受到的是鼓勵、包容和耐心。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意味著需要不斷修為,為善、為誠、為真。

  在兒科實習的日子里,我對疾病與家庭的關係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許多人可能一聽到兒科就會聯想起新生兒。新生兒指的是出生28天以內的寶寶,柔弱的他們最能激起人類原始的保護欲。我也分外關注新生兒,既為患兒恢復健康感到欣喜,也為先天缺陷的寶寶感到萬分遺憾。事實上,新生兒中出現各種先天畸形或先天疾病是十分常見的,而有一定比例的父母在孩子出生之後就要直面「是否要儘力救治孩子」的問題。剛出生的寶寶得了嚴重的疾病,或是後續治療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但卻不一定能保證療效,有的則是治療的結果不太理想,導致孩子未來的一生都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那麼,要不要盡全力救治?

  某天在小兒外科,我正跟著一位主治醫師進行早查房,突然護士趕來,原來,之前懷疑膽道閉鎖的患兒按計劃要送去手術室了,但父母仍然未作好決定。膽道閉鎖是一種常見的小兒外科疾病,指的是新生兒的膽道系統異常導致膽汁無法正常排泄而淤積在肝臟中,最終導致肝硬化。患兒主要表現為出生后黃疸不退、排出陶土色樣便。如果不進行手術治療,患兒的生存機會十分渺茫。一般而言,手術過程中首先需要對膽道進行探查確診是否為膽道閉鎖,再進行後續操作,術后完全恢復的機會大概在1/3到1/2之間。主治醫師聽說情況以後暫停查房,直赴病床旁與患兒父母溝通

  這對年輕父母當時悲痛的神情我現在都還記得。這個問題就這樣放在他們面前――假如探查以後確診為膽道閉鎖,手術是否繼續?父母擔心假如術后孩子沒能完全恢復,需要繼續治療,甚至要進行肝移植,他們不忍心看到剛出生的寶寶如此受罪。主治醫師解釋道:「受罪肯定會有,父母肯定也會很辛苦。但是這個手術是救命的,不做孩子肯定沒有希望。有1/3的孩子在手術后完全恢復,檢查指標可能有異常,但正常生活完全不受影響。對我們醫生來說這個概率是1/3到1/2,但對一個孩子來說,就是救命。」

  聽了大夫的話,母親抱著皮膚發黃臉色發黑的寶寶,斜靠在丈夫肩膀上,臉埋在丈夫的胸膛,開始抽泣;而身高一米八、看著十分壯實的父親也沒能忍住眼淚,臉上多日未打理的胡碴更是讓他顯得疲憊。在醫院輪轉實習一年半,我已見過各種場面,但碰見如此場景我也感覺鼻子一酸,不忍再看他們一眼。主治醫師見此,安慰他們說:「不著急,現在離孩子送去手術室做探查還有一段時間,你們再考慮考慮。」老師的神態看上去似乎是波瀾不驚,言畢快步走出了房間。過了一會兒,護士趕來說:「做。」我不自覺地舒了一口氣。我並不知道這對父母在這十幾分鐘的時間里究竟考慮了什麼,我也不敢假想如果是自己又將如何選擇,但那一刻,人的命運就這樣赤裸裸地展現在我面前。

  許多疾病,大多數人平常只是了解它們的發病率,但發病率只是一個數字,當疾病降臨到某人、某個家庭時,就是全部。疾病所具有的這種影響力在兒科中更為特殊,一方面是孩子尚未有自主選擇權,所有決定權都在父母;另一方面患兒出生不久,在道德情感上父母也更有選擇的空間。

  某次聊天中,一位兒科醫生提到一位選擇放棄治療的家長,我記得有人用「殺伐決斷」來形容當時的情況,多麼可怕卻又多麼貼切的形容。選擇放棄需要巨大的勇氣,而決不放棄則需要更大的勇氣,意味著更多的責任。

  世間每一位愛孩子的父母都值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