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癌痛 查看内容

比起生孩子的痛,癌痛更讓人絕望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4-13 11:10

   

比起生孩子的痛,癌痛更讓人絕望

  陝西榆林待產孕婦不堪痛苦自殺事件最近幾天鬧得沸沸揚揚,是非曲直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問題:疼痛,真是一種讓人絕望的體驗

  我們把疼痛劃分為10個不同的等級。大多數的分娩疼痛在7、8級左右,而癌痛可以達到10級。癌性疼痛,或稱晚期癌痛是造成癌晚期患者主要痛苦的原因之一。在此階段,患者身心處於相當的痛苦之中,相當多的患者不是直接死於癌症,而是死於嚴重疼痛。

  癌痛到底有多痛?

  癌症患者經歷的疼痛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癌症早中期通常不會有劇烈的疼痛癥狀,而到了進展期以後,尤其晚期,癌痛逐漸成為患者的頭號噩夢

  有患者這樣描述過癌痛:「那種疼痛無法用語言形容,一會兒像有刀子在肚子里割,一下一下,痛得入心入肺,一會兒又像有千萬條蟲子鑽進了身體,又麻又酸。死亡只是一瞬間,而疼痛卻是沒完沒了。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想活了,太疼了。」這不是單靠意志就能忍受的,它比死亡更讓人恐懼

  癌症患者的疼痛評估需要根據診斷治療方案的需要進行分類。通常把患者的癌痛分為輕、中、重三級,最常用的方法就是使用0~10級疼痛評價量表。1~4級為輕度疼痛,患者雖有痛感但可忍受,能正常生活;5~6級為中度疼痛,患者疼痛明顯,不能忍受,影響睡眠;7~10級為重度疼痛,疼痛劇烈,不能入睡,可伴有被動體位植物神經功能紊亂表現。

  

  關於癌痛認知調查

  1.患者對疼痛知識的了解及態度

  一項北京市多中心癌痛狀況調查顯示,在患者認知中,對「疼痛是疾病變得更嚴重的一種徵象」持不同程度讚同的患者有 88.84%,而對「人們很容易對止痛藥上癮」持不同程度讚同的患者高達81.26%。患者在疼痛難以忍受時才迫不得已要求使用止痛藥物與成癮的顧慮有很大關係,甚至1.27% 的患者即使疼痛難以忍受也拒絕使用鎮痛藥物,延遲用藥比例為56.63%,延遲用藥和性別年齡、文化程度、經濟狀況、宗教信仰無關,但是和疼痛知識了解程度有關,對疼痛知識不了解或僅部分了解出現延遲用藥的比例較高(66.67%、51.23%)。

  2.疼痛處方情況

  被調查醫師所在醫院強阿片緩釋劑型每張處方最大量達到15d 的只有31.34%,有.63%的醫院在7d 以下。醫師在選擇鎮痛藥物時,最常考慮的問題分別是疼痛程度(91.24%)、藥效可靠(79.72%)、使用方便(66.82%)、疼痛類型(64.98%)、噁心嘔吐(52.52%)等。54.84% 的醫師對使用阿片類藥物有顧慮,主要顧慮是藥物帶來副作用和藥物成癮性。被調查醫師其工作中最常見的疼痛類型是混合性疼痛(74.65%),最難處理的疼痛是神經病理性疼痛(57.22%)。

  我國癌痛治療現狀

  中重度癌痛在癌症患者中常見,約60%~80%的晚期癌症患者受到疼痛的影響。如果依照臨床治療指南接受適當的治療,80%~90%癌痛患者能通過有效地治療來減輕大部分疼痛。然而調查和觀察性研究顯示,還有相當一部分癌痛患者存在中重度疼痛得不到有效的治療。在以疼痛為首要癥狀的癌症患者中,超過60%的患者的疼痛得不到充分的控制。

  我國的癌痛治療情況較20年前已有較大的改善,WHO推薦使用人均嗎啡消耗量來評價國家或地區整體的癌痛治療情況。國際麻醉藥品管理局 (International Narcotics Control Borad,INCB),中國醫用嗎啡消耗量1983―1989年年均總消耗量6.7 kg, 1991―2000年為92.5 kg,2001―2006年為361 kg, 2007年為640 kg,2009年中國的嗎啡人均消耗量為0.49 mg,全球人均醫用消耗量5.85mg,而發達國家平均水平30.55 mg,我國即使距離全球起步水平1 mg也有相當大的差距。由此可見,雖然我國嗎啡消耗量逐年增加,但中國的消耗總量仍然很低,中國的癌痛治療情況不容樂觀。調查顯示,我國的癌痛患者僅有41%能夠得到有效的緩解,而晚期癌痛患者僅有25%可以得到有效的緩解。

  癌痛治療遇到的問題

  癌痛治療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領域,但相關研究卻被諸多困難所困擾。

  1.規範化治療中存在的問題

  WHO的癌痛治療指南已經全世界範圍內接受,與之匹配的制定該指南的背景知識和證據卻並未得到及時的更新,直接導致各方面對於癌痛治療的認識不足。如果醫生沒有規範化的落實指南或專家共識所提供的方案,那麼自然會導致癌痛患者不必要的痛苦。因此,癌痛治療的規範化仍然是改善癌痛治療現狀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而癌痛治療的不足具體可分為以下幾類:(1)對於癌痛程度的評估錯誤;(2)癌痛治療方案和方法錯誤;(3)患者依從性差。

  2.癌痛以及治療策略的認知問題

  引起癌痛治療不足的原因可歸納為幾點:患者對於疼痛的認知不足、疼痛治療不佳和對於疼痛這一癥狀的交流不足。超過三分之一的患者認為只有當疼痛無法忍受時才應尋求幫助,三分之一的患者認為只有當疼痛加重時才需要治療,而有三分之一的患者認為忍受疼痛非常重要,而17.5% 的患者不知道當疼痛出現時自己應該作何反應。可見,對於癌痛的認識不足很大程度的影響了癌痛的充分治療。

  3.政策法規方面的問題

  政策法規和醫療機構對於阿片類鎮痛藥物過於嚴格的限制也對癌痛治療造成了障礙。一些國家為了避免藥物濫用和犯罪而限制阿片藥物的應用,包括阿片類藥物需由特定的醫生才有處方權,其他醫生、藥劑師護士沒有開具處方甚至修改處方的權利;需應用特定的處方簽開具;大多數國家要到特定的藥房才能拿到藥物;限制每天的用量甚至有些國家因為避免濫用而沒有嗎啡和可待因;同時有些醫生為免於被指責或控訴藥物濫用而有意識的避免使用阿片藥物,造成患者的治療不足。這些限制性的政策,均與WHO和INCB所制定的管理條例相違背, WHO以及INCB的指南旨在保證患者的疼痛得到充分的阿片類藥物治療,而現實卻導致很多情況下患者或家屬需對醫生進行誘導性的誇大性的病情陳述才能獲得阿片藥物鎮痛。

  癌痛的規範化治療

  國內外臨床實踐證明,嚴格按「三階梯療法」原則規範化進行治療,90%以上的癌痛病人可以緩解疼痛,提高生活質量。「三階梯」療法的原則是:①口服給葯;②按時給葯;③按階梯給葯;④藥物劑量個體化;⑤嚴密觀察患者用藥后的變化。

  1.輕度疼痛治療

  輕度疼痛治療的止痛藥物包括非阿片類止痛藥物或非甾體抗炎葯。非甾體抗炎葯與 WHO 疼痛三階梯治療阿片類藥物聯合可以提升疼痛緩解效果或減少阿片類藥物的劑量要求。常用藥物包括撲熱息痛阿司匹林雙氯芬酸鹽、加合百服寧、布洛芬等等。

  2.輕度-中度疼痛治療

  如果達不到止痛效果或疼痛繼續加劇則為輕度-中度疼痛,治療一般採用聯合給藥方案,包括對乙酰氨基酚、阿司匹林或非甾體抗炎葯,加上弱速阿片類藥物(如可待因、雙氫可待因、曲馬多或丙氧芬)。

  

  3.中度-重度疼痛治療

  若仍不能控制疼痛或疼痛加劇為中度-重度疼痛。強阿片類藥物主要用於治療中度-重度癌症相關疼痛。自1977 年來,口服嗎啡成為慢性癌症相同中度-重度疼痛治療的首選藥物。此外,嗎啡是WTO基本藥物目錄中唯一用於成人和兒童疼痛控制的阿片類鎮痛葯

  美沙酮、羥考酮、二氫嗎啡酮、芬太尼阿芬太尼丁丙諾啡海洛因、羥甲左嗎南、羥嗎啡酮也是常用的阿片類藥物。

  

以上內容僅授權健康網獨家使用,未經版權方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