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其他癌症 查看内容

如何幫助患者克服癌症複發恐懼?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5-6 16:10

   

  隨著癌症生存率的提高,對癌症複發恐懼(FCR)正成為一個突出的臨床問題。FCR被定義為「對癌症會複發或進展可能性的恐懼、擔心或關心」。很多癌症患者在確診后很長的時間里都生活在恐懼中。

  患有廣泛性焦慮疾病焦慮症心理障礙的人發生嚴重FCR的風險更高。然而,大多數FCR患者不符合心理障礙標準,這表明FCR本身就是一個獨特而重要的心理健康問題。輕度的FCR通常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改善,嚴重的FCR可能會對健康和生活質量造成破壞性的影響。試想天天生活在恐懼中,誰還能吃得下飯?

  

  FCR現狀:談癌色變,人之常情

  談癌色變是非常普遍和正常的事情,平均而言,49%的癌症倖存者和70%以上的弱勢群體(如年輕女性乳腺癌)會經歷中度到重度的FCR。

  1.FCR的特徵

  輕度FCR的患者接觸一些外部觸發因素(如聽說朋友或親戚確診癌症)時會出現對癌症複發的恐懼和焦慮,通常持續幾個小時后緩解。中度至重度FCR的患者經常會擔心癌症捲土重來(可能每周超過一次,而且沒有觸發因素),自身無法控制這些想法而痛苦不堪。

  約有7%的患者表現為重度FCR。重度FCR的患者不管實際預后如何,始終相信癌症遲早會複發而無法重建對未來生活的信心。他們可能會過度監測癌症複發的跡象,不斷在網上搜索與其特定癌症及其治療/預後有關的信息。重度FCR被認為在沒有臨床干預的情況下不太可能緩解。

  最近一項涉及FCR的研究發現,重度FCR具有以下臨床特徵:對癌症複發或進展的持續關注;無助的應對行為;日常功能障礙;出現重大臨床意義上的困擾;制定未來計劃的能力有限。

  2.FCR的影響

  FCR的高發病率和潛在嚴重影響不僅僅是因為它會導致倖存者痛苦不堪,還會對患者的生活質量,醫療服務產生嚴重影響。研究數據表明,FCR與抑鬱症,生活質量較差和日常功能受損之間存在相關性,一部分患者選擇避免隨訪和篩查,可能存在遲發性複發的風險,造成生存期縮短;相反,另一部分患者可能選擇不斷的檢查身體,頻繁地咨詢醫生,造成醫療資源的浪費,並且導致長期的持續焦慮。

  3.誰最脆弱?

  對FCR研究的系統回顧得出結論,最容易受到這種情況影響的是新診斷的癌症患者和年輕的倖存者,其主觀風險認知度更高,副作用更嚴重,伴有其他焦慮癥狀。在乳腺癌,結直腸癌,XX癌,頭頸癌肺癌,XX內膜癌和甲狀腺癌患者中最常出現。

  FCR測評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目前有許多關於測量FCR 的量表,現將應用較多且特異性較強的量表總結如下:

  1.癌症複發恐懼量表FRQ(Fear of Recurrence Questionnaire)是最早用於特定測評癌症複發恐懼的量表,最初應用於乳腺癌患者,由精神衛生護理學教授Northous于1981年開發,共22個條目,評估內容包括患者對於自身健康的擔心程度、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對其他親人的關切度、對將來的生活態度等,有關此量表的性能鮮有報道。

  2.疾病進展恐懼量表FoPQ(Fear of Progression Questionnaire)由德國學者Peter Herschbac于2005年研發,主要用於測評慢XX患者疾病進展恐懼度,測評納入對象主要是癌症、糖尿病風濕性疾病患者。該量表共43個條目,測評內容包括:情感反應(對生活的焦慮、焦慮的觸發點和表現形式)、同伴與家庭、職業、自主喪失(依賴焦慮)、應對焦慮,採用Likert5級評分法,分數越高代表恐懼感程度越高,Cronbach′s α= 0.70,重測信度0.94,該量表可應用於臨床慢XX患者的疾病進展恐懼程度。

  3.患者恐懼疾病進展簡化量表FoPQSF(Fear of Progression Questionnaire?Short Form)是在FoP?Q基礎上研製的簡化版量表,共12個條目,採用Likert5級評分法,分值範圍12~60分,分數越高代表患者恐懼感越強,得分>34分代表心理功能失調,研究顯示此量表與原始FoP-Q量表高度相關(r=0.92),且具較好的內部一致性(Cronbach′s α = 0.87)。吳奇雲于2015年對此量表進行漢化,將此量表在678例肝癌患者中進行測評,結果表示漢化后的個條目與原版條目相關係數範圍為0.587~0.712,Cronbach′s α=0.883,總體數據顯示漢化版的FoPQSF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可以做為國內患者的心理測評工具。

  4.癌症複發關注量表CARS(Concerns About Recurrence Scale)該量表共30個條目。量表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4個條目為評估患者恐懼心理的總體情況,包括出現恐懼感的頻率、持續時間、嚴重程度、抑鬱情況等;第二部分26個條目,包括對健康的關注情況、對女性性別特徵的關注、對角色的關注、對死亡的關注四個方面。目前此量表有英語版以及荷蘭語版,由於量表的部分條目主要涉及女性問題,如擔心女性體貌特徵的改變、女性XX等,因此,該量表只適用於女性癌症患者的心理評價。

  FCR管理:常常去幫助 總是去安慰

  FCR在癌症患者和倖存者中十分常見,腫瘤醫生可以幫助患者認識FCR,通過提供FCR相關的信息和支持,幫助患者降低發生慢性、嚴重FCR的風險。

  關鍵點:

  ?幫助患者認識到FCR是非常普遍和正常的事情。

  ?FCR與預后密切相關,甚至可能發生在預后相對較好的個體中。

  ?嚴重的FCR在沒有干預的情況下無法改善,腫瘤科醫生可以在幫助患者更好地管理疾病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篩查有助於檢測FCR並指導患者轉診。

  ?給患者提供足夠的信息,使FCR正常化,鼓勵患者接受專業的心理干預

  從一開始在癌症診斷時就表達對患者的關心可能是非常有用的,比如醫生可以詢問患者,「你知道你在擔心癌症會對你的將來造成什麼影響,你能跟我說說嗎?」這向患者表明你在關心他或她的憂慮,這樣可以鼓勵患者更自由地說出自己的感受

  我們建議篩查FCR,特別是在治療結束和隨訪期間,這時癌症倖存者與醫療機構的接觸減少。現在有各種各樣的途經可以完成,包括簡訊、電子郵件等等。上文已經介紹了FCR各種測評的工具,一個單項篩選問題似乎很有前途,可以幫助患者完成快速篩查。在重要的隨訪中口頭詢問患者關於FCR的情況也很重要,因為一些患者可能更傾向於口頭回答問題而不是填寫問卷。

  醫生需要跟患者強調嚴重的FCR需要管理,而不是僅僅讓患者看開點,可以這樣詢問患者:「我看到許多人都很擔心他們的癌症複發,這種情況是正常的。但是,如果這種擔心讓你覺得十分痛苦,甚至嚴重干擾了你的正常生活,那麼就需要採取措施。有些事情我們可以提供建議來幫助你解決這些困擾。那麼,你需要解決這個問題嗎?」

  患者治療結束后通常會經歷一些情緒上的波動,可以鼓勵家人和朋友避免給患者施加「積極」和「恢復正常」的壓力。事實上,他們和患者都可能在一段時間內與FCR鬥爭,因此患者和家屬需要接受這段癌症的經歷並融入到他們的生活中。

  團體干預的形式也可以讓參與人員互相支持、互相幫助。共同的經歷對於減輕FCR具有積極的影響。但是,該方法缺少證據支持,關於團體干預的效果意見不一。一些參與者報告說,在團體中談論他們的FCR可以減輕疾病相關恐懼。然而,也有一部分患者由於接觸到負面情緒反而更加焦慮。

  反覆的評估也可以為我們提供有用的信息,因為FCR會發生自然波動,雖然單個峰值並不重要,但持續的高FCR需要加以解決。腫瘤醫生需要跟患者溝通以下幾個問題:

  ?預后及其基礎。

  ?複發最可能的徵兆和癥狀(以及那些不太可能與癌症有關的癥狀和體征)。

  ?推薦降低風險的行為(如戒煙和鍛煉)。

  ?標準的隨訪時間表及其基本原理。

以上內容僅授權健康網獨家使用,未經版權方授權請勿轉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