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化療 查看内容

圍觀一下!原來打化療還能這樣止嘔?!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1-21 10:52

   

  最開始吸引筆者眼球的,是偶然看到的這樣一條報導:

  然後,筆者看到這個后的反應是這樣的:

  9102年了,現在馬殺雞(意思是按摩)和聽歌都能止嘔了嗎?!感覺自己腦中固有的止嘔思維(就是常規給葯)受到了360°的翻轉…

  這到底是怎麼肥四?

  那麼,結束了沙雕一樣的開頭,我們接下來開始今天的正文。

  CINV處理,指南是如何推薦的?

  「醫生,我打一次化療,瘦了40斤。」

  對於筆者,一個常年在腫瘤醫院搬磚的人來說,每天沒少聽到諸如此類的抱怨,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瘦40斤,但是一個白白胖胖的人出院時變得骨瘦如柴真的不少見。

  對於這種現象的解釋,筆者認為,除開腫瘤本身的消耗,對於那些掛著泵打著化療的病人來說,化療相關噁心嘔吐(chemotherapy-induced nausea and vomiting, CINV)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很重要成因。

  是的!CINV非常重要!

  一項研究[1]曾給出了這樣一組驚人的數據――在遭受著CINV的病人當中,90%正在打著高致吐性化療(highly emetogenic chemotherapy,HEC),30%-60%則打著中致吐性化療(moderately emetogenic chemotherapy,MEC)。

  有人也許會問,這有什麼?CINV用三聯止嘔不就解決了嗎?但是事情並非像三聯止嘔這麼簡單。在臨床上我們不難發現,有時即使這些病人正在使用著各種新型止吐葯,較多情況下也並不能達到預期的控制效果,最後甚至還會導致化療葯被迫減量或者幾個療程化療后病人身體機能減弱,化療后骨髓抑制現象更加嚴重,最終下一程化療推遲進行,甚至沒法繼續化療,這又將進一步影響患者預后和化療療效

  於是問題來了,我們開始思考,為了不給病人的預后和打化療造成不良影響,應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才能讓整個治療過程更加順利?

  在更好地解決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需要知道常規的止吐是如何用藥的,知道了常規止吐之後,再來說一下非常規止吐的操作也不遲。請大家一定要耐住性子看到最後鴨~

  用了止吐葯,為啥還有人嚴重嘔吐?

  過完了第一關,現在請思考一個問題,在一個病區當大家打的都是HEC的時候,常常有這樣一個現象,有的病人CINV比較嚴重,從早嘔到晚,而有的人卻比較輕,有的人甚至沒有明顯的CINV,這是個有趣的現象,這所表現出的個體差異值得讓人深思。

  是因為腫瘤的原因?不同年齡的人對化療葯反應不同的原因?打的化療葯種類的原因?有的人打的止吐葯是假的?(開個玩笑)

  真的是這樣嗎?

  在我們對這件事疑惑的同時,國外有不少研究[2-4]給出了這道題的答案――病人的焦慮情緒藥物所不能控制的劇烈CINV存在重要聯繫,甚至還能導致患者下一療程化療前就出現噁心嘔吐。

  說到這裡,大家也許會蹦出和筆者一樣的頭腦風暴――既然有時光靠止吐藥物並不能達到預期療效,那非藥物干預(調整心情、做些娛樂活動等)聯合藥物干預是不是就能更好地緩解CINV呢?

  這個方法聽上去和中藥治腫瘤一樣不靠譜,在化療止吐這方面,大家的重點都在對止吐葯的使用上,這當然是正確的。可是一味的過多把關注點放在止吐葯上,有時會忽略一些看似沒用但卻比較重要的東西。

  現在,筆者來回答一下上面那個問題的答案吧。

  答案――是肯定的。舉個例子,就如同開頭的那篇報道所說的一樣,聽音樂聯合馬殺雞就可以幫助病人更好地緩解CINV。

  不信?那就先看看國外的研究都怎麼說~以下介紹幾種經研究證實有效的硬核止吐方式。

  除了止吐葯,還能怎麼辦?

  花式止吐方法一:

  止吐葯+做眶周按摩+聽歌

  這項單盲試驗[2]將60名正在化療的胃癌食管癌結腸癌患者通過抽籤的方式隨機分配到試驗組(化療期間進行眶周馬殺雞+聽音樂)和對照組,入組的胃癌和食管癌患者接受順鉑(60mg/m2)化療並且使用格拉司瓊、DEX和阿瑞吡坦止吐,結腸癌患者接受奧沙利鉑(85 mg/m2)並使用格拉司瓊和DEX止吐。

  試驗結果顯示,試驗組患者的急性期CINV和對照組存在明顯差異(P0.05)。

  所以自己的病人打完一程化療出院時可以額外叮囑他們:「下次入院化療的時候,記得帶上按摩師和自己最喜歡的耳機喔!」

  花式止吐方法二:

  止吐葯+輕音樂+欣賞畫

  是的,你沒有看錯,聽歌+賞畫也可以減輕患者CINV。這項研究[5]針對的是打著鉑類化療葯、依托泊苷絲裂霉素C長春花鹼――這幾種眾所周知可能引起比起其他化療葯更嚴重CINV的藥物的患者。

  研究者同樣也將患者隨機分為試驗組(止吐葯+聽歌+賞畫)和對照組(僅用止吐葯),研究發現試驗組患者在第2程化療期間出現的焦慮癥狀明顯低於那些僅用藥物止吐的對照組患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