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腎病科 尿毒症 查看内容

尿毒症分清寒熱!湖北荊門六旬老人,中藥調理至各項指標接近正常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9-17 11:02

   
(此文為講稿整理)

往期回顧:

聊聊中醫有效治療尿毒症的一些方法和思路,別把反中醫當成任務

八旬老人尿毒症真武湯加減治愈,至今六年仍精神矍鑠

七旬老太尿毒症:半身不遂、二便失禁,脈若遊絲,四逆湯起死回生

接著講第三個教訓:

最近的是湖北荊門地區的一位老先生。老先生六十多歲,將近七十歲。他每次都是陪著別的病人來的,後來看別的病人治的還不錯,他自己也鼓起勇氣告訴我,說:「我有這個病(腎衰)。我也老住院,住院之後要血透,血透一兩次然後再出院。您看您有沒有可能幫我治好?」我說:「治好我不敢說,但是可以改善是肯定的。我來看看吧,你就掛個號看看吧。」

這個老先生跟別人不一樣,他本身最開始有尿酸過高。尿酸過高我們很多年輕人都有。有的吃海鮮,吃什麼高嘌呤類的食品。比如說吃什麼動物內臟啊,什麼火鍋啊,那很快吃一吃,第二天腳就紅腫了。

尿酸是靠腎臟排泄的。西醫講的這個腎臟,它主要是泌尿功能,它不能排泄。時間久了腎臟首當其衝,要深受其害,其次是全身的血管和其他臟器組織都可以受損。像腳腫啊,手指腫啊,這個不就是腎臟之外的血管的病變嘛。所以這個腎衰有的好多就是尿酸沒控制好。所以我們特別要注意飲食

這個老先生我不知道他是多少年的腎衰,反正他尿酸一直非常高,然後肌酐也有800多到幾乎900,需要血透,這個是數值很波動的。我說:「那您既然出院了找我治的話,就暫時不要去血透了。」

我給他看,一個是舌苔啊,一直是非常厚膩,黃厚膩啊。舌質是胖大。因為整個舌面都被舌苔蓋住了,我是看不見舌體肌肉的,只知道它很肥胖。然後這個老人看起來面色特別黑,黑的像油漆刷黑了一樣。我也不好問人家以前是不是這麼黑,因為和他一起過來的家屬也沒這麼黑。他的眼眶全部是黑的,臉都是油漆刷黑的一樣。但是人還不是瘦骨嶙峋,是類似於浮腫的那種胖。然後身材也是的。然後摸脈,脈是滑大有力,非常粗大,然後咕嚕咕嚕轉的。按下去很有力。然後按下去之後,再把手指輕輕地抬起來,脈的幅度也很大,像追著我的手指往上彈一樣的。

這種情況我們就千萬不能當做是前面講的例子了。為什麼呢?這種人熱毒很盛。像熱毒很盛的人,我就要用清涼葯,用濕溫的方法來治,按中醫的溫病學裡面講的。就是人體的能量太多了,我要把他體內多餘的廢物,這些廢物也有能量,我要把多餘的廢物的能量通過各種手段將它排出去。

我當時用了多少個方我也不記得了,我就選擇其中幾個方來說一下。當時初診我用的是一個我經常用來治療慢性腎炎方子,好多慢性腎炎我都完全根治了。那個方是這樣,用的是茵陳杏仁薏米梔子豆豉桑枝桑樹的枝),蟬蛻升麻絲瓜絡忍冬藤。這個方大家看了結構就應該能明白,大家都是學中醫的嘛。

茵陳

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這個熱毒啊,它在體內,摸脈的時候它就亢奮地想要往外彈出來。它本身熱量多了,它就想發越出來,我就要給它一個出口。

那人的出口通道有多少種呢?有幾種,我們說一下。毛孔出汗是可以排毒的,像汗液裡面是有尿酸的,尿酸、尿素,這些都有的。我們就要打通表皮的毛孔。還有通過這個口鼻,這個鼻子啊,口氣啊,我們呼出來的氣中有一些水蒸氣,水蒸氣它是可以散熱的啊。不管這個熱是不是毒素出來,那起碼你把這個熱散開了,人體這個能量平衡能夠達到了,它自己可以調節,它的調節能力就會恢復得更快一些。

然後,再就是熱毒。熱量過剩它會淤堵,在體內會淤堵,體內的通道會受到阻礙。體內的通道包括心臟啊,包括肺臟啊,包括腸胃啊,它會堵。然後,我們的脾胃本身就是一個排泄的通道。腸胃吸收完了,它會把大便排出去。腸胃本身在人體的中間。有的小孩子晚上喝牛奶啊,吃奶粉啊,第二天早上起來嘴巴臭的要命,這個就是脾胃不好。讓孩子晚上不要吃零食,不要喝牛奶,那個是有問題的。也就是說脾胃本身是排毒的一個器官,你不要給它增加負擔。所以在用藥裡面要考慮到,要促進脾胃的運化功能。

口臭

然後小便就是排毒的啊。因為腎臟尿毒症,尿少啊,或者是尿多啊,這個肯定是腎臟受損,跟尿有關係嘛,尿就是腎髒的一個外出口,我們就要考慮到。

再就是腎小球受損。這個是典型的。為什麼要血透啊?因為腎小球的濾過膜它自己沒辦法濾過那些毒素。每濾過一次,那些大分子蛋白質就會把腎小球的濾過膜給沖傷一次。反覆沖傷,它就會越來越衰竭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是不可逆啊。所以我們就要考慮來修復這個腎小球濾過膜。當然要活血排毒。這個血裡面有些毒素,像尿毒症到後面嚴重的就是噁心嘔吐出來尿騷味,反胃出來口中都有尿騷味啊。那這就是體內的尿毒。這個尿毒它是一種污濁的臭味,所以我們要用辟穢解毒的葯。

所謂辟穢解毒,就是那種揮髮油很強烈的葯,能夠吸收到血液裡面,能夠促進血液循環,然後加速新陳代謝的。所以除了上面的方子之外,我還特別注重用什麼葯呢?我還特別注重用風葯

我前面說過風葯,但是這個溫病型的腎衰用的風葯和前面陽虛型用的風葯又不一樣。因為溫病型的風葯它還要兼有一種辛涼發散的作用。你熱我就要涼一點嘛。都是發散。前面那種陽虛型的,那種怕冷的,脈象微弱的腎衰,風葯我就用溫熱的葯。體質寒冷的,方子里我就加上溫熱的風葯。

當然,溫熱的風葯我加什麼呢?加荊芥炭,加薄荷炭,加菖蒲炭,全部炒炭。當時把門診的人搞得很煩,門診的人說:「這些葯我們從來沒有炒過炭的。你讓我把這些六克六克,三克三克的葯拿來一起炒。」結果把藥房的小夥子的雙手搞得很黑。他去炒了,小夥子還用手去撥拉撥拉看看。結果雙手搞得整個都跟煤炭一樣的顏色,黑乎乎的。整個門診的大廳中都瀰漫了這種焦糊的味道。我是讓他們幫著加工的。

老先生吃了有兩個星期。因為他是外地的,就開了兩個星期。兩個星期后再來複診的時候就感覺好多了,那個精神好多了。整個人體原來是非常沉重的,腦袋混混沉沉的,腸胃也脹得不想吃飯,吃了中藥之後,身體輕鬆,胃口大好。然後再去複查,原來是800多的肌酐,一下子降到了500多,這個是非常高興的。尿酸也從500多降到了300多。接著就繼續調,調了好幾個月。調到年前的時候,幾乎是很正常了,就是根本不需要去住院了,各項指標都接近正常範圍值了,在正常範圍值上界的邊緣,那就很接近正常值了。結果今年搞了一個疫情

因為疫情的原因老先生有三四個月不能吃中藥,他就只能吃西藥。前面吃我開的中藥的時候都沒有吃西藥,因為疫情不能吃中藥,只能吃西藥,結果這次來的時候又反彈了,他非常沮喪。但是他對中醫藥非常有信心,他說:「前面我聽您的話吃中藥,就把這個西藥,七、八種西藥都停了,都恢復得很好。現在又出現這種情況,那就一定是中藥不能停啊。」我說:「那現在是這樣,已經反彈成這樣了,西藥已經吃了,那就還再吃吧,我就給你加上中藥吧。」我就給他開中藥。

上次用的方我給大家說一下。中藥裡面是用治濕溫病三仁湯,杏仁,薏仁白豆蔻厚朴通草滑石半夏,然後又加了藿香茯苓,就是藿朴夏苓湯,藿朴杏苓湯嘛,合在一起的。結果吃了之後,他的精神狀態又恢復了,然後他的指標又持續下降了,還沒有降到正常。這次反彈又反彈到800多嘛,快到900,又要去透析了嘛。這次又降了一下了,所以我們要他堅持。

這個尿毒症是這樣的,我們要分清寒和熱,然後要找到各個環節,通過例子來說明這幾個環節。

#大家健康超能團# #超能健康團# #中醫來了##尿毒症# @大家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