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卵巢癌 查看内容

死亡風險降70%!「婦癌之王」卵巢癌有了一線治療新策略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1-21 11:53

   

  70%的患者發現即晚期

  70%的患者三年內複發

  五年生存率僅為%

  卵巢癌被稱為「婦癌之王」,難發現、易複發、進展快、生存低。過去數十年間,手術方法不斷改進和化療藥物不斷更新,卵巢癌生存率雖有提高卻仍不盡如人意,僅從30%上升到40%左右。每年,我國約有52100名女性新發卵巢癌,22500名患者因其失去生命。

  卵巢癌,可怕的「婦癌之王」

  在女性腫瘤中,卵巢癌的發病率不高,但是死亡率高居首位。婦瘤專家們無不認為卵巢癌「最令人頭痛」。

  為什麼?這與卵巢癌的特性相關。

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腫瘤婦科心主任向陽教授

  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腫瘤婦科中心主任向陽教授介紹,卵巢位於盆腔深處,如同兩個「小棗核」,看不見也摸不著;卵巢癌早期也沒有明顯的特異性癥狀,而且,卵巢癌,尤其是上皮性卵巢癌疾病進展非常快,往往是爆髮式的。目前,卵巢癌的早期篩查仍是個難題,70%的患者發現時已到晚期,因此,卵巢癌也被人們稱為 「隱形殺手」。

重慶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婦科腫瘤中心學科帶頭人周琦教授

  易複發也是卵巢癌的「麻煩點」。「手術+鉑類聯合紫杉醇化療是卵巢癌一線治療方案。若初始治療時手術不徹底,或者化療沒有足量、足療程,很容易出現複發,還可能出現一些人為導致的耐葯。即使手術規範、化療也足量療程,還是有70%的患者在三年內複發。」重慶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婦科腫瘤中心學科帶頭人周琦教授無奈地表示。

  卵巢癌的患者治療之路只能循著「手術化療-複發-再手術化療-再複發」,直至耐葯。

  不斷複發、反覆治療,不僅給患者帶來巨大的痛苦和經濟壓力,也給預后帶來了阻礙――每複發一次,患者的複發周期逐步縮短,醫生可選擇的治療手段也會越來越少。

  延緩複發,維持治療是關鍵

  如何盡量延緩複發的到來,從而延長病人整體生存時間?在滿意的手術效果和規範的化療前提之下,維持治療成為關鍵。

  什麼是維持治療?維持治療是指正規治療之後,腫瘤已得到最大程度緩解后,為了防止癌症複發而提供的治療方法。

  多年以來,臨床專家們對維持治療的探索從未間斷,如增加初始治療的化療療程數、大劑量化療、干擾素、紫杉醇等等,但鮮有成效。

  隨著PARP抑製劑靶向藥物的問世,卵巢癌的維持治療XX了新的時代。

  NCNN(美國國立綜合癌症網路)2019V1版的《卵巢癌臨床實踐指南》就明確提出:II- IV期的患者,如初始治療未使用貝伐單抗存在BRCA突變,推薦維持治療應用奧拉帕利。如初始治療使用了貝伐單抗,維持治療則可選擇貝伐單抗,BRCA突變患者也可選擇奧拉帕利。

  在我國,奧拉帕利也已於2019年11月30日被獲批用於BRCA突變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線維持治療,成為中國首個獲批用於卵巢癌一線維持療法的PARP抑製劑。

  在去年,奧拉帕利被獲批用於鉑敏感複發性晚期卵巢癌患者。此次,奧拉帕利的適應證進一步擴大,用於BRCA突變晚期卵巢癌的一線維持治療,是基於關鍵性III期臨床試驗SOLO-1研究的陽性結果。

  研究結果顯示,對接受鉑類化療后達到完全或部分緩解的BRCA突變晚期卵巢癌患者,與安慰劑組相比,奧拉帕利將患者的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降低了70%。經中位41個月隨訪后,奧拉帕利組未達到無進展生存期(PFS)中位值,而安慰劑組患者的中位PFS為13.8個月。在奧拉帕利組中,有60%的患者在3年內無疾病進展,而安慰劑組的比例為27%。奧拉帕利的安全性數據則與此前的試驗保持一致。

  除了「療效」,周琦教授認為,理想的維持治療藥物還需要 「安全」和「可及」。 她表示,「維持治療的持續時間較長,藥物要安全,毒副反應小,同時,給藥方式也要方便,如口服藥。奧拉帕利納入2019國家醫保目錄乙類藥品範圍,今後藥品的價格將更加可及。」

  患者或有家族史的健康人建議查基因

  2013年,安吉麗娜・朱莉的預防性切除乳腺事件,讓「BRCA基因突變」這個名詞第一次走進了大眾的眼帘。事後兩年,她又預防性地切除了卵巢和輸卵管

  BRCA基因突變與卵巢癌的發生有什麼關係?向陽教授介紹,大約有25%的卵巢癌患者攜帶BRCA基因突變。BRCA基因突變是一種隱性遺傳,具有BRCA基因突變的女性,發生卵巢癌的風險是40%甚至更高,而正常人群的卵巢癌發病的風險僅有1.3%。

  「如果患者確診卵巢癌,我們會建議她進行BRCA基因檢測。」向陽教授解釋,對卵巢癌患者進行BRCA基因檢測,有助於鑒別出對鉑類化療敏感的患者及適合接受靶向治療的患者,從而指導個體化用藥及後續治療,降低其複發和死亡風險,如BRCA基因突變的患者使用PARP抑製劑的獲益更大。除了BRCA基因突變以外,如果患者有同源重組基因缺陷(HRD),使用PARP抑製劑也更有效。從比例上看,這兩類患者加起來占總數的50%。此外,經過國際上大量臨床研究的證實,鉑敏感型的複發患者不管是否攜帶BRCA基因突變,使用 PARP抑製劑的維持治療效果都不錯。

  如果患者確認有BRCA基因突變,專家們還會建議她的一級親屬,包括姐妹、女兒,都要進行進一步篩查。周琦教授表示,「對於有卵巢癌高危家族的人群,我們希望能夠增加其疾病篩查頻率,並能夠在早期階段發現卵巢癌。也可以採取預防性的手術,如預防性輸卵管和卵巢切除,讓潛在患者不再擔心患上卵巢癌。」

  向陽教授也提醒,很多卵巢癌患者的初始癥狀表現為消化道癥狀,如腹脹消化不良食慾不振等,當出現這些癥狀時,應該及時看醫生。

  「即使做不到早期發現,能儘早診斷儘早治療也更有益於治療效果。」向陽教授強調。

健康網(www..net)原創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內容合作請聯繫:020-85501999-8819或media@mail..net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