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肛腸科 其它 查看内容

彼此相通,移皆有次--中醫五臟之間的關係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1-21 21:32

   

中醫學認為人體臟腑雖然性能各有不同,但它們之間是密切相關的,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素問·靈蘭秘典論》在論述各個臟腑主要功能之後,明確指出人體的各個臟器在心的統一統帥下,維持既分工又協作的關係。《素問·玉機真臟論》說:「五臟受氣于其所生,傳之於其所勝,氣舍于其所生,死於其所不勝。」又說:「五臟相通,移皆有次。」這些都說明臟腑之間不僅在生理功能上互相連繫,互相依賴,而且在病理變化上,也按一定的規律互相傳變,臟腑之間這種整體性,是通過經絡聯繫及其作用來實現的。

脾與肺 肺主氣脾主運化,肺氣有賴於脾所運化的水谷精微以充養,脾所運化的水谷精微則需肺氣的宣發而輸布全身,故有「脾為生氣之源,肺為主氣之樞」之說。在病理上,脾氣虛弱日久,可導致肺氣亦衰,出現呼吸短促,語聲低微等證候治療上通過補益脾胃,達到補肺的目的,此即「培土生金」。如果肺氣不足,不能為脾布散水谷精微,就可引起全身營養缺乏,出現頭暈面色萎黃四肢無力等證候,或肺失肅降,不能通調水道,導致水液代謝紊亂,水濕停留,阻礙脾運,出現納呆腹脹泄瀉水腫等症,對這類病證,需通過治肺為主以恢復脾的功能。

肝與脾 脾主運化,肝主疏泄,但脾的運化功能必須在肝的疏泄作用協助下才能得以完成。因為脾胃的升降與肝氣的疏泄密切相關,肝膽功能正常,疏泄通暢,則脾胃升降適度,才能健運不息。若肝失疏泄,或肝氣橫逆,侵犯脾胃,引起胸脅痞悶,胸腹脹悶,噯氣泛酸食慾不振等證候,臨床稱之為「肝脾不調」或「肝胃不和」。有些肝絡瘀阻的病人,因疏泄無權,而出現脘腹膨脹痞滿等證候,這是肝病及脾的典型臨床表現,如肝硬化腹水多屬此種病理變化。另一方面,肝藏血肝血有賴脾的化生脾虛化源不充,肝失血養,就會出現納減便溏眩暈筋脈拘攣、肢體麻木爪甲枯槁,以及婦女月經量少色淡等證候,稱為「肝脾兩虛」。脾胃濕熱鬱蒸,影響肝之疏泄,膽汁郁滯,或膽熱液泄,可出現黃疸,即為脾病及肝的表現。

臨床上「疏肝健脾」法治療肝病及脾,「泄熱通腑」法治療脾病及肝等,即是這一理論的具體應用。

肝與肺 肝的經脈上行,貫膈而注于肺,肝主升發肺主肅降,升發與肅降相互制約,相互協調,則人體氣機升降如常,通達無阻;若肝氣鬱結,影響肺的肅降,可見胸滿喘促等症,如慢性喘咳患者,易因情場郁怒而誘發,就是肝對肺的影響。肝火上炎灼傷肺陰,亦可出現咳逆,痰出不爽,咽喉乾燥,胸脅脹痛,甚則咯血癥候這類病變。即所謂「木火刑金」。反之,若肺失肅降,也可引起肝之升發太過,出現眩暈、頭痛、胸脅脹痛等癥候,通常稱為「金不制木」。

臨床上「平肝降火」治療咯血,補肺氣以制肝木等法即是這一理論的應用。

脾與腎 腎為先天之根,脾為後天之本。前人常用「先天生後天,後天濟先天」的理論來說明脾腎兩臟相互滋生的關係。就腎對脾的影響而言,脾的運化功能,必須得到腎陽命門火)的溫煦蒸化,才能完成。張聿青說:「脾胃之腐化,尤賴腎中之一點真陽蒸變,爐薪不熄,釜爨方成。」唐容川也說:「脾體陰而其用陽,不得命門之火以生土,則土寒不化,食少虛贏。」所以腎陽不足,就會影響脾的運化,出現脾腎陽虛的病變,而見食少、腹脹、久瀉不止等證候。反過來,腎藏先天之精,但腎精需要後天脾胃水谷之精氣不斷生化和充養。

脾與腎的關係還表現在水液代謝方面,腎主水,司水的開闔即水分吸收排泄,但這種開闔作用,有賴脾氣加以制約,若脾氣虛衰,失去對腎的制約作用,則開闔失常,水分的吸收和排泄障礙,就會出現水液代謝紊亂的一系列現象,如浮腫、尿少或反而尿多等。另一方面,脾虛失運,水濕內停,亦可影響及腎,出現腰部脹痛的腎著症。正因為脾、腎之間在病理上相互影響,所以臨床治療上述病癥,常採取「補火生土」「培土製水」或「安奠兩天」等脾腎同治的方法,即源於這一理論思維

肝與腎 肝與腎關係十分密切。在經絡上,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有多處交會,在生理病理上互相滋生,相互影響,主要表現在:

①肝藏血,腎藏精,肝與腎的關係,主要表現在精和血的關係上。腎精通過氣化作用可以化生為血,而血亦能轉化為精,所以腎精足則肝血旺,肝血旺,腎精也就充盈。在病理上,腎陰虧虛,可引起肝陰不足而致肝陽上亢,出現眩暈、耳鳴、面赤等症;反過來肝陽妄動,也可下劫腎陰,導致腎陰不足。對這類「肝腎陰虛」的病變在治療上養肝、滋腎常配合應用。

②肝主疏泄,腎主封藏,兩者存在著互相制約,互相協調的關係。肝主疏泄的功能正常,肝血才能藏於腎而資助腎陽的再生;另一方面,肝之所以保持正常的疏泄功能,又賴腎陰的涵養,疏泄與封藏相濟,則肝血得養,腎精充盈。若兩者功能失調,則可出現女子月經先期崩漏閉經,以及男子遺精等症。正因為肝腎兩臟關係密切,所以有「肝腎同源」之說,在治療上也常肝腎同治,如「滋水涵木」等,即是其常用之法。

心與腎 心腎兩臟之間的關係主要有三:①心陽與腎陰的關係,心居上焦,其性主動,故以陽(火)為主,腎居下焦,其性主靜,故以陰(水)為主。在正常情況下,心火必須下降於腎,以資腎陽,共同溫煦腎陽,使腎水不寒;腎水上濟於心,以資心陰,共同濡養心陽,使其不亢,這樣陰陽相交,水火互濟,使人保持在相對平衡狀態,這種現象叫作「水火即濟」「心腎相交」。若腎陽不足,不能上濟於心,心陽獨亢,而見心悸心煩失眠多夢口乾舌紅癥狀,如神經衰弱等病,可見此種病理現象。②腎陽(命門火)與心陽(心火)的關係。命門火是人體活動能源的根基,火是人體功能活動的表現,所以命門火充足秘藏,則心陽充足,血濟暢旺,而血液暢旺又可充實命門火的物質濡養;反之命門火衰微,可導致心陽不足,血液流行不暢也可以影響命門火。③心主藏神,腎主藏精,精與神也是一對矛盾統一體,精是神的物質基礎,神是精的外在表現。精氣充沛是神志活動正常的條件;神機旺盛,是使精氣再生的保證,精和神的相互關係說明心腎兩臟關係互濟互用,密不可分。

臨床上根據心與腎的生理病理關係,如心火上炎用「滋陰降火」法心病治腎;腎氣上沖,用「溫補心陽」法,腎病治心等,均源於此。

心與肺 心主血肺主氣,心與肺之間主要是氣血的關係。血液的正常運行,要靠氣的推動,氣也只有貫注于血脈之中,才能通行全身,故有「氣為血之帥」「血為氣之母」「氣行則血行」「氣滯血瘀」之說,所以僅有血而無氣的推動,則血凝而成為瘀血,如果僅有氣而無血,則氣渙散而不收,可見心與肺、氣與血是相互依存,相互為用的。反映在病理上,若心氣不足,血瘀不運,阻滯肺絡,以致肺氣宣降失職,可出現咳嗽氣喘心臟喘息)等,另一方面,肺病咳喘日久,肺氣損傷,推動心血的功能不足,就會導致心氣虛而出現心悸、氣短紫紺脈結代等癥狀,如肺源性心臟病多屬此種病理表現。

臨床上常用補益肺氣以生心血,溫通心陽以止肺喘等,均是其具體應用。

心與脾 心與脾的關係主要體現在對血液的主司和化生上。因為心主血,脾生血。若脾運健旺,血液的化生充足,則心血充盈,心得血養,就能發揮主司血液循環的功能;若脾虛運化不健,營血的化生不足,心失血養,則不能營其主司血液循環的功能而出現病變,所以臨床上脾虛消化不良的病人,常伴見心悸心慌記憶健忘脈搏無力等心的功能失常的證候。另一方面,心虛無力推動血液,或心血不足,脾失營血的濡養,以致脾氣虛弱,運化失健,就會出現納差,腹脹等癥候。而脾運不良,不能化生血液,反過來又加重心血不足。此外心與脾還有循環與統攝的關係,如脾虛不能統血,血液不循脈道,就會引起各種出血疾患,如月經過多衄血便血等。

臨床上根據這一理論常用「補脾生血」「補脾攝血」等法治療上述病癥即是其應用。

心與肝 心與肝的關係表現在:①血液循環與調節血量的關係。心主血,主血液循環;肝藏血,主調節血量。在正常情況下,心血血液循環正常,肝可充分發揮其調節血量作用。②肝的調節血量功能正常,使心血充盈。心臟主司血液循環之職,血液可根據機體的需要,合理地分配和有效地發揮其營養作用。其中任何一方不足都會影響對方,使之失常而發病,臨床上表現為心慌、心悸、面色不華等心血不足的證候與頭暈目眩、爪甲不營,手足震顫等肝血虧損的證候同時兼見。③精神活動與肝主疏泄的關係。心主神志,主宰人的精神活動,但與肝的疏泄功能有關,肝的疏泄正常,則肝氣條達,血氣和順,心情舒暢;肝的疏泄失常,則氣機不調,就可出現鬱鬱不樂,多疑善慮等神志方面的異常變化。反過來,情志抑鬱心神不安,也可導致肝氣鬱結,出現胸悶腹脹,脅肋疼痛等症。所以臨床上對一些血虛之證常用肝心同治之法,精神情志方面的病證,也常疏肝解郁與安神寧志同用,道理即在於此。

腎與肺 人的呼吸雖由肺所主,但「腎主納氣」。對咳喘病人,當病情急性發作時,以肅肺化痰治其標,癥狀緩解后,以補腎納氣治其本。又肺陰與腎陰有著相互滋生、相互依存的關係,若腎陰下虧,不能上滋肺金,或上炎,灼傷肺陰,就會出現乾咳少痰,顴紅,口乾咽燥、聲嘶,甚則咯血等症。如肺結核病人,多見上述臨床表現。另一方面,肺陰充足,金能生水,則腎陰充足。在水液代謝方面,肺腎兩臟合作,才能完成水液的輸布和排泄,維持體內水液的相對恆定,因為肺主氣,通調水道,下輸膀胱,而腎主水,司水液的開闔,因此,水液代謝的功能障礙,常與肺腎兩臟病變有關。所以《素問》說:「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積水也。」說明水腫病與肺腎兩臟有關,但其根本仍在於腎臟,如治療腎炎尿少浮腫,除應用一般的溫腎利水葯外,若患者兼見咳嗽氣喘等肺經的癥狀,加用宣肺藥物療效常更顯著。此外,痰飲水凌病中所見到的「水寒XX肺」的咳喘,大多是腎陽失其化氣行水的功能,以致水濕停積,化為痰飲,上迫於肺的結果,單純治肺常不能取效,須肺腎同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