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保健 查看内容

為什麼說激素是惡性競爭下的大眾情人?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1-21 22:02

   

很多人並不熟悉這個名字,但實際上我們絕大部分人都在用,在惡性競爭環境下,它是大眾情人,這就是激素

激素是一類生物體內自行分泌物質,雖然分泌的數量極少,但卻有著強大的生物效應,無論是口服外用或者是靜脈注XX,都能迅速增強免疫力,快速抗炎、消腫止痛以及退燒止癢等。但激素也不是萬能的,常見的副作用就是向心性肥胖骨質疏鬆

激素最初只用在醫療上的急救,譬如早些年的非典,這些新變種病毒的出現,西醫學界一下子找不到對症的葯。眼看著病人不斷死亡,鍾南山終於第一個用大劑量的激素,把患者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不過,死亡雖然避免了,但是生存的折磨也開始了,大劑量的激素,造成患者的股骨頭壞死,就像雞蛋殼一樣輕碰就碎,無法負重幹活上班,似乎瘟疫留下「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的魔咒,非典已經過去十七年,但他們依舊沒有恢復

正是因為激素有著如此強大的作用,它們才在醫療救死扶傷中扮演著天使的作用,但同樣也是這樣的強大作用,它們也被濫用了。

首先泛濫的是與疾病相關的門診、藥店甚至是所謂的涼茶店等,一方面是從業人員知識水平不夠無法準確判斷疾病和用藥,因此只會用通殺型藥物,直白點說就是原子彈打蚊子,雖然幾平方的蚊帳里用手有點難打,而原子彈則是隔著幾條街都可以把蚊子滅掉;另一方面是病人沒有醫學常識,生病治療只求快,推崇發燒止痛立馬見效,無形中助長了那些庸醫,搖身一變成了一劑見效的「神醫」。因此,像地米、保泰松這些估計很多人都很熟悉,醫療機構很喜歡用,消炎退燒止痛就是快;涼茶店也很喜歡用,煲一壺所謂的涼茶特效藥,加幾粒激素,無論是喉嚨痛、發燒還是牙痛等,很快見效,這就是包治百病的特效藥;病人也喜歡,無論牙痛發燒什麼的,上網一搜,保泰松、地塞米松……便宜又好用。

除了這些正兒八經的醫藥類濫用之外,很多不是屬於國葯准字產品也喜歡掛羊頭賣狗肉,最常見的莫過於南方某省著名的假藥之都的軟膏美容面膜

假藥之都的軟膏通常是以天然草本植物精華為名,生產冠予某某膚王之名的軟膏,美其名曰:本品由天然草本植物精華製成,不含激素,安全無毒,適用於各種各樣的皮膚炎症,男女老少均可以使用……披著草本植物的外衣裝著鹵米松莫米松等激素,很多人都反映一擦就止癢,是新生兒紅屁股奶癬等的居家必備良藥……唉,無知,無畏。

面膜作為女性美容的一部分,白嫩肌膚似乎就是個永恆話題。我曾經治療過一個六十來歲大爺的手癬,長在左手拇指第二節上,面積比一圓硬幣略大,同時還有個指甲般大的創口,創口面連同附近的皮膚都是淺粉紅色,類似剛出生嬰兒那麼嫩,有十多年的時間了。老人家一直用皮康霜皮炎平之類的藥膏止癢,這類葯治療癬往往都是一擦就止癢,一停葯又複發,沒辦法根治。老人家長時間用激素葯止癢,使得皮膚變得白嫩(激素依賴性皮炎),皮膚輕輕一碰就破,但不用激素就出紅疹癢的厲害,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劣質面膜為了白嫩肌膚的效果,非法添加了激素,因此,有些長時間貼面膜的女孩,往往會有一張清晰的面膜臉:在臉與脖子貼面膜的分界線,臉頰貼面膜的地方像成熟荔枝皮那樣,很多紅疹,皮膚發癢,而脖子不貼膜的地方則正常沒事,形成明顯的紅疹分界線。很多情況下,這些患了激素依賴性皮炎的臉頰,只要橫下心來停葯一段時間,那些紅疹便慢慢消失,但如果是受不了紅疹的臉繼續用面膜,她們就像吸毒越陷越深,最終像那個老人家那樣皮膚變得很白嫩甚至破潰。

激素不僅僅是治療作用被濫用,副作用同樣也受到廣泛的追棒,尤其是種養殖業。有一些激素的副作用是向心性肥胖,給人一種長得快的錯覺,在沒有規範約束的市場里,長得快意味著時間的縮短,產品成本降低更加有價格優勢。如最常見的豬肉,正常的養殖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才能長到兩百斤左右,而餵養了添加激素的飼料后,大概四五個月就能長到兩百斤左右,同樣的還有雞,出殼三十多天就可以長到兩三斤,而這個日齡的雞,扁的羽毛其實還沒有長出來,依然是出殼時那一身圓圓的絨毛……還有就是有手臂般粗但花還沒有凋謝的青瓜,比手臂還長的香蕉等等,這些產品都無一例外地用了激素。

表面上,激素的大量應用為種養殖行業縮短了周期,提供了更有優勢的成本價格,但實際上,激素的產品失去了原來的味道,跟營養食物已經沒什麼關係了。如五花肉,煎炒不會再出油,不加油反而會燒糊;而那些曾經用來煲湯補鈣的骨頭,因為激素造成骨質疏鬆,吃起骨頭跟飯一樣軟……

在沒有規範準則的社會,沒辦法形成有效的優勝劣汰,反而成就了劣幣驅逐良幣,唯有不擇手段,不斷靠低價生產低劣垃圾產品衝擊市場。就這樣,激素便成了惡性競爭下各行各業大眾情人。

難道這就是我們追尋的社會?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