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心血管 冠心病預防 查看内容

耳垂上有褶皺的人,更容易得冠心病?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1-21 22:31

   

前兩天看了一篇關於「猝死屍檢報告分析,裡面彙集了從1964年到2018年以來5000多個猝死的屍檢病例,發現:冠心病猝死占病例總數的55.24%。

有沒有被這個數量級嚇到?

其實,有一個非常簡單粗暴的辦法,能夠大致判斷你和「得冠心病」的距離。

它就是「耳垂褶皺」。

耳垂出現褶皺,其實並不常見

耳垂由脂肪和結締組織構成,是耳廓上唯一沒有軟骨的組織。

沒有軟骨等結構、血液供應豐富、組織富有彈性……這些特徵直接導致了耳垂不容易出現褶皺。

就算人體皮膚隨著衰老出現皺紋,耳垂部位也很少見到皺紋或摺痕。

所以,一旦耳垂出現「褶皺」,事情一定不簡單。

冠心病和耳垂褶皺之間的關係,到底有多「鐵」?

1973年

Frank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首次報道了「耳垂褶皺」這一體征:他觀察到有耳垂皺褶的20個受試者中,19人存在一個或多個血管危險因素

因此,這個摺痕也被叫做「Frank症」。

Frank症:摺痕自耳珠呈45°角向後方延伸,橫跨耳葉和耳廓邊緣葉

1989年

發布在《英國心臟病學雜誌》上的一篇關於「耳垂摺痕」和「心血管疾病」的研究,調查了303例屍檢病例,發現在這些病例中:

211個病例存在「耳垂褶皺」,而其中154例(73%)患有心血管相關疾病;有92個病例沒有「耳垂褶皺」,其中41例(45%) 患有心血管相關疾病。

2014年

哥本哈根心臟研究,公布了在普通人群中最大規模的前瞻性研究結果,這個研究總共納入了10885名無缺血性心臟病患者隨訪35年,發現「耳垂褶皺」和缺血性心臟病心肌梗死相關。

……

總的來說,大部分研究,都認為「耳垂皺褶」與冠心病相關;如果出現「耳垂褶皺」,我們就需要額外關注心血管方面的健康了。

但這是不是說明,只要出現耳垂皺褶,就是得了冠心病呢?

並非如此,少部分研究者認為「耳垂褶皺」和心血管疾病根本不相關。

比如:2015年,Cheng 等對3155名有「耳垂摺痕」的中國人和心血管事件的相關性后發現,「耳垂褶皺」和心血管疾病無關,而和年齡相關。

在目前還沒有形成共識的情況下,我們可以關注一下耳垂褶皺,但不要把它當成判斷心血管疾病的標準

衰老、睡眠姿勢,都可能造成耳垂褶皺

拋開「心血管風險」,我們不妨看看其他能夠引起「耳垂褶皺」的原因。

1⃣️睡眠姿勢

睡覺的時候,可能因為睡覺姿勢而壓到耳垂,形成耳垂褶皺;這種褶皺在晨起的時候比較明顯,到了中午往往會複原。

但是長時間、持續地擠壓(如6個月),可能會讓它變成永久性的耳垂褶皺。

2⃣️膠原降解

在對人體耳垂標本進行切片染色后,發現有「耳垂褶皺」的人,耳垂局部彈力蛋白髮生了與皮膚老化類似的降解。

3⃣️遺傳

不同人種之間,出現「耳垂褶皺」的幾率不同。比如高加索人種」耳垂褶皺「發現率最高,而黃種人發現率較低,這可能和相關調控基因有關。

早期發現冠心病,比起耳垂褶皺還是這幾個方法更靠譜

對於健康人群來說,可以利用「中國人群的心血管病綜合危險度簡易評估工具」進行測試。

點擊下方鏈接,自測心臟病患病風險⬇️

「鏈接」

通過年齡、性別血壓水平、血糖水平、服藥情況、是否吸煙、家族史等幾個維度進行評估,能大致確定你的心血管患病風險。

而對於已經有疑似冠心病癥狀的人,最好定時(每半年到一年)去醫院進行血液學、靜息心電圖檢查。

有必要時,可以結合負荷試驗超聲心動圖核素心室造影、進行CT冠狀動脈血管成像,來評估冠狀動脈血管情況。

最後的最後,告訴大家幾個保護心血管小Tips:

1⃣️合理膳食

對於有家族遺傳史和老年人應該合理膳食,注意飲食的均衡性。

限鹽:食鹽攝入應逐步減至每日6g以下(這裡所指的總鹽量包括烹調用鹽及其他食物中所摺合成食鹽的總量)。

增加鈣、鉀攝入:中國膳食普遍低鉀低鈣,應增加鉀多、鈣高的食物,如新鮮深綠色蔬菜海帶黑木耳、鮮奶、豆類調品的攝入。

適量增加優質蛋白:選擇魚類、禽類、瘦肉等動物性食品,多吃豆類以及豆製品

2⃣️適量運動

運動可以促進血液循環,降低膽固醇生成。在日常生活中,可以適量做一些如散步、慢跑、太極拳、騎自行車和游泳有氧運動

3⃣️戒煙限酒

吸煙、喝酒對心血管有很大的危害:長期大量吸煙會促進大動脈粥樣硬化小動脈內膜逐漸增厚,使整個血管逐漸硬化;高濃度的酒精會導致動脈硬化,加重高血壓

(本文經過百科名醫醫學團隊及專家審核)

參考資料:

[1]Frank ST (August 1973). "Aural sign of coronary-artery disease". N. Engl. J. Med. 289 (6): 327–8.

[2]黃選兆,汪吉寶,孔維佳.實用耳鼻咽喉頭頸外科學.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6

[3]W A Chauhdary, A R Rubel, A Bashir, M T Hla Aye, N Javed, Z N Soe, S M A Sharif, B I Mani, M Oomen, V H Chong, Earlobe crease (Frank』s sign)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QJM: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4

[4]N Kirkham, T Murrells, D H Melcher, E A Morrison Br Heart J. 1989 Apr; 61(4): 361–364.

[5]傅華.預防醫學.第7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8

[6]趙智梅, 陳曉松, 楊儀君, et al. 我國5516例屍解猝死病例流行特徵分析[J]. 中國急救醫學, 2020, 040(002):158-163.

[7]Christoffersen M, Frikke-Schmidt R, Schnohr P, et al. Visible age- related signs and risk of ischemic heart disease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Circulation, 2014, 129: 990- 998.

[8]Agouridis AP, Elisaf MS, Nair DR, et al. Ear lobe crease: A marker of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Arch of Med Sci, 2015, 11: 1145-1155.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