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口腔科 口腔 查看内容

飲用水真的純凈嗎?——科學家對氟化水的分析,以及氟化水起源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1-21 23:07

   

飲水加氟是向公共供水中投入一定濃度氟化物,主要目的是減少蛀牙。氟化水的歷史

1901年,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牙醫弗雷德里克·麥凱Frederick McKay首先留意到了牙齒染上了奇怪顏色的例子。在接下來的幾年中,麥凱意識到好幾個病例中的牙齒染色可能都與飲用水有關聯,他還指出,具有地方性牙齒染色的地區的蛀牙率要比其他鄰近地區低得多。

在英國,一位在埃塞克斯郡的牙醫諾曼·安斯沃思Norman Ainsworth也發現了類似的牙齒染色案例。

作為1925年醫學研究委員會研究的一部分,安斯沃思檢查了4千多名兒童,並首次對牙齒有染色的人群和沒染色的人群之間的蛀牙率進行統計比較。研究表明,那些生活在有牙齒染色癥狀地區的人蛀牙可能性要少很多。

1931年,美國鋁業公司擔心這種牙漬可能是因為飲用水中存在鋁。因為這種牙漬首先出現在阿肯色州的鋁土礦鎮。於是美國鋁業公司的化學家H.V.丘吉爾H.V. Churchill分析了幾個出現了類似牙漬情況地方的飲用水,發現所有樣本都有一種含量異常升高的元素:氟化物。

安斯沃思留意到了丘吉爾的研究,因此決定把英國埃塞克斯郡周圍的地方性牙齒染色區與附近威薩姆鎮的供水進行比較。事實證明,威薩姆鎮水中的氟化物含量為0.5ppm,而牙齒染色區附近的樣品則含有氟化物4.5-5.5ppm。

這樣一看,似乎水中氟化物含量與牙齒的染色和蛀牙率降低有關。於是美國公共衛生服務局緊急任命了牙醫H.T.迪恩H.T.Dean來就此開展研究。

迪恩最終在1942年的報告中確定:氟在1ppm或以下的話,牙齒染色的情況是非常罕見的,然而要達到預防齲齒效果只需要最少1ppm的氟含量。

使用天然氟化水的人群中,沒有發現明顯的負面健康影響,於是根據迪恩的研究,美國衛生部門計劃通過在低氟化物區域的飲用水中添加氟化物來降低齲齒率。H.T.迪恩

1944年,一項基線研究將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和附近的馬斯基根市進行了比較,發現這兩個地區的乳牙恆牙的蛀牙水平非常相近。

於是在1945年1月25日,密歇根州大急流城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人工氟化飲用水的城鎮。

六年後再次調查,大急流城6歲兒童(即開始水氟化以來出生的孩子)的齲齒水平幾乎只有馬斯基根的一半。1951年7月,馬斯基根市政府決定也對該鎮的供水加氟。

在美國開始推行氟化水后,加拿大、荷蘭和紐西蘭也逐漸開始氟化水試驗。與美國的研究一樣,人工氟化區域的蛀牙率也有明顯減少。

後來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了在飲用水中加入氟化物的行列。

然而對於氟化水的爭議,卻一直沒有停止過。輕微的氟斑牙(白色)爭議

關於氟化水的爭論主要是源於有關公共供水進行人工氟化的政治道德倫理經濟和健康考慮。

世界各地機構以及牙科協會都支持氟化水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支持氟化水的人聲稱氟化水對牙齒健康具有顯著益處,並且風險非常小。

然而相反地,反對者則將其視為對個人權利的侵犯——因為除了價格稍昂貴的瓶裝水之外,個人並沒有選擇水的權利。少數科學家對「氟化水對牙齒有益」這個醫學共識提出了異議,他們聲稱氟化水對預防蛀牙沒有或只有很少作用,然而卻可能引起嚴重的健康問題,如果對預防蛀牙作用不大,那氟化水的費用就很難判定是否合理,而且這個理論在藥理上已過時。

自從1940年代氟化水開始推行以來,反對的聲音就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近年來,氟化水在許多國家已經成為普遍存在的健康和政治問題,這導致了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停止使用的同時,另一些國家和地區卻在擴大使用範圍。

系統評價指出,缺乏關於水氟化益處和風險的高質量研究,以及仍存在尚未解決的問題——根據2013年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有關飲用水中氟化物的報告,報告中在氟化科學文獻上的空白引發了爭議。

反對者瑞典科學家阿維德·卡爾森Arvid Carlsson認為,氟化水違反了現代藥理學原理,並且沒有考慮到個體反應差異,即使劑量固定對於部分人來說也可能是相當大的劑量。阿維德·卡爾森

評論顯示氟化水可減少兒童的蛀牙,關於成人療效結論尚不清楚。1950年代和1960年代美國的研究表明,氟化水使兒童蛀牙減少了50%至60%,而1989年和1990年的研究表明,減少兒童蛀牙的比率降低了(分別為40%和18%),這可能是由於其他來源的氟化物使用量增加了,尤其是牙膏

2000年英國的一項系統評價也發現,氟化水對預防兒童蛀牙、缺牙的效果比率降低了。

儘管沒有發現天然氟化物和人工氟化物之間的主要區別,但現有的資料和證據不足以得出任何結論。

歐洲大多數國家在不使用氟化水的情況下,蛀牙率也在大幅下降。比如芬蘭和德國,在停止供應氟化水后,蛀牙率也保持穩定或持續下降。氟化水在美國可能是有用的,因為與大多數歐洲國家不一樣,美國的學校沒有對學生進行牙齒保健,許多孩子沒有定期去看牙醫,於是對於許多美國孩子來說,氟化水是接觸氟化物的主要來源。

儘管許多人強調氟化水與個人權利相抵觸,除非選擇喝更昂貴的瓶裝水,否則人們沒有其他選擇。但是美國哲學教授瓊·卡拉漢Joan Callahan提出了相反的觀點

「對於連保險都沒有的低收入人群,氟化水是他們保護牙齒唯一的選擇,而反對氟化水看起來更像是一些精英人士試圖奪走低收入人群免費預防性健康措施的權利。」授瓊·卡拉漢

在美國、英國、愛爾蘭、加拿大、澳大利亞、以色列和其他一些國家和地區都在使用氟化水。然而德國、瑞典、荷蘭、捷克、蘇聯、芬蘭、日本都是曾使用過後來停止了的。

在水源複雜的地區,水的氟化難度更大,成本也更高。而科學家也已經提出了替代氟化水的方法,並在世界某些地區得以實施。世界衛生組織(WHO)目前正在評估氟化牙膏、氟化牛奶和氟化鹽在非洲、亞洲和歐洲的影響。

一種理論是,氟化水是由氟化物污染者(如鋁生產商美國鋁業公司和曼哈頓計劃)贊助的公共關係詭計;也曾有陰謀論聲稱重複服用極少量的氟化物會使人緩慢中毒麻醉大腦的某個區域,從而降低個人反抗的能力,從而使他服從那些希望統治他的人的意志。德國人和俄羅斯人在戰俘的飲用水中添加氟化鈉,使他們變得反應慢且溫順。

儘管這個說法已被歷史學家否定,但直到今天,在一些出版物和網站上仍然肯定著這些陳述。反對氟化水團體新研究

2017年,美國一個研究小組對墨西哥299位母親和他們的孩子進行調查,發現孩子智商低與母親孕期接觸氟化物有關。在測試了母親體內氟含量后,對孩子從6-12歲進行密切跟蹤,在考慮了對其他化學物質的接觸等其他因素之後,最終研究結果顯示:母親體內氟含量越高,孩子在認知能力測試中得分則越低。

兒科醫生萊昂納多·特拉桑德Leonardo Trasande博士說:

「這項研究進行得非常好,引起了人們對水中補充氟化物的嚴重關注。這些新見解引起了人們對產前期可能非常脆弱並且可能需要重新考慮的擔憂。」

氟化水的支持者,例如美國牙科協會ADA,對這項研究做出了回應,表示墨西哥母親所接觸的氟化物較其他地區暴露量更高,因此不能一概而論。萊昂納多·特拉桑德尚無定論

氟化物可能有毒,但水、鐵、維生素A、鋅、鎂等人體必需的元素也可能有毒。

過多的氟化物不健康,但氟化物卻可以說是我們身體運轉和生長所需的一些關鍵元素。

利弊或許仍不得而知,而我們普通小市民可以做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然而多打開耳朵和眼睛接觸更多的消息的同時,還要善於動用我們聰明的腦袋來分析紛雜消息的真實性和利弊。

無論如何,水還是要喝的。

為你推薦:

居里夫人筆記1500年後將仍有輻XX:如其發現永遠影響世界一樣

特氟龍事件:不粘鍋大案,律師英雄揭露了至今仍無法解決的問題

1960年代科學家預測人類未來:人口密度和過度社會活動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