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肝癌 查看内容

肝癌晚期靶向治療,到底是害人還是救人?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2-3 21:55

   
肝癌晚期,這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嚇倒了多少英雄好漢,破壞了多少和諧家庭。可是,醫學發展到今天,我們仍然拿它沒有有效的治療辦法,能做的仍然是延長生存期,提高生活質量。雖然,目前有各種各樣的靶向葯,但是能夠延長3個月的生存時間就已經是有效了,能夠延長1年的生存時間,幾乎就是奇跡了。但是,這仍然是我們目前治療肝癌晚期的主要手段了。

醫院里餓肝癌晚期病人 我曾碰到過一個病人,吃了四年的靶向葯,那還是第一代肝癌的靶向葯:索拉非尼。這個是我見吃靶向葯時間最長的肝癌患者了,不得不說,靶向葯對他的治療效果不錯,控制住了他的病情

我見過的更多的病人,是一發現就已經是肝癌晚期,總是希望能夠有辦法治好,要不然能延長個三五年也是可以的,讓他們可以有一個心裡接受的過程,可以再多陪陪病人,或者為以前的某些愧疚作出一些彌補。於是大多數家屬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目前肝癌晚期主流的治療方式: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如果經濟條件不允許,大多就只選擇靶向治療,因為這個相對來說是效果相對比較好的治療方式,而且只需要在家吃藥即可,比較好操作。仿佛只要花了錢,吃上這個葯,便可以心安了,所謂的「儘力而為」也就這樣了。

肝癌靶向葯但是,很多時候並不能遂心愿,不要說延長個三到五年了,延長三到五個月都是困難的,而更有一些人,不但沒有延長,反而由於靶向葯損害肝功能,導致病情迅速惡化,還大大縮短了生存期,而且服藥的過程中,由於藥物的副作用,承受了更多的痛苦。

最近碰到的一個病人,讓我印象深刻。病人一發現就已經是肝癌伴門靜脈癌栓腫瘤特別大,病人的女兒非常積極,就說一定要盡全力治療自己的父親,讓他多活一段時間。我能理解女兒的這種心情,我也支持她的做法,但是半個月后,我就勸她不要再堅持治療了。

剛開始病人肝功能情況還正常,於是就做了一次介入,先控制一下腫瘤。做完介入以後,病情情況還算不錯,於是便開始口服靶向葯。1周以後病人和她女兒在此來醫院找到我,說肚子脹,乏力,吃不下飯,小便黃的厲害,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看了一眼病人,狀態很差,不敢相信,查了一下肝功能,發現肝損傷非常嚴重,而且有很多的腹水。考慮靶向葯帶來的肝損傷,所以建議他馬上停掉靶向葯,並住院保肝治療。住院以後通過積極的應用保肝葯,卧床休息,加強營養支持,補蛋白利尿,肝功能明顯有了好轉,這是她女兒問我,可以再吃靶向葯了嗎?我愣了一下,回答說:不可以。

病人出現了黃疸

接下來就給她解釋為什麼不能吃靶向葯,而且以後也不能再吃靶向葯了。

首先是因為靶向葯對肝髒的損害太大了,肝臟承受不住這種損害,那麼肝功能就可能會垮掉,而肝功能垮掉帶來的威脅遠遠比腫瘤帶來的威脅大,腫瘤危及生命可能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但是肝功能衰竭一兩周可能人就沒了。其次,靶向葯本身的副作用會大大增加病人的痛苦,高血壓、噁心、手足綜合症等等,有的人反應不明顯,但是有的人會因為忍受不了這種副作用的痛苦而不得不停葯,生活質量大大下降。說白了就是這種情況下,吃靶向葯不僅不能延長生存時間,反而會因為肝功能的惡化,而加速走向死亡。 我以為聽完這些,他女兒會放棄繼續吃靶向葯,沒想到她卻說:等我爸肝功能好了,我還是想給他試試靶向葯。我無語了,沒再多說什麼。我想即便靶向葯最終有效,延長了2個月的時間,但是卻沒有了活著的尊嚴和快樂,倒成了兒女顯示孝心的一個途徑。當然這隻是我內心的想法,我無權替別人做決定,只通過我的專業知識給出個人建議,至於是否採納,全憑病人及家屬。後來病人肝功能好轉以後就出院了,我不知道是否再吃服用靶向葯。又過了一周,我聽到了病人去世的消息。其實,我並不是反對靶向葯的治療,有很多肝癌晚期的病人從靶向治療中獲益,明顯的延長了生存期。但是我反對盲目的進行靶向治療,肝功能已經惡化,身體已經承受不了靶向葯帶來的損害,還在執著于腫瘤的治療,仿佛只有這樣才算是盡心儘力了。

我理解家屬的感受,無法接受病人的嚴重病情,更無法接受即將永遠離開自己的現實,於是想盡辦法想讓病人多活一段時間,甚至忽略了病人本身的身體狀態而拚命的治療腫瘤。肝功能好,身體狀態好,能夠承受靶向葯帶來的損害,那麼就有可能從靶向治療中獲益,至少不會因為靶向葯而讓病情迅速惡化;反過來,如果肝功能及身體狀態不太理想,就不要硬吃靶向葯,這樣只會適得其反,增加了病人痛苦,加速了病人死亡。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