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胃癌 查看内容

胃癌手術後有的病人整晚只能坐著睡覺「生不如死」我省專家提出「長頸鹿」重建術60多台手術做下來效果不錯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12-25 12:00

   

「原本我就怕年紀這麼大做了手術恢復,搞不好在床上一躺好幾個月,人還病懨懨的,沒想到術后5天下地,半個月不到出院!」兩周前,在中國科學院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浙江省腫瘤醫院)胃外科病房裡,88歲的李大爺(化名)一邊指揮著女兒幫忙收拾行李準備出院,一邊樂呵呵地跟主管醫生聊著。

一個多月前,李大爺第一次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國科大腫瘤醫院時,愁眉苦臉、心事重重,和如今的樣子可完全不同。

體檢發現大便隱血進一步胃鏡檢查確診賁門

李大爺是山東人,年輕時定居杭州,在一家國企一直工作到退休。上了年紀后,獨居生活多有不便,前些年,他住進了養老院。

在今年養老院組織的體檢中,李大爺被發現大便隱血,建議進一步檢查。11月初,在養老院附近的一家醫院做了胃鏡,提示賁門口有一個佔位病灶活檢后發現癌變。雖然腫瘤不算大,直徑在1厘米左右,仍屬於相對早期階段的賁門腺癌,然而,除去高齡這一因素,李大爺的病史也不少——高血壓史超過10年、腔隙性腦梗死高血脂症頸動脈硬化痛風……由於治療起來相對困難,在醫生的建議下,李大爺在女兒的陪同下來到了國科大附屬腫瘤胃外科,找到浙江省胃癌診治領域學科帶頭人、醫院黨委書記程向東教授

Giraffe(長頸鹿)重建術

較好地解決近端胃切除術后

普遍存在的反流問題

「賁門這個部位在胃和食管的交界處,因此賁門癌也屬於胃食管結合部癌。」程教授介紹,對於胃食管結合部腺癌,傳統的手術方式是全胃切除。然而,由於創傷大,術後患者容易出現營養不良、消瘦維生素缺乏等情況,對於失去整個胃,心理上也比較難以接受

另外,國科大腫瘤醫院胃外科副主任徐志遠表示,全胃切除后,需要把食管直接與小腸連接,而小腸受腸系膜所限,無法過長拉伸,如果腫塊所處位置較高,還會帶來重建困難的問題。

近幾年來,隨著對該疾病研究的深入,各大醫院逐步開展以保留功能為主要目的的近端胃切除術。但是,由於失去了賁門這個阻止食物向上反流的「單向開關」,近端胃切除術后普遍存在反流的問題,患者往往不能平躺,一躺下來,胃部的食物就會反流而上。嚴重的情況下,甚至連睡覺都必須採取坐姿生活質量很差,有患者形容這種狀態「生不如死」。因此,有些患者甚至要求行二次手術切除殘胃。

針對這些問題,程向東教授在2016年創造性地提出了近端胃切除的「Giraffe(長頸鹿)重建術」——切除近端胃后,在殘胃大彎保留長12厘米,寬4厘米的管狀胃,同時,在小彎側裁剪出His角和假胃底。值得注意的是,His角與食管、管狀胃連接處之間的距離必須大於5厘米,His角和這段大於5厘米的管狀胃形成雙重抗反流機制,以此盡可能達到減少近端胃切除術後患者出現反流癥狀的目的。

由於術后的殘胃形狀看起來像一隻長頸鹿,長長的「脖子」部分便是連接His角與食管殘胃吻合口的管狀胃。因此,該重建術被命名為「Giraffe重建術」。

到目前為止,國科大附屬腫瘤醫院已開展六十多台「Giraffe重建術」,在術后複查中,患者基本沒有出現反流的情況,食物通過非常順暢,營養狀況也較好。

經過綜合評估,考慮到李大爺的年紀以及高血壓等合併疾病,無法耐受全胃切除,11月19日,由程向東教授主刀,為李大爺做了腔鏡下賁門癌切除(Giraffe重建)術。

術后輔以加速康復護理5天下地活動 兩周出院

「患者高齡,人也較胖,超過90公斤,再加上基礎疾病多,所以我們在護理上也下了大功夫。」國科大腫瘤醫院胃外科護士長付歡英提到,對於李大爺的護理,主要有三大重點。

首先,由於李大爺接受的是全麻手術,術后呼吸道分泌物較多,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窒息等嚴重問題,因此,特意對他加強了呼吸道管理,注重術后叩背、霧化等,使李大爺能夠盡可能有效咳痰;其次,在護理上踐行快速康復理念,注重腸內、腸外營養支持,同時輔以中醫干預,用上穴位埋針治療,促進早期腸蠕動,幫助他早日經口進食;最後,進行術后VTE(靜脈血栓栓塞症)的預防,通過機械預防和藥物抗凝預防血栓性疾病,並且特別注意李大爺術后活動方案的實施,比如通過早期床上運動、早期下床助行器行走、氣壓治療等等。

術后第五天,李大爺便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下床活動;術后第九天,可以進食流質食物;術后第十二天,能夠進食半流質食物;術后第十四天出院時,李大爺已經能夠自己上下床,在病區內散步了。

出院當天,李大爺特意和女兒帶來一面錦旗——「醫德高尚暖人心,醫術精湛傳四方」,高高興興地捧著錦旗和醫護人員合了影。

記者 張慧麗

通訊員 王屹峰

編輯 潘雷監製 徐芳

【來源:浙醫在線】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