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抗癌 查看内容

抗癌神葯PD-1遭遇治療「滑鐵盧」,多個適應症慘遭撤回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3-28 08:50

   
PD-1是腫瘤治療領域的最大突破,但這不代表它能百戰百勝,冷靜對待,才能用好「抗癌神葯」,造福患者小細胞肺癌真的太難了!在剛剛過去的幾個月里,想必這是所有小細胞肺癌患者和醫生們的共同心聲。2020年12月,就當所有人都沉浸在PD-1抑製劑XX醫保的天大喜訊時,PD-1抑製劑O葯低調發布了一則消息:

經與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協商,決定從美國市場撤回O藥用于治療接受過鉑基化療或至少一種其他既往治療線后疾病進展的轉移性小細胞肺癌適應症。小細胞肺癌的PD-1適應症被撤回!這對期待了多年新葯的小細胞肺癌醫生和患者們而言無疑是一場晴天霹靂。禍不單行,更凄慘的是就當人們還在慶幸PD-1抑製劑K葯的小細胞肺癌適應症還倖存的時候,打臉的官宣又來了:

2021年3月1日,K葯自願撤回在美國用於治療接受過鉑基化療或至少一種其他既往治療線后疾病進展的轉移性小細胞肺癌(SCLC)適應症。撤回該適應症是與FDA協商完成的Double Kill!小細胞肺癌在免疫治療領域損失慘重,連失了K葯與O葯這兩員免疫治療領域最為「資深」的大將。所幸,小細胞肺癌的免疫治療之路並未完全斷絕。目前,小細胞肺癌還倖存了PD-L1抗體度伐利尤單抗(Durvalumab)聯合化療的一線用藥適應症以及PD-L1抗體阿替利珠單抗(Atezolizumab)聯合化療的一線用藥適應症,保留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的火種。無獨有偶,遭遇撤銷適應症的不止小細胞肺癌一個:

2021年3月8日,羅氏宣布,公司在與FDA協商后,自願撤回PD-L1抗體T葯在美國用於先前鉑治療的轉移性尿路上皮癌(mUC,膀胱癌)的適應症。2021年2月22日,I葯在美國自願撤回其用於先前接受過治療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膀胱癌成年患者適應症。該決定是在與FDA協商后做出的。

PD-1抑製劑或PD-L1抑製劑對於腫瘤患者們的意義不言而喻,也是所有患者的殷切期望。但撤銷適應症的決定,能夠讓更多的患者和醫生對PD-1有更客觀真實的了解,幫助他們做出最正確的治療選擇。

折戟沉沙!

撤銷適應症原因:臨床試驗失敗不管是O葯,還是K葯,撤銷適應的原因均是這些藥物臨床試驗失敗。O葯獲批小細胞肺癌適應症是基於2018年對晚期或轉移性實體瘤患者替代終點的Ⅰ/Ⅱ期臨床試驗獲得了FDA的加速批准。該試驗表明,在小細胞肺癌患者中,使用O葯的療效非常優異。但是,隨後在不同治療設置中進行的確認性研究,O葯未達到其總體生存的主要終點。K葯同樣如此。根據臨床試驗數據(KEYNOTE-158和KEYNOTE-028)研究,K葯能為小細胞肺癌帶來較高的緩解率和持久應答,2019年6月FDA加速批准K藥用于小細胞肺癌上市,完全批准取決於上市后該藥物總生存期(OS)的驗證性試驗結果。而2020年1月,K葯的Ⅲ期試驗KEYNOTE-604研究未達到總生存期主要終點。T葯與I葯的境遇同樣如此。基於對癌症患者負責的精神,FDA取消了相關藥物的適應症。事實上,這次臨床失利絕非PD-1或PD-L1抑製劑第一次折戟沉沙。看似無往不利的PD-1抑製劑也有著數個失敗的臨床:

2017年12月14日,默沙東宣布PD-1抑製劑Keytruda作為二線藥物,治療PD-L1陽性(CPS≥1)的胃癌/胃食管結合部腫瘤的三期臨床試驗失敗。這意味著PD-L1作為最廣泛的PD-1療效預測指標,在二線治療的胃癌患者中並不具備特異性。我們需要尋找另一個預測指標來進行精準預測。2017年7月24日,默沙東宣布PD-1抑製劑Keytruda針對頭頸鱗癌的三期臨床試驗——Keynote-040失敗了。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尋找頭頸鱗癌更加特異的預判指標,來指導PD-1在該癌種的使用。

除了默沙東幾個失敗的臨床,另一個PD-1抑製劑Opdivo也有類似的失敗案例:

2017年6月28號,權威醫學雜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了PD-1抗體Opdivo針對非小細胞肺癌的三期臨床試驗Checkmate 026的臨床數據:對於PD-L1表達大於5%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來說,一線使用Opdivo並不比化療好。

除了PD-1,PD-L1抑製劑也沒能倖免:

2017年5月10號,羅氏宣布:PD-L1抗體Tecentriq針對晚期膀胱癌的三期臨床試驗IMvigor211未能達到主要研究終點,跟化療相比,患者使用Tecentriq並沒有明顯的改善生存期。2017年7月,阿斯利康宣布:PD-L1抑製劑Imfinzi聯合CTLA-4抑製劑一線用於肺癌的臨床試驗失利,中位無進展生存期(PFS)沒有達到預設的終點,其他生存數據需進一步跟蹤。

當然,這些失敗的臨床試驗的存在,是為了PD-1/PD-L1抑製劑更好的運用於腫瘤患者的治療。它們的存在,更能讓我們精準的把免疫治療用到需要的地方,把治療的「奇跡」變為治療的常態。

我們也堅信,隨著免疫治療及其他腫瘤精準治療的進一步發展,更多的「PD-1抑製劑」將會出現,更多的癌種終將擁有特效藥物。

而我們,終將把癌症攻克為慢XX,甚至在未來,癌症不再成為困擾人們健康的阻礙。

我們堅信,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