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耳鼻喉科 鼻炎 查看内容

哮喘、鼻炎、花粉等過敏症又複發?預防調理的兩大思路或可解決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3-29 19:25

   
去年因為疫情,似乎錯過了一個春天。好不容易熬到了又一春暖花開季,準備約好友踏春,被哭拒說:「花粉過敏了,對春天已瑟瑟發抖!」這幾年似乎身邊過敏的人越來越多了,不僅是花粉過敏,還有鼻炎哮喘食物過敏等等。

過敏正流行據世界過敏組織數據顯示,全球過敏疾病發病率是22%。全球患有食物過敏症的就有2.5億人,患有哮喘的有3億人,患有鼻炎的有4億人,僅僅中國就有2億多過敏性鼻炎患者。用更易理解的數據說,當你走在某個城市的大街上,身邊走過的5人中就可能有1人是過敏鼻炎患者。

這真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據。

過敏長期困擾的敏兒

但是很遺憾,很多人確診過敏后,通過抗過敏治療並沒有得到有效的改善,還長期伴隨痛苦的癥狀

如何是好呢?為何敏寶寶越來越多了呢?

唐代醫家孫思邈曾說:「夫為醫者,當須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療不愈,然後命葯。」對於過敏,其實也是一樣,並不是簡單地用藥物抑制過敏現象就好了,最應該做的是找到過敏的真正原因,然後從原因入手改善,才能治本。所以下面就以此分析,希望能給敏寶寶們帶來逆轉的希望。

為何過敏是一種現代疾病?哪些人是過敏易感人群?以前過敏症是很少的,所以與遺傳沒什麼關係。有記載第一花粉症的患者是在1819年才出現的,近百年來隨著城市化發展,過敏症的人才越來越多。

顯然過敏不是遺傳原因。很多人會認為是體質低、免疫力低導致的,其實也是誤解。確切地說,過敏是一種免疫缺陷,單純用免疫強弱來衡量不太恰當。

正常的免疫系統會把苗頭對準外來有害物質,但是有免疫缺陷的人會失去制約的力量,同時把苗頭也對準了一些無害的外物,比如花粉、牛奶雞蛋等。在接觸人體后,免疫系統做出激烈的反應,反應出來的身體現象就是各種過敏癥狀。甚至有些苗頭還對準自己,導致自己一頓爆錘,那就容易引發自身性免疫疾病。科學家們觀察過敏人群,發現兩個現象:

一種現象是女性群體過敏者更多;另一種現象與經濟水平密切相關,即城市比農村、郊區得過敏症的人多。

這兩個現象里找一個共同點的話,我估計可能是「乾淨」與「臟」之間的微妙平衡。

相比男性,女性更愛乾淨,所用的殺菌消毒產品更多;相比農村,城市更潔凈;相比過去,現代的人更講究衛生,更容易消滅各種微生物。所以,導致過敏,最終其實就是微生物與免疫系統在進行終生較量。

免疫系統和外界的有害微生物就像是被放置在造物主天平兩端的砝碼,一直保持著微妙的平衡,任何一方過多或過少都會打翻健康的天平。

怎麼理解呢?

假如我們身處的環境太乾淨,免疫系統的微生物敵人太弱小或者說幾乎沒有,那麼這個時候,免疫系統強大的戰鬥力沒有了微生物的制衡,可能就會把無害的東西當成了敵人進行攻擊,這就出現了過敏。所以女性為何比男性過敏多,城市的孩子得過敏為何比農村孩子過敏多,是否明白了呢?

預防和調理過敏的兩大思路第一思路:認知微生物是禮物,要學會友好共處,不要過度抗菌

我們人類的進化史,就是一場與細菌以及寄生蟲博弈共生的歷史。在很多時候,它們與人類都相安無事地共處在一個身體里。

特別是腸道里,是我們人體主要的集聚地,重量能達到1.36公斤。這個群體的複雜程度簡直就像熱帶雨林的生態系統一樣,非但不「臟」,隨著進化,它早已成為我們身體內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甚至是重要的分子,比如像葉酸維生素K等,可以依賴它們來合成。我們應該做的就是維持體內微生物多樣性,與之和平共處。招式1:減少抗生素濫用

抗生素會降低腸道微生物的多樣性和成熟度,增加過敏風險。

2013年,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開展了「90年代之子」的大型研究計劃,對象都是20世紀90年代初期懷孕的1.4萬名孕婦的孩子。結果表明,在2歲前使用抗生素的兒童,在8歲前患有哮喘的概率是其他人的2倍,接受越多抗生素療程的兒童,越容易患上哮喘、濕疹和花粉症。

招式2:適當地保持環境清潔,不要過度清潔

過於乾淨,雖然「敵人」消失了,同時也失去外部刺激的免疫系統會陷入功能障礙的深淵。得不到鍛煉的機會,人體的適應性免疫力就難以成長和調整。所以應當盡量減少家庭消毒劑的過度使用。我們也大可不必過於擔心所謂的「臟」。你有沒有思考過?農村孩子天天翻爬滾打的,吃的食物也不幹不淨的,為何不容易生病,不易過敏?因為我們人體的免疫細胞在幾百萬年的進化過程中,與微生物環境進行過無數次的戰爭,早就擁有了一套成熟的免疫機制哦!

招式3:多親近大自然,少去人多聚集的地方

蝙蝠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疾病攜帶者,其實與它喜歡群居有關。成千上萬的蝙蝠擠在狹小的空間中,讓病原體有足夠的機會佔領地盤,像波浪一樣在群體中傳播,接著產生變異相反,那些喜歡獨來獨往的野生動物,就很少成為傳染源

人類近百年過敏的流行,與城市化發展中的人口聚集有關。有研究發現,生活在原始部落人群中,就幾乎找不到一個患有哮喘的病人

所以我們不妨多戶外走走,親近自然,親自泥土,那裡有豐富的有益微生物群體能幫你護體。第二思路:從腸道調理開始,修復腸道,重視腸道微生態

如果說第一思路是預防過敏為主的思路的話,這一思路對於過敏兒是調理為主的思路。關於治療過敏,一定要從腸道著手,而不是單單處理皮膚氣管、鼻子。因為過敏的大本營在腸道中,且腸道是人體最大的免疫器官

很多食物過敏者,多數是未經消化的食物分子從腸道漏到血液中,導致過敏反應

腸道屏障出現破損,容易過敏

腸道中的腸壁具有吸收營養,防止毒素過敏原和微生物XX血液的作用,但前提是必須具有適當的滲透性和完整性。出現過敏的,一般都有腸道屏障破損問題,即腸漏(見上圖右側),此時容易使一些大分子物質XX血液,然後身體免疫系統把它們當做異物攻擊,從而發生過敏或炎症,所以保持腸道健康是保持整體健康的關鍵。

如何保持腸道健康?限於篇幅原因,簡單分享,更多調理腸道方法可以關注我的頭條號@營養新腸識

第一:支持腸道菌群的多樣性。第一思路的建議,基本上都是有助於腸道菌群多樣性。

第二:補充腸壁細胞修復時所需的營養,比如一些氨基酸維生素C生物類黃酮槲皮素等,每個人都有差異性,具體量化不好開展,建議在專業人士指導下進行。

第三:適量補充益生菌益生元,促進腸道微生物的恢復

第四:減輕腸道負擔,特別是不利腸道消化的食物,諸如加工食品、糖、酒精等。若在專業人士指導下,可以適度選擇輕斷食療法

最後,還要積極調整心態,過敏並非絕症,相信是可以通過自己的改變能解決好的,特別是從疾病根源入手。有一點注意,對於已經明確知曉自身過敏原的,還是建議盡量先迴避,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逐漸去接觸更多的微生物。古老的中國文化中有一句:「天地之道,極則反,盈則損」。萬事萬物的發展都有它的平衡,如果走得太極端,反而會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