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肺癌 查看内容

女子咳嗽發燒,以為是肺癌,檢查出來后醫生:療程足夠可以控制住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4-7 14:35

   
今天是清明節,也是咱們祭祖的節日,祝大家安康。

下面是今日精彩病例的正文:

42歲女子,姓何。

何女士體型偏胖,其實也沒多胖,身高165cm,體重巔峰是70kg,這從BMI指數來講不算什麼,但是何女士愛漂亮,認為還是太胖了,想了很多辦法去減肥,都沒有奏效。

每個女人都在減肥,這話似乎真的不假。

直至半年前,何女士的體重開始有下降趨勢,每降低0.1kg,何女士都欣喜欲狂。半年來,體重一共下降了8kg。這已經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要知道,何女士其實減肥減了好幾年了,也就這半年才有效果,何女士認為是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回報。

當然開心。

但這段期間內,何女士也明顯感覺體力差一些了。朋友說,減肥是個痛苦的過程,因為吃得不夠多,所以難免會有乏力,還有的朋友會暈倒的,因為血糖

另外,這半年來何女士也無時無刻不想放開褲帶猛吃,但一看到鏡子,又狠下心來,多喝水,多喝水,反正也口渴,多喝水就能解決肚子空虛的問題。

就這樣堅持了過來,一看體重稱,輕了8kg。

來之不易啊。

再辛苦都是值得的。何女士跟自己說。

可是這幾天,事情開始有些變化了。何女士開始有點輕微咳嗽,渾身不自在,一量體溫,38.0攝氏度。發燒了。

何女士自己也有擔心,怕自己減肥太辛苦了,生病了。尤其是咳嗽,她最害怕,因為前年她母親就是肺癌去世了,起初也是咳嗽,後來咯血,去到醫院看的時候已經被告知是肺癌晚期,半年後人就沒了。

何女士很警惕,很快就去了社區醫院拍攝了胸片

不查沒關係,一查還真嚇一跳。

醫生指著胸片說,這,這,這,還有這,都有一些小腫塊影,到底是炎症還是腫瘤,現在不好說,得進一步檢查。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打在何女士腦袋上,嗡一聲,她徹底沒了主意。

花了好幾分鐘她才緩過神來。

打電話給丈夫,告知了情況,準備要住院了。托了熟人,聯繫了當地三家醫院,看了呼吸科門診。

丈夫一直反對何女士減肥,但也只是口裡反對,並沒有限制她的行為。這回聽到肺的問題,也是驚慌失措。

可能僅僅是肺炎,不用擔心。我聽說肺癌是不會發燒的,肺炎才會。丈夫安慰何女士。(事實上,肺癌合併感染的時候也會發燒,李醫生補充)。門診醫生給何女士安排了胸部CT,準備看仔細一點。

CT當然比胸片要看的仔細,因為CT能一層一層看,很多肺部的小細節都能看清楚,就是貴一些。但現在費用問題不是何女士要擔心的了。

CT結果出來了,提示雙肺內都有一些結節,考慮是轉移瘤可能性大。

醫生把結果告訴何女士時,何女士直接嚇癱了,坐在地上,淚流滿面。

轉移瘤,意味著腫瘤原本不是肺內,而是在其他臟器,只不過是轉移到肺這邊來而已。既然是轉移瘤,那一定也是惡性腫瘤,良性腫瘤是不會轉移的。

會轉移的,當然是惡性的。醫生補充了一句,只不過,CT也只能是考慮而已,並不能完全確定。

住院吧,我們完善檢查,包括重新做個胸部CT,打造影劑,做增強掃描,一對比,就更加能判斷到底是不是惡性腫瘤。另外,還要追尋原發腫瘤在哪,假如真的是轉移瘤的話。最可能的部位肝癌胃癌腸癌等,這些臟器腫瘤容易轉移到肺部,所以也要查一個腹部CT,甚至胃鏡腸鏡都要做。醫生給何女士分析

何女士已經心灰意冷。

我肯定是肺癌了,我媽媽就是肺癌去世的。她擦乾眼淚后告訴醫生。

醫生似乎默認了這種說法,但很快又說了一句,家裡父母有肺癌,那子女患癌的概率大一點,但不是絕對的,不是一定會有癌症,還是要完善檢查,用證據說話。

住院后,抽血做了很多檢查,包括很多腫瘤標誌物

沒想到,又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問題。

入院當天何女士的血糖竟然有16mmol/L,這是相當高的一個血糖了啊。平時有查過血糖么?醫生問何女士。沒有。何女士不知道自己血糖高,丈夫也是一頭霧水,根本沒聽說過自己老婆血糖高啊,之前也有體檢,不過是兩年前了,沒發現問題。

可能是感染導致的血糖,也可能是真有糖尿病,醫生說。再查一個糖化血紅蛋白就知道了,如果你真有糖尿病,那麼這幾個月來的血糖都會偏高的,那麼一些血紅蛋白都會被糖化了,這個指標很準確,能提供很大參考價值

很快糖化血紅蛋白結果出來了。

糟糕,糖化血紅蛋白11.8%(正常6%以下)!

這充分說明,何女士最近3個月來的血糖都是高的,所以才會有這麼高的糖化血紅蛋白水平

你有糖尿病。醫生說。平時有沒有口渴、多喝水、飯量大的情況,還有,最近體重是不是輕了不少?

何女士哭笑不得,原來自己體重減輕了,不是減肥的功勞,而是有糖尿病導致的。糖尿病的確會讓人變瘦,因為血糖調控出問題后,機體會多利用脂肪啊,消耗了脂肪后,人當然會變瘦,當這都是付出巨大健康代價的。

這樣的瘦法,不要也罷。

惡性腫瘤也可能導致變瘦。但這句話醫生沒敢說出口。

雪上加霜,何女士欲哭無淚。

聽說糖尿病也是一種不死的絕症。何女士情緒低落,說了一句。醫生趕緊反駁,很多慢XX都不能治愈,但是可以控制,糖尿病完全可以用藥物控制,不要太失望。這哪能算是絕症,即便是腫瘤,也不一定就是絕症。

另外,我們給你約了明天胸部腹部CT增強掃描,要準備一下了。看清楚到底是不是腫瘤,還有腫瘤原發灶在哪。

但是這個造影劑打入體內會有一定的風險,尤其是對腎髒的損傷,現在你有糖尿病,那就更加要小心了,因為糖尿病本身就可能導致腎臟損傷了。

一聽到造影劑會對腎臟有影響,何女士又怕了。問會不會發生尿毒症?鄰居就有尿毒症的,一個星期做三次血液透析,生不如死。所以何女士非常擔心這個問題。一般來說不會,醫生解釋說,但有這個風險。你知道,如何操作都是有風險的,我不能保證100%安全。

何女士心涼了半截,本來聽說有轉移瘤這個就已經讓她心力交瘁,誰知道後面還發現有個糖尿病,現在有說造影劑可能導致尿毒症,何女士短時間經歷這麼多變故,差點就自尋短見了,若不是丈夫安慰,真有可能出問題。

不做增強能不能看到癌症。何女士跟醫生商量。實在是不敢打造影劑。

那很難,普通CT平掃因為沒有造影劑的對比,很難判定腫瘤性質。醫生搖頭說。

何女士聽醫生這麼說,知道造影是不可避免,思考再三后,把心一橫,說做就做了吧,只要做出來不是惡性腫瘤,那也值得。

醫生聽到她這麼說,趕緊說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癌症,說出來可能是惡性腫瘤也說不定,都是未知數。而且,之前的CT覺得像是惡性可能性大,你得有心理準備。

醫生這句話是提前給何女士打預防針,不要她有過高的期望,盼望著是良性,萬一是惡性,那就天塌了。

何女士點頭,表示理解,隨後又說,醫生,我這個右側腰部一直有些隱痛,以前沒覺得注意,最近幾天覺得越來越不舒服了。

恩,所以我們要做個腹部CT一起看。

第二天一大早,何女士過來找醫生,說考慮一個晚上,還是不做增強了。何女士丈夫也在旁,默許了何女士的決定。

醫生一臉蒙,不是說得好好的嘛,申請單也遞交了,日期也約好了,而且這個增強掃描看的更清晰啊。

我還是不做了,昨天我另一個姐妹說她就是造影劑后導致的腎衰竭,做了好幾次透析,現在都成慢性的了,離不開血液透析機子,很可憐。

看來何女士心意已決。

管床醫生也無奈,輕視了上級,上級的意思是既然病人自己定了主意,那就簽字拒絕造影就行了,給她做個平掃,胸腹部一起掃,看看還有沒有別的發現。

胸部CT一個星期前掃過了,管床醫生說。那就當複查唄。上級醫生說,這幾天我們也有了抗生素,如果是炎症,可能肺部結節腫塊會有部分消減,如果是腫瘤,那肯定是紋絲不動的。

簽了字,拒絕造影檢查。

直接推過去做了CT。

結果當天下午就出來了。

胸部還是說看到結節,個頭數目都跟之前相差無幾。最關鍵的是腎臟,腎臟發現了重大問題。

腎臟腫瘤並周圍浸潤,不排除合併感染,建議進一步增強掃描。

上面是CT報告

管床醫生把報告告訴何女士時,登時傻眼了。兩次CT都認為是腫瘤,而且都是惡性腫瘤,現在看來,原發腫瘤灶可能在右側腎臟這裡,這裡有癌症,然後轉移到肺部。

那就幾乎是判定了死刑了。

何女士嘆了一口氣

丈夫也是滿臉愁容,一時之間找不到言語來安慰自己的妻子。

上級醫生過來查房了,說這個初步看起來的確像腎臟惡性腫瘤,但是因為不是增強掃描,結果不一定很準確的,而且我們查的腫瘤標誌物都不高,不能馬上給你定性就是惡性腫瘤了。這句話就像救命稻草一樣,撥動了何女士的心弦。

手術么?何女士丈夫問。

現在不能手術,如果是結核感染或者其他細菌感染,這時候手術切開腎臟弊大過利,還是先檢查明確再說。上級醫生解釋。

可她就是認死理,不敢造影不同意造影啊。丈夫都快急哭了。

不造影就不造影吧,雖然說風險不是很大,但我們的確不能100%確認安全。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直接抽一點腎臟腫瘤組織出來化驗,看看到底是不是腫瘤,或者是炎症。上級醫生說,只不過,這個穿刺本身也是有風險的,但一般不會導致腎衰竭,但可能會有引發感染或者出血或者其他狀況。

凡是操作,都會有風險的。

其實相對來講,造影的風險要比穿刺小啊,但是何女士先入為主了,了解了朋友的情況,就不敢造影了,怎麼也說不通。

何女士聽上級醫生這麼說后,竟然同意了腎臟穿刺。

真是開了眼了,管床醫生心裡頭想。哪有人願意做有創傷的而不願意無創傷的呢。

眼前就有啊。

另外啊,你這個糖尿病啊,血糖也高,現在雖然都用藥了,但是有個風險,那就是到時候腎臟穿刺可能傷口愈合不好都可能的。上級醫生補了一句。沒辦法,必須要把所有風險說得明明白白才行,否則一旦出事,那就晚了,也完了。

這個穿刺,是不是能夠一錘定音,判決我到底是不是惡性腫瘤?何女士問。

是的,一錘定音。上級醫生胸有成竹地回答她。但是,他加了一句,一般來說是這樣的,但也有特殊情況,比如抓取的組織不夠多不夠準確,就可能有遺漏,但一般不會。

那就作吧。何女士閉上了眼睛。

似乎在等待惡性腫瘤的審判。

第二天上午,在B超引導下,請了泌尿外科醫生,給何女士做了右腎臟腫塊穿刺。

過程還算順利。一穿刺到腫塊,登時就引流出黃色液體20ml。上級醫生一看,眉頭舒展開了,似乎夾帶著一絲笑意,說這是膿液啊。

這不是惡性腫瘤組織吧,像膿液吧,是吧?上級醫生似乎自言自語,旁邊幾個醫生都附和,說看起來像是膿液。

如果真的是膿液,那就開心咯。膿液意味著是感染,不是腫瘤啊。但也不一定,也可能是腫瘤合併感染啊,那也會化膿啊。

等吧,等病理結果和培養結果吧,看看有沒有腫瘤組織。上級醫生也不敢誇口現在就說是感染,萬一不是,那就糗大了,不管是糗,對病人更加是傷害

等吧。

等待結果的日子是痛苦的。

但結果終究還是出來了。

沒有結核桿菌,沒有腫瘤細胞,有大量的肺炎克雷伯桿菌,還有大量的中性粒細胞

管床醫生拿到這份報告時,也是欣喜不已,說就是細菌感染了腎臟而已,不是腫瘤,發熱感染性發熱,不是腫瘤性發熱,而且腫瘤指標真的不高,真的是感染而已。管床醫生自己都有些語無倫次。

那肺部情況怎麼解釋?

感染播散了唄,那是完全有可能的啊。這種類型的肺炎克雷伯桿菌毒性比較強,容易播撒,可能先是腎臟周圍感染了,然後入血,導致肺部感染,而且是多處感染。所以患者會有全身乏力、發熱、咳嗽、腰痛的表現。

不是惡性腫瘤?何女士嘴唇顫抖,不敢相信這份報告。但又多麼期待這份報告的準確性。自己搶過報告,反覆看了幾遍。

站在一旁的丈夫也是開心地咧嘴笑了,跟小孩子一樣。

上級醫生過來,說綜合評估后,考慮感染可能性大,就是一個腎髒的感染,引發肺部感染,兇手是這個肺炎克雷伯桿菌,這段時間這個細菌很常見,我們也苦它久矣,還有,不是全耐葯的,有藥物可以用,只要療程足夠,應該是有機會控制住的。

主任就是主任,說話滴水不漏。有機會而已,不是100%。而且,說了,先抗感染再繼續觀察,之前用的抗生素效果不好,那是因為耐葯了,現在更換更強的不耐葯的抗生素。如果效果不好,那就再重新評估,必要的時候可能還需要穿刺甚至其他進一步檢查。

何女士淚流滿面,這段時間來,她又瘦了5kg。

但這樣的瘦身一點喜悅都沒有。

因為這是糖尿病、擔心驚嚇、嚴重感染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經過2個星期的抗感染,何女士不發燒了,腰痛也逐步緩解了。

複查胸腹部CT,看到腎臟腫塊顯著縮小,但肺部結節還是存在

4周后再複查,肺部結節也開始縮小了。

8周后複查,肺部、腎臟腫塊都不見了。

何女士,終於逃過了一劫。

現在,要開始治療糖尿病了。這也是一場持久戰,但好就好在,糖尿病是可以控制的,跟治療惡性腫瘤相比,糖尿病太幸福了。

祝福。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