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心血管 心血管疾病治療 查看内容

支架安放20年,83歲仍健康,他是怎麼做到的?(內附科普)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4-9 01:55

   
近日,我院新城分院心內科迎來了一位「特殊」的複查患者。83歲的展老先生20年前因罹患冠心病在我院植入了一枚藥物支架,這台手術由新城分院心內科主任黃宜傑主刀,採用了當時區域領先技術——冠脈藥物洗脫支架植入術。如今,來複查的展老先生依舊精神矍鑠,造影複查結果令人十分滿意。20年前:他飽受絞痛困擾

接受區域首例冠脈藥物洗脫支架植入術

  20年前,患者展先生飽受心絞痛的困擾,找到黃宜傑尋求診治。經過詳細的問診和相關檢查,黃宜傑確診他患有冠心病,並決定儘快為其置入支架,恢復心髒的正常功能

  冠心病支架植入術,是一種比較常見的治療冠心病血管狹窄微創手術,目的是把患者體內堵塞的血管「撐開」,保持心肌正常供血。

  據黃宜傑回憶,在當時心臟支架植入技術的發展背景下,裸金屬支架植入是治療冠心病的主流方式,但同時也存在著術后發生支架內再狹窄的可能。

  而在當時,藥物塗層支架剛XX臨床應用階段,它是在裸金屬支架的基礎上,把抑制細胞增生的藥物塗在支架上,使藥物在支架植入后的3個月左右慢慢釋放,從而保持血管暢通,大大降低血管再狹窄率。紅色圓圈為20年前植入的支架,造影顯示,血管依然通暢

  我院心內科作為省內較早獲批的省級臨床重點專科,且作為國內較早進行冠脈介入治療的單位之一,冠心病的診療水平一直走在開拓技術新領域的隊伍前端。

  黃宜傑帶領團隊與展先生和家屬經過溝通並取得同意之後,經過充分的準備,為其植入了藥物洗脫支架。術后,展先生恢復良好,很快便出院回家繼續康復治療。

20年間:定期複查

醫患溝通「實時在線」

  黃宜傑介紹:「對於冠心病患者來說,冠心病的介入治療需要謹遵醫囑;切不要認為植入支架后就萬事大吉,保持定期複查非常重要。」

  出院后,展老先生謹遵醫囑,定期來院「報到」:手術后的1個月、3個月、6個月、1年是隨診的關鍵時間點,其後也保持著每年複查一次的頻率;除了定期複診,平日里黃宜傑和展老先生也保持著聯繫,團隊的醫護人員根據他身體情況的變化為其調整用藥,為其實時保駕護航,展老先生享受到了心內科醫護人員「定製化」的醫療服務……

  去年疫情期間,由於不方便來院複診,黃宜傑和展老先生更是從「醫患」發展成了「網友」。展老先生時不時的通過微信向黃宜傑彙報自己的身體情況,黃宜傑也常常提醒老人康復的注意事項。20年間的醫患溝通,不僅拉近了醫患間的距離,更體現了醫患間的互信互助。

  黃宜傑說:「很多患者認為,放了心臟支架,人就什麼事都干不了,從而抵觸、拒絕心臟支架。其實,心臟支架就是用導管將心臟嚴重狹窄的血管撐開,從而保證心臟正常的血流供應。打開閉塞的血管是挽救心肌細胞和恢復心功能的最好的方法。很多嚴重心絞痛和心肌梗死的患者只有通過心臟支架植入術,才能恢復日常生活能力,對植入支架有懼怕心理其實沒有必要。」

20年後:再來複查

心臟血管依舊「暢通無阻」

  今年3月,展老先生再次來院複查,因支架植入時間已久,為確保萬無一失,由黃宜傑親自為他做了冠脈造影檢查,結果令人滿意:20前植入其心髒的支架依舊發揮作用,血管通暢。展老先生感慨道:「作為當年蘇北地區首例藥物洗脫支架植入的患者,我見證了冠脈介入技術的發展。事實證明,相信你們是對的!」

  做完造影複查的當天,我們在病房裡見到了展老先生。雖然剛做完檢查,但他依然精神抖擻,也向廣大像他一樣做過心臟支架的冠心病患者介紹了康復經驗:「得了這個病一定要聽醫生的話,按時吃藥,保持好心情。」  黃宜傑說:「心血管疾病早在幾年前就躍居並蟬聯我國居民死亡的首位病因,冠心病患者人群巨大,危害顯著,常常是『英年早逝』的罪魁禍首。由於冠脈支架置入有創傷小、痛苦少、恢復快、術中風險相對較小等優勢,已成為當前針對冠心病最重要的治療手段之一。」

  「通過介入手術植入支架治療冠心病,並不意味著病情痊愈,一勞永逸,如果疏於管理,部分病人會在術后一段時間后出現支架植入處再狹窄,病情複發或出現新的冠脈病變。像展老先生這樣『長壽』的患者,在植入支架20年後血管依舊暢通無阻,與他謹遵醫囑有著密切關係,這是對自己健康負責的最好表現。」這是黃宜傑對所有冠心病患者做出的提醒。

  據了解,我院心內科每年心臟介入手術達到3500例左右,經過多年實踐積累,已成為江蘇省著名的冠脈介入中心之一。各項心臟疾病診療技術的不斷革新,不僅代表了我院心內科介入診療技術的飛速發展,更象徵著心內人乘風破浪為患者,銳意進取敢突破的創新精神

人們對冠心病支架植入存在哪些誤區?

  冠心病的治療主要包括藥物治療、支架植入術和冠狀動脈搭橋術。其中,心臟支架植入術創傷小、效果好、恢復快、併發症少,但很多患者對於心臟支架還存在不少認識誤區,黃宜傑提醒如下:

心臟裡面放支架,人就「廢了」?

  很多患者認為放了心臟支架,人就什麼事都干不了,從而抵觸、拒絕心臟支架。其實,心臟支架就是用導管將心臟嚴重狹窄的血管撐開,從而保證心臟正常的血流供應。打開閉塞的血管是挽救心肌細胞和恢復心功能最好的方法。很多嚴重心絞痛和心肌梗死的患者只有通過心臟支架植入術,才能恢復日常生活能力,否則就真的「廢」了。

支架會移位嗎?

  一般3個月,支架就能跟血管完美融合,隨後即使是劇烈運動,也不能使支架移位。

支架的壽命有多長?

  支架本身不存在壽命一說,如果患者本身不是易增生體質,並且能夠遵醫囑堅持服藥,控制冠心病可控危險因素,那麼絕大部分患者置入的支架可長期甚至終身保持通暢,反之,會有支架內血栓形成、支架內再狹窄或其他冠脈病變的可能。

心臟裝了支架,宜靜不宜動?

  早期合理運動,可以提高心肺和肌肉功能,顯著改善心臟支架手術后的康復效果,包括改善胸痛癥狀、降低死亡率和提高生活質量。那麼冠脈支架植入術后,該如何合理運動呢?出院后1個月內,建議以步行為主。1月后可根據自身情況,在經運動風險評估后逐漸增加有氧運動太極拳、有氧瑜伽、廣播體操等。

植入心臟支架后可以做核磁共振檢查嗎?

  臨床常用的核磁共振磁力強度不足以「撼動」支架。即使是微微升溫,也對支架影響不大,更不會燒傷血管。

旋磨技術、激光消融、超聲消融技術可以替代支架嗎?

  實際上旋磨技術早就出現很多年了,我院已開展此項技術十余年。與此類似的技術還包括激光打孔、超聲消融甚至心肌幹細胞移植等。旋磨技術、激光消融、超聲消融技術等可以把血管的斑塊碎裂分解成比血細胞還小的微小的顆粒,隨血流沖走並被吞噬細胞吞噬,但是這些技術的實施,仍不能使血管達到原有的血管直徑,也不能使血管內膜光滑如初,只能使原本支架難以通過的狹窄部位狹窄減輕,從而幫助支架通過而已。

藥物塗層球囊、新型生物降解支架比藥物洗脫支架更好嗎?

  藥物塗層球囊被證實或適用於冠狀動脈疾病、支架內再狹窄及分叉病變等方面具有一定優勢,但目前還不能完全取代藥物洗脫支架,仍需積累更多的臨床數據;生物可降解支架優勢在於支架可在2-3年左右完全溶解,不會有金屬支架遺留在病人的血管中,血管壁沒有了異物的刺激 ,且有助於縮短服用抗血小板藥物的時間。但是,無論是藥物塗層球囊還是生物可降解支架應用,都有嚴格的適應症,並非孰優孰劣,目前兩項技術均已在我科開展,為冠心病患者的介入治療提供新選擇。

植入心臟支架后,需要一直服藥嗎?

  冠心病是一種慢XX,不論患者有沒有採取支架或搭橋一類介入治療,終身服藥調節血液黏稠度都是必須的,更不存在阿司匹林致癌的說法。「時間就是心肌,時間就是生命」。我國每年新發急性心梗50萬例,支架就是用來救命的,越早通血管,梗死的心肌越少,死亡率越低。對於心絞痛患者來說,正規用藥或調整藥物,基本可以控制好癥狀。但如果藥物治療沒效果,仍有發作性胸痛,心肌明顯缺血,影響生活質量,則考慮放置支架。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