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耳鼻喉科 其它 查看内容

那些看起來沒有道理卻偏偏好了的病號,例證方證相應的優越性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5-26 18:00

   

所謂「書讀百遍其義自見」,絕不是說讀的書多了道理就一下能明白。

而在我的理解中當是:同一類問題總會有不同的名家在不同的層次,從不同的角度給予解讀和論證,所以當初的存疑總會在之後的讀書中找到自己能明白和悟透的角度、點,然後通過相互的印證,道理自然清晰,繼而當初不懂得地方在這之後會越來越少。

最近在讀余國俊的《我在美國講中醫》,讀到「三仁湯方證」的「第二條心法:加熟附片乾薑」時,突然想起來4月份看的一個病號:

M某,女,74歲,BMI:27.3,2021年4月5日初診。老太太自己說咳嗽已經15天了,最開始是感冒好了之後就遺留咳嗽,每天早晨、夜間明顯加重。再問得知:咳嗽頻促,嗆咳咳痰濃稠、白,痰咸、痰黏,咽癢,口乾口渴胸悶,喉間痰鳴,右脈弦滑,左脈細舌苔黃膩(薄)。

乍一看,患者咳嗽發作于晨起和夜間加重,那麼偏寒的多;喉間痰鳴,還夾雜有痰阻氣滯;可痰濃稠而黏又有化熱之勢,甚至舌苔已經變黃了,說明痰熱之勢正在發展;口乾、口渴,加夾有津不上乘(苔較滑,還不到津傷的程度),或者是說燥濕相混。

病機來看,燥濕相混自相矛盾,寒咳痰熱自相矛盾,那總不能一起用吧?

經方配伍卻常寒熱並用,補瀉兼施。

於是以方證相應辯證處方,根據喉間痰鳴,晨起、夜間咳選XX干麻黃湯;根據痰黏胸悶,選小陷胸湯;最後加牛蒡子化痰清咽,加桔梗祛痰利咽。

因為舌苔是滑的,津傷不明顯,所以未作處理,只待痰化濕清后津液自行。

後來患者在吃第3劑時葯出現腹瀉,停葯1、2天後把剩餘葯吃完。

5月24日,其女兒帶著其父親過來看消化道潰瘍,葯后咳嗽痊愈。

正如余國俊《我在美國講中醫》中「三仁湯方證」的「第二條心法:加熟附片、乾薑」,看起來濕熱證候加大熱的附子、乾薑像是有違法度,但文中載「江老(江爾遜)認為,素體陽虛,也可能感受濕熱;或者濕遏熱伏,傷人陽氣,都可能形成陽虛濕熱證」。當然這種解答方式中似乎又夾雜著「體質學」的內容,但只有在理論上u0026#34;突破認識」到有這種可能性,才能在應用的時候心中不慌有所篤定。但如果在認識層面上認為不存在這種可能性,那便不會有這種加減的拓展應用。

而我文中所舉這個例子,在患者身上寒熱屬性並不身份清楚,互相之間夾雜較多,甚至有些東西看起來都是矛盾的,但我用的方證相應,所謂「有是證用是方」,我看到有這個方證了,那我便用了。

這在《我在美國講中醫》中有論述的:江老認為「因為辨證論治不完美,有短板,有困惑,有捉襟見肘之時」,所以他提倡「用方證對應來彌補辨證論治的不足之處」。

正如文中咳嗽案,患者素有隱疾,本身便有多年的肺系病病史,平素就是個偏痰濕體質,年老體衰陽氣偏虛,所以適逢咳嗽陽虛導致氣溫低(晨起、夜晚)時咳嗽較為明顯。患者找我就診時,痰將化熱,又有濕痰阻遏氣機津不上承,所以在分清主次之後還是用了主痰熱的小陷胸湯。但我在用方時其實並未考慮這些病機,而只是根據方證相應直接得出結論,選方遣葯的。

而這大概就是《我在美國講中醫》所提到的「方證對應是準確運用經方獲取高效的一條途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