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婦科 卵巢疾病 查看内容

老公在看片取精,我卻被一根針扎進我的卵巢,為什麼會這樣?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5-30 19:35

   

對許多婦女來說,結婚、懷孕和生孩子,都是一個循規蹈矩的過程。而成為母親,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現實也許不是那麼簡單。

有些人,在不能自然分娩時,會被診斷不孕

生育過程中,需要醫療干預和額外努力時,或許我們會重新審視生育本身。

看到「成為母親」也可以是一種選擇,看到女性,需要為生育本身承擔責任和焦慮

許多患有XX障礙的夫婦,希望通過使用試管嬰兒等XX技術,來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由於技術的不確定性,讓焦慮再次回歸,而許多婦女,都會反覆受到身體創傷和XX焦慮的拖累。

生孩子是兩個人的事,對於「不孕」雙方都需要面對。

可遺憾的是,幾乎所有的男性角色,都或多或少缺席了。

下面的內容,為患者延伸到故事情節:

小露躺在卵床上,像做婦科檢查一樣,雙腿張開。此時的手術室,顯得格外的又黑又冷。

做好相關準備后的護士,用XX打開XX露出來的穹窿,醫生則把一根毛線針一樣長的取卵針,XX去,再去卵巢內側,像素級對準之後,取出一顆完整的卵泡

「醫生會用取卵針進去戳一下裡面,再把卵泡吸出來 ,然後拔針,再刺到另一個位置,一直戳來戳去。」小露說。

後來,被取出了16個卵泡,這意味著,被「戳」重複了16次以上——並非每次都成功。

為了保證卵泡的質量,小露沒有打麻醉,只使用杜冷丁鎮痛效果不太好。

她臉色蒼白,滿頭大汗:「針太粗了,每次進去都會打哆嗦。」

此時,小露的丈夫在隔壁的XX採集室看電影,那是一部馬賽克情色片。

他負責採集XX。

大約幾天後,醫院會通知小露和丈夫,他們的XX和XX,是否結合形成了XX卵。。

醫生會告訴你「取了多少個卵泡,產了多少個XX卵,質量如何,是甲級和乙級,是移植還是直接冷凍。」

小露和她的丈夫,正試著要一個試管嬰兒

中國人口協會、國家計生委日前發布的《中國不孕不育現狀調研報告顯示

我國不孕不育的發病率為12.5%—15%,患病人數超過4000萬,占全部育齡人口的12.5%。

01 明明都是女人,為什麼只有我不行?在2015年小露和丈夫結婚,而他們都想生個孩子。

但在沒有採取任何避孕措施一年多后,都沒有懷孕的跡象。

後來去醫院檢查后,小露才發現自己的輸卵管不通。

她把自己關在卧室里哭了一夜:為什麼這件事,會出現在我的頭上?

乾眼淚后,第一個念頭是離婚。

她感到非常懊惱和自責:自己沒有正常女人的能力,不能傷害別人。

以前遇到的很多家庭中,都是女人從不放棄。

倒是看到很多男人,會在妻子試管嬰兒失敗的情況下,選擇離婚。

於是,小露向丈夫提出離婚,但丈夫沒同意。

她稍微心安了些:「如果我丈夫願意和我一起努力,那麼,我願意嘗試各種治療方法。」。

後來,小露有個朋友意外懷孕了,她會向她抱怨。

「其實我挺難過的,難過的感覺是,你自己想要一個孩子,但他不來;其他人不想要,上帝卻給了她一個孩子,甚至還想把他打掉。」

小希和小露不一樣,她生了一個孩子。

她丈夫是大學同學,從東北的農村來到上海,她的第一個女兒還跟了小希姓。

她丈夫家鄉的人喜歡後代,而自己的父親,也鼓勵小希再生一個孩子,給丈夫留下一個「後代」。

其實,父親還是怕自己不在了,小希會被別人欺負。

女兒3歲時,26歲的小希再次備孕,但備孕了五六年,卻一直沒懷上。

她不明白,「既然都是女人,為什麼我不能呢?「

她把這種感覺描述為,一種類似於挫折的羞辱,非常傷害自尊

當小希和父母承認不能懷孕時,父母一開始以為,是他們夫婦倆不想生孩子。

後來才知道懷孕真的實在太難了。

在老家,因為小希一直生不出來第二個孩子,就有人在背後說,大女兒不是她和丈夫的孩子,而是外面的野種。

不孕的婦女,有很多黑鍋要承受,她們會被人背後議論:什麼生不下蛋的母雞,什麼婚前不檢點,流產太多。

她嘗試著做了試管,卻不敢讓周圍的人知道。

她很害怕:「有時候我覺得委屈。我知道我是清白的,為什麼就是不懷孕?我知道問題出在我身上,但很明顯,這個問題與個人行為無關,卻仍然會受到誹謗。」

女兒上小學時,小希已經33歲了。

女兒班上有一對可愛的雙胞胎,他們是試管嬰兒。小希很是心動,直到一個女兒放學回家問:「媽媽,試管是什麼?」

那一刻,小希心動了。

小希和丈夫一起去查資料,到最近能做試管的醫院。

經過一整套常規檢查,發現她是黴菌性XX炎、粘連水腫,輸卵管兩側有肌瘤

小希的不孕原因,終於是找到了。

醫生說:「分娩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可能是在天氣地理位置、人員等有利的情況下。因為任何一個小因素,都可能沒有懷孕上。」

為了消除這個小因素,小露和小希選擇了一個明確的方案——試管。

02 求好孕剛到XX醫院時,小希都懵了,裡面竟然人山人海,她和丈夫足足排了兩個多小時的隊。

當他們見到醫生時,簡單問了幾個問題,醫生便寫了一大堆單子,兩人都需要檢查一遍。

她根據檢查結果,對黴菌性XX炎進行治療,只有在XX炎消退後,才能真正試管。

舊藥不行,換了新的葯,來來回回重複了三個月,終於知道了黴菌陰性

為了方便,丈夫充了兩千元的通行費,一次通行費是45元,小希還抱怨他的錢充太多了。

結果不到兩個月時間,錢就沒了。

打針服藥后,醫生立即安排取卵。

小希的卵泡位置不太好,取的時候,疼得臉色蒼白。下到手術台上的那一刻,直接跪在地上,只能被護士扶著。

取卵結果很好,雖然小希33歲,但成功孵出了兩個胚胎,即使質量不好,也很滿意了。

取卵後進行移植。小希一直在等。

不料,移植前的檢查顯示,黴菌性XX炎又捲土重來了。她需要繼續用藥,但卻一直沒有發現好轉,胚胎需要繼續冷凍。

小希想放棄,她寫道:

「我終於知道醫院里麻木的臉怎麼了,並不是他們不想哭,而是他們受到的打擊太多,他們的希望似乎渺茫。」

她看到微信群里的一個病友,終於熬到最後,順利「畢業」,還有一群姐妹在群里刷屏「求好孕」。

可是,沒過多久孩子就死了。慶幸的是,發現及時,不然大人也沒了。

病人把孩子懷在宮角,流血了。「她太傻了,以為卧床能保住孩子,連肚子痛也忍著,差點把自己害死。」

「別的東西要花錢,但生孩子要付出生命!我想逃跑。」。

但希望再生一個孩子的小希父親,等不及了。

小希在治療時,父親口腔潰瘍,卻沒想到被診斷為中期口腔鱗狀細胞癌

父親手術后,他告訴小希:「做人要守承諾,你必須要給你丈夫留後代,我沒了,你得依靠他們的家人,不能讓我擔心。」

小希只能給父親放化療,繼續硬著頭皮做試管。

父親第二次手術后,醫生給小希打了電話。根據他的經驗,病人的壽命只有三個月了。

與父親關係密切的小希崩潰了,在醫生面前哭著跪了下來:「醫生,不管怎樣,幫我多救他幾年,我不能讓他帶著遺憾走!」

03 找不到落針的地方小露決定做試管后,開始XX各種試管群和論壇,與不同的人聊天。

她看到,小組裡有些人經歷了四五次,甚至有些人,是十幾次是沒有成功的。

很多人從安徽、蘇北的一些縣鄉,來到南京租房做試管。

成本最低的一代試管,一次就要4萬—5萬元,很多人是背負著債務10多萬元,想給自己心理上打個預防針

花錢是一方面,但肉體的折磨和焦慮,是無法忍受的。

醫生讓小露促排卵,這意味著,她每天都要早早去醫院打針、注XX激素並抽血,檢查激素水平

每天做B超,檢查卵泡的生長情況;每天打一針屁股,兩針打肚子。

算下來一天注XX三次,再加上一次抽血。

一個接一個地通過:當卵泡生長到合適的時候,才能取XX;在成功取出XX后,還要等待XX和XX的成功結合,然後才能真正XX移植期。

移植期間,也是需要連續進行注XX、抽血、服藥。

小露數了數,她每天吃8片葯,早上注XX一次黃體酮和黃體酮,晚上注XX一次hCG,三次注XX都打到臀部

黃體酮是油性的,就像打食用油一樣。

大家都知道水碰到肉時,更容易吸收,但是油打進去,不容易吸收。

小露說,臀部會形成硬塊,連續打了10天後,肯定是坐不住了——硬塊又大又痛。

這時,注XX劑進不去,注XX劑注XX后,油就會出來。當打到後面,臀部就找不到注XX劑落下的地方了。

移植反倒是很容易,醫生把兩個XX卵放進去,兩分鐘后,小露沒有感到任何疼痛

只是保護胎兒太難了。

小露度過護胎期的方法是,每天測試妊娠試紙,在每張試紙上打好數字,排列在一起,仔細比較試紙細微的顏色變化。

但其實,她很清楚,試卷的顏色不會有太大變化。

移植后第14天,證實懷孕;移植的第20天,小露卻流血了。

一開始,有點像姨媽的深棕色,醫生說沒事。

第二天,血突然流了出來,上廁所更是嘩嘩地XX。小露非常害怕,她坐在馬桶上,叫媽媽「我流血了!」

去做B超,發現植入了兩個胚胎,流掉了一個。

這段經歷讓小露非常緊張

她乾脆住去醫院:「我會留在醫院,一定要把另一個小孩保住。」。

三個月后,她擔心XX機能不全。

她的朋友在懷孕六個多月時,突然出血,剛到醫院時,一個完整的胎兒掉了出來。

為了應對焦慮,小露做十字綉,內容是《心經》。

有一段時間,小露覺得自己是寄生蟲,是一個載體。大量的針頭藥品營養素,放入她的體內

她讀到的一篇文章,分娩的過程,是孩子和母親爭奪營養和生存的過程。

孕吐嚴重,但她喜歡。「事實上,當時我的心理有點不舒服。當時,我覺得如果今天不嘔吐,感覺不安全,我會想是不是發育不好,他是不是不在了的想法。」

當感覺不一樣的時候,可以在B超里看到胎兒,當胎兒動起來的時候,當聽胎兒心率的時候。

會聽到像小火車一樣的聲音,「喘息,喘息,我會想到我體內的心跳,我體內有另一個心跳。」。

懷孕成功后,小露生下了一個叫」可樂「的女兒。

因為懷孕高血糖,想喝可樂卻不可以喝,所以給孩子起的小名。

04 最緊張的 14 天小希知道父親的時間不多了,抓緊時間準備移植。

處理了反覆出現的XX炎后,她終於植入了胚胎。

移植后,為了保險起見,小希迷信地卧床3天。

第四天,去看望父親時,高興地對父親撒謊:「我移植了一對雙胞胎!現在醫療手段越來越高明了,就像播種一樣。現場移植后,孩子在肚子里慢慢長大。」

父親非常高興,他請女婿買一本字典。他得仔細地挑幾個字,給孩子起個名字作為參考。

移植后的 14 天,是最緊張的 14 天,每個試管媽媽都畢生難忘。

在這一時期,對兒童所有不利的迷信,都可以看作是真理

小希形容,「情緒不敢有波動,手機也不敢看,生怕自己笑著笑著把孩子擠出去。因為據說生氣的母親,會帶毒把孩子毒死,把握秒錶時間,上廁所需要放鬆,不能使勁。洗澡都是老公幫洗頭,怕手抬起來,頭上的泡泡重量把孩子壓倒……」

除此之外,小希還擔心如何向垂死的父親解釋。

幸運的是,胎心率、胎芽和孕囊檢查都良好,卻不知道父親那時正掙扎在死亡的邊緣。

剛做完第四次檢查,丈夫就打電話說:「快來,爸爸快不行了。」。

當時小希整個腦袋都轟了一聲,「整個人就像被槍殺一樣,呼吸困難心臟壓抑得想死。」

最終,父親還是走了。

父親離開后,小希整個人都浮腫了,按一下腳,一按一個深坑,麻戴孝跪在父親靈位旁邊也不說話。

媽媽對小希大聲喊:他已經去了,你還要把你肚子里的那個,下去陪他嗎?

辦葬禮的時候,小希的家人不允許她去。

小希躺在床上保護胎兒,也不敢哭。壓抑住自己的情緒,記憶力嚴重衰退。

她開始催眠自己,父親還活著,只是去釣魚,找朋友打牌喝茶

整個孕期增重12斤,小希什麼都吃,但吃什麼吐什麼。

小希收拾好自己,順利生產,迎接新生活

但強行抑制她的情緒,也不是好方法,她精神都崩潰了。

喪親、情緒壓抑、激素變化,小希產後抑鬱了。

她把一切,都和她父親的死聯繫在一起,甚至怨恨懷著二寶,讓她不能見父親的最後一面。

分娩時間,是新年期間。丈夫覺得妻子和孩子,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於是獨自在客房裡睡覺

結婚多年來,小希和公婆的積怨遭遇,試管時的辛苦委屈,以及喪父之痛,都爆發了出來。

晚上,當她丈夫做飯的時候,聽到孩子在房間里哭,他打算進去抱孩子。

當丈夫打開門一看,小希的腿,已然掛在21樓的窗外。

他衝上前去,把妻子拖下來,抱著她的腿,哭著坐在地上。

當時小希腦子裡一片空白。

有一個聲音不斷迴響腦海:「生命是無意義的,死亡是自由的,死了就解脫了。」

15個月后,她的情緒逐漸恢復

05 試管之後北京大學醫學文學副教授賴立里,在北京大學XX醫學中心呆了3個月,密切觀察和採訪患者。

懷孕需要運氣,這些前來尋求幫助、充滿XX焦慮的女性,接受了這樣的要求:

在做試管的關鍵時刻,她們應該自己做決定,承擔責任的要求。

有時候,懷孕可以解決不孕引起的各種煩惱。但在某些情況下,懷孕可以填補這一空白的,並不是太多。

有過生育經歷后,小露認為,因為女人有XX,生育的權利掌握在女人手裡。這可能是一種權利。

但事實上,對中國女性來說,這在更大程度上是一種義務。

「生孩子還是不生孩子,都由她自己決定,女人沒有必要做到,必鬚生孩子的。」

「對我來說,我想當媽媽,所以我想生孩子。是我自己不惜一切代價,選擇要個孩子。」

父親去世時,小希的兩寶,是接著父親來的。在某些地方,看起來像她的父親,脾氣表情,哭的時候眉毛一樣皺起來小小的。

小希有時會想,「二寶是他父親的轉世嗎?前世你照顧我,今生換來我照顧你。」

隨著生命的逝去,活著的人,在小小的生命中尋找過去的影子。」一切都值得,我的孩子實現了我父親的遺願,我多年來的努力得到了回報。」

本文福利

您可在下方評論欄,評論「666」,然後私信回復「1」,即可免費領取1份日常急救手冊(電子版)國民健康科普,歡迎有你同行:

包含急救基礎、運動損傷、家庭生活、突發急症、戶外傷害、孕產安全、中毒處理等多種類型的解決方案。

擴展閱讀更多同類主題的文章和視頻,

請點擊關注,或,查看歷史,持續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