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抗癌 查看内容

命運——我的抗癌之路(七)—慌亂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6-6 02:05

   

我這輩子可能第一次這麼慌了,比剛剛檢查時「甲狀腺有問題的可能性很大」還要慌。

自己一個人剛到新單位,不敢和新同事提,不能和父母說,老婆遠在千里之外……自己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也有了很多不切實際的想法。病急亂投醫這個詞總結得太到位了,閑暇時光都用來查甲狀腺癌的各種資料,甚至找了一本甲狀腺的醫學書來看,總想找到手術治療之外的方法,保住我的「盾甲」。

元旦檢查無果后,工作日請假去醫院做檢查。直接給醫生說要查降鈣素和CEA。醫生在看了我穿刺疑似髓樣癌的報告后,馬上讓我轉專家門診,同時給我開了一部分檢查的單子,當時也是機緣巧合,甲乳外科的王主任恰好周二上午坐診

接診醫生很熱心,給轉了專家門診

專家門診人數確實很多,尤其是在大部分醫院甲狀腺與乳腺門診在一起,可以說人數更多。專家是有團隊的,要經過團隊人員的初診,然後才能見到專家。其實真正與專家交流的時間是非常有限的,也建議帶上所有的檢查結果再來看專家,再好的專家也是需要儀器檢查來判斷。因為我很多要檢查的結果並沒有出來,也僅是簡單把以前的檢查情況告訴了專家。同樣,看了我疑似髓樣癌的報告后,專家的第一建議也是馬上手術,而且是儘快手術。因為髓樣癌惡性程度較高,容易發生遠端轉移

這是看專家的門診病例,囑托是檢查結果出來后,依然是手術治療

這對我的打擊還是比較大的。我看專家的目的,說實話,還是想尋求有沒有非手術治療的可能性。但往往越是專家,治療的病例越多,治療的方案可能也越正統越標準,當然往往也是越「有效」。這種有效是醫學上的有效,不是患者自認為或者自己想象的結果。這可能也是醫患衝突的根源:醫學上有標準的方案,患者有自己的訴求,往往兩者之間難以統一,可能有的矛盾還很大。

這次檢查之後,我又焦急得等待著檢查結果了。其實後來發現,從醫生的角度來講,抽血檢查結果對當時醫生決定的治療方案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了。我當時不知道的是:不論抽血檢查結果如何,我的疑似髓樣癌的穿刺檢查結果,已經決定了我的治療方案是手術。除非我自己拒絕手術。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只是我當時沒有認清,還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還在苦苦的、徒勞無功的掙扎……

就像瀕死人的求生欲反而更強一樣,我不甘心就這樣做手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