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乳腺癌 查看内容

得了乳腺癌是一種怎樣的經歷?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6-11 19:50

   

2019/04/02乳腺浸潤性導管癌II級。今年3月做的乳腺癌保乳手術。明天要安裝輸液港了,今天開帖記錄下。

發現乳腺增生很多年,上大學的時候就有,醫生說增生沒事。兩年前,體檢發現增生變成結節,兩側多發,醫生也說沒事,建議半年檢查一回。開了些治療乳腺增生的葯。

兩年來一直堅持半年做一次彩超,上一次半年前做的,結節3級,有點擔心,又做了個鉬靶,還是沒事。期間一直吃著治療結節的「小金丸」。

上個月突然發現胸上方鎖骨下方的位置微微鼓起了一塊(我很瘦,如果有點肉肯定看不出來腫塊)。然後立刻去醫院彩超,這次是結節4級,之後加強核磁,報告結節4B,再然後就穿刺活檢…這麼多年和結節鬥智斗勇,都是虛驚一場,而且我一直密切檢查,想著這次應該也沒什麼大事,沒想到活檢結果出來就已經是乳腺癌II級了,有點懵。

當場嚇得掉了幾滴眼淚。乳腺中心門診醫生(就是後來我的主治醫生)安慰我說你看剛才出去的那幾位都是這個病,經過治療,現在都挺好的。很感謝這位醫生,話不多,但就是有一種治愈的力量。

在等著做手術的一周里,我查了一下檢查各項結果的意思。以前看化驗單上各種字母組合以及奇怪的數值,只覺深不可測。自打生病之後,發奮自學,現在不僅能看懂自己的單子,還能幫別人看單子——世上無難事,只怕有病人。 ​​​

也就是在這時我才知道,世界上不僅有很多種癌症,就算同一種癌症,也有不同的類型。要根據每位病人各項檢查指標的不同,制定有針對性的醫治方案。比如乳腺癌,有相對安全的類型,經過治療長命百歲;也有非常凶險的類型,治療效果甚微,年紀輕輕撒手人寰。

我看著自己的各項指標,有好有壞,心裡總體還是樂觀的——至少不是最壞的結果,還有希望。

穿刺活檢病理結果

手術其實在得知自己罹患乳腺癌之前,我就一直嫌自己的胸礙事,因為有結節,因為運動不便,因為趴著睡覺不舒服,因為生理期脹痛難當……總想著切了它們,一刀了事,萬一得病了呢。結果怕什麼來什麼,它真就病給我看了。

所以當得知結果是惡性時,我第一反應是對醫生說,全切了吧,如果有可能,另外一邊我也不想要了。醫生當時可能覺得我是驚嚇過度,所以只是笑笑,和我講如果全切,還要清掃腋窩淋巴,手術比較大,我這個情況(腫瘤位置、程度)可以做保乳,讓我再好好考慮下。

當時我這個無知啊,只覺得全切了才安全,甚至像卵巢、XX這類「沒有什麼用,反而添麻煩」的零件,統統摘掉才好,省的它們萬一哪天生病。

醫生又笑了:不是這樣的,切了它們,你還有胸肌啊,你還有淋巴啊,你還有五臟六腑啊……

醍醐灌頂。

可我還是怕保乳手術不徹底。想著全切的話是不是徹底一些。

後來我了解到,保乳手術之後還要做化療靶向治療放療激素阻斷等一系列治療,從術后的生存率來看,和全切的沒什麼區別,但從術后的生活質量看,保乳確實要好很多。而且在術中還要做一個快速病理檢驗,如果有必要,醫生們會進一步擴大切除範圍。

所以才安心做的保乳手術。(切除病灶及浸潤的部分,切取右側腋下前哨淋巴。)

「從一數到三,感到困的話就睡一會兒啊。」麻醉師在我臉上扣了個面罩

之前做過膽囊摘除手術,那次麻醉師就是這麼說的,完我乖乖數到三的時候果然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這次,我打算暗暗皮一下,看看自己能挺到幾。數到三的時候我眨了一下眼,再想睜,卻無論如何也抬不起眼皮,然後我又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睜開眼,手術已經做完,腦袋暈暈的,醫生叫我6小時內千萬別睡覺,好吧我挺住。之後就是總想睡覺,努力剋制著,完6小時之後想著可以安心睡覺了,卻不困了。

講真,手術之後沒有想像得那麼難受。感謝醫生勸我選擇了保乳手術,術后只有身上插著輸液管、尿管、監測儀器的時候才行動不便,第二天去掉這些之後就完全可以自理。

胸前的神經少,刀口不是很疼。相比之下,腋下的傷口更疼一些,而且要活動胳膊做康復活動,多少會牽扯一下,不過也不算太疼。

現在手術過去半個月,傷口愈合很好,就是右腋下的肌肉會有牽扯痛,至於胸,早就一點都不痛了。(我朋友給我買的初元,我覺得挺管用,傷口愈合得快,連口腔潰瘍,喝完第二天就都好了。當然也有人說不管用的,個體有別,因人而異。)

右胸好了吧,我就總是想著左胸還有結節呢,忍不住去找醫生看核磁影像。入院前在其他醫院做的檢查說左胸有4A的結節,我就耿耿於懷,可在後來其他檢查(彩超、加強核磁)中都報告說左胸只有多發性的小結節,沒有值得關注的那種。

於是,我又在暗暗考慮,是不是要先下手為強,求著醫生把左胸切了啊,以免。。。

後來的治療本來治療方案是讓我昨天植入一個「輸液港」,就是下圖的裝置,方便以後做化療用。

醫院中的「輸液港」介紹圖

然而,我不爭氣地感冒了,為了避免感染,手術推遲到了明天。

今天開始吃激素葯醋酸地塞米松片。是為了配合化療吃的。病友都說我吃完這個會像氣吹的一樣胖(pang一聲)起來,因為浮腫。可是有什麼辦法呢?相比治病,外貌算什麼呀。

今天還打了阻斷激素的針。第一次挨肚皮針,挺刺激。要把肚皮的肉揪起來,針刺進去打在腹壁上。因為太瘦,好容易揪起一塊肉,護士說不夠,再用力揪,都揪紅了,護士說差不多了,手起針落,偌大鋼針,直沒到底,推葯注XX,一氣呵成。手法利落得沒地說。就是看著很嚇人,針挺粗,我腦補成刀子,發出「啊」的一聲,體驗自己被殺了… ​​​​

我開始並不知道上午打的針叫什麼名字,聽病友們說叫「割捨」…我還尋思:這名字好佛系啊。後來問了護士,得知叫醋酸戈舍瑞林,她們通常簡稱為「戈舍」,是去勢治療的用藥,所以,叫「割捨」也沒什麼不對哈。

百態我是熬夜慣犯(生病之前每晚備課到後半夜),愛吃油炸食品,久坐打遊戲,只喝飲料不喝白水……怎麼看都不是健康生活方式。也許我的乳腺癌這些有關。而且生病之後我也痛定思痛地改掉了(不得不改)。

今年春節立的新年FLAG

上面這個是我的新年FLAG,這麼看來很打臉。

乳腺癌的成因,和很多其他癌症的成因,至今都沒有明確定論,也許和這些有關,也許沒有。畢竟有太多一樣生活習慣的人,沒有任何病痛,長壽健康。

有些長輩拿這些說事:「你看你就因為如何如何才得這個病的,以後還敢不敢了……」我知道是善意,但是這種話,我並不認同。儘管每次聽到之後我都會一臉謙卑地說:「是是,我再也不敢了……」

甚至有人說我平時有化彩妝的習慣才得這個病的……呵呵,好吧,誰讓我得病了呢,我認。

而且我發現很多親友在人生病之後都會搖身變成醫學專家或心理學專家。

「我看你脾氣挺好的,是不是喜歡生悶氣啊?」長輩關切地問。

「沒有啊。」

「也是。誰願意承認自己喜歡生悶氣呢……」長輩說。

「……」

後來想想,無論我說自己是不是喜歡生悶氣,或者說,其實我脾氣不好,當場就發作,發作完就沒事了……每一種情況她都有得說,所以,嗯……無解。

生病之後,還有些親友拿來了各種佛經叫我誦持,有些親友拿來一些「神功」叫我練,都說是能治百病,案例如雲。我知道他們是發自真心地對我好,我也真心地感謝他們。

最感謝的就是家人們不離不棄的照顧,這種感激無以言表。大概是我活下去的所有動力。

從前有很多願望,很多目標,現在所有的目標和願望都變成了一個「活下去」。

作者:銀月小秋

來源:知乎

華雅乳康之家整理髮布,著作權歸作者所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