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育兒 查看内容

賀媛:16分鐘詳述孕前營養與母嬰健康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6-11 20:25

   

大家好,我是賀媛。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題是《孕前營養與母嬰健康》。

說到生命早期,我們大部分人第一個概念就是「1000 天」。這個概念是基於上世紀 90 年代的「都哈理論」演變而來。它是說,我們成人的肥胖代謝綜合征、心血管疾病慢性疾病,都與胎兒兒童期營養不良相關。

現在,我們把生命早期的內涵進一步地往前提,將孕前期納入其中。因為母親的孕前營養不僅會影響生育力,對於母子健康的影響,也會較孕期的營養更為嚴重。父親的營養也會影響生育力,但是大部分人還未有意識

生育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我們人類的繁衍要靠生育力,它也是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推動力

但是近年來生育力下降的問題,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由於生育力下降而造成的出生人口數量的減少,以及出生缺陷等不良妊娠結局的發生率增高,嚴重影響了我們的人口質量

我國的出生缺陷發病率是 5%,每年有 90 萬新增的出生缺陷患兒。隨著高齡產婦的增加,出生缺陷的發生率還會有增加的趨勢,給社會、家庭和個人都帶來嚴重的負擔。

孕前的營養與生育力有非常重要的關聯。肥胖女性胚胎的質量和XX的結果會降低,而且這種影響具有代際遺傳效應。營養不良的女性月經周期不規律,或根本就沒有月經周期葉酸對生育力和繁殖力也是有益的作用,足夠的孕前血清25-羥基維生素D也與更低的妊娠丟失顯著相關。

除了女性,男性孕前的BMI升高會影響XX的質量和數量以及生育能力。有研究探索膳食補充劑對男性XX質量的影響,但是結果並不一致。也有研究發現,高脂飲食導致的腸道菌群失調,會影響XX的形成和XX的活力

此外,營養的一些因素與輔助生育的成功率是相關的。

雖然我們知道孕前營養非常重要,但是相關的研究還是比較缺乏。

我們都知道,出生隊列是產出高質量的循證醫學證據的黃金手段。但是目前的出生隊列大部分是在孕期入組,缺乏孕前情況的一些堅實的信息。與此同時,它較少關注生育力這個指標,而更多關注的是母嬰健康,或者是妊娠期疾病,或者是妊娠結局。此外,對於父親的因素也考慮得較少。同時,缺乏一些孕前非藥物干預手段。

這些都制約了孕前營養這一領域的發展

2018 年,Lancet 雜誌發表了系列論文來強調備孕期的重要性,它也是第一次對孕前期進行定義,可以從三個方面來進行闡述:從生物學角度,孕前階段是指XX前後的數天到數周;從個體角度,孕前階段是指夫婦準備受孕的數周或數月;從公共衛生角度,它是指解決健康風險因素的數月或者是數年。

孕前期是健康行為轉變的一個重要時期。

為什麼這麼說呢?從這張圖可以看到,越接近於計劃懷孕時間,一些不良的健康行為都會顯著下降,而有益的健康行為就會顯著上升。

這是夫婦雙方天然選擇的一個必然結果,也是我們現在所提倡的「主動健康」的一個典型應用場景。

我們團隊一直致力於建設孕前隊列和出生人口隊列,來系統地評價孕前的營養因素和生活方式對生育和不良妊娠結局的影響,以及開展相對應的營養及行為干預研究。

這個隊列是基於我們的一個國家免費孕前優生的項目。我們單位一直在建設中國育齡婦女的孕前優生健康風險監測網,它支撐了這個項目在全國的開展和實施。

這個項目的內容是:對每一對計劃懷孕的夫婦,進行一次全面的體檢和健康風險評估;對於懷孕的夫婦,監測懷孕情況以及最終的妊娠結局。從而達到預防出生缺陷,提升人口素質的目的。

它最開始是在 2010 年在100 個縣進行試點,2015 年實現了城鄉的全覆蓋。

這個孕前營養健康隊列的設計就是:在孕前 6~12 個月進行病史詢問、調查問卷、體格檢查、影像檢查以及臨床檢查等詳細的基線資料的調查;如果夫婦懷孕的話,在孕早期進行用藥情況、生活習慣以及毒害環境暴露的調查;到了分娩的 2~6 周內,進行胎嬰兒信息的調查,如果發生出生缺陷兒的話,對缺陷兒的詳細情況進行登記。

第二個隊列是中國孕前-孕期-出生人口隊列,這是一個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我們和中國出生缺陷監測中心打通了孕前-孕期資料,與基於醫院上報系統的出生缺陷資料進行整合,形成了一個從孕前到孕期直到分娩的縱向資料庫。

最終,在全孕育周期,我們形成的健康資料庫和樣本庫就包含了一個 500 萬的孕前營養/生活方式與生育力、生育結局資料庫,50 萬的孕前-孕期營養/生活方式與出生缺陷的整合資料庫,以及 5 萬的前瞻性的生命早期隊列,採集了包括血液尿液糞便組織胎盤臍血臍帶等這些生物樣本的一個樣本庫,為未來開展多組學的研究奠定基礎。

那麼在這裡,我們給大家進行孕前數據的分析結果的分享。

我們對於 2014 年的孕前危險因素進行一個歸因危險度的分析,發現不論是男性或者是女性,超重和肥胖都居於首位。這個指標的意思就是說,如果要進行不良妊娠結局的防控,去除超重和肥胖所收到的效果應該是最明顯的。

除過這個指標之外,我們還可以看到,比方說吸煙、飲酒、心理壓力等等這些生活方式的因素也都居於前茅。

母親超重或肥胖對於下一代的危害有哪些呢?

我們可以先看一下世界範圍內的一個數據。對於育齡女性的超重肥胖來說,英國的超重/肥胖率是在 40~60%之間,澳大利亞是在30~40%之間。

那麼中國是一個什麼情況呢?我們對 2010~2014 年的 2000 多萬的數據進行分析后,發現中國 20~49 歲的育齡女性,如果按照國際標準的話,超重、肥胖率分別是 16.5%和 2.0%;如果按照中國的標準的話,是 24.8%和 4.8%。

和世界的這個比例進行比較的話,雖然我們的超重/肥胖率是低於西方國家,但是隨著年齡段增加的這個趨勢是相似的。

此外,我們還分析了 15~19 歲少女群體孕前的超重、肥胖率,分別是 17.2%和 4.9%。這個肥胖率與 20 歲以上群體已經非常接近。

母親的孕前肥胖是不良妊娠結局的危險因素。在我們的數據中可以看到,它使得早產的發生風險增加了 23%,低出生體重增加了 33%,巨大兒增加了 64%。

母親體重過低,也就是 BMI 小於 18.5,對於下一代的危害是什麼樣的呢?

從數據可以看出,中國的 20~49 歲的育齡女性的孕前低體重率是 7.8%。

15~19 歲這個群體的孕前低體重率是 2.9%。

通過 logistic 回歸,看到母親孕前體重過低使得早產的風險增加了 9%,低出生體重的風險增加了 37%,也是非常有危害的。

那麼看完了母親,我們來再看看父親。

這張 PPT 里,左邊的這張圖代表的是一個家庭中夫婦雙方任意一人是超重/肥胖的比例,右邊是夫婦雙方均是超重/肥胖的比例。

我們可以看到:左邊是祖國山河一片紫,有接近 50%的家庭,夫婦雙方任意一人發生了超重和肥胖;右邊有 10%的群體是夫婦雙方同時超重/肥胖。這個現象已經非常嚴重了。

對於孕前父親的肥胖,它使得早產、低出生體重、出生缺陷和巨大兒的風險均有所增加。

結合母親來看,夫婦同時超重/肥胖比夫婦其中一個發生超重/肥胖所造成的風險有所增加。所以對於一個家庭來說,綜合地進行體重管理是非常必要的。

我們都知道,體重管理的一個核心要素就是「管住嘴、邁開腿」。說的很容易,但做起來就非常難,所以我們就需要使用技術手段去幫助這件事情。

結合今天的主題,我們知道腸道菌群可以作為其中的一件利器。它能幹什麼呢?比方說可以積累健康育齡人群的大數據,根據腸道菌群的檢測結果來評價體型和生育的健康風險。也可以把它當做一種效果評價的指標來進行追蹤,並作為調整方案的一個依據

在這方面,我們也做了一些相關的研究。這是由 301 醫院領銜牽頭的一個體重管理的項目,我們也參與其中。

在這個研究中,根據代謝異常情況,我們對肥胖人群進行一個分型,比方說肥胖伴隨糖尿病、肥胖伴隨血脂異常、肥胖伴隨高血壓等等。

通過對健康人群、健康肥胖以及代謝異常肥胖人群的腸道菌群進行測序,我們發現有20多種腸道菌群在屬水平不同程度地和肥胖相關。氧化三甲胺(TMAO)和膽鹼,是肥胖代謝異常的危險因素。甜菜鹼是代謝異常的保護因素。腸道菌群與代謝物聯合起來能夠更好地預測肥胖+糖尿病前期的人群。

這樣的結果對於下一步的精準干預,就有很大的一個啟示作用。比方說我們可以增加含有甜菜鹼的膳食纖維的攝入,減少膽鹼的攝入,以及增加一些特定的益生菌的攝入。

Lancet 的系列文章也對孕前營養和生活方式的干預總結了一個框架。

總的來說,它就是把孕前營養的改善納入到全孕育周期。應從計劃懷孕前的數年就開始改善營養狀況,從備孕期開始保證合理膳食和均衡營養,並將平衡的膳食營養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貫穿全生命周期。

對於我們的工作來說,孕前隊列和干預研究最大的難點就是,如何找到這些計劃懷孕的夫婦,以及對他們要進行長期的跟蹤,要保證較高的依從性。

這就需要我們在現在這種環境下要擁抱新技術,比方說 5G 技術、人工智慧技術、互聯網技術等等。我們根據過去的經驗和數據基礎,凝練出這樣一個「5G+AI 生命早期數字營養健康共享雲平台」。

未來通過 5G 和可穿戴設備的結合,我們就能夠更加便捷地去收集個體的營養健康數據,形成真實世界的一些研究資料庫。通過 AI 的分析能力和知識圖譜,我們就可以轉化成方便可及的隨訪工具和干預方案,最終能通過電腦、APP、小程序以及家裡的智能電視等等輸出,能夠落實到老百姓的行動中。這個平台也為我們的長期隨訪提供了支撐。

未來我們這個平台也希望能夠開放出來,給更多的醫生和科研工作者來使用,幫助大家用更低的成本,能夠建立自己的隊列,能夠開展高質量的研究,最終產出相應的循證醫學的證據,也希望跟大家有更多的合作。

非常感謝大家的聆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