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腫瘤科 癌症常識 查看内容

病情急劇惡化|病急亂投醫,陪患癌婆婆看病的真實歷程(三)

来源:www.uuuwell.com  2021-6-12 00:05

   

寫在前面的話,自從2020年10月9日,婆婆從開始頭疼到渾身疼痛,以致不能行走,我和老公帶婆婆開始了到處求醫的歷程。第一家某市中醫院,甲醫生治療並沒有讓婆婆的病情好轉,甲醫生也沒有給出明確的診斷結果,只說是炎症引起的,雖然懷疑醫生的診斷,但是我們也沒有頭緒,對於婆婆的病癥到底是如何引起的,便也無法確定。後來聽公公說,婆婆20多年前得過一場類似的病,是一位50多歲的中醫給治好的,我和老公看到了希望,決定去拜訪一下這位老中醫(稱他為乙醫生)。10月15日下午來到第二家醫院,2個多小時的等待,沒見到老中醫,等來的是老中醫的傳人,他給的結論是婆婆目前癥狀病因不明,沒法用藥,建議先去省專科醫院做檢查,失望之後總算又有了一線希望。第二天我們帶婆婆去了醫生推薦的省專科醫院神經科門診,在第三家醫院做了各項關於腦部的檢查,門診醫生得出結論,可能是焦慮抑鬱引起的,給開了葯,讓吃吃看效果,一周后再複查。我們一家人懷著希望等待奇跡的出現,然而情況卻越來越糟糕。接下來的病變讓我們內心備受煎熬,直到最後查出病因,依然沒有放棄治療,求醫歷程更是波折重重,雖然想過最終的結果,但是還總懷著一絲希望,畢竟婆婆才54歲。

2020年10月16日,我們帶婆婆從省專科醫院回來后,一直按照醫囑給婆婆服用治療焦慮抑鬱的藥物。婆婆服藥期間,白天安定些,一到晚上就折騰,病情時好時壞,但是依然疼痛難忍,尤其是頭部胸部脾氣變得也很暴躁,情緒很差,進食也越來越少,這讓我們很焦急。於是,老公和我決定提前去省醫院複查。10月21日上午老公請假回家,婆婆聽到自己兒子的聲音,臉上有了些許笑容,情緒比較穩定。吃過午飯,老公陪婆婆說話,她拉著老公的手,說著含糊不清的話,但是仔細一聽,嚇我們一跳,婆婆說怎麼天黑了還不開燈,明明是中午,怎麼會······?我們意識到婆婆的視覺可能出了問題,經過核實發現,婆婆原先眼睛重影不但沒好,反而失明了。緊接著跟她說話,她也答非所問,有時自言自語,聽著像沒有邏輯的胡言亂語,更可怕的是,婆婆突然就不認識誰是誰了,還沒來得及搞明白病因,婆婆病情急劇惡化,除了疼痛外,又出現失明、失聰、加上意識不清等癥狀。10月21日下午2點左右,我和老公急忙帶婆婆去了省醫院找丙醫生複查,在醫院等了近一個小時后,4點多,我們終於見到丙醫生,我跟她詳細描述了這幾天服藥后的癥狀,語氣比較著急了些,她有些不高興,連忙解釋說:「你家這種情況肯定不是吃我開的葯造成的,可能是有其他什麼病引起的,你們去別的醫院做個全面檢查吧」。我和老公頓時傻眼了,問她:「你們醫院不能做嗎?」「做不了,我們是專科醫院,不是綜合性的」她語氣生硬地說道。我又問:「我媽這種情況掛什麼門診,檢查什麼項目呀?」這時丙醫生不耐煩地回應:「你們到了醫院去咨詢台問下」。

我們只能再次輾轉去了第四家醫院,這是省中心醫院,省級一流的綜合性醫院,這時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考慮到門診太耽擱時間,我們決定直接去急診

急診室,絕對是一個考驗人心理承受力的地方,這裡時時刻刻能看到血淋淋的場景,這裡隨時會面臨生死離別哭天搶地的場面,這裡有太多的絕望與無奈,我頓感十分壓抑,也能理解為什麼醫生會那麼平靜地看待生老病死。

幸好省中心醫院急診室的護士和醫生都很盡職盡責,讓我感覺這次算來對地方了,應該能查出病因了吧。從XX急診室的那一刻起,我和老公就跟著醫護人員推著躺在病床上的婆婆進進出出,做各項檢查,抽血,做腦CT,還有幾項以前都沒聽過的項目,一路綠燈,效率很高,真是名副其實的急診。做完各項檢查后,已經到了晚上7點多,醫生給婆婆輸上液,插上氧氣管,心電圖檢測,血壓檢測,心率檢測等等設備都用上后,婆婆依然意識不清,安靜地躺著,我和老公焦急不安地等待檢查結果。直到晚上9點多,急診室值班醫生把老公喊走了,我陪著婆婆,不知道他們具體聊了什麼,但是看老公的臉色不好,我問他檢查結果是否出來,他說還有幾項沒出呢,我也沒多想。後來有一個胸科醫生過來找家屬,老公不在,他就和我聊了下,他把我叫到一邊,拿出檢查結果,說你媽這個肺部有一個5公分大的腫塊,需要手術切除,你們商量一下什麼時候做手術給我打電話,然後把他電話寫在單子上遞給我。我一聽就蒙圈了,腫塊不就是癌嗎?肺癌?接下來醫生說了什麼,我已經記不清了,也許當時就沒聽進去。滿腦子都是混沌狀態,不願相信這是真的,雖然做了心理準備,但是這樣的結果還是嚇到我了。頭疼怎麼會是肺癌?肺癌怎麼會引起頭疼?之前怕是腦瘤引起的頭疼,前幾個月專門在縣醫院做CT檢查腦部,結果沒有發現異常,不是癌症我們就放心多了,所以到處打聽治療疼痛的偏方,也沒少看醫生,竟沒想到問題出在肺部?後來的檢查結果證明我的疑問不是毫無根據,更大的噩耗緊隨檢查結果而來。

沒有華麗的語言,只想把我陪婆婆走完的人生最後一段路程記錄下來,留個念想。感謝您的閱讀與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