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腎病科 腎病透析 查看内容

洗腎:腹透還是血透

来源:www.uuuwell.com  2011-6-10 21:00

   

  專訪專家: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腎內科主任余學清教授

  尿毒症病人需要通過「洗腎」來排除體內毒素,但「洗腎」方式中,腹膜透析(以下簡稱「腹透」)、血液透析(以下簡稱「血透」),哪種更好?專家指出,兩種「洗腎」方式效果相當、優勢互補,一半以上的病人選擇哪種方式都可以,病人應綜合醫生意見、經濟條件、居住環境、離血透中心遠近等條件全面考慮和選擇。據悉,目前中山一院已改變了眾多醫院血透病人多於腹透病人的狀況,現有腹透病人612名,血透病人250名,成為亞太區最大的腹透中心。

  選擇A:血液透析

  選擇血液透析已11年的小黃(化名)是一名軍人,今年40歲。8年前他曾換過腎,10天後卻出現了急性排異,不得不取出移植腎,繼續以血透過活。他告訴記者,他每周做血透3次,每次4個小時,其餘時間就上上網、打打牌,「除了這三個下午,其他時間都是自己的。」他稱。

  選擇B:腹膜透析

  選擇在家中做腹透的許生(化名)是一名普通上班族,得了尿毒症后選擇在家中做腹透。他每天早上7點半起床,花15分鐘把前一晚通過導管灌入腹腔透析液排出體外,再花15分鐘將新的透析液注入體內,然後上班。中午12點、下午4點和晚上睡覺前,再重複這一過程,其他時間,他可按部就班地工作,只是每個月得回醫院一次做檢查。

  同樣是尿毒症需要「洗腎」,小黃和許生分別選擇了血透和腹透。

  「腹透」與「血透」比例:香港8:2,國內2:8

  統計資料顯示,我國目前有近百萬類似小黃跟許生這樣的尿毒症病人,這些人群還在以每年10%的速度遞增。日前,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和百特公司聯合主辦的「國際高質量腹透研討會」上,腎內科余學清教授介紹,廣東人群中慢性腎臟病患者占12.6%,屬中等偏高水平。腹透、血透和腎移植,是末期腎病的三種替代療法,但由於腎源緊缺,患者一般靠血透和腹透來維持生命或作為腎移植前的治療。對兩種「洗腎」方法,余教授稱,在一些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如香港,腹透「洗腎」與血透「洗腎」的比例是8?2,而在國內這一比例則恰好相反,為2?8。

  血透、腹透優勢互補

  記者從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腎內科了解到,目前在該院「洗腎」病人選擇腹透者只佔1/3。選擇腹透的病人少,是否意味著腹透不如血透好?余學清對記者稱,不能說腹透和血透誰比誰好,兩者其實是優勢互補的方法。他指出,兩者效果相當,只是血透由於需借助血透機,須每周到醫院2次至3次;而腹透病人購買透析液后,經醫生指導,基本可以居家自理,但每日都要透析三四次,若借助全自動腹膜透析機,每日夜晚在睡眠中執行透析即可。病人可根據自己居住環境、離血透中心遠近等方面綜合考慮選擇更適合自己的透析方式。

  余學清也指出,腹透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優點??可以保全病人的殘餘腎功能。「病人的腎是壞了,但還殘餘20%左右的腎功能,這時若立即使用對體內毒素清除量大的血透,劇烈的變化可能損害殘餘的腎功能,改變人體血流常態而導致心力衰竭心律失常,相比之下,腹膜透析可減緩腎功能下降的速度,對人體心臟血液循環動力影響較小。

  專家指出,腹透總費用要比血透低15%左右。據了解,目前血透的年綜合治療費用約6萬至7萬元,主要開支為各種藥費、醫務人員的技術服務費等,而腹透的大開支都花在購買腹透液上,年綜合治療費約4萬至5萬元。

  血透、腹透可「輪番」做

  余學清認為,選哪種「洗腎」方式應根據個人情況,但要重視首次治療的選擇,因為這關係到日後是否有「後路」可走。

  他指出,同一病人在尿毒症病程的不同階段,根據他(她)的病情特點合理安排腹透、血透或腎移植,達到物盡其用的目的,這就是目前國際上透析治療新趨勢??「一體化治療」。「一個尿毒症病人,如果他有殘餘腎功能,我們會建議他先做腹透。若干年後,當他腹膜用盡,還可轉為血透或進行腎移植。如果一開始就選血透,萬一血透效果不好,要轉為腹透時就會很難,因為腹膜的結構和功能會隨尿毒症病程和透析治療的延續而遭到破壞,腹膜功能就會越來越差。」余學清稱。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