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腎病科 過敏性紫殿腎炎 查看内容

渴望重返校園的花季少女

来源:www.uuuwell.com  2011-6-12 08:00

   

  6年前,大新縣一位12歲的少女不幸患上了尿毒症。多年來,為了給她治病,家裡傾盡所有的積蓄,不僅造成家徒四壁,還欠下了8萬元的債務。但是,每當被病痛折磨時,她仍然懷著對生命和求學的強烈渴望,哭著哀求父母給她治病,以便重返校園……

  病魔降臨少女身

  這位大新縣少女叫馮慶清,從小就活潑可愛,是那種端莊、秀麗而又樸素的農村妹子。父母視她為掌上明珠。在他們的期待里,聰明伶俐的女兒將來一定成為一名大學生。然而, 想不到一場厄運正悄悄地降落到她的身上。

  2000年10月,那年12歲的她正在大新縣實驗學校初二024班讀書。有一天,她突然發現兩腳出現了紅斑,而且渾身感到不舒適。父親馬上將她送到南寧一家大醫院檢查。醫生診斷是:紫殿性腎炎,並給她開了幾盒西藥。她服用了一個星期后,仍不見好轉,並且出現嘔吐癥狀。開始全家人以為不是什麼大病,加上馮慶清和弟弟正在讀書,家裡經濟非常拮据,所以每到周末,父親才帶她到村上的個體診所輸液,星期日晚照樣趕回學校上課。

  經過一段時間治療,馮慶清兩腳上紅斑消失了。到縣裡一家醫院化驗后,醫生認為她的病情有了好轉。

  豈料,2004年5月的一天,馮慶清突然出現類似感冒的癥狀,發燒度。她又被父親送到縣裡的一家醫院。給她看病的醫生診斷為:腎炎複發症。住院一個星期后,她有些好轉就出了院並繼續上學。

  出院后,父親買中藥熬好送到學校給她喝。一段時間過去了,她的病情不僅沒有痊愈的跡象,反而有些加重:喘氣有些困難,喝開水也想嘔吐,還時常有肚脹的感覺。於是,她不得不休學。

  2005年11月5日,父親又帶馮慶清到南寧一家大醫院看醫生。經過專家診斷,她得的是慢性腎炎轉尿毒症,並建議做血透治療。於是,從當年12月開始到現在,她平均每五六天就做血透一次,每次350元,至今她已做了幾十次血透。同時,她還要吃降壓藥,每一周又要花三四十塊錢。每當病情發作時,懷著對生命和求學的強烈渴望,馮慶清總是哭著對父母哀求道:「爸媽,我才十幾歲,你們一定救救我,我很想讀書啊!」

  漫漫求醫路

  父母何嘗不想救女兒呢?為了治她的病,一切該做的、能做的,父母都做了。

  馮慶清家在的桃城鎮德立村逐屯是一個「種一坡收一籮」的窮山惡嶺。全家5口人??父母、爺爺、馮慶清和弟弟。家庭經濟收入主要是靠種水稻玉米,年收入僅有4000元左右。當馮慶清的病還沒確診之前,父親馮亮庭每天除了干農活外,晚上就一次次四處去為她尋找民間偏方,一次次帶她去拜訪各路民間「杏林高手」。

  當她的病確診后,對一家人來說猶如晴天霹靂。面對一周一次昂貴的血透費以及頻繁往返于大新?南寧?大新的車費,哭幹了淚水的父親不是整天忙著找人借錢帶她去醫院看病,就是出門找各種活干掙錢,晚上又接替妻子護理女兒。外出掙錢時,父親經常一個饅頭幾碗涼水就是一天。長年的拚命勞作,這位20年前在部隊服役時一次跑20公里也不說一聲累的硬漢子,體重從70公斤下降到40多公斤。哪一天外出打工掙不到一分錢,他就心如刀絞,找個角落自個兒放聲大哭,讓「嘩嘩 」的淚水宣泄心中的無奈。

  自馮慶清患病以來,醫藥費已花去近10萬塊錢。由於窮,家裡所有能變賣換錢的東西都已被賣掉,所有的親戚都已借錢遍了,有的甚至已借了好幾遍,現在債務已達8萬元。在別人的眼裡, 馮慶清的醫藥費是一個無底洞,不少親戚勸她的父母放棄治療。但是,每當聽到女兒滴血般的哀求,父母一次次鐵下心來:盡父母的責任,竭盡全力,那怕為女兒的生命延續1秒鐘也要堅持下去!

  為弱小的生命祈禱

  近日,在一種責任的驅使下,筆者前往馮慶清的家去看望她。當邁進她家居住的那破舊的干欄式宅子時,映入我們眼帘的可以用「家徒四壁」來概括

  在一間零亂的小房間里,馮慶清正靠著枕頭斜坐在床鋪上看一本書名叫《人生》的書,身邊是一摞各種報刊雜誌以及她讀過的課本。她告訴筆者,不少報刊雜誌是縣政府一位叫蘭姐的熱心人送給她的。她知道我們的來意后,忙叫媽媽扶著起了床。當她和母親坐在我們的面前時,一陣酸楚湧上了我們的心頭:馮慶清的臉龐還有雙腳都已略有浮腫……面對一個渴望生命的少女,還有為女兒的病而愁斷了腸的父母,我們能做的就是掏出採訪本和筆,記錄馮慶清艱難的求醫之路。韋家報當即掏出身上僅有的200元捐給了馮慶清。

  目前,馮慶清的母親已決定為女兒獻出一個腎,家人正在籌措資金送她到醫院進行驗血。假如順利的話,馮慶清將不僅迎來第二次生命,還可以重返校園。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