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中醫科 中藥視野 查看内容

痛苦療法親情療法

来源:www.uuuwell.com  2013-7-28 05:00

   

  上周,袁老忙壞了。

  這兩天,記者專門跟隨袁老走家串戶,想領教一下抗癌明星的「勸功」。沒想到,在王喬(化名)家裡,親眼見袁老「敗」下陣來。

  「痛苦療法

  王喬住在茅廊巷社區,老公阮先生體檢時查出患有腸癌,已經轉移肝臟,待在家裡不肯接受治療

  見袁老進門,王喬趕忙沏茶;王喬的老公阮先生正在裡屋倒騰電腦,忙了半天才坐到客廳里來。

  袁老說:我姓袁,你姓阮,就喊你小阮吧。阮先生笑了笑,點了支煙。

  「我在報紙上看到,有個人患了肺癌,但是心態很樂觀,積極配合治療,邊治療邊在寫一本書,結果書順利寫完。後來檢查時,發現病情恢復得很好。」袁老接著舉了個反面的例子:以前,杭州某部隊有個團長在醫院查出患有癌症,就是不信,覺得自己身體很好,不可能患癌症。拖了很久,最後一次在南京軍區醫院檢查,確診是肺癌,他這才相信,精神崩潰了,過了3個月就去世了。

  因為見得多聽得多了,許多人的病史集成了豐富的「經驗談」,袁老甚至說到了自己:

  「得了40多年的胃病,拖到1992年檢查時,已經是胃癌晚期。開始心裡害怕,整夜整夜睡不著覺。」袁老有點觸景傷情,後來,想到父親兄弟四人,其中三人不到30歲先後得病去世,而自己65歲已經算是高齡,再說,年輕時參加游擊隊也沒害怕過,別的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阮先生一直不吭聲,任由袁老一個人侃侃而談。

  「怎麼?小阮,你還是聽不進去?當初我比你更痛苦,還不是熬過來了?」袁老突然停下來。

  阮先生掐滅煙,抬起頭來笑笑:「這世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對吧?當是聽你講故事,一千零一夜。」

  「小阮,你現在體質很弱,要吃些中藥,先把身體調養好,體質好了就去醫院做化療。」袁老說,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

  聽到這裡,阮先生開口了,原來,他的固執是有原因的:「這些我都很清楚,最近我也看到有人說起德國的導彈療法,一個月要8萬多(袁老糾正說沒有這麼多,但整個治療下來,確實需要很大一筆費用)。我把家底都花了,他們母子倆怎麼辦呢?不是把他們給拖垮了么?」

  「但你不治療的話,他們多擔心啊。還是應該向前看嘛,要等著看到兒子結婚生子啊。」

  「我很清楚自己的病情,也知道他們擔心我,但是我已經想定了。我是典型的家長製作風,老子不同意,兒子也拿我沒辦法。」阮先生平靜地說完這話,就沒再吭聲。

  袁老一直待到臨近中午,離開前,留下了許多抗癌和保健方面的資料。阮先生親熱地送袁老出門。

  袁老說:小阮給人的感覺很坦然,其實恰恰暴露了心裡的恐慌。瞧他,心裡把家人看得很重很重,這時候更要靠愛人和孩子多和他溝通交流,採用「親情療法」,消除他的顧慮,接受科學治療。

  「只有他想通了,能主動聯繫我就好了,不然外人再怎麼勸也沒用。」

  「親情療法」

  十余年間,袁老成功勸服30多個癌症病人接受治療。袁老說,其實每個病人都不好勸。自己帶去的「痛苦療法」,有時候就像西藥裡面的「強心針」,但打過以後還會有反覆;而「親情療法」更像是中藥,長期調理,是一種內勁。對癌症治療來說,只有中西藥結合才有奇效。

  袁老說,「親情療法」對病人來說是極其重要的。說到底,家人的溫暖最重要。作為患者的親朋好友,應該怎麼做呢?袁老提出了不少注意事項:

  1、注意飲食調理,多吃新鮮蔬菜水果,不要偏食,也可以吃些營養品,增強體質;

  2、陪患者適當地做些運動,比如說出去散步,使患者的心情開朗放鬆;

  3、鼓勵患者投入群體抗癌,參加癌症康復協會,和其他癌症病人在一起互相鼓勵互相幫助,看到別人恢復得很好,自己也會更有信心;

  4、學會用知識抗癌,癌症並不等於死亡,多學習抗癌知識,才能做到科學抗癌,科學治療。

  末了,袁老笑著說:我之所以走上抗癌這條路,是因為幫助一個人,幸福一個家,激勵一片患者,傳播一片陽光,是多好的事情啊。「這個明星,我可不想獨佔,希望更多的患者成為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