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育兒 查看内容

背後新聞:一家失意葯企的最後保衛戰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2-23 15:00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

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

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

佔地100多畝的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門口人聲鼎沸。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太大,這樣如果醫好了,就是英雄,醫不好了,沒准就是派出所的事情了。」

《第一財經日報》:你認為當前的政策對民營葯企的支持力度怎麼樣?

趙序堅:現在是一種說重視也不重視的情況。保護政策頒布了不少,但是由於整個中藥標準的缺失,很多問題上還是歸入西醫的管理,這必然會產生很多不協調的聲音。比如我們產品的研究報告,哪怕只有一頁紙,也都是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精力才開發出來的。但是國家的創新機制相對就要弱,甚至可以說在被西醫異化后這種破壞力強大得不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SARS爆發時,抗體療法在臨床上獲得了一些驗證。我當時就向上海葯監局反應,但是根本沒人理會。後來,我聯繫到台灣台北醫學大學進行試驗,結果確實證明我們的藥品(乙肝康)在對感染病毒的細胞進行處理后,會抑制其吸收核甘酸及氨基酸等養分能力,因而具有抑制病毒細胞複製的能力。通過這事情,我強烈感覺到民營企業要創新,但是國家提供的創新平台還很不夠。這好比你看到人家掉水裡想去救命,別人問你的不是你會不會游泳,而是,你有游泳健將的證書嗎?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中醫藥創新平台。

《第一財經日報》:下一步公明有可能會怎麼走呢?

趙序堅:8月份我們剛剛在張江科技園區成立了上海葯元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清楚到底會給出什麼樣的優惠政策,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澳大利亞政府也一直建議我們能夠申請悉尼的列名藥物,10月份可能要過去做兩個臨床。綜合各方麵條件,如果澳大利亞方面配合得好,我們可能就轉移了吧。

對此,上海中藥行業協會會長、上海市藥材有限公司董事許錦柏表示,很多西醫模式的管理都給中醫帶來諸多束縛,像趙序堅之類沒有中醫執照民間非常多,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尚有15萬沒有行醫執照的醫生,儘管有一技之長,但因為沒有文憑,不懂西醫,拿不到行醫執照。

「我國中藥創新能力確實很弱,尤其上海的中藥經營倒掛厲害,是中藥價格的低谷。而且醫保政策不配套,政府支持還需要加大力度。」許錦柏建議政府要在確定創新的項目從立項上、科研經費上加大支持,在遴選醫保目錄的時候甚至予以優先考慮。

而在醫院南大門北原路上,「聖草醫藥診所請上二樓」的粉紅指示牌,安靜地躲在迪歐咖啡館的頭頂上。

順著兩旁自神農伏羲以來的八位神醫圖像而上,400多平方米的診所里冷冷清清。這是一家去年年底剛剛在上海註冊的中醫服務機構。

自打開始做中醫藥這塊行當以來,趙序堅這十多年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真正舒坦的。從1991年成立黑龍江公明葯業有限公司(下稱「公明葯業」)折騰到現在,他發覺做得越多難度越大,做得越久越是發現某些頑疾根本不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薄弱力量可以改變。

《第一財經日報》:公明葯業現在整體發展狀況如何?

趙序堅:可以說公明葯業還是在虧損當中的。我們在全國開了四家連鎖醫療機構,已經都是好幾千萬投下去了,目前還沒有盈利。前年我們在黑龍江公明醫院試驗建立一種新型的醫患關係,通過與患者自願簽訂合約治療,在公證處與消費者協會的監督下,患者可根據療效付費,無效則全額退款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患者就診。

《第一財經日報》:為什麼剛才說你們就是有藥品也救不了人呢?

趙序堅:很簡單,我們的絕大多數產品沒有向國家葯監局申報,也就是沒有拿到「國葯准字型大小」,這些葯醫院敢隨便用嗎?我們的六大疑難雜症藥品中只有復方杞草膠囊(乙肝康膠囊)是註冊過的,這個藥方很大,不是簡單化學分析就能破解的。包括公明抗――HIV膠囊及注XX液,我們都沒有申報。海外竊取中藥的手段日益難防,國家也在加緊追查很多秘方泄露的事情,所以很多成果我們並不樂意馬上申請專利。

中藥知識產權的保護現在被很多專家認為是最為薄弱的環節。「往往很多國外的高科技製藥企業將在中藥基礎之上研製成功的特效藥品,用十分懸殊的高昂價格銷售回中國,比如在『六神丸』基礎上開發的日本『救心丸』,年銷售額就上億美元,相當於我國全年中藥的出口總額了,而當初日本才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從中國人手裡買走了。」中國發展研究院院長章琦告訴記者,其實民間很多人手頭握有秘方但都不敢申報,以至好的藥方也沒有辦法拿出來為人民服務了。

趙序堅則透露,1995年,衛生部前部長陳敏章來企業視察的時候,自己曾提出過藥品申報專利,國家能否保密的問題。「陳部長當時說,自己當部長以來對中藥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實際上,他也沒有對我的問題給予一個明確的態度。」趙序堅稱。

這樣一來,既無「葯證」又無「行醫證」的趙序堅,每每會感覺那是「劃上生死簽」般去盡自己所能。「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