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網 有健康知識 話題 育兒 查看内容

以葯養醫機制坐山頭降價藥品再玩失蹤局

来源:www.uuuwell.com  2020-2-23 23:00

   

藥品「降價令」為何屢遭尷尬?專家

認為――

國家發改委第十九次「降價令」自8月28日實施以來,各地的執行情況總體不錯,但也出現了與此前歷次降價遇到的同樣尷尬:葯價降了,降價藥品卻不見了(相關報道見本報8月31日文化新聞版)。對此,專家認為,這是因為藥品降價並沒有觸及醫藥機制和體制的深層矛盾,只是治標行為。要想治本,改「醫」重於降「葯」,核心是改革「以葯養醫」的機制。「以葯養醫」一日不改,所有治標之策都會消于無形。

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

改「醫」重於降「葯」

「道理很簡單,以葯養醫機制的存在使醫生處方藥費收入與科室收益、醫院效益掛了鉤。」中國醫學科學黃建始教授說,這就意味著,藥費越高,從加價率中抽取的金額越多,醫生、醫院、葯企、藥商皆大歡喜,形成「利益同盟」。

於是,這種葯價格降了,醫生會開另一種葯,來個「藥品替代」,大處方、貴處方屢禁不止;藥廠和藥商也有辦法,「改個藥名」、「換個劑型」,實在不行就「放棄生產」、「不予經銷」,低價葯難覓蹤影,高價葯層出不窮,藥品招標採購屢被扭曲。

遏製藥價虛高,為何說改「醫」重於降「葯」?國家發改委價格司有關負責人說,那種認為「把葯價降下來就可以降低醫藥費用」的觀點,是不切實際的。發改委降低藥品價格,只能緩解群眾看病貴的難題,但不能根治。古語道「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葯價高就好比毛,「以葯養醫」機制才是皮,只有改革這個機制,葯價虛高的問題才能根本解決。

葯價虛高 滋生腐敗

「以葯養醫」弊端盡顯

「以葯養醫」的機制誕生於計劃經濟時代,是指醫院通過15%的藥品加價率,以彌補政府財政對醫療機構投入不足和醫療服務價格過低的缺口。在計劃經濟時代,推行「以葯養醫」,在維持醫療機構運行、保障群眾基本醫療服務需求等方面,曾起過積極的作用。當時,生產、流通、消費各個環節都被嚴格計劃和控制,也就不存在大處方和回扣、提成等問題。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經濟環境逐步寬鬆,醫生收入逐漸與科室收益、醫院發展掛鉤,特別是在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型過程中,「以葯養醫」在一些醫院被發揮到極致。儘管國家規定了藥品加價的比率,但多數醫院的加價率遠遠超過規定的15%,有的高達40%至50%。

同時,醫院的藥品收入居高不下。衛生部的數據顯示,近10多年來,無論是門診費用還是住院費用,藥品收入占醫院總收入的份額均維持在44%的水平之上,一些中小型地方醫院甚至高達70%。政府投入則少得可憐,所占比例還不到兩位數,約占5%。

南京大學醫學院院長王捷說,在「以葯養醫」的機制下,醫院被賦予較大的自主權,成為難以監管的模糊地帶。在「養醫」的掩護下,滋生出醫藥合謀抬高葯價、產生回扣提成等腐敗現象損害患者利益。不僅如此,「以葯養醫」還淡化了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藥品監管乏力嚴重損害了政府的形象

加大投入 提高收入

解決醫院補償問題

改革「以葯養醫」的機制,也有一個如何解決醫院補償的問題。專家指出,目前,醫院的經濟收入渠道主要有三條:財政投入、醫療服務收入、與「以葯養醫」相關的藥品差價收入。改革「以葯養醫」,就必須相應提高財政投入和醫療服務收入的水平。

可是,這就出現了兩個問題:一方面,國家財政能一下子拿出那麼多錢嗎?另一方面,在葯價虛高的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的情況下,又要提高醫療服務價格,老百姓能接受嗎?

王捷分析說,政府應認識到增加對醫院財政投入的意義。有研究顯示,每增加對醫院100元的外部投入,可以減少社會666元的藥品費用負擔。這種作用正是公共財政的主要職責之一。其實,這種財政投入不一定非要通過額外增加財政負擔的形式來獲得。比如,作為過渡政策,可以考慮把醫院從「以葯養醫」中獲得的那部分加成,通過稅收的形式收歸財政,然後通過轉移支付補償非營利性醫院,從根本上實現醫藥分開,切斷導致葯價虛高的利益鏈條,財政也不用多掏一分錢。

還有專家提出,在大力發展民營醫院的同時,通過改制適當減少過多的公立醫院數量,改變以往政府補償的「撒胡椒面」方式,把有限的財力投入到政府辦的非營利性醫院,使後者的藥品費用降低,並進而抑制其他類型醫院的藥品費用,形成藥品價格的全面下降。同時,逐步提高過低的醫療服務價格,使之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勞務價值,並與遏製藥價虛高保持同步,避免超出群眾的接受程度。

「早一日改革『以葯養醫』機制,人們就會早一日看到解決看病貴問題的希望。」王捷說,人們期待改革「以葯養醫」舉措的出台,而不僅僅是藥品降價的簡單重複

9月全國普查藥品批准文號(延伸閱讀)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從9月1日至9月30日,在全國範圍內開展藥品批准文號普查工作,對所有藥品生產批准文號進行重新登記及再註冊,並清理出一批不合格的藥品批准文號,同時將逐步減少藥品審批的數量。普查範圍為藥品生產企業截至2006年8月31日獲得的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的藥品批准文號(包括原料和製劑)。 (本報記者 富子梅報道)

廠家停供 藥店棄用:藥品降價令為何又遭尷尬

8月28日是國家發改委近年來第十九道藥品「降價令」生效的日子,當天,青黴素頭孢拉定等99種抗微生物藥品大幅降價。本報記者走訪發現,「降價令」在各地執行情況總體不錯,但也遭遇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對策」,部分廠家和藥店的做法讓人感到不可理解

「藥品降價沒感覺」緣自政策錯位

8月29日的揚子晚報A6版有一條新聞:《99種藥品降價患者「沒感覺」》。雖然說,這次的降價有涉及範圍窄、降價幅度不大的因素,但綜合以前的各種類似新聞,幾乎每次降葯價,老百姓都「沒感覺」。其中原因論者多有評述,大約都是幾乎每一種藥品在被政令強制降價后,都遭遇了醫院不開方、藥店不上櫃的情況,更聰明一點的就是換個藥名。在這樣的太極推手之下,被媒體寄予厚望的「政令降葯價」,降到最後老百姓「沒感覺」一點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