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經

来源:www.uuuwell.com

   

1成書過程編輯概述張景岳非常重視《內經》,對《素問》、《靈樞》進行了30多年研究,根據個人體會,以類分門,撰成《類經》32卷。后又以圖解形式闡述《內經》中運氣學說,編成《類經圖翼》11卷,闡發「醫易同源」原理寫成《類經附翼》4卷。

張氏中年以後著書立說,著作首推《類經》,其編撰「凡歷歲者三旬,易稿者數四,方就其業。」成書于天啟四年(1624)。張景岳對《內經》研習近三十年,認為《內經》是醫學至高經典,學醫者必應學習。但當時一般人「目醫為小道",視《內經》為無用之物,甚至從醫的人,也置《靈》、《素》為罔聞。張景岳認為,這種情況是嚴重的,發展下去勢必導致盛盛虛虛,而遺人夭殃,致邪失正,而絕人長命(《類經》自序)。造成這種情況,其中一個原因是經文奧衍,研閱較難。就是說,《內經》的文字深奧,內容龐雜,讀起來非常難懂,確有註釋的必要。雖然《內經》自唐以來注述甚豐,王冰注《黃帝內經素問注》為最有影響的大家,但是,遺漏處也不少。例如,有避難不注的;有註釋與原義不符的;有註釋不便檢閱的。何況《靈樞》尚未註釋,使人無不感到遺憾。而各家注本頗多闡發未盡之處後來,不少醫家註釋《內經》也只是順文敷演,難懂之處仍不能明斷,精要之處仍得不到闡發。張景岳認為這樣的註釋沒有什麼益處。於是他專心致志研究《素問》、《靈樞》兩書。開始他是把《內經》中的重要章句摘錄下來,作為個人學習之用。日子久了,摘錄多了,反而覺得《內經》中所言是金石,字字有珠璣,結果,竟不知哪句可摘,哪句不可摘。因而他奮起鼓念,決定自己來整理、註釋《內經》,以便發隱就明,轉難為易,盡啟其秘,使學者瞭然,一見便得趣,從而對研究《內經》能提高一步,深進一層,真正熟悉本原,不至於誤己誤人,使之達到最完善的境界。這就是張景岳彙編註釋《內經》的目的。景岳思路開闊,對《內經》精研深刻,各家著作瀏覽甚廣。《類經》集前人注家的精要,加以自己的見解,敢於破前人之說,理論上有創見,註釋上有新鮮,編次上有特色,是學習《內經》重要的參考書。 經過長期的實踐及摸索,張景岳打亂《內經》原來的體例,按性質將經文分類,然後加以註解。往往以《靈樞》啟《素問》之微;以《素問》發《靈樞》之秘,相為表裡,互通精義。同時,綜核百家,剖析幽隱,把經文分成攝生陰陽藏象、脈色、經絡、標本、氣味、論治、疾病針刺、運氣、會通十二類,共三百九十條,匯分三十二卷。此外,還附有《類經·圖翼》十五卷,以佐詮釋。此書由於把《素問》和《靈樞》兩經「合而為一",並分類編注,所以叫《類經》。張景岳認為這樣類編,可以條理分,綱目舉,晦者明,隱者見,一展卷而重門洞開,秋毫在目。同年,景岳再編《類經圖翼》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