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珠菌病

来源:www.uuuwell.com

   

[介紹]

概述:  念珠菌屬各菌種(Candida species)可引起多種臨床綜合征,統稱為念珠菌病,通常按受累的部位分類。一般說來,最常見的兩種綜合征為黏膜皮膚念珠菌病(例如口咽念珠菌病或鵝口瘡食管炎和XX炎)和侵襲性或深部器官念珠菌病(例如念珠菌血症,慢性播散性或肝脾念珠菌病,心內膜炎和內眼炎)。在大多數患者中,念珠菌病為機會感染性疾病

[病因]

念珠菌病是由什麼原因引起的?

  (一)發病原因

  在已知的190多種念珠菌屬的菌種中,白色念珠菌(C.albicans)為人類最常被檢出的致病菌。其他具有臨床意義的菌種尚有熱帶念珠菌(C.tropicalis),近平滑念珠菌(C.parapsilosis),格拉布勒他念珠菌(C.glabrata),克魯斯念珠菌(C.krusei),假熱帶念珠菌(C.pseudotropicalis),魯希特念珠菌(C.lusitaniae)和吉利蒙念珠菌(C.guilliermondii)等。念珠菌屬真菌具有雙態性特徵:有以出芽方式繁殖的小球狀酵母菌型(4~6μm大小)和以中間有緊密分隔酵母菌呈鏈狀延伸的假菌絲(假菌絲體)型。在體液組織中,出芽酵母菌型細胞和假菌絲片斷兩者均可見及。念珠菌屬的微生物學實驗鑒定和菌種分類(speciation),以形態學特徵和代謝試驗的結果兩者為依據。白色念珠菌所具有產生胚芽管(germ tubes)的能力,可作為擬予確認的標誌。採用念珠菌屬CHROM-瓊脂產色性培養基,有助於從單種培養標本(例如尿液血液)識別多種不同酵母菌型念珠菌,並可迅速做出非白色念珠菌的結論

  (二)發病機制

  宿主防禦系統的幾種組成部分,對抵抗念珠菌屬菌種的感染,具有重要防護意義。完整的皮膚和黏膜表面屏障,可防止具有黏附特性的正常寄居念珠菌入侵。由於經皮插管、氣管內留置導管、嚴重燒傷腹部手術等原因,導致正常屏障破壞或功能喪失時,為引起念珠菌感染的常見誘因,特別是深部或播散性念珠菌病。多形核白細胞單核細胞為對抗念珠菌屬菌種的主要細胞防禦系統;對殺滅念珠菌需通過氧化劑-依賴(oxidant-dependent)和-不依賴兩種效應器的作用機制,雖未完全闡明,但組織巨噬細胞淋巴細胞和細胞介導免疫對肅清念珠菌也起一定作用。宿主防禦功能異常包括T細胞功能障礙,為引起黏膜皮膚病變(如見於HIV-感染者的口咽或食管念珠菌病)和慢性黏膜皮膚念珠菌病的相關誘因,而繼發於基礎疾病治療后顆粒細胞減少,則為深部念珠菌病(念珠菌血症或侵襲性念珠菌病)的相關誘因。皮膚念珠菌病慢性皮炎的組織病理學所見,以酵母菌型念珠菌蟄伏于角質層(stratum coreum)為特徵。反之,內臟念珠菌病的病理學檢查所見,則以散布在正常組織的微小膿腫(microabscess)為特徵。炎症應答初期為中性白細胞,繼之為組織細胞和巨細胞(giant cells),有時可很快出現肉芽腫形成。嚴重免疫受損患者,炎症應答可很輕微或缺如。經高碘酸Schiff或Gomori烏洛托品銀等特殊染色,則酵母菌型和假菌絲型兩種形態的念珠菌,通常均可見及。

[癥狀]

念珠菌病早期癥狀有哪些?

  1.黏膜皮膚念珠菌病 鵝口瘡或口咽念珠菌病的表現為舌部、頰黏膜、齶部或其他口腔黏膜表面,呈現奶油白色的凝乳狀滲出性斑片。這些斑片實際是假膜,拭除假膜可見出血並感疼痛的鮮肉狀紅斑。牙列參差不齊可為其誘因,而紅斑則可為病變的惟一標誌。急性或慢性口角炎症反應性唇損害(cheilosis)和萎縮XX變,均非口咽念珠菌病的常見表現。念珠菌食管炎可因鵝口瘡的擴延而引起,但約有1/3的食管炎患者可無鵝口瘡,其典型表現為吞咽疼痛,咽下困難,或胸骨后疼痛,而出血者則罕見。在無任何已知誘因的情況下,出現鵝口瘡或食管炎者,應高度懷疑為HIV感染。累及胃、大小腸黏膜的胃腸道念珠菌病,以癌腫患者為最常見,併為播散性感染的主要來源。累及溫濕皮膚表面諸如腋窩臀部、乳房下皺襞,以及腹股溝等處皮膚念珠菌屬感染引起的褶爛(intertrigo),其外觀表現不一,但多呈邊緣清楚的紅斑滲出性斑片,外周有小水皰或小膿皰似衛星狀圍繞。甲溝炎(paronychia)為指甲底部或沿其邊緣痛、脹、紅、腫的炎症,多由念珠菌屬菌種致病,尤以糖尿病患者和從事雙手長期浸泡水中的工作者為甚。雖然念珠菌屬菌種可引起甲癬(onychomycosis),但此種使指(趾)甲慢性變形的感染,則以淺表皮膚真菌(superficial dermatophytes)類,如毛髮癬菌屬(Trichophtin)或表皮癬菌屬(Epidermophyton)致病者最為常見。XXXX炎為婦女最常見的念珠菌屬黏膜皮膚感染,尤以妊娠期口服避孕藥、接受抗生素治療、糖尿病和HIV感染者為甚,致病菌主要為白色念珠菌,臨床表現以濃稠奶油樣XX分泌物、XX紅斑和奇癢為特徵。男性XX炎往往由XX而感染,通常表現為XX部出現淺表性小水皰和滲出性斑片。念珠菌膀胱炎,膀胱鏡檢類似口腔鵝口瘡,為膀胱留置導管最常見的併發症。慢性黏膜皮膚念珠菌病為罕見疾病,通常由持續存在異種基因組的毀容性念珠菌屬(Disfiguring Candida)感染所致,累及皮膚、黏膜、毛髮和指(趾)甲,主要見於T-細胞功能改變或內分泌病患者(例如甲狀旁腺功能減退腎上腺功能減退)。

  2.深部器官念珠菌病 嚴重或深部念珠菌屬感染,存在多種診斷分類或命名,諸如念珠菌血症,播散性念珠菌病,全身性念珠菌病,侵襲性念珠菌病,內臟念珠菌病,以及指明特殊器官受累的命名,如肝脾念珠菌病和眼念珠菌病等。本章主要就兩大分類進行論述:①念珠菌血症(candidemia),可有或無相關內臟器官受累;②慢性播散性念珠菌病(chronic disseminated candidiasis),系指全身性多器官念珠菌病,並包括其他亞組例如內臟性、侵襲性和肝脾念珠菌病。

  3.念珠菌血症 念珠菌血症的定義為念珠菌屬菌種血培養一次或多次陽性,可出現或不出現臨床表現(例如發熱或皮膚病變),且念珠菌屬已先在除血流外的某部位定居或感染。近年來隨著免疫受損宿主(例如癌症或燒傷患者,重症監護病房患者和接受器官移植者)採用侵襲性介入治療,包括經驗性應用廣譜抗生素,細胞毒藥物化療血液透析,以及最主要的尚有動、靜脈插管和其他血管留置器安裝的人數增加,念珠菌血症的發病率已明顯升高。在許多醫院,念珠菌屬菌種血培養陽性已占最常見致病菌的1/3~1/5。既往「一過性念珠菌血症(transient candidemia)」用於表達真菌血症的持續時間短(<24h),提示于拔除已感染的血管內導管后念珠菌血症即可清除,或為無需抗真菌藥物治療的良性狀況。最近的資料則極力反對上述觀點,證明即使拔除導管,甚至在非免疫受損患者,亦不能預防血源性播散轉移至內臟器官。

  雖然白色念珠菌是從血液分離獲得的最常見菌種,但新近的研究表明非白色念珠菌菌種所引起的念珠菌血症已日益增加,特別是熱帶念珠菌,近平滑念珠菌和格拉布勒他念珠菌。見於已接受抗真菌治療患者的念珠菌血症,更有可能為非白色念珠菌的菌種所致,且常與其對最廣泛應用的咪唑類藥物氟康唑耐葯相關。非白色念珠菌菌種所致真菌血症的發生率,各研究機構之間差異懸殊,其中部分原因可能與經驗性抗菌治療和抗真菌性預防的具體措施不同,以及患者免疫抑制由癌症和其他原因所致的歸類不同有關。例如,熱帶念珠菌和克魯斯念珠菌感染好發於腫瘤患者,而白色念珠菌感染則顯然以非腫瘤患者居多。

  各種類型的插管為最主要的入侵門戶,占念珠菌血症的50%以上。為了肅清念珠菌血症特別是持續性念珠菌血症,在大多數情況下必須拔除或者更換外周或中心性插管。其他入侵途徑為胃腸道,特別是有顆粒細胞減少症和外科創傷的患者。尿路和呼吸道雖然常有念珠菌屬菌種寄居,但很少為血源性感染的來源。由各種念珠菌所致念珠菌血症的病死率均高,介於40%~60%不等。病死率與迅速致命性基礎疾病和持續性念珠菌血症經靈敏的生理學和慢性健康狀態評估(acute physiology and chronic health evaluation,APACHE)高達Ⅱ分者,呈明顯相關。與插管相關的念珠菌血症,其病死率低於其他來源所致者。

  念珠菌血症導致局限性單器官病變(例如,眼念珠菌病)或廣泛播散性多器官病變的發生率,尚不清楚。侵襲性或播散性念珠菌病的死前診斷,必須以受念珠菌侵襲的組織,經組織病理學證實為依據。播散性念珠菌病患者由於血培養陰性率約占50%,且無血清學試驗等其他可靠標誌,故此類患者可不被懷疑為播散性念珠菌病,因此,也不會進行相應的侵襲性診斷檢查。系列屍檢資料表明,播散性念珠菌病累及腎、肝、脾、腦、心肌和眼者,大都見於原有足以迅速致命的基礎疾病的患者,例如併發中性白細胞減少的白血病;而在非腫瘤性疾病的念珠菌血症患者,特別是導管相關性菌血症,則不大可能引起上述結果。此外,經過治療的念珠菌血症患者更不可能發生播散XX變。

  4.播散性念珠菌病的皮膚病變與持續性念珠菌血症相關的特徵性皮膚病變,在紅斑性基底上出現丘疹膿皰和粗大結節,此種病變通常遍及軀幹和四肢。出血性大皰,亦已見有報道。

  5.眼念珠菌病 此種局限性念珠菌病,可由血源XX引起,或直接接種所致(例如白內障摘出或眼內晶體植入后)。眼部任何結構均可被感染;以內眼炎呈爆發性表現為最,可導致失明。內眼炎以單個或多發性絨毛白色棉球狀脈絡膜視網膜病變,並常擴延至玻璃體為特徵。上述病變檢眼鏡檢查容易識別,故對已知的所有念珠菌血症患者,均應反覆做眼底檢查。

  6.腎臟念珠菌病 腎臟感染可能繼發於膀胱(念珠菌膀胱炎)的上行性蔓延,導致XX壞死,腎盞被侵襲,或者在輸尿管或腎盂形成真菌球。腎臟念珠菌病,以繼發於已證實或未證實念珠菌血症患者的血源性播散者更為常見,表現為腎盂腎炎,伴有皮質和髓質瀰漫性膿腫。念珠菌血症、念珠菌尿和尿沉渣管型中見有念珠菌三聯征,可供作上泌XX感染的擬診依據。

  7.肝脾念珠菌病 本型深部臟器感染最常發生於惡性血液病(malignant hematopathy)患者,特別是經長期化療導致中性白細胞減少的緩解期白血病。大多數患者的感染來源,為併發于胃腸道念珠菌病的門脈真菌血症通常不存在已證實的念珠菌血症或其他器官病變的證據。以持續性原因不明發熱,右上腹壓痛和疼痛,鹼性磷酸酶水平升高,腹部超聲檢查或CT掃描,肝脾可見散在多發性「公牛眼(bulls’eye)」樣病變為特徵。肝活檢發現有特徵性組織病理學損害,可確立診斷。

  8.肺念珠菌病 重症監護病房接受機械通氣的重病體弱患者,真正由念珠菌屬菌種引起的肺炎罕見,而由酵母菌型念珠菌寄生於氣管支氣管系統者則普遍存在。故診斷應以酵母菌型侵入肺實質的組織病理學證據為基礎。

  9.心臟念珠菌病 播散性念珠菌病常併發念珠菌肌炎(>50%病例),偶爾併發心包炎。念珠菌屬是真菌性心內膜炎最常見的病因,對介入性心臟修復、靜脈吸毒和長期中心靜脈插管用於化療、高能營養血流動力學監測的患者,均應懷疑有真菌性心內膜炎的可能。由於心瓣膜真菌性贅生物大而易碎,因而累及中樞神經系統(CNS),冠狀動脈和外周大動脈較大的栓塞意外事件時有發生。

  10.中樞神經系統念珠菌病 念珠菌腦膜炎大腦微小膿腫或大型膿腫,多合併存在播散性念珠菌病,且經常屬於由頻繁靜脈吸毒或腦室流感染所引起的併發症。以腦脊液細胞數增加(多以淋巴細胞增加為主),葡萄糖量減少,蛋白增高為典型表現;採用腦脊液濕片,革蘭染色,或培養,能檢出酵母菌型念珠菌者不到半數病例。

  11.肌肉骨骼念珠菌病 在中性白細胞減少的患者,表現為肌炎(膿腫),而在靜脈吸毒者則表現為肋軟骨炎關節炎骨髓炎(尤其好發於脊椎骨和椎間盤)。上述併發症可見於播散性念珠菌病的任何患者,無論患者的背景或感染的來源如何。

  黏膜皮膚念珠菌病的診斷,以臨床表現和檢出念珠菌為依據。念珠菌可採取從病變部刮取或拭取的標本製作氫氧化鉀濕堆片,或抹片革蘭染色,進行檢查。見有大量的球狀出芽酵母菌型和假菌絲,為特徵性發現。懷疑有念珠菌食管炎的患者,則不僅應做內鏡刷取標本檢查,同時應做活檢以進一步從組織病理學查找念珠菌侵襲黏膜的證據。由單純皰疹病毒巨細胞病毒所引起的食管炎,與念珠菌食管炎的表現相似;而在同一患者,由一種以上的病原微生物引起感染者亦非罕見。懷疑念珠菌血症或播散性念珠菌病的患者,應採用新的高度敏感系統之一,如溶解離心沉澱(lysis centrifugation),雙相培養基(biphasic media),或自動化非放XX量計方法(automatic non-radiometer method,例如BACTFEC,Bact/Alert,或ESP)進行血液念珠菌培養。應連續2天,分別采血進行2次培養。過去10年來所積累的資料表明,單次念珠菌屬菌種血培養陽性,應假定臨床有明顯念珠菌血症存在,值得抗真菌治療。痰液、氣管吸引液,傷口分泌物,或尿液培養,見有大量念珠菌屬菌種生長者,可增加侵入血流的可能性,但不能證明已出現播散。由於播散性念珠病患者血培養陰性者可高達50%,故診斷往往必須以活檢組織的組織病理學檢查與真菌培養結果為依據。診斷措施尚應考慮包括頭部胸部、腹部CT掃描,超聲心動圖胸腔穿刺關節腔穿刺,腰椎穿刺,以及皮膚、肝、腎、心肌、骨骼、肌肉或肺活組織檢查等各方面的多種方法。雖曾認為選擇性組織標本定量或半定量培養,有助於預測播散XX變的發生,但缺乏支持這一觀點的相關資料。念珠菌屬抗原皮膚試驗,有助於評估宿主的無變應性(anergy),但對診斷念珠菌病無意義。對用以檢測血清念珠菌屬抗體循環念珠菌屬抗原(例如,細胞壁甘露聚糖細胞質烯醇酶)或代謝產物的可靠,簡便,敏感而特異的血清學試驗,雖已大力進行研製,但關於這些血清學診斷方法的價值則始終存在分歧。由於假陽性和假陰性結果普遍存在,故不能僅憑血清學試驗結果作為決定開始進行治療的依據。基因型的分型方法,包括電泳染色體組分型(electrophoretic karyotyping),DNA探針,基因組DNA限制性核酸內切酶分析(restrictive endonuclease analysis),限制性斷片至長度多態性,和隨機擴增的多態性DNA,均為鑒別念珠菌屬菌種株的敏感方法,對流行病學調查和醫院內感染念珠菌屬菌種病原體的控制極有幫助。

[食療]

念珠菌病吃什麼好?

  一、念珠菌病食療方(下面資料僅供參考,詳細需要咨詢醫生)

  1.拌鮮藕

  綠豆20克,鮮藕300克,鮮薄荷葉3片。鮮藕洗凈去皮,綠豆用水泡軟后,裝入藕孔,蒸熟切片,鮮薄荷切碎,撒于其上,調味后,涼拌食用。

  2.綠豆燉大腸

  豬大腸、綠豆、敗醬草各適量,將綠豆煮20分鐘,放入大腸內(兩端紮緊)和敗醬草共煮熟,加調味品食用。

  3.地膚子紅棗

  地膚子30克,紅棗5枚,水煎服,每日2次。

  4.海帶綠豆湯

  海帶(切碎)、綠豆、白糖各適量,加水共煮湯服食,每日1次,連服10日。

  二、念珠菌病吃哪些對身體好?

  1.選擇飲食宜清淡,宜食富含維生素A、B2、C等的食物,如動物肝臟、魚卵、胡蘿蔔等;禽蛋及新鮮蔬菜,如番茄菠菜莧菜四季豆、毛豆、藕等;多食新鮮水果,如柑橘、橙、柚、檸檬草莓酸棗山楂

  2 瘙癢者應多進食營養豐富的食物,如雞肉牛奶豆腐豆類等。

  3 適當補充維生素A、維生素B2及葉酸,如魚肝油、胡蘿蔔、動物肝臟、魚類、杏、全麥、南瓜等食物。可減輕瘙癢癥狀,但不宜過量。

  三、念珠菌病最好不要吃哪些食物?

  (1)發物。如海魚、蝦、蟹、河魚、湖魚等,食後會加重XX部瘙癢,故應忌食。

  (2)煙、酒。因其可加重炎症充血,使陰癢加劇,故應禁忌。

  (3)辛辣、刺激性食物。如辣椒胡椒茴香花椒洋蔥等,可使炎症擴展,XX瘙癢更重,故應忌食。

  (4)油炸、甜膩食物。如豬油、奶油、黃油、炸豬排炸牛排、奶糖、巧克力等,有助濕作用,不利於治療,故應忌食。

[預防]

念珠菌病應該如何預防?

  預后

  由各種念珠菌所致念珠菌血症的病死率較高,介於40%~60%不等。

[治療]

念珠菌病治療前的注意事項?

  預防:

  念珠菌在一般情況下存在於人體而不致病,但當機體抵抗力減低或出現促使念珠菌生長繁殖條件時,則念珠菌可侵入組織而發病。因此,嚴格掌握腎上腺皮質激素、廣譜抗生素、免疫抑製劑和放XX治療的應用,以維持人的正常免疫狀態和避免菌群失調的出現是防止念珠菌病的重要條件。

念珠菌病中醫治療方法

暫無相關信息

念珠菌病西醫治療方法

  藥物治療

  非愛滋病(AIDS)患者黏膜皮膚念珠菌感染,應用制黴菌素(nystatin)或咪唑類藥物中的任何一種外用製劑,均屬有效。制黴菌素懸液與克霉唑錠劑(clotrimazole troches)對治療口腔鵝口瘡的療效相等,但後者的耐受性較好。念珠菌屬XXXX炎應用局部外用製劑3~7天,雖然臨床表現通常均可消失,但部分病例常致複發。對急性XXXX炎的較新處理措施為單劑量局部給葯(例如,克霉唑XX片劑500mg;咪康唑XX栓劑1200mg;或氟康唑口服片劑150mg)。對難治XX例,則延長外用製劑或口服吸收咪唑類藥物的局部應用,可能有利,但妊娠期患者除外。口服酮康唑或氟康唑為治療慢性黏膜皮膚念珠菌病的首選方法,並須持續用藥,不限定療程,以防複發。反之,AIDS患者黏膜皮膚型念珠菌病,則治療應答不如其他人群迅速,且滲出性斑片往往不能徹底清除。制黴菌素懸液對AIDS患者口咽或食管念珠菌病的療效,不如克霉唑錠劑或其他口服咪唑類藥物。而氟康唑(片劑或懸液)和伊曲康唑(口服環糊精溶液劑),則療效比酮康唑更好。新近的臨床微生物學和流行病學資料表明,在CD4細胞計數低或曾有長期應用氟康唑史的AIDS口腔鵝口瘡患者中,可出現耐葯問題。伊曲康唑雖可產生交叉耐葯,但該葯的口服溶液製劑,對許多耐氟康唑患者的病變仍為有效的替代療法。對難治的嚴重病變病例和(或)氟康唑耐葯者,可使用小劑量兩性霉素B治療。嚴重念珠菌病(例如,念珠菌血症或播散性念珠菌病),新近制定了有關的統一治療準則。第一,大多數與插管相關的念珠菌血症,若導管仍留置體內,應予拔除或更換,在更換導管前應設法先肅清念珠菌血症;第二,伴有化膿性外周靜脈血栓性靜脈炎的患者,病變段靜脈需行外科切除;第三,鑒於念珠菌血症有轉移性併發症的高度危險性,諸如內眼炎、骨髓炎、關節炎、腎炎、心肌炎、大腦炎等,故對所有的念珠菌血症患者,甚至非中性白細胞減少的宿主,均應進行一個療程的抗真菌藥物治療。對念珠菌血症患者,在經選擇的人群中,兩性霉素B和氟康唑兩者均屬有效。例如,非中性白細胞減少患者的插管相關性念珠菌血症,普遍採用氟康唑治療,日量400~800mg,連用14天(首次由靜脈給葯,隨後改為口服)。反之,兩性霉素B 0.5~1.0mg/(kg・d),連用7~14天,則應以之用於免疫受損宿主,特別是顆粒細胞減少者,持續性念珠菌血症患者(無論何種原因所致),以及臨床病情穩定或由於念珠菌屬感染所致感染性休克綜合征的患者。對上述類型的患者,可供選用的治療方法有以下幾種:選用新批准的兩性霉素B脂質劑型製劑之一;氟胞嘧啶100mg/(kg・d),與兩性霉素B聯用;氟康唑(400~800mg/d)單用;或氟康唑與兩性霉素B聯用。于正在繼續進行的前瞻性研究做出補充準則前,決定採用什麼藥物和劑量如何,必須以患者的防禦功能狀態,宿主的基礎情況,誘發因素,一系列血培養結果,念珠菌血症併發症的物理檢查,和致病的念珠菌屬菌種為依據。非白色念珠菌菌種對氟康唑的敏感性不一;克魯斯念珠菌對氟康唑呈頑固性耐葯,而格拉布勒他念珠菌則為相對性耐葯。

  經證實為播散XX變的患者,其表現或者呈局限性深部病變,例如,肝脾念珠菌病,中樞神經系統(CNS)念珠菌病,腎念珠菌病,或念珠菌心內膜炎,或者呈多器官病變,應採用兩性霉素B(療程總量2.0~3.0g)進行治療,常與氟胞嘧啶100mg/(kg・d)聯用。氟康唑可用於治療大多數肝脾念珠菌病患者,或者作為首發治療(primary therapy),或者作為以兩性霉素B誘導治療后的鞏固治療,聯用或不聯用氟胞嘧啶。大多數念珠菌心內膜炎患者需作心瓣膜置換手術,以作為藥物治療的輔助措施。

  念珠菌膀胱炎與腎念珠菌病不同,大多數病例于拔除膀胱導管后即可痊愈。對經拔除導管或糖尿病仍持續存在念珠菌尿(candiurine)的患者,可供選用的處理方法有:口服氟胞嘧啶75~100mg/(kg・d),連用7~14天;或者口服氟康唑100~200mg/d,連用7~14天。雖然這兩種抗真菌劑均由腎臟排泄,但氟康唑由於其毒性較小,而多被優先擇用。對經認定需持續留置導管的患者,則難以肅清其念珠菌尿,且罕有必要進行肅清,因無癥狀性念珠菌尿罕見引起輸尿管堵塞或念珠菌血症等明顯併發症。

  對治療絕大多數併發于持續門診腹膜透析(continuous ambulatory peritoneal dialysis,CAPD)與偶爾見於胃腸道穿孔和(或)腹腔外科手術的念珠菌腹膜炎,尚無簡便療法。就CAPD腹膜炎患者而言,應以拔除透析導管,並給予口服氟康唑或者靜脈使用兩性霉素B,直至臨床癥狀和體征消失,以及培養轉成陰性為止,方屬理想。通常,以先用氟康唑治療者居多。對必須保留透析導管的患者,則以兩性霉素B或者氟康唑加入透析液中繼續透析,可望取得成功。

  處理眼念珠菌病,則需與具有治療眼部感染經驗的眼科醫生密切合作。對大多數無併發症的內眼炎病例,可先選擇氟康唑治療。而對進行性或已有併發症的患者,則應靜脈使用兩性霉素B,聯用或不聯用氟胞嘧啶,並需加做部分玻璃體切除,以去除玻璃體膿腫。玻璃體切除的所見,亦可用以證實診斷和監察療效。玻璃體內給予兩性霉素B的應用問題,則尚有爭議。

[檢查]

念珠菌病應該做哪些檢查?

  念珠菌可採取從病變部刮取或拭取的標本製作氫氧化鉀濕堆片,或抹片革蘭染色進行檢查。見有大量的球狀出芽酵母菌型和假菌絲,為特徵性發現。懷疑有念珠菌食管炎的患者,則不僅應做內鏡刷取標本檢查,同時應做活檢,以進一步從組織病理學查找念珠菌侵襲黏膜的證據。由單純皰疹病毒或巨細胞病毒所引起的食管炎,與念珠菌食管炎的表現相似;而在同一患者,由一種以上的病原微生物引起感染者亦非罕見。懷疑念珠菌血症或播散性念珠菌病的患者,應採用新的高度敏感系統之一,如溶解離心沉澱(lysis centrifugation),雙相培養基(biphasic media),或自動化非放XX量計方法(automatic non-radiometer method,例如BACTFEC,Bact/Alert,或ESP)進行血液念珠菌培養。應連續2天,分別采血進行2次培養。過去10年來所積累的資料表明,單次念珠菌屬菌種血培養陽性,應假定臨床有明顯念珠菌血症存在,值得抗真菌治療。痰液、氣管吸引液、傷口分泌物或尿液培養,見有大量念珠菌屬菌種生長者,可增加侵入血流的可能性,但不能證明已出現播散。由於播散性念珠病患者血培養陰性者可高達50%,故診斷往往必須以活檢組織的組織病理學檢查與真菌培養結果為依據。

  組織病理:

  1.皮膚黏膜皮膚念珠菌病 主要為真皮慢性炎症或角層下海綿狀膿皰形成,角層淺部存在少量分隔,分支菌絲約2~4µm直徑,並有3~5µm卵圓形孢子,處於發芽期。慢性皮膚黏膜念珠菌病表皮示XX狀增生,在角層及角栓內有成團和散在的菌絲和孢子。真皮有慢性炎症性細胞浸潤。念珠菌肉芽腫呈明顯XX瘤樣增生及角化過度,有遊走到表皮的炎性細胞,真皮內可見緻密的淋巴樣細胞、中性粒細胞漿細胞多核巨細胞浸潤,並深入至皮下,偶爾在真皮中可發現菌絲及孢子。

  2.系統性念珠菌病 真菌分佈實質細胞內,呈多發性膿腫,一般在肝、胃腸及腎中多見。鏡下呈急性炎症反應,有以中性粒細胞浸潤為主的微膿腫,HE染色可見膿細胞間散布有淺色酵母樣菌體,PAS及GMS染色可見呈薄壁的卵圓形孢子,3~6µm大小,有假菌絲。在白細胞減低患者的病變處無細胞反應,可伴出血凝固性壞死,少數病變內有肉芽腫反應,內含有真菌的孢子、菌絲的多形巨細胞。

[混淆]

念珠菌病容易與哪些疾病混淆?

  消化繫念珠菌病應與食管炎、胃炎腸炎等鑒別。念珠菌肺炎、腦膜炎、心內膜炎應與結核性、細菌性以及其他真菌性感染鑒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