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客

来源:www.uuuwell.com

   

1出處與題解編輯中醫經典靈樞經的篇名即靈樞·邪客第七十一篇

篇名解

邪客指邪氣侵犯人體的意思本篇首揭邪氣客人後產生的不眠證來說明宗氣營氣衛氣的循行與作用並闡述治療疾病要補其不足瀉其有餘調其虛實以通其道而去其邪使陰陽和得的道理故以邪客名篇

馬蒔靈樞注證發微客者感也首節論邪之所感故名篇末節八虛義同

張志聰靈樞集注徐振公曰此章借邪客以明衛氣宗氣之行故篇名邪客而經文皆論其正氣

中醫大辭典邪病邪客外來者本文主要討論外邪侵入人體的病機故名文中指出邪氣入侵的部位不同能引起不同的病癥並相應運用不同的治療方法以祛散外邪

2本章要點編輯一說明邪氣侵犯人體使人眼睜睜而不能入睡的原因

二說明人的四肢百節怎樣與天地相應的道理

三具體說明持針的法則進針的原理緩用針和舍針的意趣以及扦皮膚腠理究竟怎麼處理的方法等

3內容編輯原文黃帝問于伯高曰夫邪氣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卧出者何氣使然伯高曰五穀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氣分為三隧①故宗氣積于胸中出於喉嚨以貫心脈而行呼吸焉營氣者泌其津液注之於脈化以為血以榮四末內注五臟六腑以應刻數②焉衛氣者出其悍氣之慓疾而先行於四末分肉皮膚之間而不休者也晝日行於陽夜行於陰常從足少陰之分③間行於五臟六腑厥氣④客于五臟六腑則衛氣獨衛其外行於陽不得入于陰行於陽則陽氣盛陽氣盛則陽蹺陷不得入于陰陰虛故目不瞑

黃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補其不足瀉其有餘調其虛實以通其道⑤而去其邪飲以半夏湯一劑陰陽已通其卧立至黃帝曰善此所謂決瀆壅塞經絡大通陰陽和得者也願聞其方伯高曰其湯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揚之萬遍⑥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葦薪火沸置秫米⑦一升治半夏⑧五合徐炊令竭為一升半去其滓飲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為度故其病新發者復杯則卧汗出則已矣久者三飲而已也

黃帝問于伯高曰願聞人之肢節以應天地奈何伯高答曰天圓地方人頭圓足方以應之天有日月人有兩目地有九州⑨人有九竅天有風雨人有喜怒天有雷電人有音聲天有四時人有四肢天有五音人有五臟天有六律⑩人有六腑天有冬夏人有寒熱天有十日人有手十指辰有十二人有足十指莖垂以應之女子不足二節以抱人形天有陰陽人有夫妻歲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節地有高山人有肩膝地有深谷人有腋腘地有十二經水人有十二經脈地有泉脈人有衛氣地有草蓂人有毫毛天有晝夜人有卧起天有列星人有牙齒地有小山人有小節地有山石人有高骨地有林木人有募筋地有聚邑人有肉歲有十二月人有十二節地有四時不生草人有無子此人與天地相應者也

黃帝問于岐伯曰余願聞持針之數內針之理縱舍之意扦皮開腠理奈何脈之屈折出入之處焉至而出焉至而止焉至而徐焉至而疾焉至而入六腑之輸于身者余願盡聞少序別離之處離而入陰別而入陽此何道而從行願盡聞其方岐伯曰帝之所問針道畢矣

黃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手太陰之脈出於大指之端內屈循白肉際至本節之後太淵留以澹外屈上于本節下內屈與陰諸絡會於魚際數脈並注其氣滑利伏行壅骨之下外屈出於寸口而行上至於肘內入于大筋之下內屈上行臑陰入腋下內屈走肺此順行逆數之屈折也心主之脈出於中指之端內屈循中指內廉以上留于掌中伏行兩骨之間外屈出兩筋之間骨肉之際其氣滑利上二寸外屈出行兩筋之間上至肘內廉入于小筋之下留兩骨之會上入于胸巾內絡於心脈

黃帝曰手少陰之脈獨無腧何也岐伯曰少陰心脈也心者五臟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其臟堅固邪弗能容也客之則心傷心傷則神去神去則死矣故諸邪之在於心者皆在於心之包絡包絡者心主之脈也故獨無腧焉

黃帝曰少陰獨無腧者不病乎岐伯曰其外經病而臟不病故獨取其經于掌后銳骨之端其餘脈出入屈折其行之徐疾皆如手太陰心主之脈行也故本腧者皆因其氣之虛實疾徐以取之是謂因沖而瀉因衰而補如是者邪氣得去真氣堅固是謂因天之序

黃帝曰持針縱舍奈何岐伯曰必先明知十二經脈之本末皮膚之寒熱脈之盛衰滑澀其脈滑而盛者病日進虛而細者久以持大以澀者為痛痹陰陽如一者病難治其本末尚熱者病尚在其熱已衰者其病亦去矣持其尺察其肉之堅脆大小滑澀寒溫燥濕因視目之五色以知五臟而決死生視其血脈察其色以知其寒熱痛痹

黃帝曰持針縱舍余未得其意也岐伯曰持針之道欲端以正安以靜先知虛實而行疾徐左手執骨右手循之無異肉果瀉欲端以正補必閉膚輔針導氣邪氣淫泆真氣得居黃帝曰扦皮開腠理奈何岐伯曰因其分肉在別其膚微內而徐端之適神不散邪氣得去

黃帝問于岐伯曰人有八虛各何以候岐伯答曰以候五臟黃帝曰候之奈何岐伯曰肺心有邪其氣留于兩肘肝有邪其氣流於兩腋脾有邪其氣留于兩髀腎有邪其氣留于兩腘凡此八虛者皆機關之室真氣之所過血絡之所游邪氣惡血固不得住留住留則傷筋絡骨節機關不得屈伸故拘攣也[1]

註釋①三隧隧地下暗道這裡指通道糟粕津液宗氣分行於下焦中焦上焦三隧

②以應刻數古代用銅壺滴漏計時一晝夜分為一百刻營氣一晝夜運行人身五十周每周用時兩刻

③常從足少陰之分衛氣晝行於陽夜行於陰各五十周每周均交匯于足少陰腎經所以說常從足少陰之分

④厥氣逆氣

⑤以通其道溝通陰陽交匯的意思

⑥揚之萬遍又稱甘瀾水指江水多次上揚攪動

⑦秫米指黃黏米

⑧治半夏即制半夏

⑨九州古代劃分地域的總稱

⑩六律古代六種屬陽聲的音階

十日指十天干

以抱人形懷胎的意思

草蓂雜草的意思

聚邑人群聚集的地方代繁華的都市

十二節左右關節的總稱

縱舍針刺手法的一種

扦皮指用手舒展皮膚的紋理

壅骨指大指本節之後的起骨

臑陰肩部以下肘部以上的部分即上臂

心主之脈包絡為心的外衛受心的主宰所以說心包絡為心主之脈

掌后銳骨之端是手少陰心經神門穴部位

陰陽如一表裡都損傷陰陽都衰敗的意思

肉果指針被肉裹住即滯針的意思

淫泆水滿而泛濫外流叫淫泆這裡指邪氣泛濫浸淫

八虛邪氣留在兩肘兩腋兩髀兩腘之間叫八虛

機關之室指運動的樞紐氣血運行要會所在地[1]

譯文黃帝問伯高道邪氣侵犯人體有時使人眼睜睜而不能入睡是什麼氣造成的呢伯高說食物入胃消化后其糟粕津液宗氣分為三路宗氣積聚在胸中出於喉嚨貫通心脈推動肺的呼吸它所化生的營氣分泌津液灌注于脈中變化為血在外則營養四肢在內而灌注臟腑循脈流行與晝夜刻數相應衛氣是一種比較滑利剽悍的水谷之氣首先運行在四肢的末端分肉皮膚之間而沒有休止白天行於陽分之屬夜間行於陰分之屬常以足少陰腎經為起點循行於五臟六腑有厥逆之氣留于五臟六腑時則衛氣僅能捍衛體表行於陽分而不能入于陰分僅止行於陽分就造成陽氣偏盛陽氣偏盛則陽蹺脈氣充塞衛氣不得通過而入于陰分導致陰虛所以人就不能閉目入睡了

黃帝說講得好怎樣治療呢伯高說補其不足泄其有餘調和虛實溝通陰陽從而消除厥逆的邪氣再服半夏湯一劑使內XX陽之氣通利無阻這樣人便能夠安然入睡了黃帝說講得對用這種方法就像疏通管道一樣使經絡大大相通陰陽之氣當然能夠得到調和再講講那個方子伯高說這個方子的製作如下用源於千里之外的長流水八升置於器皿中長時間攪動然後澄清取上面的五升用葦薪燃火煮水沸後放入秫米一升炮製過的半夏五合慢慢續煎使之濃縮成一升半去渣每次服一小杯每日二次或多次以見效為度若病是剛剛起的服藥后立刻靜卧汗一出就好了若病程較久服三劑后也可痊愈

黃帝問伯高說人的四肢百節怎樣和天地相應呢伯高回答說天圓地方人則頭圓足方天有日月人則有雙眼地有九州人則有九竅天有風雨人則有喜怒天有雷電人則有聲音天有四季人則有四肢天有五音人則有五臟天有六律人則有六腑天冬夏人則有冷熱天有十日人則有十指天有十二個時辰人則有兩足十趾加上男子的雙睾以對應女子雖只有兩節不足但其須懷孕生子天有陰陽人則有夫妻一年有三百六十五日人身則有三百六十五個主要穴位地有高山人則有兩肩和雙膝地有深谷人則有腋窩腘窩地有十二條大河人則有十二條主要的經脈地有泉水細流人則有衛氣地有叢草人則有毫毛天有晝夜人則有起卧天有列星人則有牙齒地有小山人則有小節地有山石人則有高骨地有林木人則有筋膜地有都市人則有隆起肌肉一年有十二月人體四肢則有十二節有些地方四季草木不生人則有終身不育的以上這些情況都是人體與天地相應的情況

黃帝問岐伯說我希望了解持針的法則進針的原理緩用針和舍針的意趣以及扦皮膚開腠理究竟怎麼處理再有對經脈的曲折和出入之處經氣流注止慢快歸宿以及六腑輸注于全身的情況我還希望聽你說明一下另外在經脈的離合之處陽經怎樣別出走入XXXX又怎樣別出走入陽經它們是通過哪條道路而溝通的希望你能全面說說這些道理岐伯說針刺的道理已盡在你所提的問題中了

黃帝說請你全部講給我聽岐伯說手太XX脈出於手大拇指的尖端向內曲折沿內側赤白肉際抵達大拇指根節之後部的太淵穴處形成動脈搏動的現象然後屈折向外上行至根節之下又屈向內行和諸陰絡會合在魚際部由於幾條陰脈都輸注於此其脈氣流動滑利伏行於壅骨之下由此再向外曲折浮出於寸口部循經上行到達肘內側的大筋之下又向內彎曲上行通過肘部的內側XX腋下向內屈行走入肺中這就是手太陰肺經從胸至手的順行徑路心主手厥XX出於手的中指尖端屈而向內沿中指內側上行留結于掌中伏行在兩骨之間然後外屈出於兩筋的中間腕關節骨肉交界處它的脈氣流動滑利在腕部上行二寸后又屈而向外行於兩筋之間上抵肘內側XX到小筋之下流注于兩骨的會合處再向上行於胸中向內歸結於心脈

黃帝說為什麼唯獨手少XX脈沒有腧穴呢岐伯說手少陰是內連心髒的經脈心是五臟六腑的主宰又是蘊藏精神的中樞其器質堅固外邪不能盤踞于內如果盤踞則心臟受傷神氣散失神氣散失生命活動就會終止因此凡是各種病邪侵犯心髒的其邪氣均留滯在心髒的外圍心包絡上包絡是心主之脈能夠代心受邪取其腧穴可以針刺治療心病所以唯獨手少陰心經是沒有腧穴的

黃帝說手少陰心經沒有腧穴難道它不受病嗎岐伯說在外的經脈有病而心臟是沒有病的所以當心經有病時可單獨取用心經在掌后銳骨之端的穴位其餘經脈的曲折運行的緩急都與手太陰心主之脈的循行情況相似所以當手少陰心經有病時可取本經的腧穴神門根據經氣的虛實緩急分別進行凋治邪氣盛的用瀉法正氣虛的用補法這樣就會使邪氣得以消除真氣得以堅固這種治療方法是符合自然規律的

黃帝說持針縱舍是怎樣的呢岐伯說首先必須明確十二經的本末皮膚的寒熱脈象的盛衰滑澀如果脈象滑而盛表明病情日漸嚴重脈象虛而細是長期勉強支撐的表現脈大而澀的患有痛痹症表裡俱傷氣血皆敗病難治胸腹和四肢還在發熱的是病邪未除的緣故熱勢已退則為病邪已除同時還要觀察病人的皮膚從而察知肌肉的堅實和脆薄脈象的大小滑澀皮膚的寒溫燥濕並觀察顯現于眼睛的五色以分辨五髒的病變來判斷其或生或死再看他的血絡察其反映于外部的色澤以診知寒熱痛痹等症

黃帝說對於持針縱舍我還沒弄懂它的意蘊哪岐伯說操針的原則必須要端正態度安靜心清首先應當了解病情的虛實然後再進行緩急補泄的手法用左手把握骨骼的位置右手循按經脈穴位要防止肌肉過度緊張以免突然收縮而裹針用泄法時必須垂直下針用補法出針時必須閉其針孔同時又應當採用輔助行針的手法以導引其氣使邪氣不得浸淫其氣得以內守黃帝說扦皮膚開腠理的刺法是怎樣進行操作的呢岐伯說根據分肉的部位左手循別其肌膚右手輕微緩慢地進針針尖要與皮膚垂直這樣做神氣就不會散亂邪氣得以祛除

黃帝問人身有八虛可分別診察哪些疾病呢岐伯回答說可診察五臟病變黃帝說怎樣診察呢岐伯說如果肺與心有邪則邪氣居留在兩肘肝有邪則邪氣居留在兩腋窩脾有邪則氣居留在兩髀腎有邪則邪氣居留在兩腘以上八虛都是關節屈伸的樞紐也是真氣和血絡通行的要處邪氣和惡血不能令其盤踞或停留如有停留就會損傷筋脈骨節使關節屈伸不利以致發生拘攣的癥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