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音

来源:www.uuuwell.com

   

1基本介紹中古漢語中,三十六字母分為四類:全清、次清、全濁、次濁。以一般的三十六字母為例,全清包括幫、非、端、知、精、心、照、審、見、影、曉十一母,次清包括滂、敷、透、澈、清、穿、溪七母,全濁包括並、奉、定、澄、從、邪、床、禪、群、匣十母,次濁包括明、微、泥、娘、疑、喻、來、日八母。按照學術界的擬音,則全清包括所有的清不送氣塞音、清不送氣塞擦音和清擦音,次清包括所有的清送氣塞音和清送氣塞擦音,全濁包括所有的濁阻礙音(塞音、塞擦音和擦音),次濁包括所有的響音(鼻音、邊通音和通音)。

在現代漢語的多數方言中都缺乏濁的塞音、塞擦音和擦音,即中古全濁音。吳語和老湘語的塞音和塞擦音仍保留全清、次清、全濁三分的特徵。在官話和粵語等方言中,中古全濁聲母清化成相應的清聲母。官話中塞音和塞擦音依平仄,平聲送氣同次清(如「同」dung字漢語拼音tóng /tʰʊŋ/),仄聲不送氣如全清(如去聲「洞」dungh字漢語拼音dòng /tʊŋ/,和入聲「讀」duk字漢語拼音dú /tu/)。粵語基本同官話,但白讀中上聲字同平聲送氣。閩語情況複雜,其中閩南語中古的全濁音清化,但中古的鼻音(次濁音)塞化為濁塞音(或者變成邊音)。如「閩南語」三字的聲母中古漢語本來是/m/, /n/和/ŋ/,而現在成了/b/, /l/和/g/。漢語的聲母清化過程通常也伴隨聲調分化,以保持原先的區別,通常清聲母字變成陰調而濁聲母字變成陽調(不一定發生在所有聲調,如普通話只有平聲區分陰陽)。

江永說「清濁本于陰陽」,濁音在漢語中消失后,漢語的語音體系就發生了陰陽失衡。底氣一味的「虛化」,變成了響亮的官腔語言。 比如喜歡大聲說話,常常被全世界視為華人的惡習,這個惡習,也大概是濁音清化的時候形成的,因為聲帶震動的濁音字是難以發出高聲調的,聲母清濁不辨后,便只有靠聲調來區別,於是聲調起伏就被放大。沉蓄內斂的濁音清化后,說話變得容易,「扯著嗓門」的情況便出現了。 當年「讀音統一會」的議長吳稚暉為建議漢語國音中恢復濁音開玩笑說:「濁音字甚雄壯,乃中國之元氣。德文濁音字多,故其國強;我國官話不用濁音,故弱。」或許這並非玩笑:全濁音清化的時間,在唐朝安史之亂到五代宋遼時期,正好和漢族在歷史上由盛轉衰一致。昔日「強漢」的性格和文化,也從此發生了革移,今天的世界強國:英、法、美、德、日、俄皆是有濁音的民族。如此巧合,偶然耶?必然耶?

全濁聲母指中古漢語的濁塞音、濁塞擦音和濁擦音聲母,響音聲母稱次濁聲母或者清濁聲母。 在韻圖裡,全濁聲母包括並母、奉母、定母、澄母、從母、邪母、床母、禪母、群母和匣母,參見守溫三十六字母。

上古漢語的情況目前尚不明朗。有些學者認為和中古漢語類似,塞音和塞擦音三分,還有人認為四分的,即清濁各分送氣不送氣。

2語言比對中古漢語和藏文

北京話等官話方言

拉薩話等衛藏方言

蘇州話等吳語

藏語安多方言

全清

不送氣清音,平、上聲為陰調

不送氣清音,陰調

不送氣清音,陰調

不送氣清音

次清

送氣清音,平、上聲為陰調

送氣清音,陰調

送氣清音,陰調

送氣清音

全濁

清化,平聲送氣,陽調,仄聲不送氣,上聲先歸入陽去后和陰去合併,入聲變陽平

清化,無前、上加字者送氣,有前、上加字者不送氣,均為陽調

濁音,陽調

濁音

次濁

仍為次濁,平聲陽調,上聲同清聲母上聲

仍為次濁,無前、上加字者陽調,有前、上加字者陰調

仍為次濁,陽調(偶爾陰調,稱為「陰次濁」)

仍為次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