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禦機制

来源:www.uuuwell.com

   

1主要防禦機制編輯( 1 ) 壓抑 (repression)弗洛伊德把壓抑稱作整個精神分析理論結果的基石顯然它是最重要的防禦機制

壓抑是一種積極努力自我通過這種努力把那些威脅著自身的東西排除在意識之外或使這些東西不能接近意識根據弗洛伊德的觀點我們每個人都要使用壓抑因為我們所有人的無意識中都有不願意帶入意識的想法壓抑看似有效但它並不是無需付出代價的因為壓抑是一個穩定主動的過程它需要自我持續地消耗能量壓抑大量強烈的想法和衝動使自我沒有剩餘能量可以運作沒有一個強大的超我那麼一場維持穩定人格的戰鬥必將失敗

一天夜裡一個男孩看見父親毆打母親事後被問及這次經歷時男孩堅持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也許他並沒有撒謊相反或許是因為那一幕恐怖得讓他難以接受因此將這個經驗壓抑于意識之外

( 2 ) 升華 (sublimation)升華是惟一真正成功的防禦機制與壓抑不同升華用得越多自我的生產性越強

升華是可以將無意識衝動轉化為社會接受行為的渠道如果你把攻擊性本我的衝動直接指向你想攻擊的人那麼你將陷入困境但把這些衝動升華為諸如搏擊性運動對抗性運動之類的活動是可以被接受的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攻擊性的運動員被看成是英雄並因為他們的行為而受到獎勵升華生產性很強因為升華的活動中本我可以表達其攻擊性自我無需耗盡能量阻礙這些衝動而且運動員因為攻擊性活動受到愛戴

替代 ( displacement )與升華一樣替代將衝動導入一個沒有威脅性的目標

1 例

一個女子遭受虐待后無意識中會非常憤怒如果向相應的目標發泄憤怒時不被接受或會導致可怕後果那麼她會把這些情緒指向她身邊的其它人例如同事孩子父母儘管這樣做會導致其它問題但是向威脅性小的人爆發憤怒可以防止無意識的想法變成有意識發泄

弗洛伊德認為許多不合理的害怕恐懼都只是象徵性替代

2 例

弗洛伊德的一位患者的兒子害怕馬他推測這個孩子是用馬的害怕代替對父親的害怕

拒絕 ( denial )當運用拒絕時我們指是拒絕接受某些事實的存在和壓抑不同拒絕不是說不記得了而是堅持某些事情並不是真實的儘管所有證據都表明其真實的

一名深愛妻子的鰥夫在妻子死後很久仍然表現得好像她還活著一樣他在飯桌前給她留一個位子告訴朋友們她走親戚去了對這名鰥夫而言跟清醒地承認妻子已經死亡相比這種假裝更能讓他容易接受

顯然拒絕是防禦的一種極端形式拒絕越多與現實接觸越少心理機能的運作更加困難但在許多情況下自我寧願借助於拒絕而不讓某些想法XX到意識里

反向形成 ( reaction formation )在運用生成反應時我們會按照與無意識慾望相反的方式行動以躲開可怕的念頭或慾望

一個女人總告訴別人她多麼地愛她的母親實際上她在隱藏無意識中對母親的強烈憎恨

理智化 ( intellectualization )對可怕事物進行自我控制的一種方法在這些情感內容XX意識層面之前就把它抹去了用一種嚴格的理智而非情感的方式檢查自身的意念而把某些想法帶入意識或把它們保存在意識中不造成任何焦慮

一個女人想象他丈夫出了可怕的車禍她反覆地考慮系安全帶的重要性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弗洛伊德學派的醫生可能會猜想這個婦女在無意識中對她的丈夫懷有某種憎恨

投XX ( projection )有時我們把一種無意識衝動歸為別人的而不是我們自己的這種防禦機制稱為投XX通過把衝動投XX到另一個人身上可以擺脫這樣一個觀念即我們自己持有這種想法

我們拒絕承認自己有異常XX卻認為別人有宣稱世界充滿猜疑欺騙的人無意識中承認他自己是猜疑別人的騙子

2防禦的特徵編輯防禦機制有以下幾個特徵

(1)防禦機制不是蓄意使用的它們是無意識的或至少是部分無意識的固然我們時常會做一些意識的努力但真正的防禦機制是無意識進行的

(2)防禦機制是藉支持自尊或通過自我美化(價值提高)而保護自己及防護自己免於受傷害從它的作用和性質來看可分為積極的防禦機制和消極的防禦機制兩種

(3)防禦機制似有自我欺騙的性質即以掩飾或偽裝我們真正的動機或否認對我們可能引起焦慮的衝動動作或記憶的存在而起作用因此自我防禦機制是藉歪曲知覺記憶動作動機及思維或完全阻斷某一心理過程而防禦自我免於焦慮實際上它也是一種心理上的自我保護法

(4)防禦機制本身不是病理的相反它們在維持正常心理健康狀態上起著重要的作用但正常防禦功能作用改變的結果可引起心理病理狀態

(5)防禦機制可以單一地表達也可以重疊地表達例如某工人在車間受到組長批評於是說我才不在乎呢!隨後在工作中有意無意地摔摔打打製造廢品以消心中之憤就是合理化與遷怒的雙重作用

3自我防禦機制編輯自我防禦機制是自我用來應付本我和超我壓力的手段當自我受到本我和超我的威脅而引起強烈的焦慮和罪惡感時焦慮將無意識地激活一系列的防禦機制以某種歪曲現實的方式來保護自我緩和消除不安和痛苦

關於自我防禦機制首先由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提出後由他的女兒安娜·弗洛伊德對之進行了系統的研究在她的著作自我和防禦機制中強調每一個人無論是正常人還是神經症患者的某種行為或言語都在不同程度上使用全部防禦機制中的一個或幾個特徵性的組成成份

只要能夠運用這些防禦機制來維持平衡而沒有表現出適應不良的行為那就不能看作是病態只有在不適當的時機不適當地應用防禦機制以致不論在自己內心安寧方面還是與他人的交往方面都和他的生活不相稱不相和諧時才可以稱之為病態如果一個人對任何有意識的或無意識的不愉快情感都做出刻板的不加選擇的公式化的防禦反應便可以認為他是患了神經症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