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蔘

来源:www.uuuwell.com

   

人蔘多年生草本植物,喜陰涼、濕潤的氣候,多生長於晝夜溫差小的海拔500~1100米山地緩坡或斜坡地的針闊混交林或雜木林中。由於根部肥大,形若紡錘,常有分叉,全貌頗似人的頭、手、足和四肢,故而稱為人蔘。古代人蔘的雅稱為黃精、地精、神草。人蔘被人們稱為「百草之王」,是聞名遐邇的「東北三寶」(人蔘、貂皮鹿茸)之一,是馳名中外、老幼皆知的名貴藥材

植物屬性

基本信息

人蔘(20張)  中文名:人蔘(朝鮮半島出產的稱為:高麗參 )拼音名:Renshen   別 名:山參園參、人銜、鬼蓋,棒槌(《本經》),土精、神草、黃參、血參《吳普本草》),地精(《廣雅》),百尺杵(《本草圖經》),海腴、金井玉闌,孩兒參(《綱目》),棒槌(《遼寧主要藥材》)。   英文名:Ginseng,Ginseng Root   拉丁植物名:Panax ginseng C. A. Mey.   中文科名:五加科   來源:為五加科植物人蔘的根。

物種概況

  瀕危物種。人蔘為第三紀孑遺植物,屬五加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莖高約40~50cm,輪生掌狀複葉。初夏開黃綠色小花,傘頂花序單個頂生,果實呈扁圓形。也是珍貴的中藥材,是「東北三寶」之一,在中國藥用歷史悠久。長期以來,由於過度採挖,資源枯竭,人蔘賴以生存的森林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因此以山西五加科「上党參」為代表的中原產區即山西南部、河北南部、河南、山東西部等地的人蔘早已絕滅。目前東北參也處於瀕臨絕滅的邊緣,因此,保護本種的自然資源有其重要的意義。   人蔘已列為國家珍稀瀕危保護植物,長白山等自然保護區已進行保護。其它分佈區也應加強保護,嚴禁採挖,使人蔘資源逐漸恢復和增加。東北三省已廣泛栽培,近來河北、山西、陝西、湖南、湖北、廣西、四川、雲南等省區均有引種。

植物形態

人蔘(圖2)

  多年生草本;主根肉質,圓柱形或紡錘形,鬚根細長;根狀莖(蘆頭)短,上有莖痕(蘆碗)和芽苞;莖單生,直立,先端漸尖,邊緣有細尖鋸齒,上面沿中脈疏被剛毛。傘形花序頂生,花小;花菩鍾形,具5齒;花瓣5,淡黃綠色;.雄蕊5,花絲短,花藥球形;子房下位,2室,花柱1,柱頭2裂。漿果核果扁球形或腎形,成熟時鮮紅色;種子2個,扁圓形,黃白色。

生境分佈

  多生長在北緯40~45度之間,1月平均溫度-23~5℃,7月平均溫度20~26℃,耐寒性強,可耐-40℃低溫,生長適宜溫度為15~25℃,年積溫2000~3000℃,無霜期125~150天,積雪20~44厘米,年降水量500~1000毫米。土壤為排水良好、疏鬆、肥沃、腐殖質層深厚的棕色森林土或山地灰化棕色森林土,pH值5.5~6.2。多生於以紅松為主的針闊混交林或落葉闊葉林下,鬱閉度0.7~0.8。人蔘通常3年開花,5~6年結果,花期5~6月,果期6~9月。   地理分佈:吉林、遼寧、黑龍江、河北(霧靈山、都山)、山西、湖北。

人工栽培

  生物學特性   喜寒冷、濕潤氣候,忌強光直XX,抗寒力強。種子可陰乾貯藏,種胚有形態后熟和生理后熟特性;前者要求20-10℃變溫,後者需要2-4℃低溫,需時各為3-4個月,沒有完成後熟的種子不能發芽。對土壤要求嚴格,宜在富含有機質,通透性良好的砂質壤土、腐殖質壤土栽培,忌連作。   栽培技術   用種子繁殖為主。催芽,將1份種子混摻3份河沙,用新高脂膜600——800倍液噴霧土壤表面,提高出苗率。隨即裝入催芽箱中,置於室內或室外適當場所催芽,注意經常檢查翻倒,控制好溫度和濕度播種,吉林撫松常于6月下旬播干籽(上年採收干藏種子),移栽,春栽或秋栽。春栽于4月中、下旬、宜於越冬芽萌發前栽完;秋栽于10月中、下旬,宜於土壤封凍前栽完。隨起,隨栽,一般按行株距(15-30)cm×(6-12)cm,平栽或斜栽,覆土5-9cm。搭棚分全蔭棚、又透棚、單透棚或雙透大棚等蔭棚種類,可根據氣候、土質及地勢條件選擇。   田間管理   畦面覆蓋,出苗后,蓋碎稻草或半腐熟落葉,鬆土除草,一般每年進行3-5次,防止土壤板結,消除雜草病株,培土扶苗。追肥,開溝根側施有機肥。疏花摘蕾,留種田,開花初期疏掉1/3-1/2花序中部花蕾;生產田,開花前全部摘蕾。越冬防寒,封凍前畦面培土或覆蓋落葉,厚5-15cm。參畦四財或風口處搭設防風障,以防凍害。   注意事項   整地下種后,用新高脂膜噴霧土壤表面隔離病蟲源,提高出苗率。出苗后,鬆土除草消除雜草病株,培土追肥,疏花摘蕾向葉面上噴施藥材根大靈使根莖快速膨大,藥用含量大大提高。加強對病蟲害的綜合防治並噴施新高脂膜增強防治效果

中藥屬性

藥材概述

  藥材來源   為五加科植物人蔘Panax ginseng C. A. Mey的乾燥根。   栽培者為「園參」;野生者為「山參」;播種在野生狀態下自

人蔘

[1]然生長的又稱「林下參」,習稱「籽海」。多於秋季採挖,洗凈;園參經曬乾或烘乾,稱「生曬參」;鮮根以針扎孔,用糖水浸后曬乾,稱「糖參」;山參經曬乾,稱「生曬山參」,蒸制后,乾燥,稱「紅參」。紅參:用高溫蒸汽蒸2小時直至全熟為止,乾燥后除去參須,再壓成不規則方柱狀。功效溫補白參:多選用身短、質較次的高麗參,用沸水燙煮片刻,然後曬乾。功效:性溫和。   產地   (1)野山參產量稀少,主要在長白山區以及小興安嶺地區偶爾發現。朝鮮和俄羅斯遠東地區少有發現。   (2)林下參、園參:中國吉林主產;遼寧的桓仁、新賓、鳳城、鐵嶺、撫順等地也產;黑龍江的鐵力、伊春、東寧、牡丹江等地也產。[2]   採制   園參:9-10月間採挖生,長期5-6年以上者,除去莖葉和泥土,加工成不同的商品。野山參:5-9月間採挖,將根和鬚根撥出去凈泥土。   加工炮製   用時出去蘆頭,切成薄片。

藥材性狀

  生曬參:主根呈紡錘形或圓柱形,長3~15cm,直徑1~2cm。表麵灰黃色,上部或全體有疏淺斷續的粗橫紋及明顯的縱皺,下部有支根2~3條,並著生多數細長的鬚根,鬚根上常有不明顯的細小XX突起。根莖(蘆頭)長1~4cm,直徑0.3~1.5cm,多拘攣而彎曲,具不定根和稀疏的凹窩狀莖痕(蘆碗)。質較硬,斷面淡黃白色,顯粉性,形成層環紋棕黃色,皮部有黃棕色的點狀樹脂道及放XX狀裂隙。香氣特異,味微苦、甘。   生曬山參:主根與根莖等長或較短,呈人字形、菱形或圓柱形,長2~10cm。表麵灰黃色,具縱紋,上端有緊密而深陷的環狀橫紋,支根多為2 條,鬚根細長,清晰不亂,有明顯的XX突起,習稱「珍珠疙瘩」。根莖細長,上部具密集的莖痕,不定根較粗,形似棗核

人蔘分類

  物種分類   一為五加科植物人蔘的根;一為五加科植物西洋參的根。   中藥炮製分類   生曬參 紅參 野山參 西洋參   產地分類   從人蔘的產地來分,人蔘可以分為:吉林人蔘,朝鮮人蔘(又名:高麗參,別直參),以及西洋參。   功效分類   參須:紅參須為多見,性能與紅參相似,但效力較小而緩和。   生曬參:性較平和,不溫不燥,既可補氣、又可生津,適用於扶正祛邪,增強體質和抗病能力。   白參(糖參):多選用身短、質較次的高麗參,用沸水燙煮片刻,浸糖汁中,然後曬乾。   白參(糖參)的功效:性最平和,效力相對較小,適用於健脾益肺。   野山參:溫燥之性,大補元氣,為參中之上品,但資源少,價值昂貴,很少用。   紅參:用高溫蒸汽蒸2小時直至全熟為止,乾燥后除去參須,再壓成不規則方柱狀。紅參的功效:溫補。補氣中帶有剛健溫燥之性,長於振奮陽氣,適用於急救回陽。   有機人蔘:無農殘、無化肥、無轉基因。最大程度保留了人蔘的成份與功效

藥材鑒別

  (1) 該品橫切面:木栓層為數列細胞。皮層窄。韌皮部外側有裂隙,內側薄壁細胞排列較緊密,有樹脂道散在,內含黃色分泌物。形成層成環。木質部XX線寬廣,導管單個散在或數個相聚,斷續排列成放XX狀,導管旁偶有非木化的纖維。薄壁細胞含草酸鈣簇晶。   生曬參粉末淡黃白色。樹脂道碎片易見,含黃色塊狀分泌物。草酸鈣簇晶直徑20~68μm,稜角銳尖。木栓細胞類方形或多角形,壁薄,細波狀彎曲。網紋及梯紋導管直徑10~56μm。澱粉粒甚多,單粒類球形、半圓形或不規則多角形,直徑4~20μm,臍點點狀或裂縫狀;復粒由2~6分粒組成。   (2) 取該品粉末1g,加氯仿40ml,加熱迴流1小時,棄去氯仿液,藥渣揮干溶劑,加水0.5mkl拌勻濕潤后,加水飽和的正丁醇10ml,以仿-醋酸乙酯-甲醇-水(15:40:22:10)10℃以下放置的下層溶液展開劑,展開,取出,晾乾,噴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5℃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分別置日光及紫外光燈(365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藥材色譜相應的位置上,分別顯相同顏色的斑點或熒光斑點;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日光下顯相同的三個紫紅色斑點,紫外光燈(365nm) 下,顯相同的一個黃色和兩個橙色熒光斑點。

野山參鑒別

  野山參生長於山地針闊混交林或雜木林之中,主要生長於長白山和小興安嶺地區。目前的野山參十分稀少,按照年份和大小,野山參價格差別很大,貴的野山參一支可賣到幾萬元。在購買野山參時需仔細辨別。   (1)須:長條須,老而韌,清疏而長,其上綴有小米粒狀的小疙瘩稱之謂"珍珠點"。色白而嫩脆(俗稱水須)者,則不是純野山參。   (2)蘆:蘆較長,分為二節蘆、三節蘆、線蘆、雁脖蘆。   (3)皮:老皮,黃褐色,質地緊密有光澤。皮嫩而白者,則不是純山參。   (4)紋:在毛根上端肩膀頭處,有細密而深的螺絲狀橫紋。橫紋粗糙,浮淺而不連貫者則不是純山參。    (5)體:系指毛根

行業標準

  重金屬及砷鹽 譜尼限量指標   重金屬總量 ≤20.0 mg/kg   鉛(Pb) ≤5.0 mg/kg   鎘(Cd) ≤0.3 mg/kg   汞(Hg) ≤0.2 mg/kg   銅(Cu) ≤20.0 mg/kg   砷(As) ≤2.0 mg/kg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從紅參、生曬參或白參中共分離出30余種人蔘皂甙(可以分為三組

紅參(圖4)

,即齊墩果酸組、原人蔘二醇組和原人蔘三醇組),分別稱為人蔘皂甙(Ginsenoside) -RX(注:X=0、a1、a2、a3、b1、b2、b3、c、d、e、f、g1、g2、g3、h1、h2、h3、s1、s2),尚有假人蔘皂甙(Pseudoginsenoside saponin)F11等。皂甙為人蔘生理活性的物質基礎,在分離甙元時,由於稀酸的作用,分子側鏈部分的羥基和烯鍵環合而成人蔘二醇(Panaxadiol)和人蔘三醇(Panaxatriol),人蔘二醇和人蔘三醇均是三萜類化合物。   有機酸及酯類有:檸檬酸(Citric acid)、異檸檬酸(Isocitric acid)、延胡索酸(Fumaric acid)、酮戊二酸油酸(Oleic acid)、亞油酸(Linoleic acid)、順丁烯二酸(Cis-butendicarboxylic acid)、蘋果酸(Malic acid)、丙酮酸(Pyruvic acid)、琥珀酸(Succinic acid)、酒石酸(Tartaric acid)、人蔘酸(Panax acid)、水楊酸(Salicyclic acid)、香草酸(Vanillic acid)、對羥基肉桂酸(p-Hydroxycinnamic acid)、甘油三酯(Triglyceride)、棕櫚酸(Palmitic acid)、三棕櫚酸甘油酯(Palmitin)、α,γ-二棕櫚酸甘油酯、三亞油酸甘油酯、糖基甘油二酯。   維生素類有:維生素(Vitamine)B1、維生素B2、維生素B12、維生素C煙酸(Nicotinic acid)、葉酸(Folic acid)、泛酸生物素(Biotin)及菸酰胺。   甾醇及其甙類有:β-谷甾醇(β-Sitosterol)、豆甾醇(Stigmasterol)、胡蘿蔔甙(Daucosterol)、菜油甾醇(Campesterol)、人蔘皂甙P[Sitosteryl-O- (6-O- fatty acyl)-glucopyranoside]及酯甾醇。   此外,人蔘尚含有:腺苷轉化酶、L-天冬氨酸酶、β-澱粉酶蔗糖轉化酶;麥芽醇(Maltol)、廿九烷(Nonacosane);山柰酚(Kaempferol)、人蔘黃酮甙(Panasenoside)及銅、鋅、鐵、錳等二十多種微量元素。   人蔘莖葉的皂甙成分,基本上和根一致。參須、參芽、參葉參花、參果等的總皂甙含量,比根還高,值得進一步利用

藥理作用

  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   人蔘能調節中樞神經系統XX過程和抑制過程的平衡。通過人蔘對動物腦電活動影響的研究,結果表明:其對XX和抑制兩種神經過程均有影響,但主要加強大腦皮層的XX過程。由於同時作用於抑制過程,故使抑制趨於集中,使分化加速且更完全。人蔘可調節神經功能,使緊張造成紊亂的神經過程得以恢復。人蔘皂甙 Rb 類有中樞鎮靜作用,Rb1、Rb2、Rc 混合皂甙具有安定作用;Rg 類有中樞XX作用。人蔘皂甙對中樞的影響為小劑量XX,大劑量抑制。人蔘水浸劑5g/kg腹腔注XX能明顯減少小鼠的自發活動。人蔘水浸劑亦能對抗可卡因士的寧戊四氮所致驚厥,並能降低驚厥死亡率。有報告指出,人蔘粗製中性皂甙既有鎮靜安定作用,亦有鎮痛、肌松和降溫作用。   人蔘對學習記憶的影響有雙向性及成分依賴性大鼠口服人蔘浸膏20mg/kg,連續3天,易化了大鼠Y-迷宮實驗中30分鐘學習獲得和24小時記憶保留,但是劑量加大至100mg/kg,則學習記憶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損害了某些學習記憶指標。人蔘提取物可防止應激所致的小鼠學習能力的下降。有報告認為,人蔘提取物對樟柳鹼戊巴比妥鈉造成的記憶獲得不良有拮抗作用,亦能改善環己酰亞胺和亞硝酸鈉造成的記憶鞏固障礙及40%乙醇造成的記憶再現缺陷。用人蔘莖葉皂甙200mg/kg、100mg/kg、50mg/kg 給小鼠腹腔注XX,可明顯對抗樟柳鹼的作用和改善小鼠的記憶,增加腦內的RNA,但對DNA和蛋白質含量無明顯影響。   人體實驗證明:人蔘抗疲勞作用的機制可能與其升高血脂和促進蛋白質、RNA 合成有關。研究表明人蔘皂甙 Rg1 的抗疲勞作用顯著,中性皂甙(Rb1、Rb2、Rc等)無抗疲勞作用。分離出人蔘皂甙后剩下的親脂成分,亦能增加小鼠的自發運動,顯示抗疲勞作用。人蔘能使糖原、高能磷酸化物的利用度更經濟,防止乳酸與丙酮酸的堆積,並使其代謝更加完全。人蔘亦可阻止大鼠長時間運動引起的組織中糖原和腎上腺膽固醇耗竭。   研究表明:人蔘具有中樞擬膽鹼活性和擬兒茶酚胺活性,能增強膽鹼系統功能,增加 Ach 的合成和釋放,同時提高中樞M-膽鹼受體密度。   實驗證明:人蔘能促進蛋白質的合成、RNA 的合成及 DNA 的合成。人蔘易化記憶的作用可能主要與腦內核酸蛋白質合成有關。Rg1 能使腦內蛋白質含量顯著增加,而 Rb1 則無此作用。有報告認為,人蔘莖葉皂甙能顯著增加小鼠腦內 RNA 含量。人蔘莖葉皂甙、二醇組皂甙及三醇組皂甙對小鼠腦內γ-氨基丁酸的正常水平無明顯改變,但對異煙肼所引起的腦內γ-氨基丁酸水平降低有非常明顯的對抗作用。   人蔘對腦血流量和腦能量代謝亦有明顯的影響。人蔘製劑可增加兔腦葡萄糖的攝取,同時減少乳酸、丙酮酸和乳酸/丙酮酸的比值,並可使葡萄糖的利用從無氧代謝途徑轉變為有氧代謝。人蔘亦可使大腦皮層中自由的無機磷增加25%。人蔘果皂甙能提高腦攝氧能力。人蔘總皂甙、人蔘根總皂甙對腦缺血/再灌注損傷均有保護作用。總之,人蔘能使動物大腦更合理地利用能量物質葡萄糖,氧化產能,合成更多的ATP供學習記憶等活動之用。   提高機體的適應性   人蔘可改變機體的反應性,與刺五加北五味子等相似,具有「適應原」樣作用,即能增強機體對各種有害刺激的反應能力,加強機體適應性。作為機體功能的調節劑,人蔘莖葉皂甙和根皂甙對物理性的(寒冷、過熱、劇烈活動、放XX線)、生物學性的(異體血清細菌移植腫瘤)、化學性的(毒物麻醉藥、激素抗癌藥等)種種刺激引起的應激反應均有保護作用,能使紊亂的機能恢復正常,有人稱其為適應原性物質(一種增強人體非特異性抵抗能力的物質)。狗在大量失血窒息而處於垂危狀態時,立即注入人蔘製劑,可使降至很低水平的血壓穩固回升,延長動物存活時間,乃至促進動物恢復健康。人蔘能防止腎上腺由 ACTH 引起的肥大和強的松引起的萎縮;防止甲狀腺甲狀腺素引起的機能亢進和6-甲基硫氧嘧啶導致的機能不足;能降低飲食性的高血糖,亦能升高胰島素引起的低血糖;對皮下注XX牛奶引起的白細胞增多可使之下降,對痢疾內毒素引起的白細胞減少則使之升高。長期服用人蔘的家兔,可防止由靜脈注XX疫苗引起的發熱反應。對維生素B1、維生素B2 缺乏引起的癥狀及過敏性休克,有某些良好影響等。但無明顯的抗腎上腺素或抗組胺的作用。其作用原理,可能與人蔘對機體在「應激過程」中的反應,特別是對神經-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的影響有關。有報告指出,人蔘莖葉皂甙腹腔注XX可明顯減少小鼠在高溫(46℃)和低溫(-9℃)條件下的死亡率,具有抗高溫和抗低溫的作用;與人蔘根皂甙相比,二者作用相似。莖葉皂甙灌胃給葯連續 3 天,對燙傷性休克有保護作用。由於人蔘能加強機體對有害因素抵抗力,因此,對許多傳染病治療,具有重要意義。   對血管系統的作用   a. 對心臟功能的作用:人蔘對多種動物的心臟均有先XX后抑制、小量XX,大量抑制的作用。其對心髒的作用與強心甙相似,能提高心肌收縮力。大劑量則減弱收縮力並減慢心率。實驗表明:紅參的醇提取液和水浸液對離體蛙心,可使其收縮加強,最後停止於收縮期;對犬、兔、貓在位心,亦可使其收縮增強,心率減慢。這些作用主要是直接XX心肌所致。對動物大量失血而發生急性循環衰竭(心率慢、心力弱),人蔘可使心跳幅度異常加大,心率顯著增快。人蔘皂甙具有較強的抗氯化鋇誘發的大鼠心律失常作用,對所產生的心動過速有較強的糾正作用,能使心律恢復到正常水平。有報告指出,人蔘果或人蔘根皂甙可對抗腎上腺素導致的實驗性心律失常。人蔘皂甙對心肌細胞內cAMP及cGMP含量具雙向調節作用,故維持cAMP和cGMP的平衡也是對抗在應激狀態心律紊亂的一個因素。人蔘莖葉總皂甙對兔實驗性竇房結功能損傷有保護作用。   b. 對心肌的作用:人蔘對心肌有保護作用。人蔘皂甙能降低小鼠在嚴重缺氧情況下大腦和心肌的乳酸含量,能恢復缺氧時心肌cAMP/cGMP 比值,並具有保護心肌毛細血管內皮細胞減輕線粒體損傷的作用。從人蔘莖葉、蘆頭、果及主根等部位所提取的皂甙,對異丙基腎上腺素造成的大鼠心肌壞死,均有明顯的心肌保護作用,可使病損減輕,尤以人蔘果皂甙作用為佳。人蔘不同部位皂甙與心得安有相似的作用效果。人蔘蘆頭總皂甙能促進體外培養乳鼠心肌細胞的DNA合成,對缺糖缺氧損傷性培養的心肌細胞有一定的保護作用。研究認為,人蔘總皂甙抗心肌缺血和再灌注損傷的機制,是促進心肌生成和釋放攝護腺素,抑制血栓素A2 的生成,並通過抗氧自由基和抗脂質過氧化作用而保護心肌細胞。   c. 對血管的作用:人蔘對血管的作用,一般認為其為血管擴張葯,但亦有小劑量收縮,大劑量擴張或先收縮后擴張的報告。人蔘對血管的作用因血管種類不同或機體狀態而表現不同。人蔘對兔耳血管和大鼠後肢血管有收縮作用。但對整體動物冠狀動脈、腦血管、眼底血管有擴張作用。靜脈注XX總皂甙能降低犬後肢血管和腦血管阻力,但卻能增加大鼠腎血管阻力。人蔘皂甙Rg1、Re對犬血管亦呈擴張作用,效果分別為罌粟鹼的1/20和1/50,Rc、Rb2 的作用很弱,而Rb1無效。人蔘影響血管功能的有效成分和作用機制的研究表明:人蔘皂甙Rb1和 R0 對血管的擴張作用是非選擇性的,而Rg1僅選擇性對抗 Ca++ 引起的血管收縮,其作用機制尚有待進一步研究。有人認為,人蔘對不同類別、不同生理狀態下血管的不同的調節作用可能是人蔘雙向調節血壓的原因。   d. 對血壓的作用:大多數的資料表明:動物在正常或高血壓狀態,人蔘有降低血壓的作用,但亦有使血壓升高的報道。人蔘對麻醉動物的血壓,小劑量升壓,大劑量降壓。治療量對病人血壓無明顯影響。人蔘的升壓作用可能與腎、脾體積縮小、內臟血管收縮有關。而降壓則是由於釋放組胺所致。麻醉犬對人蔘的降壓作用有快速耐受現象。人蔘皂甙 Rb1、Rb2、Rc、Rd、Re、Rf 對血壓有先微升後下降的雙向作用,以Rg1最強,Rb1 大劑量時升壓。但是其對血壓的作用不受阿托品苯海拉明、酚唑啉和心得安的影響。人蔘醚提取物40mg/kg 靜脈注XX,可使氟烷輕度麻醉的犬心率減慢,中心靜脈壓降低。值得注意的是:靜脈注XX人蔘浸膏,能使呼吸已經停止、血壓下降、反XX完全消失的貓從瀕死狀態復甦。   一般認為,人蔘降壓作用的機制是:人蔘有擬膽鹼作用;紅參乙醚提取物開始出現的短暫降壓作用,與組胺釋放有關,而後出現的持久降壓作用,屬其他原因;人蔘可導致血管內Ca++ 減少,其降壓作用是人蔘對血管平滑肌作用的結果,人蔘皂甙 Rb1具有持久降壓作用;由於切除動物大腦或用神經節阻滯劑后均可消除人蔘的降壓作用,故人蔘的降壓作用,可能有中樞神經及反XX機制的參與。   e. 對耐缺氧能力的作用:人蔘或其提取物,能顯著地提高動物耐缺氧的能力,使耗氧速度減慢,存活時間延長,並能使心房在缺氧條件下收縮時間延長。紅參提高耐缺氧的能力比生曬參強。人蔘提高機體耐缺氧能力的作用機制可能與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冠脈血流量,增加紅細胞內2,3-DPG 含量,調節心肌的環核苷酸代謝及糖代謝等因素有關。實驗證明:10%人蔘提取液給小鼠腹腔注XX,能顯著提高小鼠耐常壓缺氧能力,亦能提高小鼠耐亞硝酸鈉中毒缺氧的能力。人蔘果皂甙能明顯減少動物的耗氧量,增強小鼠在低壓和常壓缺氧條件下的耐受力,明顯延長腦循環障礙性缺氧和組織中毒性缺氧時小鼠的生存時間,這與人蔘根的作用一致。人蔘尚有降低心肌耗氧量或增加冠脈血流量的作用,此與提高機體的耐缺氧能力亦有一定關係。人蔘總皂甙使小鼠在缺氧時,組織中乳酸含量降低,心肌中 cAMP及cGMP含量降低,cAMP/cGMP比值接近正常。人蔘總皂甙對缺氧缺糖心肌細胞可防止無氧酵解,促進糖原合成,而對缺氧、缺糖心肌細胞起保護作用。   f. 對造血功能的作用:人蔘或其提取物對骨髓的造血功能有保護和刺激作用,能使正常和貧血動物紅細胞數、白細胞數和血紅蛋白量增加。對貧血病人也能使紅細胞數、血紅蛋白和血小板增加。當外周血細胞減少或骨髓受到抑制時,人蔘增加外周血細胞數的作用更加明顯。人蔘是通過增加骨髓 DNA、RNA、蛋白質和脂質的合成,促進骨髓細胞有絲分裂,刺激造血功能的。   g. 對血小板功能的作用:人蔘具有抑制血小板聚集的作用。給健康成人空腹口服紅參粉1.5g,服后1和3小時抽血測定血小板聚集,結果與服藥前相比,其對花生四烯酸、ADP、凝血酶和腎上腺素等誘發的血小板聚集有顯著的抑製作用,同時由花生四烯酸和凝血酶誘導的血小板丙二醛的生成也受到抑制。比較紅參和白參的70%甲醇提取物在體外對兔血小板聚集的抑製作用,結果紅參提取物的作用較白參提取物強。通過對人蔘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機制的研究發現,人蔘皂甙能XX血小板膜上的腺苷酸環化酶並抑制磷酸二酯酶的活性,使血小板內 cAMP水平顯著提高。由於人蔘皂甙在體內抑制ADP、花生四烯酸和膠原誘發的血小板聚集的時效曲線和使血小板內cAMP水平升高的時效曲線是一致的,因此人蔘皂甙使血小板內cAMP水平升高,可能是人蔘皂甙抑制家兔血小板聚集的機制之一。人蔘皂甙顯著升高血小板內cAMP含量,但不影響cGMP含量。實驗提示,人蔘對血小板環氧酶或TXA2合成酶有直接作用,人蔘抑制血小板功能與PG代謝有關。研究結果表明:人蔘或人蔘皂甙對血小板確有抑製作用。其作用機制可能與阻滯PG代謝,提高血小板內 cAMP含量及Ca++ 拮抗等作用有關。   h. 降血脂和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人蔘特別是人蔘皂甙 Rb2 能改善血脂,降低血中膽固醇、甘油三酯、升高血清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動脈硬化指數,對於高脂血症、血栓症和動脈硬化有治療價值。   人蔘皂甙對正常動物的脂質代謝有促進作用,能使膽固醇及血中脂蛋白的生物合成、分解轉化、排泄加速,最終可使血中膽固醇降低,而當動物發生高膽固醇血症時,人蔘皂甙均能使其下降。人蔘莖葉皂甙和人蔘多糖高脂血症大鼠亦有降血脂作用。紅參粉、人蔘皂甙 Rb2、Rc、Rg1、Rb1,特別是 Rb2 使血中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升高,有較好的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人蔘皂甙亦有預防實驗性動脈粥樣硬化的作用。人蔘皂甙 Rb2 對高膽固醇飼料餵養的大鼠,能使其總膽固醇遊離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升高,動脈硬化指數改善,一次腹腔注XX即有效果,多次用藥作用更顯著。研究證明人蔘皂甙 Rb2 對膽固醇有異化作用和促進排泄作用,對甘油三酯則促進其轉入脂肪組織中。   人蔘對健康人及高血脂病人均有降血脂作用。對5名健康人和6名高脂血症患者口服紅參粉1周后,血清膽固醇無明顯降低,但血清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明顯增加,動脈粥樣硬化指數顯著下降。對高甘油三酯血症患者,也能使血清甘油三酯明顯降低。   抗休克作用   人蔘能減輕豚鼠血清誘發的過敏性休克,而延長其生存時間。對燙傷性休克小鼠,能明顯延遲其死亡。對失血性和窒息性垂危狀態中的狗,有促進恢復正常生命活動的作用。對失血性急性循環衰竭動物,人蔘能使心搏振幅及心率顯著增加。在心功能衰竭時,強心作用更為顯著。預先給予人蔘果皂甙可使出血性休克犬存活時間明顯延長,能防止失血性休克心肌細胞的肌膜、核膜、線粒體的損傷,有保護休克動物心、腦、腎和肝的作用。人蔘果皂甙和人蔘蘆頭皂甙對失血性休克亦有保護心、肝和肺等組織的作用。人蔘提取物(紅參、糖參、20%乙醇滲漉,1:1濃縮)有抗胰島素休克作用,而人蔘總皂甙有促進胰島素休克作用。參麥注XX液(人蔘、麥冬)治療小鼠及大鼠實驗性內毒素休克有良效,使腹瀉、發熱癥狀減輕,外周血象及網狀內皮系統功能改善。提示其是一個良好的網狀內皮系統功能激活劑。   對肝髒的作用   人蔘能增加肝臟代謝各物質的酶活性,使肝髒的解毒能力增強,從而增強機體對各種化學物質的耐受力。實驗表明:人蔘能增加肝內乙醇脫氫酶的活性,可縮短乙醇對家兔和狗的麻醉時間,使家兔血中乙醇水平很快降低。有報告指出,人蔘既能增強肝髒的解毒功能,亦有抗肝損傷的作用。人蔘果皂甙對四氯化碳引起的肝損傷轉氨酶血症有減輕作用。亦有報道,人蔘皂甙除能降低四氯化碳引起家兔血清穀草轉氨酶活性的升高外,對其他毒物,如硫代乙酰胺引起家兔肝組織的變化,人蔘皂甙亦可使之減輕。對人蔘皂甙的抗肝毒作用和某些結構-功效關係的研究結果發現,紅參很可能比白參有更強的抗肝毒活性。   人蔘對乙醇的解毒作用十分明顯,它不僅能縮短乙醇麻醉的持續時間和加快恢復正常的時間,還能降低血清中 GOT、GPT、ALP 和膽紅素等含量,而且能增加與乙醇代謝有關的醇脫氫酶和醛脫氫酶的活性,同時將乙醇代謝所產生的有毒物質乙醛迅速地排出體外,還由於過量的氫參與皂甙合成從而有效地保護乙醇中毒的肝臟。   對內分泌系統的作用   a. 對垂體、腎上腺皮質的作用:一般認為人蔘本身不具有皮質激素作用,但亦有人提出它能XX腎上腺皮質。研究表明:人蔘對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有刺激作用,其有效成分是人蔘皂甙。各種人蔘皂甙因其化學結構不同,使其刺激作用亦有所不同。人蔘皂甙的作用部位在垂體水平以上,人蔘皂甙並非直接作用於垂體前葉分泌 ACTH 的生化過程,其作用必須通過第二信使 cAMP 才能實現。   人蔘能使正常和切除一側腎上腺大鼠的腎上腺肥大;使豚鼠尿中17-酮類固醇含量降低;使大鼠嗜酸性粒細胞增多,腎上腺皮質中維生素C及膽固醇減少,尿中ACTH增加。在低壓缺氧狀態等應激條件下,人蔘能使大鼠腎上腺中維生素C含量不減低。人蔘能提高小鼠耐受高溫低溫的能力,但摘除腎上腺后,這一效應消失。   人蔘中多種人蔘皂甙能增加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活性,其中以人蔘皂甙Rb最強。α-受體拮抗劑酚妥拉明、β-受體阻斷劑心得安、神經阻斷劑六甲雙胺及催眠葯戊巴比妥鈉腹腔注XX均不能拮抗給大鼠腹腔注XX人蔘皂甙7mg/100g 30分鐘后所引起的血漿中皮質酮水平的升高。人蔘皂甙刺激腎上腺皮質能使血漿內皮質酮水平升高。長期給予人蔘皂甙后,可使大鼠腎上腺重量增加。人蔘皂甙主要作用於腎上腺皮質,使皮質增生變厚。由於皮質激素分泌增加,因此在腎上腺重量增加的同時亦能使胸腺萎縮。   有報告認為,人蔘皂甙刺激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增加的機制是:人蔘皂甙刺激腎上腺皮質功能是通過釋放垂體ACTH,而ACTH 對腎上腺皮質的刺激又必須通過第二信使cAMP才能實現。實驗證明:腎上腺內cAMP濃度的增加與人蔘皂甙的劑量有關。給大鼠腹腔注XX人蔘皂甙,劑量在5mg/kg以上時,給葯組動物腎上腺內cAMP濃度明顯高於對照組。與此同時,大鼠血漿中17-羥皮質類固醇濃度亦明顯升高,而腎上腺內皮質激素則呈減少趨勢,此可能系皮質激素釋放入血的結果。從而進一步證明給大鼠腹腔注XX人蔘皂甙后,其血漿中ACTH的變化與皮質酮的變化相平行。   有報告指出,人蔘皂甙的作用部位在垂體或垂體以上部位。對於切除腦垂體的大鼠,人蔘對血中 ACTH 和腎上腺內cAMP含量的影響則不存在。人蔘二醇和人蔘皂甙Rd對大鼠有升高腎上腺cAMP水平的作用,但人蔘皂甙Rb2和人蔘三醇無效,垂體切除術可解除Rd和人蔘二醇對腎上腺cAMP含量的影響。   人蔘對小鼠有抗利尿作用,且在去勢、切除垂體或腎上腺后顯著減弱,認為人蔘作用於垂體後葉通路上。人蔘根及莖葉的20%醇提取物的抗利尿作用與劑量間有近似正比關係,去垂體或松果體或用戊巴比妥鈉麻醉動物仍然不失抗利尿效果,但可為螺旋內酯所拮抗,可以認為此作用是促進腎上腺皮質分泌鹽皮質激素所致;亦發現在抗利尿作用出現前有血鉀明顯升高,推測血鉀升高可能是刺激醛固酮分泌的結果。   對物質代謝的影響   實驗證明:人蔘對正常血糖及因注XX腎上腺素和高滲葡萄糖引起的高血糖病均有抑製作用。對雄性大鼠的四氧嘧啶性糖尿病,有控制血糖水平的作用,但不能阻止其發病和死亡。對小鼠的四氧嘧啶糖尿病,亦有效果。對狗實驗性糖尿病高血糖,有一定的抑製作用,但不能完全糾正其代謝障礙。亦有報告指出,人蔘的不同皂甙單體都能對抗腎上腺素、ACTH 和胰高血糖素的作用而增強胰島素對糖代謝的影響。   實驗表明:人蔘提取物、人蔘多糖、人蔘多肽、人蔘莖葉多糖、人蔘非皂甙部分均有降血糖作用,可用於糖尿病的治療。人蔘提取物對四氧嘧啶性糖尿病有降低血糖值、減少酮體、促進糖吸收的作用。人蔘多肽30mg/kg和60mg/kg給家兔靜脈注XX,可明顯降低血糖和肝糖原含量。人蔘莖葉多糖 50mg/kg和100mg/kg給小鼠腹腔注XX或靜脈注XX,可明顯對抗腎上腺素和四氧嘧啶的高血壓。人蔘多糖50mg/kg~200mg/kg給小鼠腹腔或皮下注XX引起血糖和肝糖原含量降低,腎上腺切除術不影響其作用。人蔘多肽50mg/kg、10mg/kg和200mg/kg給大鼠一次靜脈注XX或小鼠多次皮下給葯,能降低正常血糖和肝糖原。同時對腎上腺素、四氧嘧啶及葡萄糖引起的高血糖均有抑製作用,並能增強腎上腺素對肝糖原的分解。   對人蔘降糖機制的研究發現,人蔘多肽降血糖作用除了其促進糖原分解或抑制乳酸合成肝糖原作用外,主要由於刺激了琥珀酸脫氫酶和CCD的活性使糖的有氧氧化作用增強的緣故。人蔘多糖亦可使丙酮酸含量增加,並抑制乳酸脫氫酶活性使乳酸減少。人蔘多糖還可增強琥珀酸脫氫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