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葉

来源:www.uuuwell.com

   

艾(《詩經》),又名:冰台(《爾稚》),艾蒿(《爾雅》郭璞注),醫草(《別錄》),灸草(《埤雅》),蘄艾(《蘄艾傳》),黃草(《綱目》),家艾(《醫林纂要》),甜艾(《本草求原》),草蓬、艾蓬、狼尾蒿子、香艾、野蓮頭、阿及艾。

簡介

  【草藥名】:艾葉   【別名】艾、冰台、艾蒿、醫草、灸草、蘄艾、黃草、家艾、

艾葉

甜艾、草蓬、艾蓬、狼尾蒿子、香艾、野蓮頭、阿及艾、陳艾、灰草、大艾葉、杜艾葉、萎蒿、陳艾。   【英 文 名】rgy Wormwood Leaf   【拉 丁 名】Folium Artemisiae Argyi   【內容介紹】艾葉 (《本草經集注》)   【主治】 吐血衄血;吃力血;便血崩漏妊娠下血月經不調痛經胎動不安;心腹冷痛泄瀉久痢霍亂轉筋帶下濕疹疥癬痔瘡;癰瘍   【生態環境】生於荒地林緣。

來源

  該品為菊科植物艾Artemisia argyi Levl. et Vant. 的乾燥葉。夏季花未開時採摘,除去雜質,曬乾。

考證

1.《本草經集注》

  艾葉

2.《名醫別錄》

  艾葉,生田野。三月采,暴干作煎,勿令見風。

艾葉

3.《本草圖經》

  艾葉,舊不著所出州土,但雲生田野,今處處有之。以復道者為佳。雲此種灸百病尤勝。初春布地生苗,莖類蒿而葉背白,以苗短者為佳。采葉暴干,經陳久方可用。

4.《綱目》

  艾葉,《本草》不著土產,但云生田野,宋時以湯陰、復道者為佳,四明者圖形,近代惟湯陰者謂之北艾,四明者謂之海艾。自成化以來,則以蘄州者為勝,用充方物,天下重之,謂之蘄艾。此草多生山原,二月宿根生苗成叢;其莖直生,白色,高四、五尺;其葉四布,狀如蒿,分為五尖,丫上復有小尖,面青背白,有茸而柔厚;七、八月葉間出穗如車前穗,細花,結實累累盈枝,中有細子,霜后始枯。皆以五月五日連莖刈取,暴干收葉。其莖幹之,染麻油引火點灸炷。滋潤灸瘡,至愈不疼。

製法

  醋艾炭(艾葉炭):取凈艾葉,在鍋內炒至大部分成焦黑色,噴米醋,拌勻后取出稍篩;也可噴灑清水撲滅火星,取出晾乾,防止復燃。每100kg艾葉,用醋15kg。

性狀

  該品多皺縮、破碎,有短柄。完整葉片展平后呈卵狀橢圓形,

艾葉

羽狀深裂,裂片橢圓狀披針形,邊緣有不規則的粗鋸齒,上表面灰綠色或深黃綠色,有稀疏的柔毛及腺點;下表面密生灰白色絨毛。質柔軟。氣清香,味苦

鑒別

  該品粉末綠褐色。非腺毛有兩種:一種為T字形毛,頂端細胞長而彎曲,兩臂不等長,柄2~4細胞;另一種為單列性非腺毛,3~5細胞,頂端細胞特長而扭曲,常斷落。腺毛表面觀鞋底形,由 4、6 細胞相對疊合而成,無柄。草酸鈣簇晶,直徑3~7μm,存在於葉肉細胞中。

貯藏

  陰乾后,置於陰涼乾燥、通風處。

備註

  1.該品搗爛如絨,製成艾卷、艾柱,可做灸法之用。   2.口服大量艾葉製劑后,約半小時即出現中毒癥狀:喉干口渴,胃腸不適噁心嘔吐,繼而全身無力頭暈耳鳴四肢震顫乃至痙攣中樞神經系統高度XX引起),痙攣發作后全身肌肉弛緩,缺乏張力,甚至癱瘓。由於神經反XX及血管本身受損,可招致XX充血出血孕婦甚至流產。亦可引起肝細胞代謝障礙,而致中毒性黃疸肝炎。由於主要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痊愈后亦常有健忘幻覺後遺症慢性中毒者則有感覺過敏共濟失調、幻想、神經炎癲癇樣痙攣等癥狀出現。   3.如遇口服中毒者,首先清洗胃腸道,用骨炭吸收,並置病人于安靜及光線較暗之房內,避免外來刺激,給予鎮靜劑,保護肝臟機能,以及其他一般內科常規對症治療

植物形態

艾葉植物原生態

  多年生草本,高45~120厘米。   莖直立,圓形,質硬,基部木質化,被灰白色軟毛,從中部以上分枝。   單葉,互生;莖下部的葉在開花時即枯萎;中部葉具短柄,葉片卵狀橢圓形,羽狀深裂,裂片橢圓狀披針形,邊緣具粗鋸齒,上面暗綠色,稀被白色軟毛,並密布腺點,下麵灰綠色,密被灰白色絨毛;近莖頂端的葉無柄,葉片有時全緣完全不分裂,披針形或線狀披針形。[1]   花序總狀,頂生,由多數頭狀花序集合而成;總苞苞片4~5層,外層較小,卵狀披針形,中層及內層較大,廣橢圓形,邊緣膜質,密被綿毛;花托扁平,半球形,上生雌花及兩性花10余朵;雌花不甚發育,長約1厘米,無明顯的花冠;兩性花與雌花等長,花冠筒狀,紅色,頂端5裂;雄蕊5枚,聚葯,花絲短,著生於花冠基部;花柱細長,頂端2分叉,子房下位,1室。   瘦果長圓形。   花期7~10月。   生長於路旁、草地、荒野等處。   亦有栽培者。   分佈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南、河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廣東、廣西、江西、湖南、湖北、四川、貴州、雲南、陝西、甘肅等地。   本植物的果實(艾實)亦供藥用,另詳專條。   同屬植物野艾,又名:火艾、五月艾。   高45~100厘米。   中部葉1~2回羽狀分裂,裂片橢圓形、披針形至線形,全緣或有鋸齒,葉上面無腺點,近禿凈,下面被白色絲狀毛;上部葉近乎無柄,裂片狹窄如線.花期9~10月。   全國大部分地區有分佈。   其葉亦可作艾葉用。

採集

  春、夏二季,花未開、葉茂盛時採摘,曬乾或陰乾。

藥材

  乾燥的葉片,多皺縮破碎,有短柄.葉片略呈羽狀分裂

干艾葉

,裂片邊緣有不規則的粗鋸齒。   上麵灰綠色,生有軟毛,下面密生灰白色絨毛。   質柔軟。   氣清香,味微苦辛。   以下麵灰白色、絨毛多、香氣濃郁者為佳。   全國大部分地區多有生產。

化學成分

  含揮髮油,油中主要為Ⅰ,8-桉葉精、α-側柏酮(α-thujone)、α-水芹烯(α-phellandrene)、β-丁香烯(β-caryophyllene)、莰烯樟腦藏茴香酮、反式葦醇(transcarveol)、Ⅰ-α-松油醇(Ⅰ-α-terpineol)。

藥典質量標準

  拼音名:Aiye   英文名:FOLIUM ARTEMISIAE ARGYI   書頁號:2005年版一部-61

性味歸經

  辛、苦,溫;有小毒。歸肝、脾、腎經

功能與主治

  散寒止痛,溫經止血。用於少腹冷痛,經寒不調,宮冷不孕,吐血, 衄血,崩漏經多,妊娠下血;外治皮膚瘙癢脫皮。醋艾炭溫經止血。用於虛寒性出血。

炮製

  艾葉:揀去雜質,去梗,篩去灰屑。

艾絨

  艾絨:取曬乾凈艾葉碾碎成絨,揀去硬莖及葉柄,篩去灰屑。   艾炭:取凈艾葉置鍋內用武火炒至七成變黑色,用醋噴灑,拌勻後過鐵絲篩,未透者重炒,取出,晾涼,防止復燃,三日後貯存。   (每艾葉100斤,用醋15斤)

醫書記載

  ①《本草衍義》:干搗篩去青滓,取白,入石硫黃,為硫黃艾,灸家用。   得米粉少許,可搗為末,入服食葯。   ②《綱目》:凡用艾葉,須用陳久者,治令細軟,謂之熟艾,若生艾灸火,則傷人肌脈。   揀取凈葉,揚去塵屑,入石臼內木杵搗熟,羅去渣滓,取白者再搗,至柔爛如綿為度,用時焙燥,則灸火得力。   入婦人丸散,須以熟艾,用醋煮干搗成餅子,烘乾再搗為末用,或以糯糊和作餅,及酒炒者皆不佳。   洪氏《容齋隨筆》雲,艾難著力,若入白茯苓三、五片同碾,即時可作細末,亦一異也。

性味

  苦辛,溫。   ①《別錄》:味苦,微溫,無毒。   ②《唐本草》:生寒,熟熱。   ③《綱目》:苦而辛,生溫,熟熱。

歸經

  入脾、肝、腎經。   ①《綱目》:入足太陰、蹶陰、少XX。   ②《本草新編》:入脾、腎、肺三經。   ③《本草再新》:入心、腎二經。

功用主治

  理氣血,逐寒濕;溫經,止血,安胎。   治心腹冷痛,泄瀉轉筋,久痢,吐衄,下血,月經不調,崩漏,帶下,胎動不安,癰瘍,疥癬。   ①《別錄》:主灸百病。   可作煎,止下痢,吐血,下部匿瘡,婦人漏血。   利陰氣,生肌肉,辟風寒,使人有子。   ②陶弘景:搗葉以灸百病,亦止傷血。   汁又殺蛔蟲。   苦酒煎葉療癬。   ③《藥性論》:止崩血,安胎止腹痛。   止赤白痢及五藏痔瀉血。   長服止冷痢。   又心腹惡氣,取葉搗汁飲。   ④《唐本草》:主下血,衄血,膿血痢,水煮及丸散任用。   ⑤《食療本草》:金瘡崩中,霍亂,止胎漏。   ⑥《日華子本草》:止霍亂轉筋,治心痛,鼻洪,並帶下。   ⑦《珍珠囊》:溫胃。   ⑧《履巉岩本草》:治咽喉閉痛熱壅,飲食有妨者,搗汁灌漱。   ⑨《王好古》:治帶脈為病,腹脹滿,腰溶溶如坐水中。   ⑩《綱目》:溫中,逐冷,除濕。   ⑾《本草正》:辟風寒涅,瘴瘧。   ⑿《本草再新》:調經開郁理氣行血。   治產後驚風,小兒臍瘡

用法與用量

  內服:煎湯,1~3錢;入丸、散或搗汁。   外用:搗絨作炷或製成艾條熏灸,搗敷、煎水熏洗或炒熱溫熨。

葯膳食療

  艾草又名香艾、蘄艾、艾蒿,性味苦、辛、溫,入脾、肝、腎經。能散寒除濕,溫經止血。適用於虛寒性出血及腹痛,對於婦女虛寒月經不調、腹痛、崩漏有明顯療效,是一種婦科良藥。現正是艾草上市的時候,艾草可做艾糍點心,加工成各種菜式和葯膳。   民間吃法:煮粥或煎湯。可加入1-2兩,調味。   艾葉餃子      做法:1、艾葉300克,切碎;蔥、豆芽豆腐適量切碎。2、將以上材料拌勻,用鹽、味精調味成餡。3、用麵皮包餡成餃子形狀,入鍋中蒸熟或水煮均可 。   作用:增進食慾。   艾葉雞蛋   做法:艾葉洗凈后剁碎,加入雞蛋攪勻,加入鹽、胡椒粉,鍋熱加油,煎熟即可。   作用:令人開胃。   艾葉肉圓    做法:把肉和艾葉分別剁碎后加入適量鹽、姜、味精、花生油、生粉、雞蛋拌勻,然後用常法加工成肉圓或肉餅。或煮、或煎、或蒸均可。   作用:暖胃。   艾葉水糕    做法:取艾葉、粘米、糯米、沙糖各適量。先將艾葉陰乾,然後與粘米或糯米一起浸泡2小時,用打漿機磨成米漿;沙糖煮溶與米漿煮成糊狀,入銅盆蒸60分鐘,冷卻后切件。   艾葉蒜湯    做法:大蒜50克,生荷葉20克,生艾葉20克,生側柏葉20克鮮生地20克,將各種材料混合一起搗成泥,以水煎服,可平逆氣、止血。   艾葉紅糖水    做法:生薑5片,大棗5枚,艾葉15克,紅糖適量,水煎服。   作用:用於痛經。   姜艾雞蛋    做法:生薑15克,艾葉10克,雞蛋2個,加水適量煮熟后,蛋去殼放入再煮,飲汁吃蛋。   作用:用於月經過多

宜忌

  陰虛血熱慎用。   ①《綱目》:苦酒、香附為之使。   ②《本草備要》:血熱為病者禁用。   ③《本經逢原》陰虛火旺,血燥生熱,及宿有失血病者為禁。

選方

  ①治卒心痛:白艾成熟者三升,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之。若為客氣所中者,當吐出蟲物。(《補缺肘後方》)   ②治脾胃冷痛:白艾末煎湯服二錢。(《衛生易簡方》)   ③治腸炎、急性XX感染、膀胱炎:艾葉二錢,辣蓼二錢,車前一兩六錢。水煎服,每天一劑,早晚各服一次。(江蘇徐州《單方驗方新醫療法選編》)   ④治氣痢腹痛,睡卧不安:艾葉(炒)、陳橘皮(湯浸去白,焙)等分。上二味搗羅為末,酒煮爛飯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聖濟總錄》香艾丸)   ⑤治濕冷下痢膿血,腹痛,婦人下血:干艾葉四兩(炒焦存性),川白姜一兩(炮)。上為末,醋煮麵糊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溫米飲下。(《世醫得效方》艾薑湯)   ⑥治忽吐血一、二口,或心衄,或內崩:熟艾三雞子許,水五升,煮二升服。(《千金方》)   ⑦治鼻血不止:艾灰吹之,亦可以艾葉煎服。(《聖惠方》)   ⑧治糞後下血:艾葉、生薑。煎濃汁,服三合。(《千金方》)   ⑨治婦人崩中,連日不止:熟艾如雞子大,阿膠(炒為末)半兩,乾薑一錢。水五盞,先煮艾、姜至二盞半,入膠烊化,分三服,空腹服,一日盡。(《養生必用方》)   ⑩治功能性XX出血,產後出血:艾葉炭一兩,蒲黃、蒲公英各五錢。每日一劑,煎服二次。(內蒙古《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   ⑾治婦人白帶淋瀝:艾葉(杵如綿,揚去塵末並梗,酒煮一周時)六兩,白朮蒼朮各三兩(俱米泔水浸,曬乾炒),當歸身(酒炒)二兩,砂仁一兩。共為末,每早服三錢,白湯調下。(《本草匯言》)   ⑿治妊娠卒眙動不安,或但腰痛,或胎轉搶心,或下血不止:艾葉一雞子大,以酒四升,煮取二升,分為二服。(《肘後方》)   ⒀治產後腹痛欲死,因感寒起者:陳蘄艾二斤,焙乾,搗鋪臍上,以絹覆住,熨鬥熨之,待口中艾氣出,則痛自止。(《楊誠經驗方》)   ⒁治盜汗不止:熟艾二錢,白茯神三錢,烏梅三個。水一鍾,煎八分,臨卧溫服。(《綱目》)   ⒂治癰疽不合,瘡口冷滯:以北艾煎湯洗后,白膠熏之。(《仁齋直指方》)   ⒃治頭風面瘡,癢出黃水:艾二兩,醋一升,砂鍋煎取汁,每薄紙上貼之,一日二、三上。(許國楨《御葯院方》)   ⒃治濕疹:艾葉炭、枯礬黃柏等分。共研細末,用香油調膏,外敷。(內蒙古《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

臨床應用

  ①治療慢性肝炎取艾葉製成注XX液,每毫升相當於生葯0.5克,每日肌注4毫升,總療程1~2個月。   治療期間同時給予保肝藥物。   治療123例,其中遷延性肝炎39例,近期治愈28例,顯效6例,好轉5例;慢性肝炎46例,近期治愈21例,顯效19例,好轉6例;肝硬化15例,顯效3例,好轉4例,無效8例。   總有效率92%。   ②治療肺結核喘息症用10%艾葉液每次30毫升,日服3次,食前半小時服用。   臨床觀察37例,均同時內服異煙肼,3例併發肺原性心臟病患者出現心力衰竭時,加用毒毛旋花子甙治療,一般服艾葉液1~1.5月。   31例經過上述治療,氣短咳嗽減輕喘鳴消失,痰量顯著減少,肺部干、濕性羅音減少或消失;其餘6例療效較差或無效。   經驗證明,以對肺部無嚴重纖維增生或肺氣種存在者效果較佳。   ③治療慢性氣管炎取干艾1斤或鮮艾2斤,洗凈、切碎,放入4000毫升水中浸泡4~6小時,煎煮過濾,約得濾液3000毫升,加適量調味劑及防腐劑。   日服3次,每次30~60毫升。   或製成注XX劑,每日2次,每次肌注2~4毫升。   治療154例,近期控制6例,顯效21例,好轉81例,無效46例。   或用蒸餾法提取艾葉油,製成膠丸或糖衣片服用,每日量0.1~0.3毫升,分3~4次口服,10天為一療程。   治療138例,一個療程總有效率81.88%,近期控制加顯效者占46.37%。   還有每日用艾葉2兩(干品),紅糖5錢,加水煎成100毫升,分3~4次服,1周為一療程。   治療484例,有效率76.1%。   ④治療急性菌痢用20%艾葉煎劑,日服4次,每次40毫升,觀察21例,均獲治愈,平均住院5.5天。   治療過程中同時補充維生素乙、丙,個別病例給予輸液。   ⑤治療間日瘧取干艾葉0.5~1兩,切碎,用文火煎2小時左右,過濾,加糖,于發作前2小時頓服,連服2天。   經治療53例,控制癥狀的有效率在89%上下,血內瘧原蟲陰轉率為56.2%.藥液須現制現用,每日用1兩的療效較好。   ⑥治療鉤蚴皮炎局部鉤蚴感染24小時內,取直徑1.5厘米的艾絨卷,熏燙鉤蚴感染部。   對於皮疹多而範圍廣的皮炎,將患部皮膚分區逐一熏燙5分鐘。   治療106例,癢感消失者77例,仍有癢感者28例,奇癢者1例。   患者一般于晚間艾熏后,即癢止入睡,次晨癢感消失。   對照組60例未加治療,癢感持續時間短則3~4天,長則5~6天,少數皮炎進展為紅腫水泡戒因抓破而潰爛。   治療組呼吸道癥狀(氣急、咳嗽)的出現率為1.88%,對照組為14%。   ⑦治療婦女白帶取艾葉5%煎湯去渣,雞蛋2個放入湯內煮后吃蛋喝湯,連服5天。   ⑧治療尋常疣采鮮艾葉擦拭局部,每日數次,至疣自行脫落為止。   治療12例,最短3天、最長10天即行脫落。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艾含揮髮油,為多成分混合物, 經分離鑒定的有:萜品烯醇-4(Terpinenol-4)、β-石竹烯(β-Caryophyllene)、蒿醇(Artemisia alcohol)、芳樟醇(Linalool)、樟腦(Camphorae)、龍腦冰片 Borneol)、桉油素(Cineol,Eucalyptol)以及水芹烯(Phellandrene)、畢澄茄烯(Cadinene)、側柏醇(Thujyl alcohol)等.

抗菌作用

  1.1.艾葉在體外對炭疽桿菌、α-溶血球菌、B-溶血鏈球菌白喉桿菌、假白喉桿菌、

艾葉

肺類雙球菌、金黃色葡萄球菌檸檬色葡萄球菌、白色葡葡球菌、枯草桿菌等10種革蘭陽性嗜氣菌皆有抗菌作用。艾葉油4×10(-3)濃度(試管法),對肺炎雙球菌金黃色葡萄球菌、白色葡萄球菌、甲型鏈球菌、大腸桿菌傷寒桿菌、副傷寒桿菌、福氏痢疾桿菌等有抑菌作用。以野艾葉、艾條或艾絨煙熏,可用於室內消毒,與蒼朮或與菖蒲及雄黃或與蒼朮、雄黃、白芷等混合煙重,對金黃色葡萄球菌、乙型溶血性鏈球菌、大腸桿菌、變形桿菌、白喉桿菌、傷寒及副傷寒桿菌、綠膿桿菌、枯草桿菌、產鹼桿菌以及結核桿菌(人型H37RV)均有殺滅或抑製作用。艾條煙熏尚能減少燒傷創面細菌豚鼠結核經艾灸治療后,疾病進展較慢,病變較輕,尤以病程後期更明顯;此外還能增強網狀內皮細胞的吞噬反應,但所增強的程度不如動物獲得免疫性時那樣顯著;豚鼠網狀內皮系細胞的吞噬機能與內髒的結核病變是一致的,當肝、脾受到疾病的損害時,吞噬機能即下降。   1.2.以小野艾葉煙熏,對於多種致病真菌也有抑菌作用。小野艾水浸劑及煎劑,在試管內對多種致病真菌也有一定的抑製作用。   1.3.野艾的水煎劑,在試管內對金黃色葡萄球菌、α-溶血性鏈球菌、肺炎雙球菌、白喉桿菌、宋內氏痢疾桿菌、傷寒及副傷寒桿菌、霍亂弧菌等均有不同程度的抑製作用。

抗真菌作用

  艾葉煎液對皮癬真菌的抑菌作用最為微弱(與黃連黃芩等煎液相比較),在15%濃度時堇色毛癬菌,開始呈抑制,30%濃度時除絮狀表皮癬菌、足跖毛癬菌及白色念珠菌依然發育外,其它為許蘭氏黃癬菌、許蘭氏黃癬菌蒙古變種、狗山芽胞癬菌、同心性毛癬菌、紅色毛癬菌、鐵鏽色毛癬菌、堇色毛癬菌等均停止發育。曹紅烈等亦證明艾葉的水浸劑(1:4),在試管內對堇色毛癬菌,許蘭氏黃癬菌、奧杜盎氏小芽胞癬菌、羊毛狀小芽胞癬菌、紅色表皮癬菌、星形奴卡氏菌等皮膚真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抑製作用。同時,孫迅又測定艾葉煙熏法對許蘭氏黃癬菌、許蘭氏黃癬菌蒙古變種、同心性毛癬菌、堇色毛癬菌、紅色毛癬菌、絮狀表皮癬菌、鐵鏽色小芽胞癬菌、足跖毛癬菌、趾間毛癬菌、狗小芽胞癬菌、石膏樣毛癬菌、申克氏胞于絲菌、斐氏釀母菌等致病性皮膚真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明顯抗菌作用。

平喘作用

  3.1.艾葉油能直接鬆弛豚鼠氣管平滑肌,也能對抗乙酰膽礆、氯化鋇組織胺引起的氣管收縮現象;並增加豚鼠肺灌流量。艾葉油0.5ml/kg灌胃對乙酰膽鹼-組胺混合液噴霧法致喘豚鼠有抑製作用,艾葉油2×10(-4)ml/kg對豚鼠離體氣管有鬆弛作用,並能對抗乙酰膽鹼、氯化鋇引起的收縮。艾葉油加吐溫-80製成的混懸液能抑制肺組織釋放慢反應物質(SRS-A);具有直接拮抗慢反應物質的作用,並能抑制肺組織和氣管平滑肌釋放慢反應物質;豚鼠以艾葉油一次灌胃后,肺組織內慢反應物質含量降低不明顯。1981年有人從艾葉平喘作用較強的中沸點油中分離得到二個平喘作用較強的單體,即α-萜品烯醇和反式-香葦醇;動物實驗表明其平喘作用比艾葉油強。艾葉油中分離得的萜品烯醇-4240-300mg/kg灌胃或噴霧給葯,α-萜品烯醇80-120mg/kg灌胃,均能對抗組胺與乙酰膽鹼引起的豚鼠哮喘,另兩成分反式香葦醇(TCMLIBanscarveol)與β-石竹烯(β-caryophyllene)也顯示有平喘作用。1%α-萜品烯醇吸入,對組胺引發的豚鼠氣喘有抑製作用,並可對抗卵白蛋白致敏、攻擊引起的豚鼠肺機械功能的改變。   3.2.野艾浸劑對豚鼠支氣管有舒張作用。

利膽作用

  取艾葉油膠囊,用2%葉溫配成混懸液(每1ml含艾葉油75μl)。大鼠0.8ml/100g和0.3ml/100g十二指腸注XX給葯,分別為艾葉油一組和二組。陽性對照組用去氫膽酸(DHC),每片0.25g,配成20%混懸液,0.3ml/100g,十二脂腸給葯。四氯化碳中毒組:用四氯化碳1ml/kg灌胃1次,中毒24小時作利膽實驗,用艾葉油0.3ml/100g十二指腸給葯。對照組用2%吐溫0.3ml/100g十二指腸給葯。小白鼠分3組,艾葉油組,0.2ml/10g十二指腸給葯。去氫膽酸組,5%去氫膽酸0.2ml/10g十二指腸給葯。生理鹽水組,0.2ml/10g十二指腸給葯。實驗結果:艾葉油混懸液0.8ml/100g使正常大鼠膽汁流量增加91.5%,與給葯前比較有極顯著性差異;0.3ml/100g組使正常大鼠膽汁流最增加89%,與葯前比較有極顯著性差異;去氫膽酸組使大鼠膽汁流量增加83.2%;四氯化碳中毒組大鼠膽汁流量也有明顯增加,與正常大鼠比,利膽作用減弱,維持時間短;2%吐溫對膽汁流量無明顯影響。艾葉油對小鼠也有明顯的利膽作用,使其膽汁流量增加26%。

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

  艾葉中β-谷甾醇和5,7-二羥-6,3',4',-三甲氧基黃酮,它們對抑制血小板聚集有顯著作用。溫瑞興等研究了艾葉的炮製方法。不同產地的艾葉及其有效成分對血小板聚集率的影響,結果表明,艾葉的不同炮製品對血小板聚集率的作用各異。炮製方法對實驗結果影響很大,不同方法的炮製產品其實驗結果有很大差別。炒炭與醋炒焦的效果較差;炒焦、醋炒炭與生艾葉對血小板聚集率有很強的抑製作用,在3個劑量水平上都能極其明顯地抑制血小板聚集(p<0.001)。安國艾葉幾種不同溶劑提取物中,以醇提物對血小板聚集的抑製作用最為突出,其它兩種溶劑(乙酸乙酯氯仿)提取物也有抑製作用,但不及醇提物效果好。3種不同產地的艾葉醇提水溶部位對血小板聚集均有抑製作用(p<0.001)。這兩個劑量的效果優於其它兩種艾葉。在136mg/ml劑量時,3種艾葉的差異不明顯。從艾葉中提取出的兩種成分,β-谷甾醇與5,7-二羥基-6,3',4'-三甲氧基黃酮均對血小板聚集有極顯著的抑製作用。然而,這兩種有效成分相比,β-谷甾醇的作用在0.7、1.35mg/ml劑量時均極其明顯地優於後者(p<0.001)。

止血作用

  艾葉水浸液給兔灌胃有促進血液凝固作用,但亦有認為艾葉的止血作用未能證實。艾葉為臨床上常用止血藥,溫經止血常炒炭用,藥理實驗初步證明:艾葉制炭后止血作用增強。張學蘭等對其止血作用進行了比較研究,由實驗結果可見,烘品2-5及炒炭品100%水煎液均可明顯縮短實驗小鼠的凝血出血時間,與生理鹽水組比較,具有顯著性差異,以烘品2(180℃、10分鐘)、烘品3(180℃、20分鐘)和烘品4(200℃、10分鐘)止血作用最為明顯,與生品組比較也有顯著性差異。其餘樣品組則無明顯止血作用。建議艾葉制炭可改用烘法,以18℃烘10-20分鐘及200℃烘10分鐘,成品外表焦褐色為佳。

對胃腸道及XX的作用

  野艾煎劑可XX家兔離體XX,產生強直性收縮。粗製浸膏對豚鼠離體XX亦有明顯XX作用。小野艾水浸液對離體兔腸在大量時有抑製作用。

心血管系統作用

  小野艾水浸液對離體蛙心在大量時有抑製作用。從克里米亞的艾蒿Artemisiataurica分離出來的Tauremizin(是一種倍半萜烯內酯),對離體蛙心、貓心和在位貓心均能增強其收縮力,對貓心並能減慢心率,使冠脈血流量增加,有擬腎上腺素的作用。

抗過敏作用

  艾葉油0.5ml/kg灌胃,對卵白蛋白引起的豚鼠過敏性休克有對抗作用,可降低死亡率。

其它作用

  大橋秀治報告艾葉主要因其含鞣質,可使因溫刺法發熱的家兔的體溫下降。但其作用劑量已近致死量,故不能作為解熱葯使用。用小白鼠耳部塗巴豆油引起炎症模型,用艾葉揮髮油給小鼠皮下注XX或肌肉注XX0.0125g,均有抗炎效果,有效率為57.8%及75.O%;p值均小於0.001。艾葉油亦能延長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小野艾水浸液對兔耳血管灌流時幾無影響,給小鼠腹腔或靜脈注XX可降低毛細血管通透性(Lochett氏法)。大鼠內服有顯著利尿作用,毒性中等,可用於臨床。

營養知識

  艾葉知識介紹:   艾葉為菊科植物艾的葉。艾多年生草本,生於路旁荒野、草地、林緣。分佈于中國大部分地區。5至7月花尚未開、葉正茂盛時,采葉陰乾。   艾葉多皺縮,有短柄,完整葉呈卵狀橢圓形,羽狀深裂,裂片橢圓狀披針形,邊緣有不規則粗鋸齒,上表麵灰綠色,有稀疏的柔毛及腺點下表面密生灰白色絨毛,質柔軟,氣清香,味苦。   以葉厚、色青、背麵灰白色,絨毛多、香氣濃郁者為佳。   艾葉營養分析:   艾葉預防瘟疫已有幾千年的歷史,中草藥可以就地取材,且現代醫學的藥理研究表明艾葉是一種廣譜抗菌病毒的藥物,它對好多病毒和細菌都有抑制和殺傷作用,對呼吸系統疾病有一定的防治作用。   艾葉補充信息:   根據炮製方法不同分為艾葉、醋艾葉、醋艾葉炭、艾葉炭,炮製后貯乾燥容器內,醋艾葉、醋艾葉炭密閉,置陰涼乾燥處。艾葉適合人群:   陰虛血熱者慎服。艾葉食療作用:   艾葉味辛、苦,性溫;歸脾、肝、腎經;芳香溫散,可升可降   具有溫經止血,散寒止痛,降濕殺蟲的功效   主治月經不調,痛經,宮寒不孕,胎動不安,心腹冷痛,吐血,衄血,咯血,便血,崩漏,妊娠下血,泄瀉久痢,帶下,濕疹,疥癬,癰腫,痔瘡。灸治百病。   艾葉做法指導:   1. 沖任虛寒,月經不調,小腹冷若冰霜痛,日久不孕者,可與香附、吳茱萸、當歸、肉桂等配伍,以散寒止痛,養血調經。   2. 產後感寒腹痛或老人臍痛腹冷痛者,可用熟艾入布袋兜于臍部。   3. 寒濕瀉痢不止者,可與乾薑同煎。   4. 若痢下赤白、血多、痛不可忍者,則須與黃連、木香肉豆蔻等同用,以清熱行氣止痛。

各家論述

  1.《本草圖經》:近世有單服艾者,或用蒸木瓜丸之,或作湯空腹飲之,甚補虛羸。然亦有毒,其毒發熱氣衝上,狂躁不能禁,至攻眼有瘡出血者,誠不可妄服也。    2.朱震亨:艾,生寒熟溫,生搗汁服可止血。《本草》止言其溫,不言其熱。其性入火灸,則氣下行,入葯服,則氣上行。    3.《綱目》:艾葉,生則微苦太辛,熟則微辛太苦,生溫熟熱,純陽也。可以取太陽真火,可以回垂絕元陽。服之則走三陰而逐一切寒濕,轉肅殺之氣為融和;灸之則透諸經而治百種病邪,起沉痾之人為康泰,其功亦大矣。蘇恭言其生寒,蘇頌言其有毒,一則見其能止諸血,一則見其熱氣上沖,遂謂其性寒、有毒,誤矣。蓋不知血隨氣而行,氣行則血散,熱因久服,致火上沖之故爾。夫葯以治病,中病則止。若素有虛寒痼冷,婦人濕郁滯漏之人,以艾和歸、附諸葯治其病,夫何不可,而乃妄意求嗣,服艾不輟,助以辛熱,藥性久偏,致使火燥,是誰之咎歟?于艾何尤!艾附丸治心腹、少腹諸痛,調女人諸病,頗有深功;膠艾湯治虛痢及妊娠產後下血,尤著奇效。老人丹田氣弱,臍腹畏冷者,以熟艾入布袋兜其臍腹,妙不可言。寒濕腳氣,亦宜以此夾入襪內。    4.《本草匯言》:艾葉,暖血溫經,行氣開郁之葯也。開關竅,醒一切沉涸伏匿內閉諸疾。若氣血、痰飲積聚為病,哮喘逆氣,骨蒸痞結,癱瘓癰疽,瘰癧結核等疾,灸之立起沉痾。若入服食丸散湯飲中,溫中除濕,調經脈,壯XX,故婦人方中多加用之。    5.《本草正》:艾葉,能通十二經,而尤為肝脾腎之葯,善於溫中、逐冷、除濕,行血中之氣,氣中之滯,凡婦人血氣寒滯者,最宜用之。或生用搗汁,或熟用煎湯,或用灸百病,或炒熱敷熨可通經絡,或袋盛包裹可溫臍膝,表裡生熟,俱有所宜。    6.《本草正義》:古人灸法,本無一症不可治,艾之大用,惟此最多,故《別錄》以冠主治之前,其作煎以下,則湯液之治療也。止吐血者宜生用,取其辛開以疏經絡之壅,然溫升之性,必與上溢之症不合,古人有四生丸之制,以柏葉、荷葉、生地之清肅下降者為主,而反佐以艾葉之辛溫,欲其同氣相求,易於桴應,非艾之一味可以止上升之吐衄也。其止下利,則以里寒泄瀉而言,辛溫升舉,固其所宜。下部gu瘡,則濕熱生蟲之恙,苦溫燥濕,又能殺蟲,是其專職。婦人下血,則中氣虛寒,下焦無攝納之權,以致血行失道,無故妄下,《金匱》膠艾湯溫經升舉,固陰和陽,是其正治,非血熱妄行之下血也。生肌肉者,虛羸之人,血少形癯,得此以溫養之,則氣血旺而肌自豐;亦有潰瘍氣血兩虛,陽和不運,則新肌不長,艾能溫煦以和脈絡,而肌肉易長,若熱多爍液者,非其治也。    7.《別錄》:主灸百病。可作煎,止下痢,吐血,下部瘡,婦人漏血。利陰氣,生肌肉,辟風寒,使人有子。    8.陶弘景:搗葉以灸百病,亦止傷血。汁又殺蛔蟲。苦酒煎葉療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