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瀉

来源:www.uuuwell.com

   

泄瀉(diarrhea)亦稱「腹瀉」,是臨床上常見的癥狀,可因多種疾病而引起。正常人每天排便1次,排出糞便的量約200~400g。也有少數人每天雖排便2~3次,但糞便性狀正常,則不能稱為腹瀉。腹瀉一般是指每天大便次數增加或排便次數頻繁,糞便稀薄或含有黏液膿血,或者還含有不消化食物及其他病理性內容物。一般將腹瀉分為急性腹瀉慢性腹瀉兩類,前者是指腹瀉呈急性發病,歷時短暫,而後者一般是指腹瀉超過2個月者。

概念

  泄瀉(xiexie)亦稱「腹瀉」,是指排便次數增多,糞便稀薄,或瀉出如水樣。古人將大便溏薄者稱為「泄」,大便如水注者稱為「瀉」。本病一年四季均可發生,但以夏秋兩季多見。本證可見於多種疾病,臨床可概分為急性泄瀉和慢性泄瀉兩類。   泄瀉多見於西醫學的急慢性腸炎、胃腸功能紊亂、過敏性腸炎、潰瘍結腸炎、腸結核等。西醫學認為腹瀉可由多種原因引起,當攝人大量不吸收的高滲溶質,使體液被動XX腸腔時,可導致滲透性腹瀉;由於腸道水與電解質分泌過多或吸收受抑制而引起分泌性腹瀉;當腸粘膜完整性因炎症、潰瘍等病變而受到損傷時,造成大量滲出而形成滲出性腹瀉(炎症性腹瀉);當胃腸運動關係到腔內水電解質與腸上皮接觸的時間縮短時,直接影響到水的吸收,形成胃腸運動功能異常性腹瀉。

泄瀉

病名。大便稀薄,甚至水樣,次數增多,一般無膿血和里急后重。大便質薄而勢緩者為泄,大便如水而勢急者為瀉。因各種原因導致脾胃運化失常,或元氣不足,脾腎虛衰所致。

病因病機

  泄瀉病變臟腑主要在脾、胃和大小腸。其致病原因,有感受外邪飲食不節、情志所傷及臟腑虛弱等,脾虛、濕盛是導致本病發生的重要因素,兩者互相影,互為因果。   急性泄瀉,因飲食不節,進食生冷不潔之物,損傷脾胃,運化失常;或暑濕熱邪,客于腸胃,脾受濕困,邪滯交阻,氣機不利,腸胃運化及傳導功能失常,以致清濁不分,水谷夾雜而下,發生泄瀉。慢性泄瀉,由脾胃素虛,久病氣虛或外邪遷延日久,脾胃受納、運化失職,水濕內停,清濁不分而下;或情志不調,肝失疏泄,橫逆乘脾,運化失常,而成泄瀉;或腎陽虧虛,命門火衰,不能溫煦脾土,腐熟水谷,而致下泄。

辨證

  1.急性泄瀉   主症 發病勢急,病程短,大便次數顯著增多,小便減少。   兼見大便清稀,水谷相混,腸鳴脹痛,口不渴,身寒喜溫,舌淡,苔白滑,脈遲者,為感受寒濕之邪;便稀有粘液,肛門灼熱腹痛口渴冷飲,小便短赤,舌紅苔黃膩,脈濡數者,為感受濕熱之邪;腹痛腸鳴,大便惡臭,瀉后痛減,伴有未消化的食物,噯腐吞酸,不思飲食,舌苔垢濁或厚膩,脈滑者,為飲食停滯。   2.慢性泄瀉   主症發病勢緩,病程較長,多由急性泄瀉演變而來,便瀉次數較少。

泄瀉

兼見大便溏薄,腹脹腸鳴,面色萎黃,神疲肢軟,舌淡苔薄,脈細弱者,為脾虛;噯氣食少,腹痛泄瀉與情志有關,伴有胸脅脹悶,舌淡紅,脈弦者,為肝鬱;黎明之前腹中微痛,腸鳴即瀉,瀉后痛減,形寒肢冷,腰膝酸軟,舌淡苔白,脈沉細者,為腎虛。   --------------------------------------------------------------------------------

治療

  1.基本治療   ⑴急性泄瀉   治法 除濕導滯,通調腑氣。以足陽明、足太XX穴為主。   主穴天樞 上巨虛陰陵泉水分   配穴 寒濕者,加神闕;濕熱者,加內庭;食滯者,加中脘。   操作毫針瀉法。神闕用隔姜灸法。   方義天樞為大腸募穴,可調理腸胃氣機。上巨虛為大腸下合穴,可運化濕滯,取「合治內腑」之意。陰陵泉可健脾化濕。水分利小便而實大便。   ⑵慢性泄瀉   治法健脾溫腎,固本止瀉。以任脈及足陽明、足太XX穴為主。   主穴神闕 天樞足三里 公孫   配穴脾虛者,加脾俞、太白;肝鬱者,加太沖;腎虛者,加腎俞、命門。   操作神闕用灸法;天樞用平補平瀉法;足三里、公孫用補法。配穴按虛補實瀉法操作。   方義 灸神闕可溫補元陽,固本止瀉。天樞為大腸募穴,能調理腸胃氣機。足三里、公孫健脾益胃。   2.其他治療   ⑴ 穴位注XX法選天樞、上巨虛。用黃連素注XX液,或用維生素B1、B12注XX液,每穴每次注XX0.5—1毫升,每日或隔日1次。   ⑵ 耳針法選大腸、胃、脾、肝、腎、交感。每次以3-4穴,毫針刺,中等刺激。亦可用撳針埋藏或用王不留行籽貼壓。

按語

  針灸治療急慢性泄瀉效果較好,但對嚴重失水或由惡XX變所引起的腹瀉,則應採用綜合XX。   預防調護   注意飲食衛生,不暴飲暴食,不吃腐敗變質食物,不喝生水等。泄瀉病人飲食要清淡易消化,不宜吃甜、冷、肥膩的食物。某些食物進食後會引起泄瀉者,應忌食。慢性泄瀉病人,應加強鍛煉身體,以增強體質,如體操太極拳氣功等。

其他療法

  1.耳針   取穴:大腸胃   方法:輕刺激留針20min。   2.拔火罐   取穴:天樞 關元 大腸俞小腸俞   方法:留罐10min,日二次。

葯膳療法

寒瀉

  大便時作,糞便稠稀,消化不良,便味不大,腸鳴腹痛,喜按喜溫,肢冷畏寒小便清長舌質淡紅,舌苔薄白,脈沉遲。葯膳宜採用溫中散寒方進行治療。   乾薑 茶葉60克,乾薑30克,將2味共研為末,和勻,每次服用3克,日2~4次,開水沖泡,代茶徐飲,陰虛火旺者及孕婦不宜食用。   艾葉雞蛋2個,艾葉數片,用艾葉將雞蛋包好,放灶火內燒熟,去殼食蛋。   赤石脂赤石脂、雲母粉各15克,麵粉150克。將赤石脂研成細粉,與雲母粉、麵粉加水和勻,作成麵條,加鹽、醋、椒、蔥調味,分2次煮熟食。   胡椒雞蛋 雞蛋1個,胡椒7粒,燒酒適量。雞蛋打1小孔,將打成粉的胡椒放入蛋中,用濕低封口后,殼外面用濕麵粉團包裹3~5毫米厚,入木炭火中煨熟,去面、殼。每服1枚,空腹食,燒酒送服。   益智仁益智仁5克,食鹽少許,糯米50克,益智仁研細末;糯米淘洗凈,加水煮成稀粥,調入益智仁末,加食鹽少許,稍煮片刻,待粥笛停火,早晚溫熱食。凡溫熱者或陰虛血熱者忌服。

濕瀉

  泄瀉次數多,大便清稀如水,消化不良,脘腹脹滿,頭暈納呆,面黃沉困,苔白膩,脈濡緩。葯膳宜採用健脾利濕方進行治療。   山藥扁豆山藥200克,鮮扁豆100克,紅棗500克,陳皮50克。山藥洗凈去皮,切成薄片;棗肉、鮮扁豆搗碎;陳皮切絲,同置盆內,加水調和,製成糕坯,上籠用旺火蒸20分鐘早晚餐服食,每次50克。   山藥蛋黃粥 山藥50克,雞蛋黃2個。將山藥研粉過篩,和水適量,煮2~3沸,入蛋黃煮作粥。空腹食用,每日3次。   牛肚米湯 牛肚500克,苡仁120克。將牛肚用開水燒后,刮凈表面黑膜,加水煮成八成熟時,再入苡仁煮成湯時,撈出牛肚切片,飲湯食肚。   白米白朮白朮30 克,白米30克,白糖適量。先將白朮水煎取汁,去渣,后入白米,苡仁同煮成粥,加糖調食。   紅棗糯米粥 山藥粉12克,苡仁15克,荸薺粉3克,大棗15克,糯米75克,白糖75克。先將苡仁洗凈,加水煮至裂開時,放入糯米、大棗共煮至爛,撒入山藥粉,邊撒邊攪,煮20分鐘,再撒入荸薺粉,攪勻后停火,加入白糖,分3次服食。

熱瀉

  大便如注,便色黃綠臭濁,肛門灼熱,可有發熱,小便短赤,舌苔黃膩脈細數。葯膳宜採用清熱利水解毒方進行治療。   車前子車前子30克,粳米米湯適量。車前子用紗布包好,加水500ml,煎至300ml,去藥包,加米湯,分2次溫服。   瓜葉飲 黃瓜葉、白糖各適量。將鮮黃瓜葉水煎1小時,去渣,加白糖調服。   灰馬二莧湯 莧菜60克,馬齒莧30克。將2味洗凈,加水適量,煎湯服,日2次。   竹筍米粥 鮮竹筍(剝皮切片)1只,粳米100克,將2味煮粥,每日2次。   米醋蒸豆腐 豆腐150克~200克,米醋50~80ml,植物油、精鹽適量。豆腐用油煎香,加鹽少許,倒入米醋,上籠蒸熟,服食。   茶飲 茶葉15克。用水煎以濃汁,飲服,每日服2~3劑。

傷食瀉

  大便稀粘,完谷不化,酸臭,脘腹痞滿,不思飲食,舌苔厚膩,脈沉滑。葯膳宜採用消食導滯、健脾和胃方進行治療。   蘿蔔粥 蘿蔔50克,粳米100克,。將蘿蔔洗凈,切成小塊,與粳米加水,如常法煮成粥服食。   山楂神曲山楂30克,神曲15克,粳米100克,紅糖6克。將山楂、神曲去灰渣后搗碎,入砂鍋煎取葯汁;粳米淘凈,入砂鍋加清水煮開后,再倒入葯汁煮成稀粥,加紅糖,趁熱食用。   馬蘭萊菔子湯 鮮馬蘭(全草)60克,萊菔子15克,焦米(粳米炒焦)10克。將鮮馬蘭草洗凈,與萊菔子、焦米水煎,取汁飲湯。   蘋果山藥散 蘋果300克,山藥300克。蘋果乾后,與山藥共研為細末。每服15~20克,加白糖適量,溫開水送服。   炒扁豆淮山粥 炒扁豆60克,淮山藥60克,大米50克。扁豆、淮山藥洗凈,大米淘洗乾淨,加水適量共煮成粥。   神曲粥 神曲10~15克,粳米100克。將神曲搗碎,加水適量煎湯,去渣後放入粳米,再加水同煮成粥。每日早晚溫熱頓服。注:本粥不宜久煮。   消化散 山楂30克,蒼朮10克,木香5克,粳米或山藥適量。將前3味共為細末。每次食6~10克,以粳米或山藥煮汁送服,日3次。

脾腎虛瀉

  面黃,久瀉,便溏,舌淡,大便清冷,四肢不溫,脈沉遲。葯膳宜採用益腎、健脾、止瀉方進行治療。   山藥羊肉鮮山藥500克,羊肉、糯米各250克。羊肉去筋膜,洗凈,切碎,與山藥同煮爛,,搗成泥,下糯米,共煮為粥。早晚餐溫熱服食。   一味薯蕷飲 山藥120克,白糖少許。山藥洗凈,去皮,切成薄片放鍋內,加適量水用大火燒沸後轉用小火煮約50分鐘,取汁,待汁稍涼,加白糖攪勻,代茶隨意飲服。   紅棗山藥粥 紅棗15枚,山藥250克,粳米100克,白糖、醋各適量。紅棗用沸水泡發后,去核切丁,山藥去皮切丁,將雙丁加醋浸半小時,煮大米至粥將成時,調入雙丁再燜煮20分鐘即成。   補脾粥 糯米200克,山藥、赤小豆各50克,芡實薏米蓮心各25克,大棗10枚,白糖適量。山藥去皮切丁,糯米加水先煮30分鐘,再下餘葯,用小火燜至稠爛。服用時調入白糖。   雞頭雀舌淇子 羊肉500克,草果5個,豌豆50克,雞頭米粉(芡實粉)1000克,生粉500克,調料適量。羊肉切絲,草是要洗凈,豌豆去皮。將前3味加水同煮湯,去渣留湯汁,用湯汁和雞頭米粉、生粉製成面片。砂鍋內加湯汁,清水,燒沸後下面片煮熟,加鹽,蔥花薑汁,攪勻,作早晚餐食用。

輔助治療

實驗室檢查

  1. 常規化驗血常規和生化檢查可了解有無貧血白細胞增多和糖尿病以及電解質和酸鹼平衡情況。新鮮糞便檢查診斷急、慢性腹瀉病因的最重要步驟,可發現出血膿細胞原蟲、蟲卵、脂肪瘤、未消化食物等。隱血試驗檢出顯性出血。糞培養可發現致病微生物。鑒別分泌性腹瀉和高滲性腹瀉有時需要檢查糞電解質和滲透性。

泄瀉

2. 小腸吸收功能試驗   ⑴ 糞脂測定:糞塗片用蘇丹Ⅲ染色在鏡下觀察脂肪滴是最簡單的定性檢查方法,糞脂含量在15%以上者多為陽性。脂肪平衡試驗是用化學方法測定每日糞脂含量,結果最準確。131碘-甘油三酯和131碘-油酸吸收試驗較簡便但準確性不及平衡試驗。糞脂量超過正常時反應脂肪吸收不良,可因小腸粘膜病變、腸內細菌過長或胰外分泌不足等原因引起。   ⑵ D-木糖吸收試驗:陽性者反映空腸疾病或小腸細菌過長引起的吸收不良。在僅有胰腺外分泌不足或僅累及迴腸的疾病,木糖試驗正常。   腹瀉   ⑶ 維生素B12吸收試驗(Schilling試驗)在迴腸功能不良或切除過多、腸內細菌過長以及惡性貧血時,維生素B12尿排泄量低於正常。   ⑷ 胰功能試驗:功能異常時表明小腸吸收不良是由胰腺病引起的。參閱「慢性胰腺炎」一節。   ⑸ 呼氣試驗:   ①14C-甘氨酸呼氣試驗:在迴腸功能不良或切除過多腸內細菌過長時,肺呼出的14CO2和糞排出的14CO2明顯增多。   ② 氫呼氣試驗:在診斷乳糖或其他雙糖吸收不良,小腸內細菌過長,或小腸傳遞過速有價值

影像診斷

  1. X線檢查X線鋇餐鋇灌腸檢查和腹部平片可顯示胃腸道病變、運動功能狀態、膽石、胰腺或淋巴結鈣化選擇性血管造影和CT對診斷消化系統腫瘤尤有價值。

泄瀉

2. 內鏡檢直腸鏡和乙狀結腸鏡和組織檢查的操作簡便,對相應腸段的癌腫有早期診斷價值。纖維結腸鏡檢查和活檢可觀察並診斷全結腸和末端迴腸的病變。小腸鏡的操作不易,可觀察十二指腸和空腸近段病變並作活檢。懷疑膽道和胰腺病變時,ERCP有重要價值。   3. B型超聲掃描為無創性和無放XX性檢查方法,應優先採用。   4. 小腸粘膜活組織檢查對瀰漫性小腸粘膜病變,如熱帶性口炎性腹瀉乳糜瀉、Whipple病、瀰漫性小腸淋巴瘤(α重鏈病)等,可經口手入小腸活檢管吸取小腸粘膜作病理檢查,以確定診斷。

治療措施

  腹瀉是癥狀,根本治療要針對病因。認識腹瀉的發病機理有助於掌握治療原則。

病因治療

  不言而喻,腸道感染引起的腹瀉必需抗感染治療,以針對病原體抗菌治療最為理想。復方新諾   腹瀉明、氟哌酸諾氟沙星)、環丙氟哌酸環丙沙星)、氟嗪酸氧氟沙星)對菌痢,沙門菌或產毒性大腸桿菌螺桿菌感染有效,甲硝唑對溶組織阿米巴、梨形鞭毛蟲感染有效,因此,這數種藥物常用於急性感染性腹瀉,包括預防和治療所謂旅行者腹瀉。治療乳糖不耐受症和麥膠性乳糜瀉所致的腹瀉在飲食中分別剔除乳糖或麥膠類成發。高滲性腹瀉的的治療原則是停食或停用造成高滲的食物或藥物。分泌性腹瀉易致嚴重脫水和電解質丟失,除消除病因,還應積極口服靜脈補充鹽類和葡萄糖溶液,糾正脫水。膽鹽重吸收障礙引起的結腸腹瀉可用消膽胺吸附膽汁酸而止瀉。治療膽汁酸缺乏所致的脂肪瀉,可用中鏈脂肪代替日常食用的長鏈脂肪,因前者不需經結合膽鹽水解和微膠粒形成等過程而直接經門靜脈系統吸收。

對症治療

  選擇藥物時,應避免成癮性藥物,必要時也只能短暫使用。病因治療是主要的,凡病因不明者,儘管經對症治療后癥狀已有好轉,絕不可放鬆或取消應有的檢查步驟,對尚未排除惡性疾病的病例尤其如此。   1. 止瀉藥常用的有活性炭鞣酸蛋白次碳酸鉍氫氧化鋁凝膠等,日服3~4次。藥效較強的復方樟腦酊(3~5ml)和可待因(0.03g),每日2~3次。因久用可成癮,故只短期適用於腹瀉過頻的病倒。復方苯乙哌酊(每片含苯乙哌啶2.5mg和阿托品0.025mg),每次1~2片,2~4/d,此葯有加強中樞抑制的作用,不宜與巴比妥類、阿片類藥物合用。氯苯哌酰胺(咯派丁胺,loperamide)的藥效較復方苯乙哌啶更強且持久,不含阿托品,較少中樞反應。初服4mg,以後調整劑量至大便次數減至1~2次/d,日量不宜超過8mg。

泄瀉

2. 解痙止痛劑可選用阿托品、普魯本辛、山莨菪鹼普魯卡因等葯。   3. 鎮靜葯可選用安定、利眠寧、苯巴比妥類藥物。

夏季喝水

  炎熱的夏季,冰鎮西瓜、冰激凌、涼拌食物等總是受到大家的青睞,但腹瀉疾病也往往隨之而來。第四軍醫大學唐都醫院消化內科趙保民副教授指出,夏季是腹瀉的高發季節,如果出現輕微的腹瀉,不要大量地喝白開水或進食,而應該先喝杯糖鹽水,補充電解質,避免發生脫水引起的血液循環障礙。趙保民提醒,夏天應注意生活細節,不要熱咖啡和冰激凌「冷熱同吃」,因為溫度的驟然變化會造成胃腸黏膜不同程度的損傷,導致胃腸道吸收食物障礙,形成水一樣的大便。此外,也不要同時大量進食涼拌葷素菜、冰鎮的水果以及沒有充分加熱的冷凍飯菜等,以避免腹瀉。

泄瀉

小兒泄瀉

概述

  新生兒在出生后最初的三天內,其排出的糞便較粘稠,呈深綠色,一般無臭味,被稱之為「胎便」。母乳餵養嬰兒其糞便為多黃色,狀如軟性黃油;有的嬰兒糞便稀薄而微帶綠色,有酸性氣味。其正常者,每日大便為1~4次。母乳餵養的嬰兒如果一日內糞便超過4次,而一般情況好,體重也在增加,則不視為病態牛乳餵養的嬰兒其糞便為淡黃色,有時為土灰色,大便比較堅硬,略有腐臭味。其正常者每日大便1~2次。   嬰兒攝入的食物中,若碳水化合物比例很高時,則嬰兒的大便次數會增多,且大便可能較稀。

病因

  1.感受外邪:本病與氣候有密切關係。寒濕暑熱之邪皆能引起本病,而尤以濕邪引起的為多。   2.內傷乳食:因餵養不當,饑飽無度,或突然改變食物性質,或恣食油膩、生冷、或飲食不潔,導致脾胃損傷,運化失職,不能腐熟水谷,而致腹瀉。   3.脾胃虛弱:小兒臟腑嬌嫩,形氣未充,易感受外邪而損傷脾胃。

癥狀

  1.寒濕瀉:大便清稀多沫,色淡不臭,腸鳴腹痛,面色淡白,口不渴,小便清長,苔白膩,脈濡,指紋色紅。   2.濕熱瀉:腹痛即瀉,急迫暴注,色黃褐熱臭,身熱,口渴,尿少色黃,苔黃膩,脈滑數,指紋色紅。   3.傷食瀉:腹痛脹滿,瀉前哭鬧,瀉后痛減,大便量多酸臭,口臭納呆,或伴嘔吐酸餿,苔厚或垢膩,脈滑。   4.脾虛瀉:久瀉不愈,或經常反覆發作面色蒼白食慾不振,便稀來有奶塊,及食物殘渣,或每於食后即瀉,舌淡苔薄,脈濡。

診斷

  1.大便次數增多,每日3~5次,多達10次以上,呈淡黃色,如蛋花湯樣,或色褐而臭,可有少量粘液。或伴有噁心、嘔吐、腹痛,發熱,口渴等症。   2.有乳食不節,飲食不潔或感受時邪的病史。   3.重者腹瀉及嘔吐較嚴重者,可見小便短少,體溫升高,煩渴神萎,皮膚乾癟,囟門凹陷,目珠下陷,啼哭無淚,口唇櫻紅,呼吸深長,腹脹等症。   4.大便鏡檢可有脂肪球,少量紅白細胞。   5.大便病原體檢查可有致病性大腸桿菌生長,或分離輪狀病毒等。   6.重症腹瀉有脫水、酸鹼平衡失調電解質紊亂

證候分類

  1.傷食瀉:大便酸臭,或如敗卵,腹部脹滿,口臭納呆,瀉前腹痛哭鬧,多伴噁心嘔吐。舌苔厚膩,脈滑有力。   2.風寒瀉:大便色淡,帶有泡沫,無明顯臭氣,腹痛腸鳴。或伴鼻塞,流涕,身熱。舌苔白膩,脈滑有力。   3.濕熱瀉:瀉如水樣,每日數次或數十次,色褐而臭,可有粘液,肛門灼熱,小便短赤,發熱口渴。舌質紅,苔黃膩,脈數。   4.寒濕瀉:大便每日數次或十數次,色較淡,可伴有少量粘液,無臭氣,精神不振,不渴或渴不欲飲,腹滿。舌苔白膩,脈濡。   5.脾虛瀉:久瀉不止,或反覆發作,大便稀薄,或呈水樣,帶有奶瓣或不消化食物殘渣,神疲納呆,面色少華。舌質偏淡,苔薄膩,脈弱無力。   6.脾腎陽虛瀉:大便稀溏,完谷不化,形體消瘦,或面目虛浮,四肢欠溫。舌淡苔白,脈細無力。

推拿治療

  1.寒濕瀉   ⑴治則:溫中散寒,化濕止瀉。   ⑵處方:補脾經,補大腸,揉外勞,推三關,揉臍,推上七節骨,揉龜尾,按揉足三里。   ⑶方義:推三關、揉外勞溫陽散寒,配補脾經、揉臍與按揉足三里能健脾化濕,溫中散寒;補大腸、推上七節骨、揉龜尾溫中止瀉。   2.濕熱瀉   ⑴治則:清熱利濕,調中止瀉。   ⑵處方:清脾胃,清大腸,清小腸,退六腑,揉天樞,揉龜尾。   ⑶方義:清脾胃以清中焦濕熱,清大腸、揉天樞清利腸府濕熱積滯;退六腑、清小腸清熱利尿除濕;配揉龜尾以理腸止瀉。   3.傷食瀉   ⑴治則:消食導滯,和中助運。   ⑵處方:補脾經,運內八卦,揉板門,清大腸,摩腹,揉中脘,揉天樞,揉龜尾。   ⑶方義:補脾經、揉中脘、運內八卦、揉板門、摩腹健脾和胃,行滯消食;清大腸、揉天樞疏調腸府積滯;配揉龜尾以理腸止瀉。   4.脾虛瀉   ⑴治則:健脾益氣,溫陽止瀉。   ⑵處方:補脾經,補大腸,推三關,摩腹,揉臍,推上七節骨,揉龜尾,捏脊。   ⑶方義:補脾經、補大腸、健脾益氣,固腸實便;推三關、摩腹、揉臍、捏脊溫陽補中;配推上七節骨、揉龜尾以溫陽止瀉。

注意事項

  注意飲食調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