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皮

来源:www.uuuwell.com

   

丹皮,中藥名。為毛茛科植物牡丹乾燥根皮。產于安徽、山東等地。秋季採挖根部,除去細根,剝取根皮,曬乾。生用或炒用。《本草綱目》:「滋陰降火,解斑毒,利咽喉,通小便血滯。後人乃專以黃櫱相火,不知丹皮之功更勝也。赤花者利,白花者補,人亦罕悟,宜分別之。」現代研究,所含牡丹酚及其以外的糖苷類成分均有抗炎作用;牡丹皮甲醇提取物抑制血小板作用;牡丹酚有鎮靜、降溫、解熱、鎮痛解痙中樞抑製作用及抗動脈粥樣硬化利尿、抗潰瘍等作用。

  有些文獻將丹皮的來源科屬歸為芍藥科,這是由毛茛科與芍藥科的分類爭議引出的。芍藥科原本只是毛茛科的一個屬,但其外部形態、內部構造以及化學成分均與毛茛科有顯著區別,因此多數學者把芍藥屬Paeonia提升為芍藥科Paeoniaceae。

原植物-藥用部分(圖1)

基本信息

  中藥名牡丹皮   別名牡丹根皮、丹皮、丹根。   拼音mu dan pi   英文名Tree Peony Bark,CORTEX MOUTAN   原植物Paeonia suffruticosa Andr.   藥用部位植物的根皮。   功效分類清熱葯;涼血葯;利水葯;去濕葯。   附註植物描述,詳見詞條:牡丹   形態:呈筒狀或半筒狀,有縱剖開的縫,略向內捲曲或張開,長5--20cm,直徑0.5--1.2cm,厚0.1--0.4cm   外表面:原丹皮灰褐色或黃褐色,有多數橫長皮孔及細根痕,栓皮脫落處粉紅色;刮丹皮粉紅色或淡紅色   內表面:淡灰黃色或淺棕色,有明顯的細縱紋,常見發亮的結晶(系針、、柱狀牡丹酚結晶),俗稱「亮銀星」   質地:質硬而脆,易折斷   斷面:較平坦,淡粉紅色,粉性,紋理不明顯   氣味:氣芳香,味微苦而澀,有麻舌感

性狀

  ①原丹皮   根皮呈圓筒狀、半筒狀,有縱剖開的裂縫,兩邊向內捲曲,通常長3~8厘米,厚約2毫米。外表灰褐色或紫棕色,木栓有的已脫落,呈棕紅色,可見鬚根痕及突起的皮孔;內表面淡棕色或灰黃色,有縱細紋理及發亮的結晶狀物。質硬而脆,斷面不平坦,或顯粉狀,淡黃色而微紅。有特殊香氣,味微苦而澀,稍有麻舌感。   ②刮丹皮

牡丹皮-藥材

  又名:粉丹皮(《滇南本草》),表面稍相糙,粉紅色。其他均與原丹皮同。上述二種藥材,以條粗長、皮厚、粉性足、香氣濃、結晶狀物多者為佳。

鑒別

  (1)本品粉末淡紅棕色。澱粉粒甚多,單粒類圓形或多角形,直徑3~16μm,臍點點狀、裂縫狀或飛鳥狀;復粒由2~6 分粒組成。草酸鈣簇晶直徑9~45μm,有時含晶細胞連接,簇晶排列成行,或一個細胞含數個簇晶。木栓細胞長方形,壁稍厚,淺紅色。   (2)取本品粉末0.15g ,加無水乙醇25ml,振搖數分鐘,濾過。取濾液1ml,加無水乙醇至25ml,照分光光度法

牡丹皮-藥用部分

  附錄ⅤA)測定,在274nm 的波長處有最大吸收。   (3)取本品粉末1g,加乙醚10ml,密塞,振搖10分鐘,濾過,濾液揮干,殘渣加丙銅2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丹皮酚對照品,加丙酮製成每1ml 含5mg 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試驗,吸取上述兩種溶液各10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環己烷醋酸乙酯(3:1)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乾,噴以鹽酸酸性5%三氯化鐵乙醇溶液,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的藍褐色斑點。

植物形態

  多年生落葉小灌木,高1~1.5米。根莖肥厚。枝短而粗壯。葉互生,通常為2回3出複葉;柄長6~10厘米;小葉卵形或廣卵形,頂生小葉片通常為3裂,側生小葉亦有呈掌狀3裂者,上面深綠色,無毛。下面略帶白色,中脈上疏生白色長毛。花單生於枝端,大形;萼片5,覆瓦狀排列,綠色;花瓣5片或

牡丹皮-原植物

  多數,一般栽培品種,多為重瓣花,變異很大,通常為倒卵形,頂端有缺刻,玫瑰色,紅、紫、白色均有;雄蕊多數,花絲紅色,花藥黃色;雌蕊2~5枚,綠色,密生短毛,花柱短,柱頭葉狀;花盤杯狀。果實為2~5個蓇葖的聚生果,卵圓形,綠色,被褐色短毛。花期5~7月。果期7~8月。生於向陽及土壤肥沃的地方,常栽培于庭園分佈河北、河南、山東、四川、陝西、甘肅等地。

藥材藥性

入葯部分

  牡丹採挖后,刮取根皮,曬乾入葯。

性味歸經

  ⑴性寒,味苦;涼;微寒。歸心;肝;腎;肺經[1]   ⑴味苦、辛,微寒。歸心、肝、腎經[2]

功效主治

  清熱涼血;活血散瘀。熱病熱入血分;發斑;吐衄;熱病後期伏陰發熱陰虛骨蒸潮熱血滯經閉痛經癰腫瘡毒;跌撲傷痛;風濕熱痹[2][1]

用法用量

  ⑴內服:煎湯,6-9g;或入丸、散。[1]   ⑵內服:煎湯,6-12g。[2]

用藥禁忌

  1.血虛有寒,孕婦月經過多者慎服。   2.《本經逢原》自汗多者勿用,為能走泄津液也。痘疹初起勿用,為其性專散血

牡丹皮-中藥材

,不無根腳散闊之慮。   3.《得配本草》:胃氣虛寒,相火衰者,勿用。[1]   4. 《本草經集注》:畏菟絲子。   5. 《古今錄驗方》:忌胡荽。   6. 《唐本草》:畏貝母大黃。   7. 《日華子本草》:忌蒜。[3]

藥用配伍

  1.溫毒發斑血熱吐衄。該品苦寒,入心肝血分。善能清營分、血分實熱功能清熱涼血止血。治溫病熱入營血,迫血妄行所致發斑、吐血衄血,可配水牛角、生地黃赤芍等藥用;治溫毒發斑,可配梔子、大黃、黃芩等藥用,如牡丹湯《聖濟總錄》);若治血熱吐衄,可配大黃、大薊茜草根等藥用,如十灰散(《十葯神書》);若治陰虛血熱吐衄,可配生地黃、梔子等藥用,如滋水清肝飲(《醫宗己任篇》)。[4]   2.溫病傷陰陰虛發熱夜熱早涼無汗骨蒸。該品性味苦辛寒,入血分而善於清透陰分伏熱,為治無汗骨蒸之要葯,常配鱉甲知母生地黃等藥用,如青蒿鱉甲湯(《溫病條辨》)。[4]   3.血滯經閉、痛經、跌打傷痛。該品辛行苦泄,有活血祛瘀之功。治血滯經閉、痛經,可配桃仁川芎桂枝等藥用,如桂枝茯苓丸《金匱要略》);治跌打傷痛,可與紅花乳香沒藥等配伍,如牡丹皮散《證治準繩》)。[4]   4.癰腫瘡毒。該品苦寒,清熱涼血之中,善於散瘀消癰。治火毒熾盛,癰腫瘡毒,可配大黃、白芷甘草等藥用,如將軍散《本草匯言》);若配大黃、桃仁、芒硝等藥用,可治瘀熱互結之腸癰初起,如大黃牡丹皮湯(《金匱要略》)。[4]

醫學作用

  【化學成分】   鮮根含牡丹酚原甙(paeonolide)約5%~6%,但在乾燥及貯藏過程中易酶解成牡丹酚甙(paeonoside)和一分子L-阿拉伯糖;根皮還含牡丹酚、芍藥甙(paeonifolorin)羥基芍藥甙、苯甲酰芍藥甙及苯甲酰羥基芍藥甙、揮髮油,以及苯甲酸植物甾醇蔗糖葡萄糖、阿拉伯糖等.   【理化鑒別】   1. 取粉末微量升華顯微鏡下可見長柱形結晶或針狀及羽狀簇晶,滴加三氯化鐵醇溶液,則結晶溶解而顯紫紅色.(示牡丹酚)   2. 取粉末2g,加水50ml蒸餾,將產生的蒸氣導入盛有氯亞胺基2,6-二氯苯試劑(取氯亞胺基2,6-二氯苯醌0.1g,加硼砂3.2g,研磨均勻即得)0.1g與蒸餾液1ml中,2min內牡丹皮的溶液顯藍色(示丹皮酚).芍藥根皮不顯色[1].   3. 薄層層析:(1)牡丹皮(2)牡丹皮(3)牡丹皮(4)丹皮酚   樣品 液:本品粉末1g,加乙醚10ml,振搖10分鐘,過濾, 濾液揮干,殘渣加丙酮溶解,使成2 ml,作供試液備用.   對照品液:取丹皮酚對照品加丙酮製成每1ml含2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   展 開:環己烷-醋酸乙酯(3:1)   顯色:酸性5%三氯化鐵乙醇溶液,熱風吹至斑點顯色清晰,供試品色譜在與對照品相應的位置顯相同的色斑.   【含量測定】   取本品粗粉約0.2g,精密稱定,用水蒸氣蒸餾,收集餾出液約450ml,加水至500ml,搖勻.在274nm的波長處測定吸收度,按丹皮酚(C9H1OO3)的吸收係數(E1%1cm)為862計算, 即得.本品按乾燥品計算,含丹皮酚(C9H1OO3)不得少於1.20%.   【藥理作用】   1. 鎮靜抗驚:牡丹酚腹腔注XX,對鼠自發活動及咖啡因所致的過度活動均有鎮靜作用,大劑量可致睡眠;能抑制小鼠扭體反應,對小鼠尾壓痛止痛作用;有退熱、抗電休克、抗戎四唑和菸鹼所致的驚厥等中樞抑製作用.   2. 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靜脈注XX牡丹皮提取物對犬冠脈結紮所致心肌缺血有明顯保護作用.煎劑、去牡丹酚煎劑或牡丹酚靜脈注XX,對麻醉狗及大鼠均有降壓作用;煎劑、去牡丹酚煎劑或牡丹酚灌胃,對實驗性高血壓給葯1周后血壓顯著下降,可維持1~3周.牡丹皮在體外有顯著的抗凝血作用, 對內毒素、ADP和膠原誘導的大鼠及人的血小板聚集均有顯著抑製作用.   3. 抗炎及抗變態反應:牡丹酚對動物實驗XX節炎、變態反應性炎症均有抑製作用.牡丹酚對實驗XX節炎、耳炎有抗炎作用,並能減少毛細血管的通透性.能防止應激所致的小鼠潰瘍病,抑制大鼠的胃液分泌;對小鼠、豚鼠離體迴腸有較弱的抗乙酰膽鹼及抗組胺作用,並能抑制大鼠在體XX的自發運動;對多種藥物引起的大鼠足腫脹、大鼠胸膜炎多形核白細胞的移行, 均有抑製作用;對豚鼠Forssman皮膚血管炎、大鼠反向皮膚過敏反應、大鼠主動和被動Arthus反應,及遲髮型超敏反應等變態反應性炎症,均有抑製作用.牡丹皮煎劑灌胃,對二甲苯引起的小鼠耳廓腫, 對角叉菜膠、蛋清甲醛引起的大鼠足腫脹,均有抑製作用;對天花粉引起的大鼠被動皮膚過敏反應、反向皮膚過敏反應、Arthus反應等變態反應性炎症,均有抑製作用.   4.毒性:牡丹酚小鼠靜脈注XX、腹腔注XX和灌胃的LD50分別為196mg/kg,781mg/kg和3430mg/kg.另外,牡丹皮尚有抑菌、免疫增強作用

藥材來源

來源考證

  陶弘景:牡丹,今東間亦有。色赤者為好,用之去心。   1.《唐本草》:牡丹,生漢中。劍南所出者,苗似羊桃,夏生白花,秋實圓綠,冬實赤色,凌冬不雕,根似芍藥,肉白皮丹。

牡丹皮

土人謂之牡丹,亦名百兩金,京下謂之吳牡丹者是真也。今俗用者異於此,別有臊氣也。   2.《四聲本草》:牡丹,今出合州者佳。白者補,赤者利。出和州、宣州者並良。   3.本草圖經:牡丹,今丹、延、青、越、滁、和州山中皆有之。花有黃紫紅白數色。此當是山牡丹,其莖梗枯燥,黑白色。二月于梗上生苗葉,三月開花,其花葉與人家所種者相似,但花止五、六葉耳。五月結子黑色,如雞頭子大。根黃白色,可五、七寸,長如筆管大,二月、八月采,銅刀劈去骨,陰乾用。此花一名木芍藥。近世人多貴重,圃人慾其花之詭異,皆秋冬移接,培以壤土,至春盛開,其狀百變,故其根性殊失本真,葯中不可用此品,絕無力也。[1]

中藥飲片-牡丹皮(圖2)

藥材基源

  為毛茛科多年生落葉小灌木植物牡丹Paeonia suffruticosa Andr.的乾燥根皮。[2][1]

產地溯源

  全國各地多有栽培。主產安徽、四川、甘肅、陝西、湖北、湖南、山東、貴州。以安徽銅陵鳳凰山產者質量最優,習稱鳳丹[1][5]

品種考證

  牡丹始載於《神農本草經》,列為中品《名醫別錄》載:「牡丹生巴郡山谷及漢中。」《本草經集注》雲:「今東間亦有色赤者為好。」《新修本草》載:「生漢中。劍南所出者,苗似羊桃,夏生白花,秋實圓綠,冬實赤色,凌冬不調,根似芍藥,肉白皮丹。」《本草圖經》載:「今丹、延、青、越、滁、和州山中皆有之。花有黃紫紅白數色。此當是山牡丹,其莖梗枯燥,黑白色。二月于梗上生苗葉,三月開花,其花葉與人家所種者相似,但花止五六葉耳。五月結子黑色,如雞頭子大。根黃白色,可五七寸長,如筆管大……近世人多貴重,圃人慾其花之詭異,皆秋冬移接,培以壤土,至春盛開,其狀百變。」《本草綱目》載:「牡丹以色丹者為上,雖結子而根上生苗,故謂之牡丹。唐人謂之木芍藥,以其花似芍藥,而宿干似木也。」綜上所述,古今所用之牡丹皮,其原植物品種基本一致。

化學成分

  根皮含芍藥甙(paeonifolrin),氧化芍藥甙(oxypaeoniflorin),苯甲酰芍藥甙(benzoylpaeoniflorin),牡丹酚(paeonol),牡丹酚甙(paeonoside),牡丹酚原甙(paeonollide),牡丹酚新甙(apiopaeonoside),苯甲酰基氧化芍藥甙(benxoyloxy-paeoniflorin ),2,3-二羥基-4-甲氧基苯乙酮(2,3-dihydroy-4-methoxyacetophenone),3-羥基-4-甲氧基苯乙酮(3-hydroxy-4-methoxyacetophenone),1,2,3,4,6-五沒食子酰基葡萄糖(1,2,3,4,6-pentagalloylglucose)沒食子酸(gallic acid)等。[1]

藥理作用

  1.對心血管的影響:牡丹皮對麻醉犬心能增加冠脈血流量,減少心輸出量,降低左室作功的作用。對實驗性心肌缺血有明顯保護作用,並且持續時間較長,同時降低心肌耗氧量。丹皮煎劑,去牡丹酚后的煎劑1.0-3.0g/kg或牡丹酚80-120mg/kg靜脈注XX,對麻醉犬和大鼠均有降壓作用。原發和腎型高血壓犬,用牡丹皮煎劑5g/kg灌胃,連續5天,于第6天,第7天劑量增至10g/kg,血壓明顯下降。腎型高血壓犬,用去牡丹酚后的煎劑10g/kg灌胃,連續10天血壓下降。用牡丹酚0.5-1.0g/kg給腎型高血壓犬和大鼠也出現一定的降壓效果。牡丹酚能顯著抑制正常心肌細胞快相(5分鐘)和慢相(120分鐘)45Ca攝取及搏動頻率,顯著抑制鈣反常心肌細胞45Ca攝取和降低胞內過氧化脂質含量,且呈劑量依賴性,表明牡丹酚減輕鈣反常損傷與阻止Ca2+內流及抗氧化有關。牡丹酚磺酸鈉除能抑制鈣離子攝取外,且能顯著抑制鈣反常心肌細胞的45Ca攝取及其胞膜SA含量,與劑量呈相關關係。另用食餌性動脈粥樣硬化模型,研究牡丹酚的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結果造型加牡丹酚組主動脈內膜病變肉眼定級及形態學組化分析,均比造型對照組顯著減輕。表明腹腔注XX牡丹酚100mg/kg·d,連續6周能明顯抑制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成。[1]   2.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影響:丹皮酚對口服傷寒、副傷寒菌苗引起的小鼠發熱有解熱作用,並降低正常小鼠體溫。口服丹皮酚能抑制腹腔注XX醋酸所致小鼠扭體反應及鼠尾壓痛反應,並能對抗咖啡因所致小鼠的運動亢進,能明顯延長環己巴比妥鈉所致小鼠睡眠時間,大劑量時可使小鼠翻正反XX消失,能明顯對抗戊四氮士的寧煙鹼和電休克所致的驚厥。作用部位在中腦網狀結構和丘腦[1]   3.抗炎作用:用丹皮酚灌胃,對大鼠因右旋糖酐或醋酸或角叉菜膠引起的足跖浮腫有抑製作用,並能抑制醋酸或5-羥色胺引起的小鼠腹腔或豚鼠皮膚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強,抑制小鼠應激性潰瘍的發生。實驗證明丹皮水煎劑對角叉菜膠性浮腫、佐劑XX節炎及Arthus反應等所致多種炎症反應具有抑製作用,這與其抑制炎症組織的通透性和抑制PGE2的生物合成有關,丹皮不能抑制殘存腎上腺代償增生,對腎上腺維生素C代謝也無明顯影響,提示它既無類可的松樣的作用,也無類促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即其抗炎作用不依賴於垂體腎上腺系統。Ⅰ、Ⅱ、Ⅲ型變態反應是由特異性抗體介導的反應,丹皮對抗體的形成並無明顯影響,但對之均有抑製作用,可能是通過非特異性抗炎機制發揮作用,而抑制血清補體活性,也就增強其抗炎效應。丹皮不抑制特異性抗體的產生,不影響補體旁路途徑的溶血活性,提示牡丹皮在發揮抗炎作用的同時,不能抑制正常體液免疫功能。[1]   4.抑菌作用:體外實驗表明,牡丹皮煎劑對枯草桿菌大腸桿菌傷寒桿菌、副傷寒桿菌、變形桿菌綠膿桿菌葡萄球菌溶血性鏈球菌肺炎球菌霍亂弧菌等均有較強的抗菌作用,牡丹葉煎劑對痢疾桿菌、綠膿桿菌和金黃色葡萄球菌有顯著抗菌作用,其有效成份為沒食子酸。雞胚實驗表明,牡丹皮煎劑對流感病毒有抑製作用,但小鼠治療實驗結果不一致,故其抗病毒效果尚不能肯定。有人對牡丹皮不同煎煮時間其水煎劑的抑菌成份對熱穩定XX係進行探討。提示牡丹皮經30分鐘煎煮后體外抑菌能力明顯優於煎劑時間為15分鐘的水煎劑,而與煎煮時間為60、90分鐘的水煎劑抑菌能力未見顯著差異。[1]   5.抗凝作用:體外對人血小板試驗,發現牡丹皮水提物及芍藥酚均能抑制血小板花生四烯酸產生血栓素A2,進而抑制血小板聚集,這是由於抑制從花生烯酸至攝護腺H2的環氧化酶反應的結果。牡丹皮甲醇提取物有抑制內毒素所致實驗性血栓的作用。研究表明,牡丹皮抗血栓形成的機理是:丹皮酚、苯甲酰芍藥甙及苯甲酰氧化芍藥甙抑制血小板凝聚,而丹皮酚、芍藥甙、氧化芍藥甙有抗調理素作用;苯甲酰芍藥甙有阻斷纖維蛋白酶原活化及抗纖維蛋白溶菌酶的作用;氧化芍藥甙、苯甲酰氧化芍藥甙,苯甲酰芍藥甙對紅的胞膜有較強的穩定作用,從而抑制血栓形成。用芍藥甙給大鼠腹腔注XX或在體外均能抑制ADP或膠原誘導的血小板聚集。[1]   6.對免疫系統的影響:給小鼠分別灌胃牡丹皮,丹皮酚、芍藥甙、氧化芍藥甙、苯甲酰芍藥甙,均能促進靜脈注XX的碳粒在血中的廓清速度,即使單核巨噬細胞系統功能處於低下狀態也有促

牡丹皮

進作用,顯微鏡檢查見肝中枯氏細胞及脾中巨噬細胞吞噬力增強。芍藥甙、氧化芍藥甙在體外亦能增強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對乳液的吞噬功能。丹皮液給小鼠腹腔注XX能使其脾臟溶血后斑數增加。用丹皮酚給小鼠腹腔注XX每大25mg/kg,連用6天,能使脾重明顯增加,且可對抗考的松、環磷酰胺所致胸腺重量的減輕。由上可見牡丹皮對體液及細胞免疫均有增強作用。[1]   7.對脂質代謝的影響:丹皮及其所含丹皮酚,芍藥甙對腎上腺素所致的脂細胞的脂肪分解有抑製作用;丹皮水提物能增加脂細胞中葡萄糖生成脂肪,而且明顯增加胰島素所致的葡萄糖生成脂肪。[1]   8.其它作用:用20%丹皮紅藤灌入腹腔,對家兔損傷性腹腔粘連有顯著預防效果。注入福氏佐劑引起的慢XX節炎鼠,在兩個月內于大鼠皮下注XX致炎劑酪蛋白,可引起關節炎性的足、尾的變性繼續惡化,足、尾的皮下纖維化、骨增生,骨纖維症明顯,腹部皮下組織中亦有結締組織增殖,若在給予酶蛋白的同時連續喂飼牡丹皮或桂枝茯苓丸,則能抑制酶蛋白的新誘發損害。丹皮甲醇提取物體內對小鼠艾氏腹水癌細胞,XX頸癌細胞均有抑製作用。丹皮酚對苯並芘在大鼠肝微粒體中的代謝有一定抑製作用,對小鼠有抗早孕作用,對大鼠有利尿作用。[1]

臨床研究

  用重用牡丹皮組成的復方,治療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32例,效果尚佳

牡丹皮

中西醫結合雜誌,1985,4:245);單用牡丹皮水煎服,治療高血壓7例,近期療效較好(遼寧醫學雜誌,1960,7:48);用牡丹皮清水浸泡后的蒸餾液滴鼻,治療過敏性鼻炎,有效率為87.1%(湖南醫藥雜誌,1983,4:24);用3.5%丹皮酚霜外塗皮損處,治療急性濕疹27例,治愈8例,顯效5例,好轉6例(中醫雜誌,1983,10:19)。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牡丹皮含牡丹酚(Paeonol)、牡丹酚甙(Paeonoside)、牡丹酚原甙(Paeonolide)、牡丹酚新甙(Apiopaeonoside).亦含芍藥甙(Paeoniflorin)、氧化芍藥甙(Oxypaeoniflorin)、苯甲酰芍藥甙(Benzoyl-paeoniflorin)、苯甲酰氧化芍藥甙(Benzoyl-oxypaeoniflorin)、沒食子酸(Gallic acid)等. 此外,尚含揮髮油、植物甾醇、苯甲酸、蔗糖、葡萄糖等.

藥理作用

  1. 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 牡丹酚是牡丹皮中對中樞有抑製作用的有效成分之一.實驗證明:牡丹酚有鎮靜、降溫、解熱、鎮痛、解痙等中樞抑製作用.小鼠腹腔注XX或口服牡丹酚, 均顯示鎮靜作用,表現為自發運動減少;對咖啡因所致的XX活動有抑製作用;若用大劑量則有催眠作用.在延長環己巴比妥睡眠時間方面也優於苯乙酮.牡丹酚能使正常小鼠體溫降低,口服給葯比腹腔注XX給葯的降溫作用顯著且持久.對注XX傷寒和副傷寒桿菌所引起的人工發熱小鼠,口服牡丹酚也有退熱作用.牡丹酚能抑制小鼠腹腔注XX醋酸所致的扭體反應;對鼠尾壓痛也有止痛作用.還有抗電休克和拮抗戊四唑(Pentetrazol)及尼古丁(Nicotine)引起的驚厥的作用.   2. 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 牡丹皮能顯著降低心輸出量, 不同程度的降低左室作功.安徽銅山產牡丹皮乙醇提取液,在增加實驗性缺血犬冠脈流量的同時,能輕度降低心肌耗氧量,且持續時間較長;丹皮水煎液給葯即刻作用明顯, 但持續時間較短.寶雞產牡丹皮乙醇提取液對心肌缺血有輕度保護作用,而水煎劑則無效.有報道指出,牡丹皮乙醇提取物對蛙心有洋地黃樣作用.   靜脈注XX丹皮水煎劑(相當於生葯0.75g/kg), 對麻醉犬、貓和大鼠皆有明顯的降壓作用.牡丹酚和除去牡丹酚的水煎液靜注, 對麻醉犬和大鼠均有降壓作用;給實驗性高血壓(「原發」型和腎型)犬和大鼠口服,亦出現一定的降壓效果.丹皮除去牡丹酚后仍有降壓效果,提示丹皮的降壓作用可能與牡丹酚及其糖甙類等成分有關.   牡丹酚水提取物及芍藥酚能抑制環氧化酶反應,使血栓素 A2 的合成減少, 從而具有抗血小板凝聚作用.牡丹皮提取物對血纖維蛋白溶解酶元和溶解酶均有一定的抑製作用.牡丹酚、苯甲酰芍藥甙、苯甲酰氧化芍藥甙,抑制大鼠和人的血小板凝聚作用比阿司匹林強;調理素使纖維蛋白凝固;牡丹酚、芍藥甙、氧化芍藥甙則有抗生素作用;牡丹皮對人血也具有較強的抗凝作用.氧化芍藥甙、苯甲酰氧化芍藥甙、苯甲酰芍藥甙對紅細胞膜有較強的穩定作用.   3. 抗炎作用 實驗證明: 牡丹酚及其以外的糖甙成分均有抗炎作用,且後者的抗炎作用比牡丹酚還強的多.牡丹酚對由角叉菜膠、蛋清、甲醛、組胺、5-羥色胺和緩激肽所引起的大鼠足跖腫脹,對二甲苯引起的小鼠耳殼腫脹和內毒素引起的腹腔毛細血管通透性增高均有明顯的抑製作用, 摘除大鼠雙側腎上腺素后其抗炎作用依然存在,提示牡丹皮的抗炎作用與垂體-腎上腺系統無明顯關係.   牡丹皮70%甲醇提取物,對用福氏佐劑(Freund's Complete adjuvant)引起的大鼠關節炎有抑製作用.給予500mg/kg劑量, 其抗炎作用大於50mg/kg劑量的保泰松.牡丹皮70%的甲醇提取物對此種炎症的預防和治療均有效果.   實驗證明:由丹皮70%的甲醇提取物中分離出的苯甲酰芍藥甙對二磷酸腺苷引起的血小板凝聚有抑製作用, 可防止微血栓的形成;苯甲酰氧化芍藥甙對纖維蛋白溶解酶原和纖維蛋白溶解酶活性有抑製作用.提示牡丹皮的抗炎症作用與其對血小板的凝聚、纖維蛋白溶解酶原和纖維蛋白溶解酶的活性抑製作用有關.   4.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牡丹皮在試管內對白色葡萄球菌、枯草桿菌、大腸桿菌、傷寒桿菌等有較強抗菌作用.牡丹皮對痢疾桿菌、傷寒桿菌等作用顯著(試管內兩倍稀釋法),在pH7.0~7.6殺菌力最強.瓊脂平板挖溝法等也證明對傷寒桿菌、痢疾桿菌、副傷寒桿菌、大腸桿菌、變形桿菌、綠膿桿菌、葡萄球菌、溶血性鏈球菌、肺炎球菌、霍亂弧菌等多種細菌都有不同程度的抑製作用.牡丹酚在試管內對大腸桿菌、枯草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等也有抑製作用.丹皮浸液在試管內對鐵鏽色小芽胞菌等10種皮膚真菌也有一定抑製作用.雞胚實驗證明牡丹皮有一定的抗流感病毒的作用,但給小鼠灌胃、再感染流感病毒,則結果不一, 故其抗病毒作用尚有待進一步證實.   體外實驗證明牡丹酚對引起闌尾炎的細菌有抑菌作用.   5. 其他作用 牡丹酚有利尿作用,其在腎臟中的作用部位可能與雙氫克尿噻不同.口服牡丹酚62.5~250mg/kg時,能使水、鈉和氯的排泄量隨劑量的增加而增加,而鉀的排泄量在低劑量時無變化, 最高劑量時鉀的排泄量減少.牡丹酚亦能使滲透性提高.牡丹酚利尿的最低有效劑量是62.5mg/kg.最高劑量時增加水的排泄量與雙氫克尿塞10mg/kg時相同.而雙氫克尿塞所引起的電解質排泄比服用牡丹酚後有明顯的增加.   牡丹酚對小鼠和豚鼠離體迴腸有較弱的抗乙酰膽鹼和抗組胺作用,能防止應激所引起的小鼠潰瘍病,抑制大鼠的胃液分泌和在位XX的自發運動.對小鼠有抗早孕作用.

藥方選錄

  1.青蒿鱉甲湯(《瘟病條辨》)主治瘟病後期,邪伏陰分證。青蒿6g,鱉甲15g,細生地12g,知母6g,丹皮9g。上藥以水五杯,煮取二杯,日再服。方中佐以牡丹皮辛苦性涼,瀉陰中之伏火,使火退而陰升。   2.犀角地黃湯(《備急千金要方》)主治熱入血分證,熱傷血絡證。水牛角30g,生地黃24g,赤芍12g,牡丹皮9g上藥四味,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方中丹皮苦辛微寒,入心肝腎,清熱涼血,活血散瘀,可收化斑之效。[6]   3.治血虛勞倦五心煩熱肢體疼痛頭目昏重 心忪頰赤口燥咽干 發熱盜汗減食嗜卧及血熱相搏 月水不利臍腹脹痛寒熱如瘧;又治室女血弱陰虛榮衛不和 痰嗽潮熱肌體羸瘦 漸成骨蒸:牡丹皮一兩乾漆(炒)二兩 蘇木、蓬莪術(炮)、鬼箭各一分甘草 (半鹽湯炙、半生)、當歸、桂心、芍藥、延胡索(炒)、陳皮(去白)、紅花、烏葯、沒藥(別研令細)各一兩.上為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七分 不拘時候服.(《局方》牡丹散) 4.治婦人月水不利 或前或后乍多乍少 腰痛腹痛手足煩熱:牡丹皮一兩一分 苦參半兩貝母三分(去心稱).上三味搗羅為末 煉蜜和劑搗熟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加至三十丸 空腹米飲下日三.(《聖濟總錄》牡丹丸)   5.治通經 :牡丹皮6-9g 仙鶴草六月雪、槐花各9-12g 水煎沖黃酒、紅塘經行時早晚空腹服.忌食酸、辣、芥菜.(《青島中草藥手冊》)   6.治產後血暈、血崩經水不調遠年干血氣:紅花、干荷花、牡丹皮、當歸、蒲黃(炒)各等分.上藥共為細末每服五錢 酒煎連渣溫服[7].(《保命集》紅花散

各家論述

  1.張元素:牡丹皮,治神志不足,神不足者手少陰,志不足者足少陰,故仲景八味丸用之,能瀉陰中之火。牡丹皮入手厥陰、足少陰,治無汗骨蒸;地骨皮(入)足少陰、手少陽,治有汗骨蒸也。牡丹皮治無汗之骨蒸,須與青蒿子、天麥門冬沙參、地黃、五味子牛膝枸杞之屬同用,

牡丹皮提取物

始得其力。   2.李杲:心虛腸胃積熱,心火熾甚,心氣不足者,以牡丹皮為君。   3.《本草綱目》:牡丹皮,治手足少陰、厥陰四經血分伏火。蓋伏火即陰火也,陰火即相火也,古方惟以此治相火,故仲景腎氣丸用之。後人乃專以黃櫱治相火,不知丹皮之功更勝也。赤花者利,白花者補,人亦罕悟,宜分別之。   4.《本草經疏》:牡丹皮,其味苦而微辛,其氣寒而無毒,辛以散結聚,苦寒除血熱,入血分,涼血熱之要葯也。寒熱者,陰虛血熱之候也。中風瘛瘲、痙、驚癇,皆陰虛內熱,營血不足之故。熱去則血涼,涼則新血生、陰氣復,陰氣復則火不炎而無因熱生風之證矣,故悉主之。癰瘡者,熱壅血瘀而成也。涼血行血,故療癰瘡。辛能散血,苦能瀉熱,故能除血分邪氣,及症堅瘀血留舍腸胃。臟屬陰而藏精,喜清而惡熱,熱除則五臟自安矣。《別錄》並主時氣頭痛客熱,五勞勞氣,頭腰痛者,泄熱涼血之功也。甄權又主經脈不通,血瀝腰痛,此皆血因熱而枯之候也。血中伏火,非此不除,故治骨蒸無汗,及小兒天行痘瘡,血熱。東垣謂心虛腸胃積熱,心火熾甚,心氣不足者,以牡丹皮為君,亦此意也。   5.《本草匯言》:沈拜可先生曰:按《深師方》用牡丹皮,同當歸、熟地補血;同莪術、桃仁則破血;同生地、芩、連則涼血;同肉桂、炮姜則暖血;同川芎、白芍葯則調血;同牛膝、紅花則活血;同枸杞、阿膠則生血;同香附、牛膝、歸、芎,又能調氣而和血。若夫陰中之火,非配知母、白芍藥不能去;產後諸疾,非配歸、芎、益母不能行。又欲順氣疏肝,和以青皮柴胡;達痰開郁,和以貝母、半夏。若用於瘍科排膿、托毒、涼血之際,必協乳香、沒藥、白芷、羌活連翹、金銀花輩,乃有濟也。牡丹皮,清心養腎,和肝,利包絡,並治四經血分伏火。血中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