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葦

来源:www.uuuwell.com

   

蘆葦,多年水生或濕生的高大禾草生長在灌溉溝渠旁、河堤沼澤地等,世界各地均有生長,蘆葉蘆花蘆莖蘆根蘆筍均可入葯。

基本信息

蘆葦

  名稱:蘆葦   拼音:lú wěi   注音:ㄌㄨˊ ㄨㄟˇ   別名:葦、蘆、蘆芛、   拉丁學名:Phragmites australis (Cav.) Trin. ex Steud.   科名:禾本科   品種:卡開蘆、爬葦、日本葦、絲毛蘆、細葉蘆葦,等

形態特徵

蘆葦灘上-譚翃晶國畫作品

  蘆葦的植株高大,地下有發達的匍匐根狀莖。莖稈直立,稈高1~3米,節下常生白粉。葉鞘圓筒形,無   毛或有細毛。葉舌有毛,葉片長線形或長披針形,排列成兩行。葉長15-45厘米,寬1-3.5厘米。圓錐花序分枝稠密,向斜伸展,花序長10一40cm,小穗有小花4—7朵;穎有3脈,一穎短小,二穎略長;第一小花多為雄性,余兩性;第二外樣先端長漸尖,基盤的長絲狀柔毛長6—12mm;內稃長約4mm,脊上粗糙。具長、粗壯的匍匐根狀莖,以根莖繁殖為主。   大多數蘆葦長花,少數蘆葦長棒,棒呈黃褐色,棒面毛茸茸,約一元硬幣粗細,十多厘米長,棒剛摘下來是XX,然後越來越軟,點燃的蘆葦棒會有煙,可驅蚊,無毒

生態習性

蘆葦灘上2-譚翃晶國畫作品

  多生於低濕地或淺水中。蘆葦生長在灌溉溝渠旁、河堤沼澤地.河溪邊等多水地區。蘆葦的植株高大,地下有發達的匍匐根狀莖。莖稈直立,稈高1~3米,節下常生白粉。葉鞘圓筒形,無毛或有細毛。葉舌有毛,葉片長線形或長披針形,排列成兩行。葉長15-45厘米,寬1-3.5厘米。夏秋開花,圓錐花序,頂生,疏散,多成白色,圓錐花序分枝稠密,向斜伸展,花序長10一40cm,稍下垂,小穗含4~7朵花,雌雄同株,花序長約15~25公分,小穗長1.4公分,為白綠色或褐色,花序最下方的小穗為雄,其餘均雌雄同花,花期為8~12月。蘆葦的果實為穎果,披針形,頂端有宿存花柱。具長、粗壯的匍匐根狀莖,以根莖繁殖為主,蘆葦是經常見到的水邊植物或乾枯的水塘里,蘆葦常會和寒芒搞混,區別是蘆葦的莖是中空的,而寒芒不是,另外,寒芒到處可見,蘆葦是擇水而生。

產地分佈

  蘆葦生長於池沼、河岸、河溪邊多水地區,常形成葦塘。在我國則廣布,其中以東北的遼河三角洲、松嫩平原、三江平原,內蒙古的呼倫貝爾和錫林郭勒草原,新疆的博斯騰湖、伊犁河谷及塔城額敏河谷,華北平原的白洋淀等葦區,是大面積蘆葦集中的分佈地區。

繁殖培育

蘆葦

  生在淺水中或低濕地,新墾麥田或其他水田、旱田易受害。蘆葦具有橫走的根狀莖,在自然生境中,以根狀莖繁殖為主,根狀莖縱橫交錯形成網狀,甚至在水面上形成較厚的根狀莖層,人、畜可以在上面行走。根狀莖具有很強的生命力,能較長時間埋在地下,1米甚至1米以上的根狀莖,一旦條件適宜,仍可發育成新枝。也能以種子繁殖,種子可隨風傳播。對水分的適應幅度很寬,從土壤濕潤到長年積水,從水深幾厘米至1米以上,都能形成蘆葦群落。在水深20~50厘米,流速緩慢的河、湖,可形成高大的禾草群落,素有「禾草森林」之稱。在華北平原白洋淀地區發芽期4月上旬,展葉期5月初,生長期4月上旬至7月下旬,孕穗期7月下旬至8月上旬,抽穗期8月上旬到下旬,開花期8月下旬至9月上旬,種子成熟期10月上旬,落葉期10月底以後。上海地區3月中、下旬從 地下根莖長出芽,4—5月大量發生,9—10月開花,11月結果。在黑龍江5—6月出苗,當年只進行營養生長,7—9月形成越冬芽,越冬芽于5—6月萌發,7—8月開花,8—9月成熟。 蘆葦具有橫走的根狀莖,在自然生境中,以根狀莖繁殖為主,根狀莖縱橫交錯形成網狀,甚至在水面上形成較厚的根狀莖層,人、畜可以在上面行走。根狀莖具有很強的生命力,能較長時間埋在地下,1米甚至1米以上的根狀莖,仍可發育成新枝。

園林用途

  種在公園的湖邊,開花季節特別美觀。在歐洲國家的公園,經常可見到蘆葦優雅的身影。 培育出蘆葦最新品種。深水耐寒.抗旱.抗高溫.抗倒伏.筆直.株高.梗粗.葉壯,成活率高。能達到短期成型.快速成景等優點。.生命力強.易管理.適應壞境廣。生長速度快。是景點旅遊.水面綠化.河道管理.凈化水質.沼澤濕地.置景工程.護土固堤.改良土壤之首選。

應用價值

蘆葦

  為保土固堤植物。葦稈可作造紙和人造絲、人造棉原料,也供編織席、簾等用;嫩時含大量蛋白質和糖分,為優良飼料;嫩芽也可食用;花序可作掃帚;花絮可填枕頭;根狀莖叫做蘆根,中醫學上入葯,性寒、味甘功能胃火,除肺熱;有健胃、鎮嘔、利尿功效。   《本草綱目》謂蘆葉「治霍亂嘔逆,癰疽」;《本經道源》記載它有「燒存性,治活衄諸血之功」;除蘆葉為末,以蔥、椒湯洗凈,敷之,可治發背潰爛。蘆花止血解毒,治鼻衄血崩上吐下瀉《本草圖經》記載它「煮濃汁服,主魚蟹之毒。」蘆葦既是菜餚中佳晶,又能治熱血口渴、淋病。《王揪葯解》說它能「清肺止渴,利水通淋。」《本草綱目》記載它能「解諸肉毒」。蘆莖、蘆根更是中醫治療溫病的要葯,能清熱生津,除煩止嘔,古代十四種藥物書籍上都有詳盡記載。頗為有名的「千金葦」莖,現在已遠銷海外。   現代藥理證實,蘆葦的葉、花、莖、根都含有豐富的藥理成分—戊聚糖、薏苡素、蛋白質、脂肪、碳水化物、D——葡萄糖、D——半乳糖和兩種糖醛酸以及多量維生素B1、B2、C等十多種,因而受到醫、藥學界的重視。   蘆葦又是一種適應性廣、抗逆性強、生物量高的優蘆葉、蘆花、蘆莖、蘆根、蘆筍均可入葯良牧草,飼用價值高.嫩莖、葉為各種家畜所喜食。目前大多數都作為放牧地利用,也有用作割草地或放牧與割草兼用,往往作為早春放牧地。蘆葦草地有季節性積水或過濕,加之是高草地,適宜馬、牛大畜放牧。蘆葦地上部分植株高大,又有較強的再生力,以蘆葦為主的草地,生物量也是牧草類較高的,在自然條件下,產鮮草3.9~-13.9噸/公頃。每年可刈割2~3次。除放牧利用外,可曬制乾草和青貯。青貯后,草青色綠,香味濃,羊很喜食、牛馬亦喜食。   蘆葦在古代也可用來辟邪,用蘆葦製成的繩索即古書所說的「葦索」、「葦茭」很早即被作為辟邪靈物。傳說神荼、鬱壘曾在度朔山上大桃樹下用蘆葦繩索捆縛惡鬼,後來皇帝仿照此舉,創設了「懸葦索以御凶魅」等一系列法術,這個著名的神話意味著葦索辟邪法同桃木辟邪術一樣,都是非常古老的巫術形式。據說夏人便已習慣掛葦茭,后至漢代以至魏晉時期都比較流行。   蘆葦嫩莖的內膜常用來做吹奏樂器笛子的振動膜,稱「笛膜」。

文學上的蘆葦

相思

  蒹葭者,

蘆葦

蘆葦也,飄零之物,隨風而盪,卻止於其根,若飄若止,若有若無。思緒無限,恍惚飄搖,而牽掛于根。根者,情也。相思莫不如是。露之為物,瞬息消亡。   蒹 葭 (出自詩經秦風)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野趣

  江村即事   司空曙   釣罷歸來不系船, 江村月落正堪眠。   縱然一夜風吹去, 只在蘆花淺水邊。   江村晚眺   戴復古   江頭落日照平沙,潮退漁船閣岸斜。   白鳥一雙臨水立,見人驚起入蘆花。   青溪主客歌   宋 汪崇亮   野王手奏淮淝捷,門外歸來有旌節。伸眉一笑紫髯秋,袖中猶挾柯亭月。山陰主人載雪舟,掀篷系纜青溪頭。平生耳熱欠一識,若為牽挽行雲留。一聲橫玉西風裡,蘆花不動鷗飛起。馬蹄依舊入青山,柳梢浸月天如水。   詠蘆葦   余亞飛   淺水之中潮濕地,婀娜蘆葦一叢叢;   迎風搖曳多姿態,質樸無華野趣濃。   革命   沙家浜的蘆葦盪

平凡而自由

  帕斯卡爾是一位天才的哲學家,他曾經說:「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蘆葦」。我聽后想,這是一種詩意形象的比喻——人的生命如蘆葦般脆弱而優美,低頭而輕鬆,沉思而快樂……我們還可以這樣思考,在陽光下清純的秋水之中,我們比蘆葦有時也多了一些幽秘、羞澀、平凡、脆弱、憂鬱……單薄得像一支風中邂逅苦雨的蘆花,沒有了寧靜恢弘的美麗,沒有了欣欣向榮的喜悅,也沒有了浪漫快樂的執著追求……可是無論如何,在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宇宙空間,高貴的人總是比蘆花多了一點思想和靈魂的光輝。   ——鮑安順《十月蘆花》   酒泉子   潘閬   長憶西湖。   盡日憑闌樓上望:   三三兩兩釣魚舟,   島嶼正清秋。   笛聲依約蘆花里,   白鳥成行忽驚起。   別來閑整釣魚竿,   思入水雲寒。

頑強

蘆葦--江城無罟拍攝

  蘆葦贊   沒有到過白洋淀的人,總以為白洋淀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古往今來,鮮花芳草、青松、翠竹,都曾得到詩人和畫家的青睞(lài)。而蘆葦,往往很少被注意和重視。其實,這平平凡凡、樸實無華的蘆葦,是很值得人們讚美的。   盛夏時節,每根蘆葦從稈到葉都是鮮綠的,綠得閃閃發亮,嫩得每片葉子都要滴出水來,臨風搖曳,婀娜多姿,顯示出一種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景象。一根蘆葦,應該說是微不足道的,也是脆弱的,無力的,只要大風一吹,就很容易折斷,也許蘆葦深知自身這個弱點吧,它從來不會單獨存在,總是集群而生,聚眾而長。只要有蘆葦的地方,就是一簇簇,一片片,繁繁茂茂,蓬蓬勃勃,成林成海,風吹不斷,浪打不倒。這時候,你一點也不會覺得蘆葦弱小,它給人留下的是眾志成城、氣勢磅礴的壯觀。   蘆葦易生易長。每年冬天被全部砍光,第二年春天一陣春風,幾場春雨,又長出新的蘆葦,一年又一年,總是生機勃勃。   蘆葦 雖然不能在高樓大廈中作柱作梁 但在廣大農村卻是必不可少的建築材料 它雖然不名貴 但人們卻可用它編織出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各樣的用具 它雖然不像金石那樣堅硬 萬古不朽 但它卻可以變作紙漿 造出潔白柔美的紙來 就連那些葦梢碎葉 也可以用來驅寒取暖 燒火做飯   這就是蘆葦,值得讚美並應該得到讚美的蘆葦。 生命的蘆葦   蘆葦是易折的,磐石是難動的。但我要讚美那易折的蘆葦,一生中,每當一次風吹過時,皆低下頭去,然而風過後,便又重新立起了。只有你使它永遠折伏,才能有永遠不再作立起的希望.然而我們每個人都是那永遠的蘆葦,永遠難能折伏.   恍忽之間,腦子裡飄浮著故鄉小河邊的蘆葦,想起法國思想家帕斯卡爾說的「人是一枝會思想的蘆葦」。人是孱弱的,生命孱弱如蘆葦,不知哪一陣風將它吹折.就像一根蘆葦,但人又是堅強的,從柔弱中煥發出無窮韌性,那種連自己都有可能意識不到的堅韌,陪伴著我們一路向前。法國哲學家帕斯卡爾說:「思想形成人的偉大。人只不過是一根蘆葦,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它是一根能思想的蘆葦。」   這根能思想的蘆葦,又堅韌似蘆花,漫天飛舞.就是你、就是我……我欽佩那蘆葦.那平凡的蘆葦,猶如我們平凡的人們,在脆弱與堅強之間徘徊,在孤獨與喧鬧之間掙扎,宛如風中搖曳的蘆葦,飄忽不定,迷失在塵世間。懦弱、猶豫、僥倖和虛榮,是秋後還有夢,待蘆花綻放之時,已是悲涼的宿命。在風吹雨打之後,雖然有暫時的痛苦的搖擺,然而那隻是他新生時的痛苦與反思,那是他新生命的孕育.那是寒冷冬天里堅XX倔強的直立.   那北方的蘆葦,他是極普遍的又是極不平凡的,我要高聲讚美他!

蘆葦--江城無罟拍攝

  走近蘆葦   清寒的早春,陽光已經有些燦爛了,風卻依然凜冽,絲絲地割人。   灘上有一大片蘆葦,大概可以稱為「蘆葦盪」了。早些年,一到秋天,蘆葦就被人砍了去,或當柴燒,或作造紙原料。不知是因為忙碌,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這片蘆葦沒有在秋天裡被砍去,就這樣以整體的陣勢,經歷了一整個冬天。寒冷無疑征服了它們,改變了它們。那種征服與改變是強有力的,無法抵禦的,你只有接受它,聽憑它擺布。你能做到的只是心中有數,緊緊地守住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本質的東西。   你這樣做了,所以你才能這樣依然故我,那寒冬只改變了你的外在,你的容顏,你的服飾。而你的心已經沉入腳下的泥土,在那裡頑強地越冬,如那些同樣在泥土中越冬的小動物。   生命的頑強在於有它保留自己本質的有效方式,這種方式它不必告訴別人,它必須守住這至關重要的秘密。   但蘆葦畢竟真的變得蒼老了,一片襤褸,一片令人心酸的枯衰,只那一聲不響的沉默還在顯示著它本性的強硬。枯葉在風中嗚咽,枯乾的蘆花在風中搖曳,似乎都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這大片的無可奈何是不是讓我也受了感染,情不自禁地無可奈何了呢? 人生有太多的無可奈何,就像那些無可奈何的蘆葦一樣。我們經歷過,也可能為此沮喪過。我們同樣在被歲月與生活征服和改變的時候,裹緊身子,守住信念信心,擺出一副越冬的樣子。或許我們的外在形體也確實被改變了,襤褸和枯衰了,但我們的心也在厚厚的泥土之中,那泥土就是我們無邊的智慧和倔強的秉性。我們失去些什麼,得到些什麼呢?我們無疑是戰勝了,保住了我們的本性與本質。我們無疑會為此慶幸,為此作為勝利者而越發目光敏銳、堅定不移、信心百倍。   走近蘆葦,想跟蘆葦說些什麼?蘆葦無言,我亦無言,無言是否也是一種理解,一種溝通,一種心有靈犀呢?腳下泥土鬆軟,頭頂陽光充沛,泥土與陽光都是春天的樣子了。蘆葦和我近在咫尺,這是怎樣的一種親近?生命的親近,軀體的親近,思想和心靈的親近,或者另外一些我們尚且弄不明白的思維和行為的親近。我們同樣在越冬之後帶著襤褸和枯衰走進早春的,在沒有歡呼和榮譽的寂靜之中,在容易被遺忘的一隅,在往往可能遇到的誤解和鄙視的目光之下,我們是不是由衷地湧起一縷無可奈何呢?也許不會,這時候的我們已經因經歷太多,明了和洞悉一切而寵辱不驚了。我們明白了自身的價值和崇高之處,我們還需要那些煙雲一霎的掌聲和鮮花嗎?   腳下鬆XX泥土彈跳著,暗示我行走的節奏。我便感覺到了我的輕盈和愉悅,一種解透人生、戰勝自己的輕盈與愉悅。這是一種越冬乃至更深層次的脫胎換骨的過程、涅磐的過程。我們經歷過,戰勝過,我們就可以說我就是「我」了。也只有在這時候,我們才真正感覺到了理解自己,在滾滾紅塵之中守住自己善的本質,原來是最難的事情。   猛然地發現腳下泥土的表層有些異樣的東西,是密匝匝的褐色的小尖錐,那是蘆葦的筍尖,那是又一茬新生的蘆葦尖銳的宣言,那宣言同樣是強大的、無可質疑和不可抗拒的。那就是我們從痛苦和迷惘中越冬時所期盼的目的。要不了多久,那些越冬的蒼老的蘆葦就要倒伏下來,代之而起的將是更加年輕的欣欣向榮的強大的陣勢。   我知道這才是必然,才是世間萬物歷盡苦難生死更替的本真。

動搖

  牆頭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   山中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   ——毛澤東

相關影片

  野蘆葦 Roseaux sauvages, Les   其它譯名: 野戀   Chêne et le roseau, Le   The Wild Reeds   類 型: 劇情   導 演: André Téchiné   編 劇: Olivier Massart   Gilles Taurand   André Téchiné   主要演員: 愛莉·比爾特 Élodie Bouchez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