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杖

来源:www.uuuwell.com

   

虎杖不僅供觀賞,也做食品,嫩莖做蔬菜,根做冷飲料,置涼水中鎮涼(冰箱冰鎮尤佳》名,「冷飲子」,清涼解暑代茶。它的液汁可染米粉,別有風味。食用以其味酸故也稱「酸湯桿」。虎杖含有蓼甙、有機酸葡萄糖甙、多糖類等。有清熱解毒、清涼解署、健胃清食作用。可到大有恆中藥材庫查詢最新價格。

植物屬性

虎杖

  多年生灌木草本,高達1m以上。根莖橫卧地下,木質,黃褐色,節明顯。莖直立,叢生,無毛,中空,散生紫紅色斑點。葉互生;葉柄短;托葉鞘膜質,褐色,早落;葉片寬卵形或卵狀橢圓形,長6-12cm,寬5-9cm,先端急尖,基部圓形或楔形,全緣,無毛。花單性,雌雄異株,成腋生的圓錐花序;花梗細長,中部有關節,上部有翅;花被5深裂,裂片2輪,外輪3片在果時XX,背部生翅;雄花雄蕊8;雌花花往3,柱頭頭狀。瘦果橢圓形,有3棱,黑褐色。花期6-8月,果期9-10月。

中藥屬性

藥材簡介

虎杖

  中文名:虎杖   拼音: Huzhang   【藥材學名】 Rhizoma Polygoni Cuspidati。   【別名】花斑竹、酸筒桿、酸桶筍、酸湯梗、川筋龍、斑庄、斑杖根、大葉蛇總管黃地榆   【基原】本品為蓼科Polygonaceae 植物虎杖 Polygonum cuspidatum Sieb. et Zucc.,的乾燥根莖和根。   【採制貯藏】春、秋二季採挖,除去鬚根,洗凈,趁鮮切短段或厚片,曬乾。置乾燥處,防霉,防蛀。   【性狀】本品多為圓柱形短段或不規則厚片,長1~7cm,直徑0。5~2。5cm。外皮棕褐色,有縱皺紋及鬚根痕,切麵皮部較薄,木部寬廣,棕黃色,XX線放XX狀,皮部與木部較易分離。根莖髓中有隔或呈空洞狀。質堅硬。氣微,味微苦、澀。

虎杖

  【性味歸經】微苦,微寒。歸肝、膽、肺經。   【功能與主治】清熱解毒,利膽退黃,祛風利濕,散瘀定痛,止咳化痰。用於關節痹痛,濕熱黃疸,經閉,癓瘕,咳嗽痰多水火燙傷,跌撲損傷癰腫瘡毒。   [用法用量] 煎服,9~15g。外用適量,製成煎液或油膏塗敷。   【使用注意孕婦慎用。   英文名:Tiger stick,Japanese Fleeceflower, Giant Knotweed   形態特徵: 多年生灌木狀草本,無毛,高1—1.5米。根狀莖橫走,木質化,外皮黃褐色。莖直立,叢生,中空,表面散生紅色或紫紅色斑點。葉片寬卵狀橢圓形或卵形,長 6—12厘米,寬5—9厘米,頂端急尖,基部圓形或闊楔形;托葉鞘褐色,早落。花單性,雌雄異株,圓錐花序腋生;花梗細長,中部有關節,上部有翅;花被5 深裂,裂片2輪,外輪3片結果時XX,背部生翅;雄蕊8;花柱3裂,柱頭雞冠狀.瘦果橢圓形,有3棱,黑褐色,光亮。花期6—7月,果期9—10月。   分佈:分佈于山東、河南、陝西、湖北、湖南、江西、福建、台灣、雲南、四川、貴州、廣東。   用途:根狀莖藥用,有活血散痰、祛風解毒、消炎止痛、去濕熱黃疸、治慢性氣管炎、降低血脂功效;全草可作獸葯,治牛鼓脹症、黃蜂胃病;並可制農藥,對防止螟蟲、蚜蟲等有效;根狀莖和葉都含鞣質,可提制栲膠。根狀莖含黃酮類、大黃素、大黃素甲醚虎杖甙。 用根狀莖或種子繁殖。   釋名:苦杖大蟲杖、斑杖、酸杖。   氣味:(根)微溫。

主治功效

虎杖

  1、小便淋。用虎杖為末,每服二錢,米湯送下。   2、月經不通。用虎杖三兩,凌霄花沒藥各一兩,共研為末。每一錢,熱酒送下。又方:虎杖一斤,去頭,晾乾,研細,在五斗呂中浸一夜,煎取二斗。加土瓜根汁、牛膝汁各二斗,一起熬濃,狀如糖稀。每服一合,酒送上。晝兩服,夜一服,月經即通。   3、腹內突長結塊,堅硬如石,痛如刺。用虎杖根一石,洗干,搗成末,摻入五升米飯中攪勻,倒好酒五斗泡起來。每飲一升半,忌食鮮魚和鹽。   4、氣奔怪病(皮膚下面發響聲,遍身癢不可忍,抓之血出亦不止癢)。用虎杖、人蔘、青鹽、細辛各一兩,加水煎作一服飲盡。   5、消渴。用虎杖、海浮石(燒過)、烏賊骨丹砂等分為末,渴時,以麥讓冬湯沖服二錢。一天服三次,忌酒、魚、面、生冷、XX。

性狀鑒別

  根莖圓柱形,有分枝,長短不一,有的可長達30cm,直徑0.5-2.5cm,節部略膨大。表面棕褐色至灰棕色,有明顯的縱皺紋、鬚根和點狀鬚根痕,分枝頂端及節上有芽痕及鞘狀鱗片。節間長2-3cm。質堅硬,不易折斷,折斷面棕黃色,纖維性,皮部與木部易分離,皮部較薄,木部占大部分,呈放XX狀,中央有髓或呈空洞狀,縱剖面具橫隔,氣微,味微苦、澀.以粗壯。以堅實、斷面色黃者為佳。

現代研究

含量測定

虎杖

  對照品溶液的製備 取大黃素對照品約10mg,精密稱定,置100ml量瓶中,加甲醇至刻度,搖勻,即得(每1ml 中含大黃素0。1mg )。   供試品溶液的製備 取本品粉末(過三號篩)約0。5g(同時另取本品粉末在105℃測定乾燥失重),精密稱定,置100ml 量瓶中,加甲醇約90ml,超聲處理功率250W,頻率30kHz )30分鐘,放冷,加甲醇至刻度,搖勻,濾過,精密量取續濾液10ml,置100ml 圓底燒瓶中,揮去甲醇,加2。5mol/L硫酸溶液20ml,加熱迴流1 小時,稍冷,加氯仿約30ml,繼續迴流2 小時,冷卻,移置分液漏斗中,用少量氯仿洗滌容器,洗液併入分液漏斗中,分取氯仿層置50ml量瓶中,酸液用氯仿提取2次,每次約8ml,氯仿液併入50ml量瓶中,加氯仿至刻度,搖勻,即得。   測定法 精密量取對照品溶液2ml 和3ml ,揮去甲醇;另精密量取供試品溶液10ml,蒸干;上述三份殘渣各精密加入2% 氨溶液與5% 氫氧化鈉溶液的等量混合溶液20ml使溶解,用三號垂熔漏斗濾過,取續濾液,以試劑為空白,照分光光度法(附錄Ⅴ B),在520nm 的波長處分別測定吸收度,計算,即得。   本品按乾燥品計算,含總蒽醌以大黃素(C15H10O5)計,不得少於1。5% 。

藥用配伍

  1、用於風濕痹痛可單位浸酒服或配伍雞血藤、西河柳等葯。   2、用治黃疸、膽結石等症,可配合茵陳、連錢草等同用。   3、治淋濁帶下,可與萆薢薏苡仁同用。   4、用於瘀阻經閉癥候,可配合茜草根益母草等同用。   5、跌打損傷、瘀阻疼痛可與當歸、紅花同用。   6、用於肺熱咳嗽、痰多喘咳可單味服用,也可配合黃芩、琵琶葉等葯。   7、對瘡瘍腫毒、蛇咬傷可內服,或鮮品搗爛外敷。此外,本品還有緩瀉通便的作用。

藥理作用

虎杖

  1.對血管系統的作用   蒽醌注XX液對麻醉兔有明顯降壓作用。連續給葯幾次后,藥量蓄積,小劑量即可引起血壓驟降甚至死亡。蒽醌注XX液對麻醉兔有明顯減慢心率作用,未發現心電圖有其它改變。白藜蘆醇葡萄糖甙(PD)注XX液可使失血性休克大鼠在休克時減低的心輸出量和每搏指數提高一倍左右,使總外周阻力下降到接近正常,使燒傷後下降的心輸出量恢復至傷前的91%,心室功達100.1%,全身外周阻力恢復到接近正常,動物存活率明顯提高。PD對正常大鼠離體工作心臟有明顯的正性肌力作用,但不加快心率,能對抗普萘洛爾的負性肌力作用,還能對抗苯巴比妥鈉所致心力衰竭。PD0.05.0.15.0.45mmol/L能明顯加快細胞搏動率,並可被尼索地平、普萘洛爾和酚妥拉明阻斷。PD0.05和0.15mmol/L能使缺糖、缺氧損傷后6小時和9小時及PD0.15mmol/L能使氯丙嗪損傷后9小時心肌細胞LDH釋放量顯著降低。提示PD對缺糖、缺氧及氯丙嗪損傷的心肌細胞有保護作用。虎杖能增加心肌營養血流量,但作用可被心得安所降低。體內實驗表明,PD5mg/kg明顯抑制ADP和AA誘導的血小板聚集作用;而對Ca2+誘導的血小板聚集也有一定的抑製作用,以給葯后60分鐘時抑製作用更為顯著。體外實驗表明,PD0.6.2.6.10.4μg/ml明顯地抑制ADP、AA和Ca2+誘導的血小板聚集作用,而對凝血酶誘導的血小板聚集作用不顯著。PD10.4μg/ml和育亨賓0.22μg/ml對終濃度為0.09-1.50μg/mlCN誘導的血小板聚集作用均有顯著抑製作用。PD有改善微循環和XX肌心細胞的作用,在體內外都有抑制ADP誘導的兔血小板聚集作用。PD能明顯地抑制ADP和腎上腺素誘導的人血小板聚集,前者的抑制率為15.2-29.7%,後者的抑制率為21.9-45.9%。PD6.7-107.2umol/L明顯抑制AA和ADP誘導的兔血小極聚集和TXB2的產生,血小板聚集的抑制率分別為48-90%和43-69%;TXB2產生的抑制率分別為50-87%和43-68%;血小板聚集的抑制率和TXB2產生的抑制率間呈顯著正相關。PD有擴張腸系膜微血管的作用。採用兔離體血管容積法觀察到PD1.71mmol/L可非競爭性抑制去甲腎上腺素收縮肺動脈的作用。4.09mmol/L及5.12mmol/L可舒張兔離體肺動脈,5.12mmol/L可舒張兔離體頸動脈。PD對肺動脈的舒張作用可被B-腎上腺素受體阻滯劑普萘洛爾減弱。PD可以使燒傷后收縮型血管轉變為擴張型,減少血栓形成。PD對大鼠不可逆性失血性休克時血壓的影響:靜脈注XX不同劑量的PD和回輸放出的血液后,可使動脈血壓穩定上升,使休克時縮窄的細動脈口徑恢復,毛細血管開放,動物存活率明顯提高。PD的作用效果與劑量增加有一定的趨勢。   2.保肝作用   PD、白藜蘆醇(Resveratrol)對口飼過氧化玉米油所致大鼠肝損害治療作用,主要結果為:。

虎杖

  2.1.部分制止大鼠肝中過氧化類脂化合物的堆集(TC、TG、PC、LPO的蓄積)。   2.2.降低小鼠血清中的GOT和GPT的水平,降低LPO和減少血清FFA、血清中的TC、TG、HDL-ch水平不變;(3)阻止過氧化物在鼠肝內微粒體ADP和N-ADPH所誘導。對飲用玉米油-膽固醇-膽酸酸性混合物的小鼠的實驗結果表明,PD、白藜蘆醇影響類脂新陳代謝為:。   2.3.服用白藜蘆醇對TC、TG在肝中積聚有一定抑製作用;PD對血清TG和LDL-ch的提高有一定抑製作用;減少了致動脈粥樣硬化指數。   2.4.白藜蘆醇和PD減少了在白鼠肝中的14C-軟脂酸脂肪生成。虎杖、小田基黃煎劑能明顯降低血清肝紅素量和降低血清谷丙轉氨酶活力的作用,但無利膽作用。   3.抗菌病毒作用   大黃素、7-乙酰基-2-甲氧基-6-甲基-8-羥基-1,4-萘醌具有抗菌活性。白藜蘆醇體外抗菌試驗表明:其對導致頑癬、汗皰狀白癬的深紅色髮癬菌、趾間髮癬菌具有強力抗菌性能,並對枯草桿菌、藤黃八迭菌等有較強的殺菌作用。大黃素、PD、大黃素-8-葡萄糖甙對金黃色葡萄球菌肝炎雙球菌有抑製作用。虎杖中含有的一種黃酮類物質金黃色葡萄球菌、白色葡萄球菌、變形桿菌有抑製作用。10%虎杖煎液對單純皰疹病毒、流感亞洲甲型京科68-1病毒及埃可Ⅱ型病毒(ECHO11)均有抑製作用。3%煎液對479號腺病毒3型、72號脊髓灰質炎Ⅱ型、44號埃可9型、柯薩奇A9型及B5型、乙型腦炎(京衛研I株)、140號單純皰疹等7種代表XX毒株均有較強的抑製作用。虎杖單體Ⅰ和Ⅱ可使乙型肝炎抗原滴度降低8倍。   4.鎮咳平喘作用   用電刺激貓喉上神經法實驗表明大黃素、PD、復方陰陽蓮(虎杖、十大功勞、枇杷葉煎劑均有鎮咳作用。用小白鼠恆壓氨霧法也顯示PD有鎮咳作用。虎杖7.5%煎液能對抗組胺引起的豚鼠氣管收縮加藥5分鐘后,對抗強度為75%,故有一定平喘作用,但其作用強度不如氨茶鹼。對乙酰膽鹼引起的氣管收縮無對抗作用。   5.對前列環素影響   5.對培養人臍靜脈內皮細胞釋放前列環素(PGI2)及形態學的影響:用放XX免疫分析法測定培養液中6-keto-PGF1a濃度的方法研究了PD對原代培養的人臍靜脈內皮細胞釋放前列環素的影響,結果表明PD有呈劑量依賴增加PGI2釋放的作用,PD0.46.0.15mmol/L作用10分鐘時,6-keto-PGF1a增加顯著,且前者的作用至30分鐘時仍非常界著,但低於0.15mmol/L劑量時則無增加作用。未見PD對細胞形態學產生影響。   6.抗腫瘤作用   蒽醌類化合物

虎杖

能抑制人早幼粒白細胞(HL-60)細胞,其作用機理主要是抑制細胞DNA和RNA的合成,以大黃素的細胞毒作用最強,在100umol/L(約40μg/ml)濃度下對DNA的前體物[3H-Me]dThd摻入抑製作用順序是:大黃素、大黃素甲醚-8-O-D-葡萄糖甙>大黃素甲醚>大黃素-8-O-D-葡萄糖甙>大黃酸>虎杖甙。對RNA前體物[5.3H]cyd摻入抑製作用要小些,其順序是:大黃素>大黃素甲醚>大黃素甲醚-8-O-D-葡萄糖甙,虎杖甙。大黃素比其葡萄糖甙具有更強的細胞毒作用,而其他成分沒有這種構效關係口服虎杖煎劑10天,對小鼠艾氏腹水癌的抑瘤率為35.3%,並能延長動物存活時間。大黃素對小鼠肉瘤、小鼠肝瘤、小鼠乳腺癌、小鼠艾氏腹水癌、小鼠淋巴肉瘤、小鼠黑色素瘤及大白鼠瓦克癌等7個瘤株的抑制率均在30%以上。   7.降血糖作用   家免靜脈注XX從虎杖中提得的草酸,可引起低血糖性休克。虎杖可降低實驗性動物糖尿病的發生率和死亡率。   8.降血脂作用   白黎蘆醇甙給正常大鼠灌胃200mg/kg,連續7天,能明顯降低血清膽固醇,而虎杖煎劑無明顯作用,可能因煎劑中白黎蘆醇含量較少所致。   9.止血作用   虎杖煎劑作用,對外傷出血有明顯止血作用,內服對上消化道出血也有止血作用。   10.其它作用   虎杖提取物有解熱鎮痛作用。白黎蘆醇甙與戊巴比妥鈉氨基甲酸乙酯協同作用,能明顯延長小鼠睡眠時間。虎杖煎劑對燙傷創面有收斂、防止感染和消炎作用。此外,一定濃度的大黃素可引起小腸肌張力增高,收縮振幅XX,XX劑量則可抑制小腸活動。

化學成分

虎杖

  根和根莖含遊離蒽醌及蒽配甙,主要為大黃素(emodin),大黃素甲醚(Physcion)[1-3],大黃酚(chrysopha-nol)[1,2],蒽甙(anthraglycside)A即大黃素甲醚(8-O-β-D-葡萄糖甙(Physcion-8-O-β-D-glucoside)[4],蒽甙(anthraglycoside)B即大黃素8-O-β-D-葡萄糖甙(emodin-8-O-β-D-glucoside)[3,4],迷人醇(fallacinol),6-羥基蘆薈大黃素(citreorsein),大黃素-8-甲醚(questin),6-羥基蘆薈大黃素-8-甲醚(questinol)[5]等。還含芪類化合物:白藜蘆醇(resveratrol)即是3,4』,5-三羥基芪(3,4』,5-tri-   hydroxystilbene),虎杖甙(Polydatin)即白藜蘆醇3-O-β-D-葡萄糖甙(rerveratrol-3-O-β-D-glucoside)[3,6],又含原兒茶酸(Protocate-chuic acid),右旋兒茶精(catechin),2,5-二甲基-7-羥基色酮(2,5-dimethyl-7-hydroxychromone),7-羥基-4-甲氧基-5-甲基香豆精(7-hydroxyl-4-methoxy-5-methyl coumarin),2-甲氧基-6-乙酰基-7-甲基胡桃配(2-methoxy-6-acetyl-7-methyljuglone),決明蒽酮-8-葡萄糖甙(torachrysone-8-O-D-glucoside)[5],β-谷甾醇葡萄糖甙(β-sitosterol glucoside)[3]以及葡萄糖(glucose),鼠李糖(rhamnose)[1],多糖[7],氨基酸12.99%和銅、鐵、錳、鋅、鉀及鉀鹽[8]等。

顯微鑒別

  根莖橫切面:木栓層為5-10數列木栓細胞,棕紅色。皮層較窄,散有纖維束,有時可見切向延長的分枝狀石細胞;薄壁細胞含有草酸鈣簇晶及澱粉粒韌皮部也有纖維束和草酸鈣簇晶散在。形成層成環。木質部中木纖維發達,導管較少,常單個或數個成束散列于木纖維及木薄壁細胞間,木XX線寬2-7列細胞。髓部薄壁細胞含有草酸鈣簇晶;有時可見類圓形石細胞。

粉末特徵

虎杖

  棕黃色或棕色。   ①草酸鈣簇晶較大,直徑21-110μm,稜角較鈍。   ②韌皮纖維成束,細長,較平直,木化,紋孔細點狀,人字形或十字形,胞腔內含澱粉粒,有的纖維具橫隔。   ③分技狀石細胞多2-3個相連,紡錘形、類長方形或延長作纖維狀。孔溝疏密不一,胞受苦內含澱粉粒。有的石細胞具橫隔。   ④皮層纖維梭形或長紡錘形,邊線不整齊,長180-335pm,壁稍厚木化,紋孔稀疏,有的具橫隔。   ⑤木XX線細胞壁較厚木化,紋孔較密。   ⑥澱粉粒眾多,單粒類圓形,直徑3-13μm,臍點點狀,復粒大多由2-4分粒組成。

理化鑒別

虎杖

  (1)取本品粗粉5g,加乙醇25ml,浸漬2h,過濾。濾液蒸干,殘渣加水約2ml,充分攪拌,取上清液,加氯仿10ml,振搖提取,分取氯仿液,蒸干。殘渣加氫氧化鈉試液2滴,顯櫻紅色。   (2)取上項氯仿提取后的水層液,加醋酸乙酯10ml,振搖提取,分取醋酸乙酯液,蒸干。殘渣加水約5ml,再用乙醚5ml提取。分取乙醚液,蒸干,殘渣加乙醇1ml溶解后,點于濾紙上,置紫外光燈下觀察,顯亮藍色熒光。(檢查芪類化合物)。   (3)取上項氯仿提取后的下層水層液,加三氯化鐵試液2滴,顯污綠色。(檢查縮合型鞣質)。   (4)薄層色譜 取本品粉末(40目)5g,用甲醇迴流提取,濃縮後作供試液。另取大黃素、大黃素甲醚、大黃酚製成對照品溶液,分別吸取二溶液。點樣于硅膠G薄層板上,以苯-無水乙醇(8:2)為展開劑,展距13cm,以氨蒸氣顯色。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的相應位置上,顯相同的櫻紅色斑點。

葯(毒)理學

  芪三酚甙腹腔注XX對小鼠的LD50為1000.0±57.3mg/kg。芪三酚甙700mg/kg腹腔注XX,連續6周,可引起大鼠白細胞總數下降,肝細胞壞死,腹膜炎症骨髓脂肪增生病變。給小鼠灌胃虎杖蒽醌衍生物9g/kg,觀察l周未見死亡。小鼠腹腔注XX虎杖甙和白藜蘆醇甙的LD50分別為1363.9±199.4mg/kg和1000.0±57.3mg/kg,腹腔注XX白藜蘆醇甙50、150及170mg/kg,連續42天,各組部分大鼠均有不同程度的肝細胞壞死和腹膜炎症以及骨髓脂肪增生,大劑量組還引起白細胞減少。PD對大鼠的亞急性毒性試驗亦表明,可部分發生骨髓脂肪增生病變和肝細胞壞死,但對肝功能無明顯影響。

中醫傳承

各家論述

虎杖

  1.《本草述》:虎杖之主治,其行血似與天名精類,其療風似與王不留行類,第前哲多謂其最解暑毒,是則從血所生化之原以除結熱,故手厥陰之血臟與足厥陰之風臟,其治如鼓應桴也。方書用以療痙病者,同於諸清熱之味,以其功用為切耳,然於他證用之亦鮮,何哉?方書用以治淋,即丹溪療老人氣血受傷之淋,亦以為要葯,于補劑中用之矣。謂虛人服之有損者,與補劑並行,其庶幾乎。   2.《名醫別錄》主通利月水,破留血癥結。   3.陶弘景:主暴瘕,酒漬服之。   4.《藥性論》:治大熱煩躁,止渴,利小便,壓一切熱毒。   5.《本草拾遺》:主風在骨節間及血瘀。煮汁作酒服之。   6.《日華子本草》:治產後惡血不下,心腹脹滿。排膿,主瘡癤癰毒,婦人血暈,撲損瘀血,破風毒結氣。   7.滇南本草:攻諸腫毒,止咽喉疼痛,利小便,走經絡。治五淋白濁痔漏,瘡癰,婦人赤白帶下。   8.《醫林纂要》:堅腎,強陽益精,壯筋骨,增氣力。敷跌傷折損處,可續筋接骨。   9.《嶺南採藥錄》:治蛇傷膿皰瘡,止損傷痛。   10.《貴州民間方葯集》:收斂止血,治痔瘺,去風濕,發表散寒,散瘀血,外用治火傷。   11.《中醫藥實驗研究》:治實火牙痛,濕瘡爛腿,腳趾歧濕爛。   12.《藥性論》:虎杖,暑月和甘草煎,色如琥珀,可愛堪看,嘗之甘美,瓶置井中,令冷澈如冰,白瓷器及銀器中盛,似茶吸之,時人呼為冷飲子,又且尊于茗。   13.《本事方》:苦杖根俗呼為杜牛膝,多取凈洗,碎之,以一合,用水五盞,煎一盞,去滓。用麝香乳香少許,研調下,治婦人諸般淋。鄞縣武尉耿夢得,其內人患砂石淋者十三年矣。每漩痛楚不可忍。溺器中小便下砂石,剝剝有聲,百方不效,偶得此方啜之,一夕而愈,目所見也。

活用虎杖

  《紹奇談醫》用虎杖   虎杖早見於《本經別錄》,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漸漸為人棄用,葉天士《臨證指南醫案.淋濁門》葉案雲:「精關之間,必有有形敗精凝阻其間……先議通腐一法,考古方通淋通瘀,用虎杖湯,今世無識此葯,每以杜牛膝代之。」可見在葉天士的時代,已經「無識此葯」了。直到20世紀50年代,藥學大師葉橘泉先生的名著《現代實用中藥》問世,也沒有收載虎杖,還是他後來編著《本草推陳》時才收載的。   虎杖在川北、甘南,凡河溝浸潤處,幾處處有之。蓼科,叢生,莖高1~2米,直立如杖,色綠,中空,有斑點如血,葉圓如杏葉而大。四川民間稱作「花斑竹」、「雄黃連」,前者言其植物形態,似竹而有花斑;後者可能是因為它有清熱瀉火作用。廣東則名之為「大葉蛇總管」,意即可用於蛇咬傷。   我用虎杖的體會約有以下幾個方面,茲分述之:   1.用於肺炎   虎杖性味苦平(《中藥大辭典》),或謂苦寒(葉顯純《中藥學》),或謂甘苦辛(《醫林篡要》)。用於各型肺炎,都是較理想一味葯:正因為微辛,可以透邪外出;苦寒則能清熱利濕,但不甚苦,而不致敗胃傷中;既入氣分,又可入血分,兼有清氣涼血活血之長;既能利小便,又可以通腑,具疏通之性,導濕熱痰火下趨。如此,則對外邪與痰、熱、瘀,皆可綰照,一葯而兼數長,皆深合肺炎病理者也。近30年來,重慶、上海北京的肺炎方都採用虎杖,唯其配伍稍有不同,重慶方用虎杖配敗醬草魚腥草威靈仙;上海一方用虎杖配鴨跖草、魚腥草、金蕎麥根、白花蛇舌草,二方配半枝蓮百部、金蕎麥根、鴨跖草,三方配白毛夏枯草、蒲公英、半枝蓮、金蕎麥根。北京一方配蒲公英、半枝蓮、敗醬草。讀最近上海顏德馨老前輩寄給我的《疑難病診治秘笈》,其自擬之「肺炎湯」即上海二方加魚腥草,其用藥的思路大致是用半枝蓮、鴨跖草、金蕎麥(即開金鎖)、魚腥草清熱解毒,虎杖通腑瀉熱,活血化痰;百部降氣止咳。顏老還謂:初起惡寒無汗者,加羌活發汗退熱高熱便秘者,加生大黃通便瀉熱;咳喘甚者,加葶藶子瀉肺熱痰水。鄧鐵濤老前輩此次治療非典,亦重用虎杖,取義或在用虎杖活血利水,以改變肺間質水腫,防止肺纖維化的發生。在既往文獻中,也有單用虎杖干品500g,加水5000ml煎至1000ml,1日3次,每次100ml,用后體溫在24小時內退至正常,胸透肺部炎症亦吸收,療程平均9天的報道。   現代藥理研究,虎杖對多種細菌、病毒以及鉤端螺旋體都有抑製作用,此外還有鎮咳、平喘、化痰、緩瀉通便、利尿的作用。根據文獻記載個人使用體會,我先前在《中國中醫藥報》發表的《肺炎之我見》中提出虎杖是肺炎中期較理想的用藥的觀點,謹供同道臨證時參考。   2.用於痛風   西醫的痛風是人體代謝紊亂而致的多以單關節疼痛為首發癥狀疾病。以其發病多在下肢膝關節以下,發病時疼痛如刀割,又多在夜間發作局部紅腫灼熱舌苔厚膩脈象弦滑數,因此在辨證上多為濕熱瘀濁。痛風雖然屬於中醫學痹證的範圍,但照一般風寒濕熱治之多乏效。吾師朱良春先生,本著他一貫的辨病論治辨證論治相結合的精神,將西醫的「痛風」命名為「濁瘀痹」,以泄化濁瘀、蠲痹通絡為法,重用茯苓(常用量60g)、虎杖、葎草、萆薢、苡仁、威靈仙(常用量各30g),配合澤蘭澤瀉秦艽桃仁赤芍地龍蒼朮黃柏、牛膝,每收捷效,痛緩后再酌加補腎葯如熟地補骨脂骨碎補收功。   1997年春,我曾陪同朱老前往無錫診病,來診者有很大一部分是痛風病人,且多為複診者,反映甚佳,近年我在北京用朱老法治痛風亦多驗。虎杖既能調整胃腸,通過大小便排出瀦留于關節間的代謝廢物,又有清熱活血、通絡止痛之功,《本草拾遺》謂其「主風在骨節間及血瘀」,《滇南本草》謂其「攻諸腫毒……利小便、走經絡」,故應視為痛風XX節病不可或缺之品。   3.用於慢性攝護腺炎   慢性攝護腺炎為中老年常見病之一,常伴有攝護腺肥大(增生),因其主要癥狀是排尿困難尿等待、尿流變細、尿頻夜尿多,故多納入中醫學「淋證」範圍,但如用一般利尿通淋葯多不效,用抗生素或其他抗泌尿系感染葯也不大見效,或暫時有效而屢發,患者醫者都頗以為苦。   我的同學周安方對此病多年潛心研究,提出此病的基本病機是「腎虛肝實」,頗能扼其要。對於淋屬腎虛,古籍早有記載,如《諸病源候論》說:「諸淋者,腎虛而膀胱熱也。」肝實,則概括下焦濕熱、氣滯、血瘀三個方面。以此,我在用藥上多選制首烏、補骨脂、肉蓯蓉菟絲子、生熟地、淫羊藿續斷、牛膝;濕熱首選虎杖(用量24~23g),次則海金砂、敗醬草、蒲公英、白花蛇舌草、黃柏、苡仁、萆薢、石葦;氣滯(XX部脹墜)用枳殼柴胡烏葯木香;血瘀(攝護腺增生撫之局部肥大或堅硬)用桃仁、山甲珠、琥珀、丹參皂角刺、當歸須、赤芍、益母草、澤蘭;血尿加鮮白茅根、鮮車前草小薊蒲黃滑石、大黃、葎草。虎杖既能清熱利濕,又能活血化瘀,不可或缺。   虎杖亦多用於諸淋。宋人許叔微《本事方》曾載:用虎杖煎湯,調麝香、乳香少許,治砂石淋甚效。一人之妻患此,每尿時痛楚不可忍,小便下砂石,在溺器中剝剝有聲,百治無效,用此方「一夕而愈,目所見也」。前述葉天士醫案中所說的古方「虎杖散」,通淋通瘀,可能是用《集驗方》(單用虎杖6g為末米飲下),也可能就是許學士此方。此二方之外,葉氏之前古籍中用虎杖者尚不多見。   4.用於代謝紊亂   虎杖有調整胃腸、通利二便的功用,因此我常用它來治療血糖、血尿酸、血脂、膽固醇高以及單純性肥胖習慣性便秘高血壓病等,對於調整機體代謝紊亂,有較好的療效。   如老友雷兆祥,63歲,體重158斤(身高1.72m),腹大,脂肪肝重度,血脂、膽固醇均高於正常(數字不詳),客居廣東,常生氣。遙寄一方,燥濕運脾,佐以疏肝:虎杖30g,澤瀉30g,干荷葉30g,蒼朮、白朮各15g,法半夏15g,厚朴10g,茯苓15g,陳皮10g,冬瓜皮30g,柴胡10g,薑黃10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