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愛

来源:www.uuuwell.com

   

  拼音:Bó ài   【博愛】二字是出自《無量壽經》上的「尊聖敬善,仁慈博愛」,所以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許多的成語都是佛經上的,由此可知佛教對中國文化的影響,對於中國人生活層面的影響,都非常的深。   唐朝韓愈《原道》「博愛之謂仁」,據說孫中山先生常寫這兩個字送人,這也是孫中山先生一生極好的概括和寫照。   根據著名語言大師呂叔湘編著的《現代漢語詞典》上的解釋   博愛,是對全人類的廣泛的愛!   博愛是一種特殊的愛,很無私的愛,因為愛的對象是全人類,所以程度上絕對不會是象「愛情」的「愛」一樣!   博愛是要人與人之間有一種互相關心、互相幫助,那麼最基本的條件是「人人平等」、「有一顆熱忱的心」但是,博愛的「愛」是有程度限制的,因為這種愛因為範圍的廣泛,所以只能是一種「泛泛的愛」最簡單的對博愛的定義就是「對其他人有一種熱忱的心,去幫助所有需要關心的人」。   博愛,既是無私的,又是廣大的。既能把這種愛給予親人,給予朋友,也能把這愛給予不認識的人。甚至是在平時反目的敵人遇難的時候也能伸出援助之手!   愛是能讓人心胸廣大的,既然心中有了愛,再暴躁的人也會在愛的感召下變得柔情似水。百煉精鋼都能化為繞指柔,可見愛的力量是多麼偉大。然,這種愛並不是濫施濫愛。博愛乃為仁者之愛!   有人說博愛是舶來品,是西方資產階級的東西。其實在中國戰國時代墨家就有「兼愛」的論述;唐代的韓愈有「博愛之謂仁」的說法。我們現在使用這個概念一定要既有繼承學習又有發展創新,使其賦予時代精神。博愛是以愛人為基礎,包括愛集體、愛祖國、愛人民、愛生命、愛人類的生存環境、愛大自然、愛人類的勞動創造、愛文明進步、愛一切真善美的事物。   從人類的發展來看,提出和明確博愛的思想,是人類成熟的表現,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是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基石。因此,理所應當的要成為教育的,特別是基礎教育的指導思想。   博愛是要人有博大的心懷,要能容得下大千世界,尤其面對成長中的兒童少年,要熱愛每一位學生。大量歷史與現實充分證明,只要有適宜的成長環境,每位兒童少年都能健康發展成為人才。   博愛是人與人交流,共存的保障,是世界和平、發展的中心議題。因此,它應是公理,是共同的信念,不只是解決「何以為生」,而是解決「為何而生」的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   愛祖國、愛人民、愛勞動、愛科學、愛社會主義是《憲法》對公民的要求,是公德,是每個公民都應自覺做到的。而博愛是其原動力,它可以讓每個人對遵守公德有積極態度,飽滿的熱情。因為博愛是人生活的哲學、崇高的信念,是人的思想、言論、工作、活動的指南,可以把「五愛」由有意識的行為變成無意識的習慣。如果「慎獨」是對人自律自省的重要標誌,那麼博愛是在很多情況下不需要剋制自己的自由,這是一種持久的真情、理性道德的力量。

博愛

  博愛要求每個人都能明確自己的責任,主動自覺地投入這場非常的鬥爭———2003年的「非典」時期完全顯示了博愛的深刻內涵和無比的力量。   愛是一種尊重,黨的十六大報告中鄭重提出:「必須尊重勞動、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創造」。在教育教學中,師生要互相尊重,首先要求教師和教育管理人員要尊重受教育者。尊重可以引發人的自尊、自重和自省。這是教育的起點和落腳點,既是自動性和自覺性的源頭,也是教育的重要目標,讓受教育者能自覺、自修、自治。進而形成大學習觀:終身學習、自主學習、多維學習、協同學習、創新學習。實現「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經萬般事」的學習理念。   博愛是一種寬容,不少人都把「嚴以律已,寬以待人」作為座右銘,因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即使是聖賢也應「一分為二」。所以要容納和善待所有的學生,接受每一位成長和發展中的兒童少年。要善於體諒、理解有過錯或不良行為的學生。所以出現過錯,問題原因不全在學生自身,常常是成長環境使然,可以通過環境的改變和認識的改變逐漸得到解決。要特別關注弱勢群體子女的教育,讓貧困家庭、流動人口、不完整家庭的子女能平等地受到良好教育,有平等的競爭起跑線,這是全面推進小康社會的必要條件,這一要求應該貫穿教育教學的全過程。   人們常常利用科學地評價發揮對學生的激勵作用,這就需要在關愛的前提下對評估對象有全面細緻的了解。能發現他們的品德、智慧上面的閃耀點,看到其積極的態度,挖掘其潛力,給予表揚和鼓勵,找準時間、場合,讓評估起到正效應,並可以長期起作用。出於對學生愛心和責任心,要少用橫比,多用縱比,激勵要常用,但同時要慎用。   博愛是實際行動,是教育者的模範行為,通過教師的眼神表情、語言、聲調、動作來體現,課上、課下、校內、校外概莫能外,這些發自內心的虔誠尊重和珍愛,不是表演,不是敷衍,是真情的自然流露。靠教師和教育工作者堅守的博愛氛圍,造就有博愛精神的新一代。   博愛是一種價值觀,基礎教育階段中要著眼學生的發展,遠離「篩選」和「甄別」,人的潛能只有在和諧的環境中釋放發展,創設適合每一位兒童少年健康成長的環境,讓他們能互相交流、砥礪,能各展所長,讓學生理解「天生我材必有用」樹立信心理想,這裡沒有岐視沒有壓抑感。競爭是促上進的手段,不是所謂的「生存競爭,適者生存」。   博愛是耐力和毅力,兒童少年成長是個過程,是量的積累也可能出現反覆,因此要持之以恆,堅韌不拔。   博愛是奉獻,要戰勝自私,小集團主義,也要超越人類中心主義,把道德範圍向自然界擴展,不向環境透支,不向後代舉債,立足現在,面向未來,這是教育的內容,也是教育的目標。   總之,博愛是一種崇高的愛。

孫中山的遺墨「博愛」

  這是孫中山先生書寫的「博愛」。在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際,一幀彌足珍貴的孫中山手書行楷大字《博愛》現身成都。此幀墨寶為四尺整紙舊裝裱件,紙面隱約可見三道摺痕,紙心泛黃井呈團雲狀,左下角「孫文之印」色澤鮮紅,直徑達6.5厘米。右下角鈐有一方直徑3厘米的「讋皆」印鑒,墨寶系四川著名文物老人喬德光舊藏。

孫中山的遺墨「博愛」

據四川業內專家考證,此幀中山遺墨應屬辛亥革命前後孫中山先生書贈川籍同盟會元老,中國早期著名民主報人雷鐵崖(字讋皆1873年—1920年)之作,曾經刊載於四川多家報刊,並歷經國家文物鑒定權威啟功、謝稚柳、劉九庵、秦公等鑒定確認真跡。目前,此幀墨寶及喬德光老人生前記錄此幀墨寶收藏經歷之《中山先生遺墨記》,已入選四川美術出版社即將出版的《收藏成都》第一輯第一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