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瘀

来源:www.uuuwell.com

   

血淤是指中醫辨證中的一種證型。血淤即血液運行不暢,有瘀血。血淤證可見於很多種疾病。一般而論, 凡離開經脈之血不能及時消散和瘀滯于某一處,或血流不暢,運行受阻,鬱積于經脈或器官之內呈凝滯狀態,都叫血瘀

血瘀病癥

氣虛血瘀證

血瘀

  氣虛血瘀證,是氣虛運血無力,血行瘀滯而表現的癥候。常由病久氣虛,漸致瘀血內停而引起。臨床表現面色淡白或晦滯,身倦乏力氣少懶言,疼痛如刺,常見於胸脅,痛處不移,拒按,舌淡暗或有紫斑,脈沉澀。氣虛血瘀證虛中夾實,以氣虛和血瘀的癥候表現為辨證要點。面色淡白,身倦乏力,氣少懶言,為氣虛之證;氣虛運血無力,血行緩慢,終致瘀阻絡脈,故面色晦滯;血行瘀阻,不通則痛,故疼痛如刺,拒按不移,臨床以心肝病變為多見,故疼痛常出現在胸脅部位;氣虛舌淡,血瘀舌紫暗,沉脈主里,澀脈主瘀,是為氣虛血瘀證的常見舌脈。

氣滯血瘀

  氣滯血瘀,是指氣滯和血瘀同時存在病理狀態。其病變機理是:一般多先由氣的運行不暢,然後引起血液的運行瘀滯,是先有氣滯,由氣滯而導致血瘀,也可由離經之血等瘀血阻滯,影響氣的運行,這就先有瘀血,由瘀血導致氣滯,也可因閃挫損傷而氣滯與血瘀同時形成。氣滯血瘀證,是氣機郁滯而致血行瘀阻所出現的徵候,多由情志不舒,或外邪侵襲引起肝氣久郁不解所致。主要臨床表現:胸脅脹問,走竄疼痛,急躁易怒,脅下痞塊,刺痛拒按,婦女可見月經閉止,或痛經,經色紫暗有塊,舌質紫暗或見瘀斑,脈澀。病機分析:本證以情志不舒,同時伴有胸脅脹問、刺痛,女子月經不調診斷要點。肝主疏泄而藏血,具有條達氣機,調節情志的功能,情志不遂或外邪侵襲肝脈肝氣鬱滯,疏泄失職,故情緒抑鬱或急躁,胸脅脹問,走竄疼痛;氣為血帥肝鬱氣滯,日久不解,必致瘀血內停,故漸成脅下痞塊,刺痛拒按;肝主藏血,為婦女經血之源,肝血瘀滯,瘀血停滯,積于血海,阻礙經血下行,經血不暢則致經閉、痛經。舌質紫暗或有瘀斑,脈澀,均為瘀血內停之症。

血瘀

血瘀不孕

  病證名。不孕症型之一。多因經期產後余血未凈,因情志內傷氣血運行不暢,或感受寒邪,血受寒凝,血瘀氣滯,內阻沖任胞脈,經水失調,精難納入,難於受孕成胎。症見經期錯后,經行不暢,血塊較多,腹痛拒按,情志所傷者,兼見胸脅脹滿,煩躁易怒,乳房脹痛,宜行氣理血;因感受寒邪者,兼見手足不溫,小腹涼痛,治宜溫經散寒。

血瘀痛經

  病證名。痛經證型之一。多因經期產後余血未盡,繼受寒涼,或情志所傷,致使血寒而凝,或氣滯血瘀,瘀血內阻沖任胞脈,不通則痛。症見經前或經行之時,小腹刺痛拒按,經血量少、有塊,血塊下后痛減,治宜活血祛瘀。

血瘀經閉

  病證名。經閉證型之一。多因氣滯、寒凝,瘀血阻滯沖任胞脈,積之而成經閉。症見經閉不行,小腹疼痛拒按,治宜活血祛瘀,行氣止痛。偏於氣滯者,重用烏葯延胡索枳殼香附;偏於寒凝者,加肉桂炮姜

血瘀痿

  病證名。因瘀血所致的痿證。見《證治匯補·痿躄章》。由產後惡露未盡,或跌仆損傷,瘀血不消所致。證見四肢痿軟,不能運動,兼見疼痛,脈澀等症。治宜活血行瘀。

血瘀

血瘀崩潰

  病證名。屬崩漏證型之一。多因經期產後余血未凈,或因情志所傷,肝鬱氣滯而瘀,或因寒邪侵襲,寒積胞中,經脈瘀血停滯于內,瘀血不去,新血難安,血不歸經而發為崩漏。症見經血淋漓不斷或驟然下血量多,或經閉數月后又忽然暴下,色紫暗有塊,小腹疼痛拒按,血塊排出后痛減,治宜活血行瘀:當歸川芎三七沒藥五靈脂、丹皮炭、炒丹參、炒艾葉阿膠烏賊骨龍骨牡蠣)。

血瘀證臨床表現

  疼痛如針刺刀割,痛有定處而拒按,常在夜間加劇。腫塊在體表者,色呈青紫;在腹內者,堅硬按之不移,又稱之為疤積。出血反覆不止,色澤紫暗,或大便色黑如柏油。面色黧黑,肌膚甲錯,口唇爪甲紫暗,或皮下紫斑,或肌膚微小血脈絲狀如縷,或腹部青筋外露,或下肢青筋脹痛。婦女常見經閉。舌質紫暗,或見瘀斑瘀點,脈象細澀,總之以痛、紫、瘀、塊、澀為特點。

病機分析

  血瘀證以刺痛不移,拒按,腫塊,出血,唇舌爪甲紫暗,脈澀等為辨證要點。瘀血停積,脈絡不通,氣機阻滯,不通則痛,故疼痛劇烈,如針刺刀割,部位固定不移;因按壓使氣機更加阻滯,疼痛加劇而拒按;夜間陰氣盛,陰血凝滯而更加疼痛,瘀血凝聚局部,日久不散,便成腫塊,腫塊在肌膚組織間,色呈青紫色;如果腫塊在腹腔內部者,可以觸及到堅硬有形的塊狀物,推之不動,按之疼痛,稱之為疤積。   瘀血阻塞絡脈,氣血運行受阻,以致血涌絡破而見出血。由於瘀血停聚體內不除,堵塞脈絡,或為再次出血的原因,故其出血特點是出出停停,反覆不已;瘀血內阻,氣血運行不暢,肌膚失養,因此面色黧黑,皮膚粗糙如鱗甲,甚至口唇爪甲紫暗。瘀血的部位不同,臨床表現也不一樣,例如瘀阻皮下,則皮下見瘀斑;瘀阻肌表絡脈,皮膚表面出現絲狀如縷;瘀阻肝脈,則見腹部青筋外露;瘀阻下肢,則見小腿青筋隆起彎曲,甚至蜷曲成團;瘀血內阻,新血不生,婦女可見經閉。舌紫暗,脈細澀為瘀血常見之象。

血瘀與瘀血之別

  血瘀屬於病機學的概念,而瘀血屬於病因學的概念。兩者都屬於血的病理變化,但含義不盡相同,卻又有著密切的關係。討論「血瘀」與「瘀血」,必然要涉及「瘀」,但歷來對「瘀」、「血瘀」、「瘀血」的認識並不一致。一種觀點是認為「瘀」、「血瘀」、「瘀血」三者僅僅是提法不同,並無本質差異』另一種觀點卻認為,「瘀」、「血瘀」、「瘀血」既然提法不同,其含義也就不相同。   1. 瘀的含義   瘀,亦常作淤。瘀之本義指血積不行。如《說文解字》釋:「瘀,積血也」。《辭海》謂:「瘀,積血。即瘀血。指體內血液滯于一定處所」。淤,本指水中沉澱的泥沙,但又有「滯塞,不流通」的含義,《辭源》說:「淤,積血之病也」《血之滯塞,又稱「淤血」。醫學中「瘀」的含義有以下四方面。   一是血結不行為瘀。血行於脈,本當流通無滯,但若因各種致病因素的影響,導致血液積結不行,或血液溢出脈管之外,未能排出體外,是為瘀。   二是血行不暢為瘀。血當暢行,但在各種致病因素的作用下,血液不能暢行脈絡,即血流受阻,血行遲滯,亦為瘀。此時之瘀乃指血液循行遲緩和不流暢的一種病理狀態。   三是離經之血即為瘀。血既離經,已於機體無益而反有害。《血證論》說:「世謂血塊為瘀,清血非瘀;黑色為瘀,鮮血非瘀;此論不確。蓋血初離經,清血也,鮮血也,然即是離經之血,雖清血鮮血,亦是瘀血」。   此外,現代中醫學研究過程中,人們對「瘀」又賦以新的含義,如《血瘀證與活血化瘀研究》一書中指出:「瘀這一概念中,除包括血的『瘀』或『瘀血』之外,當包括氣的『瘀』,即『氣瘀』或『氣滯』」。《氣血論》也指出:「淤,非專指血瘀而言。凡有形之邪,阻塞絡脈所致的證候,統可稱為淤證」。此時,瘀(或淤)的涵義頗廣,但總以滯而不暢為根本環節。   2. 血行不暢為血瘀   血瘀是指血液循行遲緩和不流暢的一種病理狀態(《氣血論》)。是血液循行受到了阻礙所致。此時,瘀之義同「淤」,有「滯塞,不流通」之義。血瘀滯塞,不流通,即血行受阻,循行遲滯。生理狀態下,血液循行於經脈,暢達周身,發揮其滋養榮潤之職,如《血證論》說:「平人之血,暢行脈絡,充達肌膚,流通無滯,是謂循經,謂循其經常之道也」。《諸病源候論》說:「血之在身,隨氣而行,常無停積」。血之運行,聽命于氣,故曰「氣為血之帥」。因此,氣分受病,氣機不暢,或氣虛推動無力,是導致血瘀的重要機制,故有氣滯血瘀、氣虛血瘀的說法。此外,邪氣直犯經脈,影響血的循行,也是導致血瘀的常見致病因素。如《靈樞·癰疽》說:「寒邪客于經絡之中,則血泣,血泣則不通」。《素問·舉痛論》說:「經脈流行不止,環周不休,寒氣入經而稽遲,泣而不行」。凡此都說明,氣病或邪氣影響可以導致血行不暢,而為血瘀。《丹溪心法·六郁》中所論述的「血郁」,更是指的血行不暢,即血瘀病變。   血瘀為病廣泛。血不暢為瘀。血循經脈周行全身,若血瘀不行,則為害廣泛,內而臟腑,外而肌膚,上至巔頂,旁及四肢,皆可因血瘀不行而為病。瘀滯經脈,瘀阻氣血,瘀遏清竅,瘀著臟腑,為病多端,難以盡述。   3. 瘀血為血積不動   歷代醫家對瘀血的認識與解釋,具有代表行的大致可分為以下幾方面。一是《證治準繩》《皇漢醫學》等認為,污穢之血為瘀血;二 是《臨證指南醫案》、《醫林改錯》等認為,久病入絡即瘀血;三是《血證論》認為,離經之血為瘀血。目前較為通行的觀點認為,血液瘀滯體內,包括溢出經脈之外而尚積存于組織間隙的,或因血液運行受阻而滯留于經脈內以及瘀積于器官內的,已失其正常營養作用的,通稱為瘀血。   瘀血的種類繁多。歷代醫學著作中對瘀血的稱謂頗多,如滯血、留血、閉血、蓄血、宿血、干血、死血敗血惡血、賊血等等。名稱雖多,但從不同的角度反映出瘀血的機理及其病情輕重病程有新久,危害有微甚。其中滯血、留血、閉血等名稱的含義與瘀血相近,皆指血液瘀積不行,留滯不動;蓄血常指積于中、下二焦之瘀血;宿血、干血、老血、死血言其瘀積已久,病程較長,難以儘快消散,已失去生機;敗血言體內瘀血敗壞,對人體危害較大;而惡血、賊血更是形容對人體具有的嚴重危害性。   瘀血有特徵。一是有形:瘀積之後,更是有形可征,如腹中積塊、癭瘤、皮下結節、包塊,腫大堅硬。二是有色:瘀血紫暗,或發黑,又可見於肌膚、顏面、唇舌、大便顏色的變化,以及肌膚甲錯。三是有證:如局部刺痛,固著不移,入夜加重,或狂亂譫語等。   4. 血瘀與瘀血是重要的致病因素   血瘀與瘀血雖然含義有別,但都是血液的病理變化,具有血行不暢,運行遲緩,經脈不利的相同之處。同時,都是臨床上常見的致病因素。   血瘀日甚,氣血不暢,終成瘀血。血瘀不得暢行,或因於氣,或因於邪。但血既不能暢達,則經脈失於疏通,氣機因之不利,氣血失於調達和暢,終則必會導致血結不行,積而成為瘀血。如積證初起,可因情志不暢,氣機不利,腹中氣聚,時結時散,終而血行不暢,瘀血內結,則腹內積塊,從無到有,由小漸大,由軟而漸至堅XX移。再如,風寒濕侵入人體,導致氣血不暢,經脈失和,發為風寒濕痹,以筋骨肌肉疼痛、重著,關節屈伸不便為主;但日久必然導致瘀血內結,以致關節腫大畸形、皮下結節,成為久痹、尪痹。   瘀血內結,妨礙氣機,阻滯經脈。瘀血為有形之邪,留于體內,必然影響氣機的調暢,阻滯經脈流通暢達,導致血行不暢。因此,瘀血病情重而必然同時伴有血瘀的不利變化。

腎虛血瘀理論

血瘀

  腎虛血瘀理論是一種創新的中醫病機理論,是李積敏博士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正式提出的,理論主要歸納起來其內容有下列幾個方面。

基本內容

  李積敏(字慎言)先生在《腎虛血瘀論》中曰:「久病及腎,久病則虛,……虛者腎虛也。……五臟六腑之虛,經絡陰陽之虛,氣血津液之虛,機體官竅之虛,四肢百骸之虛,百虛皆以臟腑之虛為要,臟腑之虛則以腎虛為本。本者,其根本也。」李積敏先生認為婦科疑難病大多是經多方輾轉治療無效,病程遷延日久,久病則機體受損,臟腑氣血虛弱,其中以腎虛為其根本。腎為先天之本,人體生命活動及生理運動之原動力,腎虛則五臟六腑皆虛,五臟六腑虛弱又可致腎之更虛。   《腎虛血瘀論》:「久病則瘀,瘀者血瘀也。……臟腑虛弱,氣血運行無力,則瘀滯叢生,瘀滯成則怪病生。」李積敏認為婦科疑難病病曆日久,久病臟腑氣血虛弱,氣血運行無力,則氣血運行不暢,故瘀滯產生,則可發生怪病疑難病。

血瘀論

  《腎虛血瘀論》:「人食五穀生百病。百病者,有病程新久之分,有診斷明確疑惑之分,有治療容易艱難之分,有療法有效無效之分。大凡久病、診斷疑惑、治療艱難、諸法無效者,疑難病也。……久病則虛,久病則瘀。……臟腑、陰陽、經絡、氣血之虛衰,皆可致瘀。」李積敏認為久病則機體虛弱,臟腑、陰陽、經絡、氣血虛弱,則氣血運行無力而不暢,則可產生瘀滯,因此諸虛皆可致瘀。   《腎虛血瘀論》:「久病則虛,久病則瘀,虛可致瘀,瘀可致虛。虛則氣血運行不暢,瘀滯即生;瘀則機體生新不順,虛弱乃成。虛瘀相兼,病機錯雜。所謂疑難病者,此為其一也。」李積敏認為久病則虛,虛則氣血運行不暢,氣血運行不暢則易產生瘀滯。瘀滯形成,則阻礙機體氣血生新不順,則機體虛弱更甚。虛實夾雜,虛瘀相兼,病機錯綜複雜,給辨證及治療帶來了一定的難度。

理論依據

  李積敏「腎虛血瘀」學說,是從「虛」、「瘀」著手來研究揭示中醫婦科疑難病的一般病機規律。《內經·調經論》有曰:「病久入深,營衛之行澀,經絡時疏故不通。」此即久病可致瘀的理論淵源。至清代,葉天士明確指出:「初氣結在經,久則血傷入絡。」近代有學者對有關疑難雜證患者進行血液流變學測量,發現與正常組有明顯差異,經活血化瘀治療后,血液流變學異常得到改善,病情好轉或痊愈。因此,血瘀是疑難病的重要病理因素之一。中醫學有「久病及腎」「久病致虛」理論,久病正衰,最易成瘀,瘀象夾雜,可致怪病、疑難病。   李積敏就是根據中醫這些理論,結合自己長期的臨床實踐研究婦科疑難病的發生、發展、轉化及治療方面的規律特點,總結歸納出中醫婦科疑難病「腎虛血瘀」病機理論這一規律。且根據這一理論指導臨床治療,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使中醫婦科疑難病治療的療效提高

臨床基礎

  李積敏的婦科疑難病「腎虛血瘀」病機理論是在總結前人治療婦科病經驗的基礎上,通過大量的臨床實踐及研究而提出來的,它有其堅實的臨床基礎。我們總結歸納了以下幾點。

血瘀

李積敏在論治婦科疑難病時,根據臨床病狀體征的表現,推究其病理機制所在,大多病證均可劃分出「腎虛血瘀」證型,諸如慢性盆腔炎閉經、崩漏、不孕症、XX內膜異位症、XX肌瘤、XX白色病變、卵巢腫瘤乳腺增生症、女性XX等。並創製出「慎言化瘀湯」「慎言祛瘀湯」「慎言消瘀湯」等著名方劑,它們均是以「腎虛血瘀」立論,旨在「益腎祛瘀」,在臨床治療中取得了滿意的效果。   李積敏根據古今醫家所積累的經驗,通過長期的臨床研究及大量的病例研究,認為「腎虛血瘀」是婦科疑難病病理髮展的趨向。中醫學有久病多瘀,瘀生怪病之說,而李積敏等人又通過對一些婦科疑難病患者進行血液流變學測定,發現與正常對照組有明顯差異,經用活血化瘀法后,血液流變學異常得到了改善,病情亦好轉或痊愈。至於「虛」,則因疑難病多有先天不足或後天失調,以及病程遷延日久,均與虛有關,不少疑難病在疾病後期或病程日久,多可發生虛損。   「腎虛血瘀」是婦科疑難病病理髮展的趨向,其腎虛為本,血瘀為標,本虛標實,虛實夾雜。基於此,李積敏確立補虛與祛邪兼顧的「益腎祛瘀」治療大法,每每應用於臨床,使其治療疑難病的療效顯著提高。   李積敏在辨治婦科疑難病時,常根據臨床癥狀及體征,劃分出「腎虛血瘀」證型,並創製專門的方劑進行治療。諸如治月經不調的淡園調經湯,治慢性盆腔炎的慎言慢盆湯,治盆腔瘀血綜合征的慎言盆瘀湯,治乳癖的慎言乳癖湯,治XX內膜異位症的慎言祛瘀湯,治XX肌瘤的慎言化瘀湯,治輸卵管阻塞的慎言益腎通瘀湯以及治卵巢腫瘤的慎言卵巢腫瘤Ⅱ號方等,均是針對各個病證的「腎虛血瘀」證型,確定的治療主方,而各個方劑均以「益腎祛瘀」立法而創製。在長期的臨床實踐過程中,顯示出強有力的療效,並取得長足的進展,越來越廣泛地被廣大專家及臨床醫師所應用。治療其他證型,兼加「益腎祛瘀」藥物李積敏在辨治婦科疑難病的過程中,常在非「腎虛血瘀」的其他證型用藥時,也適當兼加一些「益腎祛瘀」的藥物,從大量病例的比較研究結果來看,有其明顯的效果,值得深入研究和推廣應用。無證可辨時,可試用「益腎祛瘀」法臨床常會遇到一些只有通過檢查才得知病變的存在,常常讓中醫感到「無證可辨」的狀況。李積敏先生此常採用試探法。其具體操作就是試用「益腎祛瘀」法,應用相應方葯進行試探性的治療,觀察其變化結果。

研究進展

  「腎虛血瘀」病機理論得到許多專家學者讚賞及認可,並廣泛地被臨床醫師所接受積極應用於臨床,取得了滿意的效果。   李積敏先生認為,「腎虛血瘀」病機理論不僅是婦科疑難病的病機規律,還可以推廣到其他各科。這就需要各科專家學者共同研究實踐,最終才會得出科學結論才能揭示事物的本質和規律。

血瘀散

  【藥物組成】亂髮1斤(洗凈,燒友)。   【處方來源】《醫略六書》卷三十。   【方劑主治】產後溺血,脈澀者。   【製備方法】上為散。   【各家論述】產後熱傷沖任,血不歸經,故血從前陰而出,全無疼痛,與溲溺自分,謂之溺血。發生頭顱,乃血之餘氣,故血餘,專走血分,燒友存性,力能去瘀生新,以治血溢妄行之溺血;為散,生地汁調下,足以壯水涼血而制濕,俾血無熱擾,則血室清寧,而血無妄行之患,安有溺血之不痊乎?   【用法用量】生地黃汁調下3錢。

氣滯血瘀體質飲食調養

  氣滯血瘀體質宜選用有行氣、活血功能的飲食,例如:   白蘿蔔柑橘大蒜生薑茴香桂皮丁香山楂桃仁韭菜黃酒、紅葡萄酒洋蔥銀杏檸檬柚子、金橘、玫瑰花茶茉莉花茶等。   桃仁、油菜、黑大豆具有活血祛瘀作用;據報導,黑木耳能清除血管壁上的淤積;適量的紅葡萄酒能擴張血管,改善血液循環;山楂或米醋,能降低血脂、血黏度。   氣滯血瘀體質宜少吃鹽和味精,避免血黏度增高,加重血瘀的程度。   不宜吃甘薯、芋艿蠶豆栗子等容易脹氣食物;不宜多吃肥肉奶油鰻魚蟹黃蛋黃、魚籽、巧克力、油炸食品、甜食,防止血脂增高,阻塞血管,影響氣血運行;不宜吃冷飲,避免影響氣血運行。   氣滯血瘀體質的藥物調理   氣滯瘀血體質宜用行氣、活血葯疏通氣血,達到「以通為補」的目的。   如柴胡、香附、鬱金、當歸、川芎、紅花薤白、枳殼、桃仁、參三七、銀杏葉等行氣、活血葯,有助於改善氣滯血瘀體質。應根據氣滯血瘀部位不同靈活選用。   胃腹脹痛、噯氣、大便不爽或便秘,可用木香陳皮砂仁檳榔豆蔻厚朴大腹皮萊菔子大黃神曲、山楂、谷麥芽、雞內金等,行氣、止痛、消食、通便。   氣滯血瘀體質如有情緒抑鬱,應以心理疏導為主,配合疏肝理氣解郁藥物,如柴胡、鬱金、青皮、香附、川芎、綠萼梅八月札等。   血瘀體質的食療養生 飲食以清淡為主,可多食赤小豆綠豆芹菜黃瓜、藕等甘寒、甘平的食物,少食羊肉、韭菜、生薑、辣椒胡椒花椒等甘溫滋膩及火鍋、烹炸、燒烤等辛溫助熱的食物。   1.推薦食物   泥鰍豆腐:泥鰍500g,去鰓及內臟,沖洗乾淨,放入鍋中,加清水,煮至半熟,再加豆腐250g,食鹽適量,燉至熟爛即成。可清利濕熱。   綠豆藕:粗壯肥藕1節,去皮,沖洗乾淨備用。綠豆50g,用清水浸泡后取出,裝入藕孔內,放入鍋中,加清水燉至熟透,調以食鹽進食。可清熱解毒明目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