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

来源:www.uuuwell.com

   

史記是由司馬遷撰寫的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記載了上自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下至漢武帝元狩元年間共3000多年的歷史(哲學、政治經濟、軍事等)。《史記》最初沒有固定書名,或稱「太史公書」,或稱「太史公傳」,也省稱「太史公」。「史記」本是古代史書通稱,從三國時期開始,「史記」由史書的通稱逐漸成為「太史公書」的專稱。《史記》與後來的《漢書》(班固)、《後漢書》(范曄、司馬彪)、《三國志》(陳壽)合稱「前四史」。劉向等人認為此書「善序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俚」。與司馬光的《資治通鑒》並稱「史學雙璧」。

簡介

  《史記》是一部紀傳體通史。全書共一百三十捲,有十二本紀、十表、八書、三十世家、七十列傳,共約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記載了上至中國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約公元前3000年)下至漢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共三千多年的歷史。包羅萬象,而又融會貫通,脈絡清晰,「王跡所興,原始察終,見盛觀衰,論考之行」(《太史公自序》),所謂「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詳實地記錄了上古時期舉凡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方面的發展狀況。   《史記》對後世史學和文學的發展都產生了深遠影響。它首創紀傳體——紀傳體,它不同於前

史記

代史書所採用的以時間為次序的編年體,或以地域為劃分的國別體,而是以人物傳記為中心來反映歷史內容的一種體例——這在史書體例上是影響極為深遠的創舉。從此以後,從東漢班固的《漢書》到民國初期的《清史稿》,近兩千年間歷代所修正史,儘管在個別名目上有某些增改,但都絕無例外地沿襲了《史記》的本紀和列傳兩部分,而成為傳統。同時,《史記》還被認為是一部優秀的文學著作,在文學史上有重要地位,具有極高的文學價值,被魯迅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按照秉筆直書的觀點,《史記》並沒有迴避人道與天道的共存,而「究天人之際」則是尋求天人合一境界,故在《六國年表序》論述秦並天下時,指出這是因為「天所助」;在《天官書》中,記述各種特殊自然天象時,常常與人事聯繫在一起。《史記》嚴謹的神學哲學思想,就是為探索「天人合一」的境界而反映出的深邃智慧思想。

作者

  司馬遷(公元前145年—約公元前90年),字子長,夏陽(今陝西韓城)人,一說龍門(今山西河津)人。西漢史學家、思想家、文學家,早年從董仲舒學《春秋》,從孔安國學《尚書》。《漢書o藝文志》著錄有《司馬遷賦》八篇;《隋書o經籍志》有《司馬遷集》一卷。   其父司馬談為太史令,學問淵博,曾「學官于唐都,受易於楊何,習道論于黃子」,早年司馬遷在故鄉過著貧苦的生活,10歲開始讀古書,學習十分認真刻苦,遇到疑難問題,總是反覆思考,直到弄明白為止。20歲那年,司馬遷從長安出發,到各地遊歷。後來回到長安,作了郎中。他幾次同漢武帝出外巡遊,到過很多地方。35歲那年,漢武帝派他出使雲南、四川、貴州等地。他了解到那裡的一些少數民族的風土人情。他父親司馬談死後,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司馬遷接替做了太史令。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與天文學家唐都等人共訂「太初曆」。同年,開始動手編《史記》。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李陵出擊匈奴,兵敗投降,漢武帝大怒。司馬遷為李陵辯護,得罪了漢武帝,獲罪被捕,被判死刑。「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用之所趨異也。」(《報任安書》)為了完成父親遺願,完成《史記》,留與後人,含垢忍辱忍受腐刑。公元前96年(太始元年)獲赦出獄,做了中書令,掌握皇帝的文書機要。他發憤著書,全力寫作《史記》,大約在他55歲那年終於完成了全書的撰寫和修改工作。   生平年表   建元五年(公元前136年),10歲,在夏陽耕讀。《太史公自序》:「耕牧河山陽,年十歲,則誦古文。」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11歲。竇太后死,漢武帝罷黜黃老之言,發動尊儒。   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12歲。是年董仲舒上「天人三策」。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司馬遷時在夏陽耕讀,時在長安求學。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19歲,從夏陽遷居長安。從孔安國學《尚書》,從董仲舒學《春秋》。孔安國為侍中。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20歲,開始外出遊歷,回長安后,為漢武帝近侍郎中,隨漢武帝到過平涼、崆峒,又奉使巴蜀。    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36歲。漢武帝封禪泰山,司馬談病死洛陽。司馬遷到泰山參加封禪。   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38歲,正式做太史令,一邊整理史料,一邊參加改歷。   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42歲,《太初曆》完成,開始編寫《史記》。   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47歲,漢武帝攻打匈奴,騎都尉李陵投降。司馬遷為其辯護,下獄,遭宮刑。(《史記》一半左右都是在他入獄的時間中完成的)   太始元年(公元前96年),50歲,漢武帝改元大赦。司馬遷出獄后當了中書令。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55歲,完成了《史記》。

成書

纂修動機

  一、秉承先父遺志   司馬氏世代為太史,為繼承孔子撰述《春秋》的精神,整理和論述上代歷史。《隋書o經籍志》說:「談乃據《左氏春秋》、《國語》、《世本》、《戰國策》、《楚漢春秋》,接其後事,成一家之言。」可見司馬談有意繼續編訂《春秋》以後的史事。元封元年,漢武帝進行封禪大典,司馬談身為太史令,卻無緣參與當世盛事,引為終生之憾,憂憤而死。他死前囑咐兒子司馬遷說:「今天子接千歲之統,封泰山,而余不得從行,是命也夫!余死,汝必為太史,無忘吾所欲論著矣……」司馬遷則回答道:「小子不敏,請悉論先人所次舊聞。」可知司馬遷乃秉承父親的遺志完成史著。   而《史記》以《封禪書》為其八書之一,亦見其秉先父之意。   二、繼承《春秋》精神   司馬遷為了繼承孔子編撰《春秋》的思想,在《太史公自序》中說:「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歲而有孔子。孔子卒后至於今五百歲,有能紹明世,正易傳,繼春秋,本詩書禮樂之際?』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讓焉。」此正暗示其有明道義,顯揚志業人物的使命。   《春秋》的下限,到魯哀公獲麟之年,此後的史事就沒有完整的史籍記載。司馬遷是紹繼《春秋》,並以漢武帝元狩元年「獲麟」,撰寫《史記》。   然而,司馬遷繼承《春秋》,不僅是要形式上承繼周公以來的道統,而且是重視《春秋》的性質,他在《太史公自序》說:「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紀,別嫌疑,明是非,定猶豫,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存亡國,繼絕世,補敝起廢,王道之大者也……《春秋》以道義。撥亂世反之正,莫近於《春秋》。   可見司馬遷對「春秋之義」和「春秋筆法」心儀已久,他要承孔子的真意,秉承《春秋》褒貶精神,撰述《史記》。   三、肩負史家職責   司馬談早有整理上代歷史的計劃,可惜卻「發憤而卒」,臨終前叮囑司馬遷,認為「自獲麟以來,史記放絕。今漢興,海內一統,明主、賢君、忠臣、死義之士甚多」,司馬遷身為太史公,有完成論載上代歷史的任務。司馬遷在《太史公自序》也指出身為太史的職責說:「且余嘗掌其官,廢明聖盛德不載,滅功臣、世家、賢大夫之不述,隳先人之言,罪莫大焉。」因此,司馬遷一心秉承先人世傳及「述往事以思來者」的責任感,決意撰述《史記》。   在《報任安書》中也透露出著述《史記》的目的,他說「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可見他不但要完成太史令的責任,更要盡史學家的職責。

續補

  據司馬遷自序,史記全書本紀十二篇,表十篇,書八篇,世家三十篇,列傳七十篇(包括太史公自序),共一百三十篇。今本史記一百三十捲,篇數跟司馬遷自序所說的相符。但漢書司馬遷傳說其中「十篇缺,有錄無書」。三國魏張晏注:「遷沒之後,亡景紀、武紀、禮書、樂書、兵書(按:即律書)、漢興以來將相年表、日者傳、三王世家、龜策列傳、傅靳列傳。元成之間,禇先生補缺,作武帝紀、三王世家、龜策、日者列傳,言辭鄙陋,非遷本意也。」可見司馬遷編寫史記,只能說是基本上完成,其中有若干篇,或者沒有寫定,或者已經定稿而後來散失了。   補史記的禇先生名少孫,是漢朝元成間的一個博士。今本史記中凡是禇少孫所補的大都標明「禇先生曰」,極容易辨識。張晏所認為禇少孫補的武帝本紀可沒標明「禇先生曰」,全篇又是從封禪書里截取的,禇少孫也不至於低能到那個樣子。清人錢大昕在他寫的廿二史考異中說:「少孫補史皆取史公所缺,意雖淺近,詞無雷同,未有移甲以當乙者也。或晉以後少孫補篇亦亡,鄉里妄人取此以足其數耳。」傅靳蒯成列傳所敘三侯立國的年代都跟功臣表相符,文章格調又很像太史公,禇少孫補作不會那樣完密,他也未必寫得出那樣的文章。所以張晏的話也未可全信

傳播

  司馬遷創作的《史記》比較廣泛地傳播流行,大約是在東漢中期以後。成為司馬遷著作的專稱,也開始於這個時候。據現知材料考證,最早稱司馬遷這部史著為《史記》的,是東漢桓帝時寫的《東海廟碑》。在這以前,《史記》都稱為《太史公書》、《太史公記》或簡稱《太史公》。   《史記》有兩部,一部在司馬遷的工作場所(宮廷);副本在家中。在漢宣帝時期,司馬遷的外孫楊惲開始把該書內容向社會傳播,但是篇幅流傳不多,很快就因為楊惲遇害中止。   《史記》成書後,由於它「是非頗謬于聖人,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序遊俠則退處士而進奸雄,述貨殖則崇勢利而羞賤貧,此其所蔽也。」(《漢書o司馬遷傳》),被指責為對抗漢代正宗思想的異端代表。因此,在兩漢時,《史記》一直被視為離經叛道的「謗書」,不但得不到應有的公正評價,而且當時學者也不敢為之作註釋。   在西漢即使諸侯都沒有全版的《太史公書》,東平王向朝廷要求賞賜宮廷中的《太史公書》也遭到拒絕。因為《史記》中有大量宮廷秘事,西漢嚴禁泄露宮廷語,因此只有宮廷人員才能接觸到該書。漢宣帝時褚少孫在宮廷中閱讀該書,其中已經有些篇幅不對宮廷官員開放,到班固父子時,宣稱缺少了十篇,班固家被皇室賜予《太史公書》副本,其中也少了十篇。   東漢朝廷也曾下詔刪節和續補《史記》。《後漢書o楊終傳》雲,楊終「受詔刪《太史公書》為十余萬言」。表

《史記》

  明東漢皇室依然不願全部公開《史記》,只讓楊終刪為十多萬字發表。被刪后僅十余萬言的《史記》,在漢以後即失傳,以後一直流傳的是經續補的《史記》。   唐初,《隋書o經籍志》在介紹《史記》、《漢書》的流傳時說:「《史記》傳者甚微」,司馬貞說「漢晉名賢未知見重。」(《史記索隱》序)   漢晉時期對《史記》也有一些積極的評價,如西漢劉向、揚雄「皆稱遷有良史之材,服其善序事理,辨而不華,質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故謂之實錄」。(《漢書o司馬遷傳》)西晉華嶠也說:「遷文直而事核。」(《後漢書o班彪傳論》。據李賢注,此句為「華嶠之辭」。)在晉代,也有人從簡約的角度誇獎《史記》。張輔說:「遷之著述,辭約而事舉,敘三千年事唯五十萬言。」(《晉書o張輔傳》)這些評價雖然不錯,但在今天看來,卻還遠不足以反映出《史記》的特殊地位,因為得到類似評價的史書並不止《史記》一家。如《三國志》作者陳壽,「時人稱其善敘事,有良史之才。」(《晉書o陳壽傳》)南朝劉勰說「陳壽三志,文質辨恰。」(《文心雕龍o史傳》)華嶠所撰《後漢書》在西晉也頗受好評,時人以為「嶠文質事核,有遷固之規,實錄之風」。(《晉書o華嶠傳》)至於說到簡約,那也不是《史記》獨有的,如「孫盛《陽秋》,以約舉為能」,(《文心雕龍o史傳》)干寶《晉紀》,「其書簡略,直而能婉,咸稱良史」。(《晉書o干寶傳》)總之,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人們並沒有把《史記》看得很特殊。   唐朝時,由於古文運動的興起,文人們對《史記》給予了高度的重視,當時著名散文家韓愈、柳宗元等都對《史記》特別推崇。   宋元之後,歐陽修、鄭樵、洪邁、王應麟各家,以及明朝的公安派、清朝的桐城派,都十分讚賞《史記》的文筆。於是《史記》的聲望與日俱增,各家各派註釋和評價《史記》的書也源源不斷出現。

體例

  全書共一百三十捲,有十二本紀、十表、八書、三十世家、七十列傳,約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其中本紀和列傳是主體。   「本紀」是全書提綱,按年月時間記述帝王的言行政績;   「表」用表格來簡列世系、人物和史事;   「書」則記述制度發展,涉及禮樂制度、天文兵律、社會經濟、河渠地理等諸方面內容;   「世家」記述子孫世襲的王侯封國史跡和特別重要人物事跡;   「列傳」是帝王諸侯外其他各方面代表人物的生平事跡和少數民族的傳記。   
本紀
卷數篇名
史記卷一五帝本紀第一
史記卷二夏本紀第二
史記卷三殷本紀第三
史記卷四周本紀第四
史記卷五秦本紀第五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
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雖非皇帝,司馬遷以「在權不在位」之名將之編入)
史記卷八高祖本紀第八
史記卷九呂太后本紀第九(不列名義上的天子漢惠帝本紀,理由與項羽同)
史記卷十孝文本紀第十(原篇己闕,從《漢書》補)
史記卷十一孝景本紀第十一(原篇己闕,從《漢書》補)
史記卷十二孝武本紀第十二(原篇名為《今上本紀》,原文己闕,褚少孫據《封禪書》補並改篇名)
三皇本紀(司馬貞補,有些版本收錄此篇)
史記卷十三三代世表第一
史記卷十四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第三
史記卷十六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史記卷十七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史記卷十八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史記卷十九惠景閑侯者年表第七
史記卷二十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史記卷二十一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史記卷二十二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史記卷二十三禮書第一(已殘,僅存篇首「太史公曰」以下的引言。取荀子的《禮論》及《議兵》來代替正文)
史記卷二十四樂書第二(已殘,僅存篇首「太史公曰」以下的引言。取《禮記》《樂記》代替正文)
史記卷二十五律書第三
史記卷二十六曆書第四
史記卷二十七天官書第五
史記卷二十八封禪書第六
史記卷二十九河渠書第七
史記卷三十平準書第八
世家
史記卷三十一吳太伯世家第一
史記卷三十二齊太公世家第二
史記卷三十三魯周公世家第三
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
史記卷三十五管蔡世家第五
史記卷三十六陳杞世家第六
史記卷三十七衛康叔世家第七
史記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第八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
史記卷四十 楚世家第十
史記卷四十一越王勾踐世家第十一
史記卷四十二鄭世家第十二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第十三
史記卷四十四魏世家第十四
史記卷四十五韓世家第十五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史記卷四十七孔子世家第十七
史記卷四十 陳涉世家第十八
史記卷四十九外戚世家第十九
史記卷五十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史記卷五十一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史記卷五十二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史記卷五十三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史記卷五十四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史記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史記卷五十六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史記卷五十七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史記卷五十八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史記卷五十九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史記卷六十 三王世家第三十
列傳
史記卷六十一 伯夷列傳第一
史記卷六十二 管晏列傳第二
史記卷六十三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史記卷六十四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史記卷六十五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史記卷六十六 伍子胥列傳第六
史記卷六十七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史記卷六十八商君列傳第八
史記卷六十九 蘇秦列傳第九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
史記卷七十一 樗裡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史記卷七十二 穰侯列傳第十二
史記卷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史記卷七十四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史記卷七十五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史記卷七十六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史記卷七十七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史記卷七十八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史記卷七十九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史記卷八十 樂毅列傳第二十
史記卷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史記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史記卷八十三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史記卷八十四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史記卷八十五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史記卷八十六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史記卷八十七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史記卷八十八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史記卷八十九 張耳陳余列傳第二十九
史記卷九十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史記卷九十一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史記卷九十二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史記卷九十三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史記卷九十四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史記卷九十五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史記卷九十六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史記卷九十七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史記卷九十八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史記卷九十九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史記卷一百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史記卷一百一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史記卷一百二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史記卷一百三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史記卷一百四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史記卷一百五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史記卷一百六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史記卷一百七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史記卷一百八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史記卷一百九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史記卷一百十 匈奴列傳第五十
史記卷一百十一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史記卷一百十二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史記卷一百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史記卷一百十四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史記卷一百十五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史記卷一百十六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史記卷一百十七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
史記卷一百十八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史記卷一百十九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史記卷一百二十汲鄭列傳第六十
史記卷一百二十一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史記卷一百二十二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史記卷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史記卷一百二十四 遊俠列傳第六十四
史記卷一百二十五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史記卷一百二十六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史記卷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未闡述諸侯國之俗,僅記司馬季主之事)
史記卷一百二十八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史記卷一百二十九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史記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特色

精妙的敘事藝術

  1.五體會通。綜合前代史書中各種體例,創立了紀傳體的通史。八書、十表、十二本紀、三十世家、七十列傳,形成從橫交錯的舒適結構。   2.人物編排名實兼顧,以類相從。《史記》各層次人物傳記的排列是以時間為序,但又兼顧各傳記之間的內在聯繫,遵循著以類相從的原則。   3.追根求源,詳因略果。   4.條理清晰。

精彩的人物刻畫

  1.平民入傳。   2.個性鮮明。   3.多維透視。   4.旁現側出。旁現側出法,又稱為「互現法」,即在一片傳記中著重表現他的主要特徵,而其他方面的性格特徵則放在別人的傳記中顯示。如《高祖本紀》中主要寫劉邦帶有奇異色彩的發跡史,以及他的雄才大略、知人善任,對他的弱點則沒有充分展示。而在其他人的傳記中卻使人看到劉邦形象的另外一些側面。

悲壯的風格特徵

  1.宏廓畫面和深邃意蘊。   2.濃郁的悲劇氣氛。   3.強烈的傳奇色彩。

貢獻

史學

  一、建立傑出的通史體裁   《史記》是中國史學史上第一部貫通古今,網羅百代的通史名著。正因為《史記》能夠會通古今撰成一書,開啟先例,樹立了榜樣,於是仿效這種體裁而修史的也就相繼而起了。通史家風,一直影響著近現代的史學研究與寫作。   二、建立了史學獨立地位   我國古代,史學是包含在經學範圍之內沒有自己的獨立地位的。所以史部之書在劉歆的《七略》和班固的《藝文志》里,都是附在《春秋》的後面。自從司馬遷修成《史記》以後,作者繼起,專門的史學著作越來越多。於是,晉朝的荀勖適應新的要求,才把歷代的典籍分為四部:甲部記六藝小學,乙部記諸子兵術,丙部記史記皇覽,丁部記詩賦圖贊。從而,史學一門,在中國學術領域里才取得了獨立地位。飲水思源,這一功績應該歸於司馬遷和他的《史記》。   三、建立了史傳文學傳統   司馬遷的文學修養深厚,其藝術手段特別高妙。往往某種極其複雜的事實,他都措置的非常妥貼,秩序井然,再加以視線遠,見識高,文字生動,筆力洗煉,感情充沛,信手寫來,莫不詞氣縱橫,形象明快,使人「驚呼擊節,不自知其所以然」。(《容齋隨筆·史記簡妙處》)。其中,《廉頗藺相如列傳》被列入小學生語文實驗教科書第18課《將相和》。

文化

京劇《趙氏孤兒》

  《史記》對古代的小說、戲劇、傳記文學、散文,都有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首先,從總體上來說,《史記》作為我國第一部以描寫人物為中心的大規模作品,為後代文學的發展提供了一個重要基礎和多種可能性。   《史記》所寫的雖然是歷史上的實有人物,但是,通過「互見」即突出人物某種主要特徵的方法,通過不同人物的對比,以及在細節方面的虛構,實際把人物加以類型化了。   在各民族早期文學中,都有這樣的現象,這是人類通過藝術手段認識自身的一種方法。只是中國文學最初的類型化人物出現在歷史著作中,情況較為特別。   由此,《史記》為中國文學建立了一批重要的人物原型。在後代的小說、戲劇中,所寫的帝王、英雄、俠客、官吏等各種人物形象,有不少是從《史記》的人物形象演化出來的。

小說

  在小說方面,除了人物類型,它的體裁和敘事方式也受到《史記》的顯著影響。中國傳統小說多以「傳」為名,以人物傳記式的形式展開,具有人物傳記式的開頭和結尾,以人物生平始終為脈絡,嚴格按時間順序展開情節,並往往有作者的直接評論,這一切重要特徵,主要是淵源於《史記》的。   後世小說多以《史記》為取材之源。其中比較典型的有馮夢龍的《東周列國志》、孫皓暉的《大秦帝國》和寒川子的《戰國縱橫》。

戲劇

京劇《霸王別姬》

  戲劇方面,由於《史記》的故事具有強烈的戲劇性,人物性格鮮明,矛盾衝突尖銳,因而自然而然成為後代戲劇取材的寶庫。   據傅惜華《元代雜劇全目》所載,取材於《史記》的劇目就有180多種。 據李長之統計,在現存132種元雜劇中,有16種采自《史記》的故事。其中包括《趙氏孤兒》這樣的具有世界影響的名作。已經失傳的類似作品,當然更多。到後來的京劇中,仍然有許多是取材於《史記》的,如眾所周知的《霸王別姬》等。   宋元時期,隨著中國戲劇的形成與成熟,《史記》的內容與藝術也影響到戲劇創作。例如宋元戲文有《趙氏孤兒報冤記》;元明雜劇有《冤報冤趙氏孤兒》(元·紀君祥)、《卓文君私奔相如》(明·朱權)、《灌將軍使酒罵座記》(明·葉憲祖);。明清傳奇有《竊符記》、《易水歌》(清·徐沁);地方戲及新編歷史劇有《搜孤救孤》(京劇)、《卧薪嘗膽》(漢劇越劇)、《和氏璧》(同州梆子)、《完璧歸趙》(京劇)、《鴻門宴》(京劇 川劇漢劇 秦腔)、《蕭何月下追韓信》(京劇 川劇 漢劇 秦腔)、《霸王別姬》(京劇)、《大風歌》(話劇)。

傳記文學

  在傳記文學方面,由於《史記》的紀傳體為後代史書所繼承,由此產生了大量的歷史人物傳記。   雖然,後代史書的文學性顯著不如《史記》,但其數量既浩如瀚海,如果將其中優秀傳記提取出來,也是極為可觀的。   此外,史傳以外的別傳、家傳、墓誌銘等各種形式的傳記,也與《史記》所開創的傳記文學傳統有淵源關係。

版本

  《史記》版本大致分出4系。   第一係為宋刻十行本。   第二系約有4種,分別為南宋紹興年間杭州十四行刊本;南宋孝宗年間建陽刊本;南宋紹興十年朱中奉刊十二行本;南宋紹興年間淮南東路轉運使司刻九行本。   第三係為集解索隱二家注本,現存2種,一種是南宋淳熙二年張杅刻本,一種則是南宋淳熙八年耿秉重刻張杅本。   第四系現存最早的是南宋乾道七年蔡夢弼刻二家注本,此後又分為2支。第一支較為簡單:南宋慶元二年建陽黃善夫刊三家注本、元彭寅翁刻本、明廖鎧刻本、明柯維熊刻本、明王延喆刻本、明秦藩刻本、清同治年間崇文書局覆刻王延喆刻本、清同治年間金陵書局刻張文虎校本。第二支較為複雜,這一支的起頭是蒙古中統二年刻本,由中統本出的有明游明刻本、明建陽慎獨齋刻本、明建寧官刊本以及元大德年間刻本。而從大德本又分出明南京國子監刻本和北京國子監刻本。而清乾隆四年武英殿刻本則從北監本出。   此外還有一系即明末汲古閣十七史本,此本為單集解本,據說源自宋刻,但具體底本不詳,據此本重刻的則有清同治年間五局合刻二十四史本(金陵書局刻)。

名篇名句

十大名篇

  梁啟超指定的史記「十大名篇」分別是:

《史記》 中華書局版

  「大江東去楚王流芳」——《項羽本紀》   「禮賢下士威服九州」——《信陵君列傳》   「文武雙雄英風偉概」——《廉頗藺相如列傳》   「功成不居不屈權貴」——《魯仲連鄒陽列傳》   「曠世奇才悲涼收場」——《淮陰侯列傳》   「官場顯形栩栩如生」——《魏其武安侯列傳》   「戎馬一生終難封侯」——《李將軍列傳》   「漢匈和親文化交融」——《匈奴列傳》   「商道貨殖安邦定國」——《貨殖列傳》   「史公記史千古傳頌」——《太史公自序》

《史記志疑》(清朝·梁玉繩)

傳世名句

  項庄舞劍,意在沛公。《史記·項羽本紀》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史記·項羽本紀》   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史記·項羽本紀》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史記·張儀列傳》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史記·李將軍列傳》

《史記校正》 王叔岷

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史記·太史公自序》   匈奴未滅,無以家為。《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史記·陳涉世家》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史記·陳涉世家》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史記·高祖本紀》   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史記·留侯世家》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飛則已,一飛衝天。《史記·滑稽列傳》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史記·淮陰侯列傳》

研究

「三家注」

  宋元之後,《史記》的聲望與日俱增,各家各派註釋和評價《史記》的書也源源不斷出現。其中最有影響的是俗稱「三家注」的《史記集解》(劉宋時裴駰(裴松之子)注)、《史記索隱》(唐司馬貞)、《史記正義》(唐張守節)。

《史記探源》(清朝·崔適)

司馬貞,字子正,唐河內(今沁陽)人。開元中官至朝散大夫,宏文館學士,主管編纂、撰述和起草詔令等。唐代著名的史學家,著《史記索隱》三十捲,世號「小司馬」。司馬貞以《史記》舊注音義年遠散失,乃採摭南朝宋徐廣《史記音義》、裴駰《史記集解》、齊鄒誕生《史記集注》、唐劉伯庄《史記音義》、《史記地名》等諸家的注文,參閱韋昭、賈逵、杜預、譙周等人的論著、間己見,撰成對後世很有影響的史學名著《史記索隱》,該書音義並重,注文翔實,對疏誤缺略補正頗多,具有極高的史學研究價值。後世史學家譽稱該書「價值在裴、張兩家之上。」

研究專著

  自宋朝以後,研究《史記》的著述增多,較有代表性的如清朝梁玉繩的《史記志疑》、崔適的《史記探源》、張森楷的《史記新校注》、日本學者瀧川資言的《史記會注考證》,以及清朝趙翼的《廿二史札記》和王鳴盛《十七史商榷》的有關部分,都是重要的參考書籍。   張文虎著《校刊史記集解索隱正義札記》一書對《史記》的史文及注文進行了精審的校訂。他根據錢泰吉的校本和他自己所見到的各種舊刻古本和時本,擇善而從,兼采諸家,金陵局本就是經過他的校考之後刊行的。   自漢代至清代,《史記》的研究專著達101部,單篇論文1435篇,囊括了名物典章、地理沿革、文字校勘、音韻訓詁、版本源流以及疏解、讀法、評註等領域。方法是抄攝材料,排比引證,基本是微觀的甲說乙說的「文獻」研究。   日本學者瀧川資言撰《史記會注考證》,《考證》資料比較詳實。各種版本《史記》包括標點本多隻附錄三家注,《考證》則以金陵書局本為底本,引錄三家注以來有關中日典籍約一百二十多種,其中國人著作一百零幾種,日人著作二十幾種,上起盛唐,下迄近代,別擇綴輯于注文中,時加審辨說明,將一千二百年來諸家眾說,以事串聯,較為系統地介紹出來,大大節省搜檢群書之勞,為研究者提供極大方便,顯然比三家注優越。   清王鳴盛《十七史商榷》和清趙翼《廿二史札記》中有關前四史部分,清梁玉繩《史記志疑》,清郭嵩燾《史記札記》,清沈家本《史記瑣言》,近人陳直《史記新證》。上述諸書中,清人之作以錢大昕、梁玉繩、郭嵩燾之作最為特出。近人陳直之作,則多取甲骨文、金文及秦漢權量、石刻、竹簡、銅器、陶器之銘文印證《史記》,獨辟蹊徑,創獲尤多。因所著《漢書新證》成書在前,《史記新證》稿中關於漢武帝以前西漢史之考證與之重複者,均已刪去。彙集《史記》各家註釋考訂之作,有近人張森楷《史記新校注稿》,成書于二十年代,惜未定稿。1967年由楊家駱編纂整理,交由台灣中國學典館籌備處印行,但文有殘缺。南京圖書館收藏有張森楷《史記新斠注》稿本。   20世紀以來,司馬遷與《史記》的學術研究隊伍日益壯大,學者除了對司馬遷生年、生平、家世和《史記》的名稱、斷限、體制、取材、篇章殘缺與補竄、義例等具體問題的考證之外,更加擴展了《史記》的綜合集成研究。他們以文獻為本,汲取本土考古學成果,結合西方史學學理與方法,考證精嚴,論斷謹慎,邏輯分析嚴密,極大地推動了大陸《史記》從"史料學"到"《史記》學"的進展,突破性成果較多。例如王國維首用甲骨文、金文證明《史記》記載的三代歷史為可信,從王國維與郭沫若同用漢簡考證司馬遷的生年到陳直的《史記新證》,都可看出考古文獻得到了極大利用。而這一百年的考據研究主要集中於司馬遷的行年、《史記》疑案、馬班異同考論、《史記》與公羊學、《史記》三家注等領域。學者借鑒西方心理學、社會學、民族學、民俗學的學理,又帶動了司馬遷人格與社會、民族、民俗思想的更進一層研究。   其價值:一有豐富的史料。二有進步的觀點。三又是一部文學名著。

工具書

  有關《史記》的工具書,以《史記研究的資料和論文索引》最為有用。索引內容,包括版本、目錄、題解、關於《史記》全書及各個部分的研究、司馬遷生平事跡及其學術貢獻的研究、稿本和未見傳本目錄、有關《史記》的非專門著作日錄、唐宋元明筆記中有關《史記》的文字條目、外國研究論文和專著目錄等,甚為詳備。   此外,尚有哈佛燕京學社引得編纂處編的《史記及註釋綜合引得》,黃福鑾《史記索引》、鍾華《史記人名索引》、段書安《史記三家注引書索引》等書。其中黃福鑾《史記索引》對查索《史記》中的人名、地名、事件、詞彙及習俗語,最為有用。

辨析

  有許多人以為說司馬遷寫了《史記》乃是班固的「發明」,此種說法大可存疑。   不錯,班固及乃父班彪確實曾稱司馬遷之書為《史記》,但在班氏父子的辭典中,「史記」卻是作為一個比較通用的名詞而非專稱出現的。   為了說明問題,不妨引幾段《漢書》:   (1)《漢書·藝文志》:「與左丘明觀其『史記』,據行事,仍人道。」   (2)《漢書·司馬遷傳·贊》:「孔子因魯『史記』而作《春秋》。」   《漢書》系班固的苦心經營之作,上引兩段話中出現的「史記」顯然不是司馬遷所寫,這說明,「史記」一名在班氏父子那裡還是個通稱。   漢代以後至唐朝初年,官方修撰的史書中並無「經籍志」一欄,所以,對司馬遷的那部巨著稱史記,也稱太史公書,對別的史書也稱史記(歷史記錄之意),比如敦煌寫本《貞男》稱:「顏叔子,魯人也……周時人,出『史記』」,這裡面的「史記」指的是《後漢書》的一條注。初唐人釋玄應所撰的《一切經音義》卷八十一:「《史記》雲:『籀者,周時史官教國子學童之書……』」中的史記指的又是《漢書》。(詳見《漢書·藝文志》)   把司馬遷的作品正式定名為《史記》並賦予其官方權威色彩的是長孫無忌。   《隋書》乃系長孫無忌與魏徵、于志寧、李淳風等人聯合撰成的。書成時間為公元656年,該書經籍志記古今圖書存佚及其源流,創立四部分類法,對後世目錄學有深遠影響。   《隋書·經籍志》上有這樣一段話:「史記一百三十捲,目錄一卷,漢中書令司馬遷撰……漢書一百一十五卷,漢護軍班固撰。」   將《史記》與《漢書》並列,在官修史書中出現,正式確立了《史記》的名稱,從公元前二世紀到公元七世紀,相隔了將近一千年之後,司馬遷才為自己的嘔心瀝血之作「爭」來了一個正式的名稱。

二十四史

  

推薦閱讀

二十四史
序號書名記載年代成書年代作者體例卷數
1史記始於黃帝,止於漢武帝元狩元年西漢司馬遷紀傳體130
2漢書始於漢高祖劉邦六年,止於新始祖王莽地皇四年東漢班固紀傳體100
3後漢書始於劉秀起兵推翻王莽,止於漢獻帝禪位於曹丕南朝宋范曄紀傳體120
4三國志始於漢靈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止於晉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