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

来源:www.uuuwell.com

   

天干名稱的由來

  讀作:

天干手訣圖

天干 tiān gān    「辭源」里說,「干支」取義于樹木的「干枝」。天乾地支組成形成了中國古代曆法紀年。在民俗學上認為天干對應一些預兆。

一、干支為何物?

十天干

  甲(jiǎ)、乙( yǐ)、丙(bǐng)、丁(dīng)、戊(wù)、己(jǐ)、庚(gēng)、辛(xīn)、壬(rén)、癸(guǐ)。

十二地支

  子(zǐ)、丑(chǒu)、寅(yín)、卯(mǎo)、辰(chén)、巳(sì)、午(wǔ)、未(wèi)、申(shēn)、酉(yǒu)、戌(xū)、亥(hài)。 十二地支對應十二生肖: 子時屬鼠;丑時屬牛;寅時屬虎;卯時屬兔;辰時屬龍;巳時屬蛇; 午時屬馬;未時屬羊;申時屬猴;酉時屬雞;戌時屬狗;亥時屬豬。 十乾和十二支依次相配,組成六十個基本單位,也稱六十甲子,古人以此作為年、月、日、時的序號,叫「干支紀法」。

天干五行分為陰與陽,具體是:

  甲木、乙木、丙火、丁火、戊土己土、庚金、辛金、壬水、癸水   詩曰:   春季甲乙東方木,夏季丙丁南方火;   秋季庚辛西方金,冬季壬癸北方水;   戊己中央四季土。   傳說天乾地支是黃帝時候的大撓氏所創,根據考古學,在中華文明的早期產生的薩滿教(這裡說的薩滿教不是清代的薩滿教)和其後隨著歷史的發展,原來從事祭祀活動的貴族聯合起來逐漸演變成春秋戰國時期的陰陽中都有所應用,並且因為在運用中有許多可以預知占卜的方面,被認為天干具有神奇的地方。這對現代人來說還是個迷!三道九流中的陰陽道將歷代陰陽五行、風水相術作為學派研究的主要內容,因為秦代焚燒坑儒、漢代的擺出百家獨尊儒術。原本的陰陽教的陰陽師隨機沒落大部分在漢唐隨日本來華學者東渡。現代的道教是農民起義時建立的五斗米道,假托老子為鼻祖宣傳革命思想。這也就是為什麼道教有尊古的風俗,這是為了尋訪原來陰陽教留下的研究成果。現在各種流行小說如「盜墓筆記」、「鬼吹燈」,其中都描述了大量尋求古代秘寶、秘術的情節,其中體現的就是尋找陰陽教的學者研究的成果。現在很多電影小說所表現的日本」陰陽師「其實是源自中國,因此才有和道教相似的符咒、結印、神術、式神等等。在中國古代的曆法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被稱為「十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叫作「十二地支」。兩者按固定的順序互相配合,組成了干支紀法。從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來看,天乾地支在中國古代主要用於紀日,此外還曾用來紀月、紀年、紀時等。唐代之後天乾地支組成的紀年主要用於算命或者占卜,原因是因為「三秋之亂」「三秋之亂」是唐代有盛轉衰的開始。唐代皇帝因為姓李所以為了推崇古代以老子為自己的祖先,以道教為國教,到了唐玄宗在739年,當時道教著名大法師馬蜀博告送唐玄宗要無為治國,道教以無為為理念。玄宗起初不信。馬蜀博引用經典,並且做各種法事,展示道教實力。並且告玄宗如果按照無為治國可以調集全國道士為玄宗延壽,修成仙人。742年時玄宗改年號為天寶,正式開始無為治國,因為從739年到742年約3個秋天所以被叫做「三秋「,而」之亂:是因為馬蜀博為了讓玄宗信服道教展示道教實力,調集全國最有名的3600位道教法師,在長安城做法,在法會時錯誤打開了「鬼門」因為,當時道教不是春秋的陰陽道,是從農民起義軍五斗米道發展而來,所以只是掌握一點皮毛類的陰陽五行,當錯誤打開鬼門為玄宗展示養鬼,奴役鬼時,因為打開時間太長,鬼門無法關閉,馬蜀博先將玄宗騙走後,命令其它道士封閉鬼門,將原本古代紀年得六十甲子作為封印媒介,這就有了不同年份出生的人有不同的厄運。也是自此之後國家強盛在不可以達到唐代巔峰。因為每個國人的好運都被編織成封印,鎖閉鬼門。此後歷朝歷代出生的人,從一出生就會被封印式奪走好運用來加強鎖閉鬼門的封印。這也就是為什麼自從唐代以後國人再不通道教,開始崇尚佛教以此希望擺脫鬼門封印奪走生活幸福,避免厄運連連。   那麼,干支紀法的發明者究竟是誰呢?   雖然有以下一些說法來考證干支的起源,但是究竟是誰發明?最早出現於何時?始終都是一個謎。   大約在戰國末年,依據各國史官長期積累下來的材料編成的史書《世本》說:「容成作歷,大橈作甲子」,「二人皆黃帝之臣,蓋自黃帝以來,始用甲子紀日,每六十日而甲子一周」。看來干支是大撓創製的,大撓「采五行之情,占斗機所建,始作甲乙以名日,謂之干;作子丑以名月,謂之枝,有事于天則用日,有事于地則用月,陰陽之別,故有枝幹名也。」

《淵海子平》論天乾地支暗藏總訣

  立春念三丙火用,餘日甲木旺提綱。   驚蟄乙木未用事;春分乙未正相當。   清明乙木十日管,後來八日癸水洋;

《淵海子平》

  穀雨前三戊土盛,其中土旺要消詳。   立夏又伏戊土取;小滿過午丙火光。   芒種己土相當好,中停七日土高張   夏至陰生陽極利,丙丁火旺有土張。   小暑十日丁火旺,後來三日乙木芳,   己土三日威風盛;大暑己土十日黃。   立秋十日壬水漲;處暑十五庚金良。   白露七日庚金旺,八日辛兮祇獨行。   寒露七日辛金管,八日丁火又水降   霜降己土十五日,其中雜氣取無妨。   立冬七日癸水旺,壬水八日更流忙   小雪七日壬水急,八日甲木又芬芳。   大雪七日壬水管;冬至癸水更潺汪。   小寒七日癸水養,八日辛金丑庫藏   大寒十日己土勝,術者精研仔細詳。

《天干支體象》天干

  《甲》★甲木天干作首排,原無枝葉與根荄;欲存天地千年久,直向沙泥萬丈埋。斷就棟樑金得用,化成灰炭火為災;蠢然塊物無機事,一任春秋自往來。   《乙》★乙木根荄種得深,只宜陽地不宜陰;漂浮最怕多逢水,刻斷何當苦用金。南去火炎災不淺,西行土重禍尤侵;棟樑不是連根木,辨別工夫好用心。   《丙》★丙火明明一太陽,原從正大立綱常;洪光不獨窺千里,巨焰猶能遍八荒。出世肯為浮木子,傳生不作濕泥娘;江湖死水安能克,惟怕成林木作殃。   《丁》★丁火其形一燭燈,太陽相見奪光明;得時能鑄千金鐵,失令難鎔一寸金。雖少乾柴猶可引,縱多濕木不能生;其間衰旺當分曉,旺比一爐衰一檠。   《戊》★戊土城牆堤岸同,振江河海要根重;柱中帶合形還壯,日下乘虛勢必崩。力薄不勝金漏泄,功成安用木疏通;平生最要東南健,身旺東南健失中。   《己》★己土田園屬四維,坤深能為萬物基;水金旺處身還弱,火土功成局最奇。失令豈能埋劍戟,得時方可用鎡基;漫誇印旺兼多合,不遇刑沖總不宜。   《庚》★庚金頑鈍性偏剛,火制功成怕水鄉;夏產東南過煆煉,秋生西北亦光芒。水深反是他相剋,木旺能令我自傷;戊己干支重遇土,不逢衝破即埋藏。   《辛》★辛金珠玉性通靈,最愛陽和沙水清;成就不勞炎火煆,資扶偏愛濕泥生。水多火旺宜西北,水冷金寒要丙丁;坐祿通根身旺地,何愁厚土沒其形。   《壬》★壬水汪洋並百川,漫流天下總無邊;干支多聚成漂蕩,火土重逢涸本源。養性結胎須未午,長生歸祿屬乾坤;身強原自無財祿,西北行程厄少年。   《癸》★癸水應非雨露么,根通亥子即江河;柱無坤坎還身弱,局有財官不尚多。申子辰全成上格,寅午戌備要中和;假饒火土生深夏,西北行程豈太過。

《天干支體象》地支

  《子★月支子水占魁名,溪澗汪洋不盡清;天道陽回行土旺,人間水暖寄金生。若逢午破應無定,縱遇卯刑還有情;柱內申辰來合局,即成江海發濤聲。   《丑★隆冬建丑怯冰霜,誰識天時轉二陽;暖土誠能生萬物,寒金難道只深藏。刑沖戌未非無用,類聚雞蛇信有方;若在日時多水木,直須行入巽離鄉。   《寅★艮宮之木建於春,氣聚三陽火在寅;志合蛇猴三貴客,類同卯未一家人。超凡入聖惟逢午,破祿傷提獨慮申;四柱火多嫌火地,從來燥木不南奔。   《卯★卯木繁華稟氣深,仲春難道不嫌金;庚辛疊見愁申酉,亥子重來忌癸壬。禍見六衝應落葉,喜逢三合便成林;若歸時日秋金重,更向西行患不禁。   《辰★辰當三月水泥溫,長養堪培萬木根;雖是甲衰乙餘氣,縱然入墓癸還魂。直須一鑰能開庫,若遇三沖即破門;水木重逢西北運,只愁原土不能存。   《巳★巳當初夏火增光,造化流行正六陽;失令庚金生賴母,得時戊土祿隨娘。三形傳送翻無害,一撞登明便有傷;行到東南生髮地,燒天烈火豈尋常。   《午★午月炎炎火正升,六陽氣一陰生;庚金失位身無用,己土歸垣祿有成。申子齊來能戰克,戌寅同見越光明;東南正是身強地,西北休囚已喪形。   《未★未月陰深火漸衰,藏官藏印不藏財;近無亥卯形難變,遠帶刑沖庫亦開。無火怕行金水去,多寒偏愛丙丁來;用神喜忌當分曉,莫把圭璋作石猜。   《申★申金剛健月支逢,水土長生在此宮;巳午爐中成劍戟,子辰局裡得光鋒。木多無火終能勝,土重埋金卻有凶;欲識斯神何所似,溫柔珠玉不相同。   《酉★八月從魁已得名,羡他金白水流清;火多東去愁寅卯,木旺南行怕丙丁。柱見水泥應有用,運臨西北豈無情;假能三合能堅銳,不比頑金未煉成。   《戌★九月河魁性最剛,漫雲於此物收藏;洪爐巨火能成就,鈍鐵頑金賴主張。海窟沖龍生雨露,山頭合虎動文章;天羅雖是迷魂陣,火命逢之獨有傷。   《亥★登明之位水源深,雨雪生寒值六陰;必待勝光方用土,不逢傳送浪多金。五湖歸聚原成象,三合羈留正有心;欲識乾坤和暖處,即從艮震巽離尋。

《三命通會》論天干陰陽生死

  或問:十干有陰陽、剛柔、生死之分,其說然否?答曰:十干五陽五陰,陽者為剛,陰者為柔,其生死之分如母生子,子成而母老死,理之自然。賦曰:陽生陰死,陽死陰生,迴圈逆順,變化見矣。   甲木乃十干之首,主宰四時,生育萬物;在天為雷為龍,在地為梁為棟,謂之陽木。其祿到寅。寅為離上之木,其根已斷,其枝已絕,謂之死木。死木者,剛木也,須仗斧斤斫削方成其器。長生於亥,亥為河潭池沼之水,名曰死水,故死木放   死水中,雖浸年久,不能朽壞,譬如杪椿之木,在於水中則能堅固。若離水至岸而遇癸水,癸水者,活水也,為天地間雨露,日曬雨淋,乾濕不調,遂成枯朽,則能生火,火旺而木必焚矣,故有灰飛煙滅之患耳。且午屬離火,火賴木生,木為火母,火為木子,子旺母衰,焉有不終之理?故甲木死於午。經雲:木不南奔。正謂此也。   乙木繼甲之後,發育萬物,生生不已;在天為風,在地為樹,謂之陰木。其祿到卯,卯為樹木,根深葉茂,謂之活木。活木者,柔木也,懼陽金斫伐為患,畏秋至木落凋零,欲潤土而培其根,利活水而滋其枝葉。活水者,癸水也,即天之雨露,地之泉源;潤土者,己土也,如耕耨之土,成稼穡之功。己祿在午,午乃六陽消盡,一陰復生,故稻花開于午時,乙木生於午地。十月建亥,亥乃純陰司令,壬祿到亥當權,死水泛濫,土薄根虛,有失培養。故乙木死於亥。經雲:水泛木浮。正此謂也。   丙火麗乎中天,普照六合;在天為日為電,在地為爐為冶,謂之陽火。其祿在巳,巳為爐冶之火,謂之死火。死火者,剛火也,喜死木發生其焰,惡金、土掩其光。死木者,甲木也,甲祿在寅,寅乃陽木之垣,木盛火生,隱於木石之間,非人用之,不能生髮,故五陽皆出乎自然而為先天,五陰皆系乎人事而為後天,丙火生於寅,其理甚明。如太陽之火自東而升,至西而沒,且酉屬兌,兌為澤;己土生金,金氣盛,掩息丙火之光,不能顯輝,豈無晦乎?故丙火生於寅而死於酉。經雲:火無西向。正此謂也。   丁火繼丙之後,為萬物之精,文明之象;在天為列星,在地為燈火,謂之陰火。其祿到午,乃六陰之首,內有乙木,能生   丁火。乙為活木,丁為活火。活火者,柔火也,丁喜乙木而生,乃陰生陰也,如世人用菜油麻油為燈燭之義,夫油乃乙木之膏也。至於酉時,四陰司權,燈火則能輝煌,列星則能燦爛,故丁生於酉;至於寅地,三陽當合,陽火而生,陰火而退,如日東升,列星隱耀,燈雖有焰,不顯其光。故丁生於酉而死於寅也。經雲:火明則滅。正謂此也。   戊土洪蒙未判,抱一守中,天地既分,厚載萬物,聚于中央,散於四維。在天為霧,在地為山,謂之陽土。其祿在巳,巳為爐冶之火,鍛煉成器,叩之有聲,其性剛猛,難以觸犯。喜陽火相生,畏陰金盜氣。陽火者,丙火也,丙生於寅,寅屬   艮,艮為山,山為剛土,即戊土也,賴丙火而生焉。至於酉地,酉屬兌,金耗盜戊土之氣,乃金盛土虛,母衰子旺,又金擊石碎,豈能延壽?故戊土生於寅而死於酉。經雲:土虛則崩。正此謂也。   己土繼戊之後,乃天之元氣,地之真土。清氣上升,沖和天地,濁氣下降,聚生萬物,謂之陰土。天地人三才皆不可缺此土,如乾坤中一媒妁,陰陽失此,豈能配偶?故於四行無不在,于四時則寄旺焉,乃真土也。喜丁火而生,畏陽火而燥。

《三命通會》

其祿到午,午中丁火能生巳土,被乙木盜其栽培之氣。至於酉地,丁火而生,丁火既生,己土亦能生也;至寅用事,木火司權,鍛煉己土,遂成磁石,反失中和之氣,豈有不損之理?故己土生於酉而死於寅。經雲:火燥土裂。正此謂也。   庚金掌天地肅殺之權,主人間兵革之變。在天為風霜,在地為金鐵,謂之陽金。其祿到申,申乃剛金,喜戊土而生,畏癸水而溺;長生於巳,巳中戊土能生庚金,乃陽生陽也;巳為爐冶之火,鍛煉庚金,遂成鐘鼎之器,叩之有聲,若遇水土沈   埋則無聲也,所謂金實無聲。至於子地,水旺之鄉,金寒水冷,子旺母衰,亦遭沈溺之患,豈能復生?故庚金生於巳而死於子。經雲:金瀋水底。正此謂也。   辛金繼庚之後,為五金之首,八石之元。在天為日月,乃太陰之精,在地為金,金乃山石之礦,謂之陰金。其祿到酉,酉中己土能生辛金,乃陰生陰也,謂之柔金,為太陰之精。長生於子,子乃坎水之垣,坎中一陽屬金,另有二陰屬土,土能   生金,子隱母胎,未顯其體,得子水蕩漾,淘去浮砂,方能出色,此乃水濟金輝,色光明瑩。至於巳地,巳為爐冶之火,將辛金煉成死器,亦被巳中戊土埋沒,其形不能變化,豈能復生?故辛金生於子而死於巳也。經雲;土重金埋。正謂此也。   壬水喜陽土而為堤岸之助,畏陰木而為盜氣之憂。在天為雲,在地為澤,謂之陽水。其祿在亥,亥為池沼存留之水,謂之死水。死水者,剛水也,賴庚金而生,庚祿到申,能生壬水,乃五行轉養之氣。至於卯地,卯乃花葉樹木,木旺于卯則能克土,土虛則崩,故堤岸崩頹,而壬水走泄,散漫四野,流而不返,又被陰木盜氣,豈得存活?故壬水生於申而死於卯也。經雲:死水橫流。正謂此也。   癸水繼壬之後,乃天干一周陰陽之氣,成於終而反於始之漸,故其為水清濁以分,散諸四方,有潤下助土之功,滋生萬物之德。在天為雨露,在地為泉脈,謂之陰水。其祿在子,子乃陰極陽生之地,辛生庚死之垣;癸為活水,活水者,柔水也,喜陰金而生,畏陽金而滯,欲陰木行其根則能疏通陰土,陰土既通於地脈則能流暢。二月建卯,為花果樹木,木旺土屋,癸水方得通達。至於申地,三陰用事,否卦司權,天地不交,萬物不通,申中坤土、庚金遂成圍堰,使癸水不能流暢,困於池沼,無所施設,豈再生物?故癸水生於卯而死於申。經雲:水不西流。正謂此也。   論曰:五行長生之理與萬物亦同。且如日之初出時,光明可觀,至午離宮,光明愈甚,月之初出,巧若蛾眉,至望光明圓潔;若人之生,自少至壯,自老至死,常理也。人之初生也,嬰孩啼笑而已,至壯賢愚方辨,萬物皆一同。   甲木生亥,亥令屬水,甲木居焉;木旺于春,至寅臨官歸祿,甲木得垣,至午則死;丙火生寅,寅令屬木,丙火居焉,火旺于夏,至已臨官歸祿,丙火得垣,至酉則死;庚金生巳,巳申戊土,庚金居焉,金旺于秋,至申臨官歸祿,庚金得垣,   至子則死;壬水生申,申令屬金,壬水居焉,水旺于冬,至亥臨官歸祿,壬水得垣,至卯則死;戊土生於寅,寅中有火,戊土生焉,三陽之時,土膏以動,萬物發生,是戊生於寅也。土旺于四季,火土有如母子相生,所以戊隨丙臨官歸祿巳。

十干分配天文

  甲木為雷。雷者,陽氣之噓也,甲木屬陽,故取象于雷焉。稽諸月令,仲春之月,雷乃發聲,甲木旺,即其驗也,況雷奮于地,木生於地,其理又無不同者。甲木至申而遂絕,以雷聲至申而漸收也。凡命屬甲日,主喜值春天,或類象,或趨干,或遙巳,或拱貴,俱大吉;運不喜西方。經雲:木在春生,處世安然,必壽。   乙木為風。乙木長生在午,敗在巳。在午而生者,蓋乙為山林活木,至夏來而暢茂,詩所謂千章夏木青是也;其敗巳雲何?巳乃巽地,巽為風,木盛風生也,風生於木而反摧木,猶之火生於木而反焚木,其取敗也固宜,所謂乙木為風者,木其所自生云爾。如人乙日建生者,在秋令大吉,秋令金旺,乙木能化能從而盤根錯節,非利器無所裁成;逢亥必死,其落葉歸根之時耶?   丙為日。《說卦傳》日:離為火為日,日與火皆文明之象,是以丙火為日之名不易焉。太陽朝出而夕入,陽火寅生而酉死,而又何異乎?凡六丙生冬夏,不如春秋,春日有暄萬物之功,秋陽有燥萬物之用,冬則陰晦,夏則炎蒸,宜細堆之。   丁火為星。丙火死而丁火遂從生焉,在天之日薄而星回也。類如此星象唯入夜故燦爛,陰火唯近晦故輝煌,丁不謂之星而何?凡丁日生人喜遇夜,喜遇秋,如星光之得時也;又喜行身 弱地,如石里所藏屬丁火,石雖在水,即時取擊,亦自有火;其丁巳一日,多克父兄妻子,蓋財忌比劫,兄屈弟下,巳中有戊土,傷官也。   戊土為霞。土無專氣,依火而生,霞無定體,借日以現,知丙火之為日,則知戊土之為霞矣。是霞者,日之餘也,日盡而霞將滅沒,火熄則土無生意,故謂之霞也。如戊土日主愛四柱帶水則為上格,霞水相輝而成文彩也;更喜年月干見癸,癸   則為雨,雨後霞現而睹文明也。   己土為雲。己土生居酉,酉,兌方也,其象為澤。先正曰:「天降時雨,山川出雲。」然則雲者,山澤之氣也,己雖屬土,以此論之,則其謂之雲也亦宜。故甲己合而化土,其氣上升而雲施;雲雷交而作雨,其澤下究而土潤。此造化之至妙者與!凡身主屬己土,貴坐酉,貴春生,貴見印,坐亥者不可見乙木,雲升天,遇風則狼籍而不禁也。   庚金為月。庚乃酉方陽金,何以知其配月乎?曰:五行之有庚,猶四時之有月也;庚不待秋而長生,然必秋而始盛;月不待秋而後月,然必秋而益明。以色言,月固白也,其色同矣;以氣言,金生水也,潮應月也,其氣同矣。經雲:金沈在子。見其與月沈波也,三日月見庚方見,月初生與庚為位也,故曰庚金為月。如人庚日生者,四柱有乙巳字出,謂之月白風清,秋為上,冬次之,春夏無取。   辛金為霜。八月,辛金建祿之地,是月也天氣肅殺,白露為霜,草木黃落而衰,故五行陰木絕在此地,若木經斧斤之斬伐,未有所生焉者也。斧斤以時入山林,嚴霜以時殺草木,揆之天道,參之人事,信乎辛金之為霜矣。如辛人坐卯,未透乙,大富,坐亥透丙則貴。愛冬生。   壬水為秋露。春亦有露,何獨擬之以秋?蓋春露、雨露既濡之露,秋露、霜露既降之露也,露一也,春主生,秋主殺,功用不同有如此,然吾以壬為秋露也,蓋露屬水,而壬水生於申,水本能生木者,水既然在此而生,木何由於此而絕?故知   壬之為露,秋露也。如壬日生秋,見丁火最顯,丁為星河,壬為秋露,一洗炎蒸,象緯昭然矣。   癸水為春霖。癸水生卯月,號曰春霖。蓋陰木得雨而發生也,然至申則死,七、八月多乾旱也。且卯前一位是辰,辰,龍宮也,卯近龍宮而水生,龍一奮遂化為雨焉;卯為雷門,雷一震而龍必興焉,觀此則癸水其春霖矣。如癸卯日透出己字者,有雲行雨施之象,其人必有經濟才也。春夏吉,秋冬不吉。

論十干合

  夫合者,乃和諧之義,如陽見陽,二陽相競則為克,陰見陰,二陰不足則為克,唯陰見陽,陽見陰為合,亦如男女相合而成夫婦之道。   東方甲乙木畏西方庚辛金克。甲屬陽為兄,乙屬陰為妹,甲兄遂將乙妹嫁金家,與庚為妻,所以乙與庚合。   南方丙丁火畏北方壬癸水克。丙屬陽為兄,丁屬陰為妹,丙兄遂將丁妹嫁水家,與壬為妻,所以丁與壬合。   中央戊己土畏東方甲乙木克。戊屬陽為兄,己屬陰為妹,戊兄遂將己妹嫁木家,與甲為妻,所以甲與己合。   西方庚辛金畏南方丙丁火克。庚屬陽為兄,辛屬陰為妹,庚兄乃將辛妹嫁火家,與丙為妻,所以丙與辛合。   北方壬癸水畏中央戊己土克。壬陽為兄,癸屬陰為妹,壬兄乃將癸妹嫁土家,與戊為妻,所以戊與癸合。   甲與己何名為中正之合?甲,陽木也,其性仁,位處十干之首,己,陰土也,鎮靜淳篤,有生物之德,故甲己為中正之合。帶此合主人尊崇重大,寬厚平直。如帶煞而五行無氣則多嗔好怒,性梗不可屈。   乙與庚何名為仁義之合?乙,陰木也,其性仁而太柔,庚,陽金也,堅強不屈則剛柔相濟,仁義兼資。故主人果敢有守, 不惑柔佞,周旋唯仁,進退唯義。五行生旺則骨秀形清,若死絕帶煞則使氣好勇,體貌不揚,自是非人。甲己、乙庚之合,婦人不忌。   丙與辛何名為威制之合?丙,陽火也,輝赫自盛,辛,陰金也,克刃喜煞。故丙辛為威制之合。主人儀錶威肅,人多畏懼,酷毒,好賄喜淫,若帶煞或五行死絕則寡恩少義,無情之人。婦人得之,與天中、大耗、咸池相併者,貌美聲卑,夭冶   而淫。   丁與壬何名為淫慝之合?壬者,純陰之水,三光不照,丁者,藏陰之火,自昧不明。故丁壬為淫慝之合。主人眼明神嬌,   多情易動,不事高潔,習下無去,枕歡溺色,於我則吝,于彼則貪,若五行死絕或帶煞,見咸池、大耗、天中自敗,有淫污家風之丑;親厚小人,侮慢君子,貪婪妄作,必勝而後已。婦人淫邪奸慝,易挑易誘,多招玷辱,或年高而嫁少夫,或年幼而配老夫,或先賤而後良,或先良而後賤。   戊與癸何名為無情之合?戊,陽土也,是老丑之夫,癸,陰水也,是婆娑之婦,老陽而少陰,雖合而無情,主人或好或丑,如戊得癸則嬌媚,姿美得所,男子娶少婦,婦人嫁美夫;若癸得戊則形容古樸,老相俗塵,男子娶老妻,婦人嫁老夫。

論進交退伏

  閻東叟雲:以十干為四候,十五日為一候,十二日為進神候,外三日為交退伏神候。故甲子為第一進神,則丙子、丁丑、 戊寅為交退伏神;己卯為第二進神,則辛卯、壬辰、癸巳為交退退伏神;甲午為第三進神,則丙午、丁未、戊申為交退伏神;己酉為第四進神,則辛酉、壬戌、癸亥為交退伏神。值進神則發跡亨快,值交神則庶事不諧,值退神則官資降黜,值伏神則所作滯留。

論十干化氣

  復陽子曰:「十干合而化者,陰陽之配,夫婦之道也。」遇六合,合遁三則化。以五子餘數至已上得合;既合,遁虎統龍,龍主陽,得司天而成變化者也。子者,坎之位,天一生水媾精之象,胎娠陽中。故男子從子左行三十至巳,陽也,故三   十而娶,女子從子右行二十至巳,陰也,故二十而嫁。此人事合五行之造化,詎可過於此期哉?   東壬子,至丁巳六數。故丁與壬合,丁壬化木。甲德統龍。   南戊子,至癸巳六數。故戊與癸合,戊癸化火。丙德統龍。   西庚子,至乙巳六數。故乙與庚合,乙庚化金。庚德統龍。   中甲子,至己巳六數。故甲與己合。甲己化土。戊德統龍。   北丙子,至辛巳六數。故丙與辛合,丙辛化水。壬德統龍。   甲己之歲,戊德統龍以土,司化鈞天土氣;乙庚之歲,庚德統龍以金,司化顥天金氣;丙辛之歲,壬德統龍以水,司化玄天水氣;丁壬之歲,甲德統龍以木,司化蒼天木氣;戊癸之歲,丙德統龍以火,司化炎天火氣。統龍天德,上下臨御以成變化,品彙咸亨。故丙遇辛,得申子辰而奮發;乙遇庚,得已酉丑而掀轟;丁遇壬,得亥卯未而清貴;戊遇癸,得寅午戌而榮顯;甲遇己,得辰戌丑未而旺相。是以五運五宮為正廟,我入母宮為福德,我XX為漏泄,我入鬼宮為刑傷,我入妻宮為財帛;子反能剋制于凶煞,仍究煞氣制之。所以五運造化無窮,唯生剋制化。   三車以甲己年遁起,丙寅至戊辰三數,數至三則變化,辰為龍,亦能變化,故甲己、乙庚、丙辛、丁壬、戊癸隨其所屬天干而得其氣。又曰:甲己丙作首,丙屬火,火生土,故化土。餘例推。其說不外前理。   大凡化氣,只取日干而言配合之神。或年月與時皆可用,但要日辰得旺氣於時;若不得月中旺氣,只時上旺氣,亦可;尚得月中旺氣而時上不乘旺氣則不可;若月與日時俱得旺氣,方為全吉。   甲己化土,非辰戌丑未月不化,其次午月亦化,有戊字間之則不化,名曰妒合。凡辰戌丑未生人,柱有已亥為受氣臨官, 至晚年不吉,有官奪官,有財奪財。夫受氣臨官,長生第四位也,以干為主,雙犯則應,余月不應,又曰:甲己化土,切要木為官,得亥卯、亥未為官,戊癸氣為福,忌見丁壬日時。   乙庚化金,非已酉丑月不化,其次七月亦化,有甲字間之則不化,名曰妒合。凡已酉醜生人,柱有庚申為受氣臨官,晚年不佳。又曰:乙庚化金,切要火為官,故喜丙丁己午甲己為福,忌見戊癸日時。   丙辛化水。非申子辰月不化,其次十月亦化,柱有丁字不化,名曰妒合。凡申子辰生人見癸亥,名曰受氣臨官,亦主晚年不佳。又曰:丙辛化水,切要土為官,得辰戌丑未為官,乙庚為福,忌見甲己日時。   丁壬化木,非亥卯未月不化,其次正月亦化,柱有丙字不化,名曰妒合。亥卯未生人見甲寅,名曰受氣臨官,晚年不佳。又曰:丁壬化木,切要庚辛申酉為官,丙辛為福,忌見乙庚日時。   戊癸化火,非丙午戌月不化,其次四月亦化,柱有己字不化,名曰妒合。凡寅午戌生人見丁已為受氣臨官,晚年不佳。又曰:戊癸化火,切要壬癸亥子為官,丁壬為福,忌見丙辛日時。   甲己化土,喜戊辰時生,四季月其土成象,柱中生旺,有氣為上。不可見火,見火則虛,見木氣則克壞。是甲己日怕丙丁時,餘月喜丙。乙庚化金,喜庚辰時生,申酉月其金成象。喜戊土相生,甲己為福。不喜死敗,故此月有乙庚日怕子寅時。丙辛化水,喜壬辰時生,亥子月其水成象。愛庚字相生之氣,乙庚為福。故此月有丙辛日怕卯已時。丁壬化木,喜甲辰時生,寅卯月其木成象。喜丙辛為福。故此月有丁壬日怕午申時。戊癸化火,喜丙辰時生,已午月其火成象。愛甲字相生,丁壬為福。怕卯酉日時,若犯戊已,是火見土,即暗伏不明。丙寅辛卯、丙辰辛卯、庚申乙酉、庚戌乙酉、己亥甲子,己丑甲子,癸已戊午、癸未戊午、戊子癸丑、戊寅癸丑、酉甲戌、己亥天戌、乙已庚辰、乙卯庚辰、壬午丁未、壬申丁未,以上地支相連,是同氣也,故為正化。   有轉角進化。干合中見支辰,四角相順連,如甲辰見己已之類。日時遇之,成立功名不難。有轉角退化。干合中見支午,四角相返連,如甲午見己已之類。日時遇之,功名差晚,到好處多退減,歲運逢之亦歇滅。   有座下自化,乃壬午、丁亥、戊子、甲午、辛已、癸已,丁祿在午,壬與丁合,壬祿在亥,丁與壬合之例。壬午、丁亥為福最深,戊子聰明,辛已權謀,甲午亦作小亨,癸已貴中有酒色之疾。

論十干祿

  祿,爵祿也,當得勢而享,乃謂之祿。自始分十干、十二支時,便以甲乙配同寅卯、居東;丙丁配同巳午,居南;庚辛配同申酉,居酉;壬癸配同亥子,居北。十干就支神為祿,謂祿隨旺行,所以甲祿寅,乙祿卯,庚祿申,辛祿酉,壬祿亥, 癸祿子,丙祿已,丁祿午,戊寄已,已寄午,謂已午乃火旺之鄉,子隨母得祿之義。內有辰戍丑未,辰戌為魁罡,名曰邊鄙惡地,祿元不寄;丑未乃天乙貴人出入之門,祿元避之,所以四宮無祿。又曰四季有雜氣,為祿不專,故不取。   甲祿寅。如甲見丙寅,甲土克丙水為財,為福星祿;戊寅火土相生,為伏馬祿,俱吉。庚寅謂之破祿,半吉半凶。壬寅謂之正祿,帶截路空亡,必為僧道。甲寅謂之長生祿,大吉。   乙祿卯。見乙卯謂之喜神旺祿,主吉。丁卯為截路空亡,主凶。己卯,進神祿;辛卯,破祿,又為交神,半吉半凶。癸卯帶太乙,死祿,雖貴終貧。   丙祿巳。見己巳,九天庫祿,主吉。辛巳,截路空亡。癸巳,伏貴神祿,半吉半凶。乙巳,旺馬祿。丁巳,庫祿,俱吉。   丁祿午。見庚午,截路空亡,凶。壬午為德合祿,甲午為進神祿,俱凶。丙午為喜神祿,交羊刃,半吉。戊午,伏羊刃祿,多凶。   戊祿巳。見己巳,九天庫祿,壬吉。,截路空亡。癸巳,貴神祿,戊癸化合,有官位重。乙巳,驛馬同鄉祿。丁巳,旺庫祿,俱吉。   己祿午。見庚午,截路空亡。壬午,死鬼祿,俱凶。甲午,進神合祿,顯達之象。丙午,喜神祿。戊午,伏神羊刃祿,凶。   庚祿申。見壬申,為大敗祿。截路空亡祿,俱凶。丙申,大敗祿,多成敗。戊申,伏馬祿,多滯,若值福星,貴吉。庚申,長生祿,大吉。   辛祿酉,見癸酉,伏神祿,水火相犯,凶。乙酉,破祿,成敗。丁酉,空亡貴神祿,丁木受氣,辛水沐浴,主姦淫事;值喜神,吉。己酉,進神祿。辛酉,正祿,俱吉。   壬祿亥,見丁亥,貴神合祿。乙亥,天德祿。己亥,旺祿;辛亥,同馬鄉祿,俱大吉。獨癸亥,大敗祿,貧薄。   癸祿子,見甲子,進神祿,主登科進達。丙子,交羊刃祿,帶福星,貴有權。戊子,伏羊刃合貴祿,半吉。庚子,印祿, 吉。壬子,正羊刃祿,凶。   有生成祿,甲乙人得甲寅、乙卯之類。   有名位祿,甲人見丙寅之類。   有真祿,甲人見丙或己,乙人見己或午之類,皆為貴格。   有進退真祿,戊辰見丁巳、戊午見丁巳,丙辰見癸巳、丙午見癸巳,癸亥見甲子、癸丑見甲子,壬戌見癸亥、壬子見癸亥,進則平易,退則艱難,更帶福神,可作貴命,怕重見。   有祿值會合,甲祿寅而得庚戌之類。   有食神帶祿,壬食甲而得甲寅,癸食乙而得乙卯,戊食庚而得庚申,己食辛而得辛酉,主吉。   有食神合祿,甲食丙得丙申、丙寅,乙食丁得丁未、丁卯,庚食壬得壬辰、壬子,辛食癸得癸巳、癸丑八位,俱主吉。   有祿頭財,為縟煞,甲人見戊寅,乙人見乙卯之類,主人富有聲望。   有祿頭鬼,為赤口煞,甲人見庚寅,乙人見辛卯之類,主口舌刑責。   有旬中祿,甲申見庚寅、戊午見丁巳之類,主清華要職。   有天祿貴神,如丁人祿在午,遁至午上得丙字,而丙貴在酉亥,得辛酉、辛亥則辛貴,復見於午之類,入格極品。   有干支合祿,如甲祿寅,得甲寅,己亥,乙祿卯,得乙卯、庚戌之類,主官職崇重。   有互換貴祿,庚寅見甲申日時之類。   有朝元祿,如寅人見甲日時之類,或朝于胎中,尤貴。   有朝元夾合,如癸巳見戊辰、戊午,兩戊與癸合夾巳,戊祿巳之類,主封爵。   有祿入祿堂,《理愚歌》雲:「祿入祿堂須大拜」,李虛中以甲人得甲戌,以甲為歲干,則甲之本位遁至戌,謂之祿堂。辛壬有二位,辛有辛卯、辛丑,壬有壬寅、壬子,五行無克,諸位相助,發福必大。   古人雲:祿前二辰為背,祿后二辰為向。沈芝取建、向、近、合四字為貴,建不如向,近不如合,四字中得兩字者,為貴。如甲祿寅,以寅為建,丑為向,卯為近,亥為合,餘准此。餘皆一位忌三合六合上見刑見鬼,以甲戌言,鬼在丑上,則可畏,以丑刑戌;在未則不忌,以戌刑未。以乙酉言,鬼在巳上為害,以三合相會在辰則減福,以六合相親。   夫建祿者,主人肌厚氣實,體格不清,一生安逸足財,利生旺;自然死絕則氣濁神慢,孳孳為生,吝嗇猥鄙。與元辰並, 因樗蒲得財,復因此敗。與官符並,因官門得財,或多爭訟。與劫煞並,好賤技小商,不義橫財。與天中並,多遺失破財。與祿鬼倒食並,多因賒貸牙儈得財,至死不通,惟財是念之人。   又曰:庫者,祿之聚,如甲乙在未,丙丁在戌,戊己壬癸在辰,庚辛在丑。如甲乙亥多而得未,乃祿厚豐足之人。合者,祿之橫,如甲祿寅而得亥,謂之明合;無寅得亥,謂之暗合,雖非見祿,亦曰見祿,多主儻來之福。拱者,祿之尊,如甲祿居寅,不見寅而見丑,卯在兩傍,謂之虛拱;如申人見寅又見丑,卯在兩傍拱之,謂之實拱,然拱實不若拱虛,主大富貴。   凡人命帶祿,或吉或凶,或貴或賤,未可全靠便為吉論。《天乙妙旨》雲:「君不見,祿馬貴人無准托,考究五行之惡,天元羸弱未為災,地氣堅牢足歡樂。」《源髓歌》雲:「祿馬更有多般說,自衰自死兼敗絕,若無吉煞加助時,定知破祖多浮劣。」可見先論五行,后看祿馬,五行要生旺,祿馬怕衰絕。司馬季主雲:祿多馬少,使主神勞;祿少馬多,能操善負。

論十干坐支兼得月時及行運吉凶

  甲乙   甲木屬陽,乃棟樑之材。喜生秋冬,遇申子月為吉。柱見庚辛,譬斧鑿之論,主名利。運行申酉辰戌丑未鄉,大能發越,見辛官尤妙。忌寅午戌合局及透丁火傷官,乃辛苦勞力、作事無成之命,運逢亦不順。若合局丁透,有辰戌丑未,幹上露戊己,再行財運,傷官生財,卻發大福。   乙木屬陰,為生氣之木,遇春生而花葉茂盛,亦喜生於小春之令。逢亥卯未甲子辰二局更行北運,雖透丙丁庚辛,亦不妨。所忌寅午戌火,巳酉丑多,多傷殘,再行南運,主夭無疑。   甲乙貴乎木得宜,要知金水旺為奇。春從南往秋歸北,冬夏西行發福基。   甲乙日生人,身坐已酉丑申戌金鄉,運行宜土金分野。若生寅卯辰不結木局,宜時引歸土金分野,大貴。行運亦然。則官長遠。若生巳酉丑申月,時引歸亥卯未寅,取貴非此時者,乃過與不及,卻要運行水木局分野,否則貧儒。柱中原有財星,怕比劫分奪;原無財星,不畏。如木得金而成器,仁者有勇;金得木而成材,勇者必仁,是乃剛柔相濟,陰陽相停。運行卻喜財官,若有木無金,則庚辛虧而義寡;有金無火,即勇而無禮,則亂金太盛。而無水則枯木太多,而無金則繁,是金木各不一也。偏陰偏陽,難名之命,縱遇財官,亦不發達。   六甲日用辛為正官,庚為偏官,戊巳為財。如年月時中透出戊巳辛字,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財官有用。如不透出三字,只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亦作財官論。見甲乙奪財,丙丁傷官,名利艱難。若生春夏及火木局,財官無氣,雖得滋助,名利亦輕。喜行西方四季金土分野向官臨財之運,不喜東南木火傷官敗財之地。若四柱庚辛俱見,謂之官煞混雜,無去留制伏,反主貧賤。如主貧賤。如只有庚,不見制伏,當作鬼論,分身鬼強弱定其吉凶壽夭。若制伏得中,作偏官論;太過反不為福。更看日干于所生月內有力無力有助無助,分節氣淺深輕重言之。喜行身旺鬼衰運,忌身衰鬼旺運。   六乙日用戊為正財,巳偏財,庚為正官,辛偏官,若年月時上透出戊巳庚字,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財官有用。如不透此三字,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亦作財官論。見甲乙奪財,丙傷官,名利艱難,若生春夏及火木局,縱有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西方四季金土分野向官臨財,忌行火木之地,傷官敗財。怕官煞混雜,有煞無制,鬼論;制太過不及也,皆不為福。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無力助,分輕重言之。運喜忌同上。   丙丁   丙火屬陽,乃太陽之正氣,能生萬物。喜生春夏月間,自然成就精神百倍。更遇天月二德,行東方運,大妙。雖見壬癸水,不妨。惟忌戊土透露,減其分數。大運,歲君相犯,官府刑獄,破財喪服。生於秋冬,更遇夜時,地支,再合水局,非仆即從,一生離別孤獨,貧夭殘疾。   丁火屬陰,為凡火,可制萬物。金銀銅鐵,不得丁制,不能成器,喜生夜聞,巳酉丑月令為妙。正月逢寅,乃天德印元,更得卯字最好。忌壬癸水。如日生,多克妻子。遇南方運,剝官退職;行西北方運,貴。   丙丁日主火為根,金水二星是福源,行運若臨西與北,縱然富貴不周全。   丙丁日,自坐申子辰亥水位,又引歸金時。如生寅午巳月,為水火既濟,大貴。夏五月,忌三合火局,火炎水干。冬子月,忘三合水局,水盛火滅。水火相停,斯成既濟。大運宜金水分野,卻忌過與不及,偏陰偏陽,苗而不秀。若生申子辰亥月,須要寅午戌巳時取貴。非此時者,行木運方好,否則虛名不貴。   六丙日用庚辛為財,癸正官,壬偏官。若年月時中透出庚辛癸字,生秋冬金水局中,財官有用。如不透此三字,生秋冬金水局中,亦作財官論。見丙丁奪財,已為傷官,名利艱難。若生九夏四季火土局中,縱有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西北金水分野,向官臨財之運。若柱中壬癸俱見,官煞混雜,無制反賤。如有壬無癸,不見制,當作鬼論。要分身鬼強弱,定其吉凶壽夭。制伏得中,作偏官用;太過,反不為福。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力無力,有救無救,分節氣輕重言之。喜行身旺鬼衰之運,忌行身衰鬼旺之鄉。   六丁日用庚辛為財,壬為正官,癸為偏官。若年月時中透出庚辛壬字,生秋冬金水局中,財官有用。如不透此三字,生秋冬金水局,亦作財官論。見丙丁奪財,戊傷官,名利艱辛。若生九夏四季火土局中,縱有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西北及金水分野,忌傷官敗財運。怕官煞混雜,有煞無制,鬼論;制太過,貧。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無力助,分輕重言之。運喜忌同上。   戊己   戊土如屬陽,乃堤岸城牆之土,止能拒水,不能種養萬物。凡城堤不有刑衝破害,人民得安,喜甲乙木,以煞化印之地。忌行西方運,縱發而當破當憂。要火生扶,嫌水剋制。戊己重犯,名利兩失;辛庚疊逢,作事進退。   己土屬陰,為田地山園之土,可以種養萬物,要刑衝破害,即耕鑿之論。喜生春夏辰巳之鄉,乃官印之地。更不值傷官損印。發福,主為人好置造田豐盈。行東北方運,尤妙。更兼亥卯未木,決主富貴,人物穩厚,大寬小急。值辰戌丑未,乃背祿逐馬及劫財刑傷,破耗訟服不一。   戊己日干尋水木,柱中原有還為福。運臨北野及東方,德潤身兮富潤屋。   戊己日生,坐下亥卯寅位,為勾陳得位。運行宜水木分野。生亥子月,要引辰戌丑未巳午時,若生辰戌丑未巳午月,要引亥子時為貴。蓋土得木而疏通,木賴土而培養。若木重而土少,則崩;土重而無木,乃頑濁無用之土。巳日丑年月,西方不吉,南方大顯。   六戊日,除戊戌為魁罡,其財官喜忌,論子日下。其餘戊子、戊午、戊申、戊寅、戊辰五日,用壬癸為財,乙正官,甲偏官。若年月時中透壬癸乙字,生春冬水木局中,財官有用,不透此三字,生春冬及水木局中,亦作財官論。見戊己奪財, 辛傷官,名利艱難。若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東北方水木分野、向官臨財之運,忌行四季西方敗財傷官之地。若柱透甲乙,官煞混雜,無制反賤。如無乙有甲,無制,當作鬼論。要分身鬼強弱,定其吉凶壽夭。制伏中和,作偏官用;太過,反不為福。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力無力,有救無救,分節氣淺深輕重言之。喜身旺鬼衰運,忌身衰鬼旺運。   六己日用壬癸為財,甲正乙偏官。若年月時透壬癸甲字,生春冬水木局,財官有氣。如不透此三字,生春冬水木局,亦作財官論。見戊己奪財,庚傷官,名利艱難。若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中,縱有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東北水木分野,忌傷官敗財運。怕官煞混雜,有煞無制,鬼論;制太過,貧。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無力助,分輕重言之。運喜忌同上。   庚辛   庚金屬陽,乃金銀銅鐵之類,稟太陽而成。要見丁火制之,方能成器。如見丙火,遇而不遇。喜行東南火木之運,明亮,金得制。如值寅卯臨于甲乙,及己午未官星印元得氣之鄉,皆是發越。惟居西北方,為金瀋水底,是不能成器。   辛金屬陰,乃水銀硃砂赤碧珍珠之類,秉日精月華秀氣結成。最要金清水秀、土氣豐厚地方,並西北方運。如行辰戌巳東南運,五行四柱不見丁火為妙,見則不能成其器。如珠墜爐之喻,秀而不實。尤恐寅午戌成局煞旺,要身強乃當其旺,柱有亥卯未,更見丙丁透,行午未運,發福。巳酉丑成金局,為溫厚造化,行東方運,大吉;不宜南。   庚辛日主號金干,木火相生福自專。年月時中如會合,東西運步定居官。庚辛日生,坐下寅午戌巳火,又生寅午戌月,要引金土時,貴。秋三月及季冬或十一月,引木火旺時,大貴。運行木火分野,忌過與不及,偏陽偏陰,則苗而不秀。若通火月氣,非巳酉丑申時不貴。運金土則吉。比肩三合,成金局,金盛火微。喜行木火之運。故金非火不能成其器,火無金無以顯其用。金火相停,方為乘軒衣冕。若火太炎而無土,則金必敗;有土則為鑄印之象,陶熔革化而成器,大人之命也,火多金少,金盛火微,皆凶暴之輩。   六庚日除庚戌庚辰為魁罡,財官喜忌,論于日下,庚申、庚寅、庚午、庚子四日,用甲乙為財,丁正官,丙偏官。若年月時透甲乙丁字,生春夏火木局中,財官有用;如不透此三字,生春夏火木局,亦作財官論。見庚辛奪財,壬癸傷官,名利艱難。如生秋冬金水中,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東南木火分野、向官臨財之運,不喜行西北金水分野、傷官敗財之運。若柱有丙丁,官煞混雜,煞無制反賤。如無丁有丙,無制,作鬼論。要分身鬼強弱,定其吉凶壽夭。制伏得中,作偏官論;制過,反不為福。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力無力有助無助,分節氣淺深輕重言之。喜行身旺鬼衰運,忌身衰鬼旺運。   六辛日用甲乙為財,丙正官,丁偏官。柱中年月時透甲乙丙字,生春夏及火木局中,財官有用;如不透此三字,生春夏及火木局,亦作財官論。見庚辛為奪財,壬傷官,名利艱難。若生秋冬及金水局,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運喜東南火木分野、向官臨財,不喜西北金水分野、傷官敗財之運。怕官煞混雜,有煞無制,鬼論;制太過,不福。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無力助,分輕重言之。運喜忌同上。   壬癸   壬水屬陽,乃甘澤長流之水,能滋生草木,長養萬物。獨喜春夏生人,秋冬值令,則無生意。若見寅午戌官星,得生助之氣,名譽自彰。金局生八月,名利兩遂,水局生三月,為天德主貴。地支亥卯未,行南方運,發財。   癸水屬陰,乃大海無涯之水,不能生長萬物。一雲雨露潤澤之水,滋助萬物。喜春秋間,運行巳午戌地,發福非常。大忌辰戌丑未運,成敗。地支亥卯未合,傷旺益財。無寅甲,亦發名利,如見己土丑未月,更帶三刑,平常衣祿,初中未濟,終末榮發。若五行有救,身旺,運喜財官,亦主貴顯。   壬癸日生水為主,根基惟在火與土。春秋來往發財官,冬夏東行為得所。   壬癸日生,坐下辰戌丑未巳午,為玄武當權。運行宜火木分野,過與不及,偏陰偏陽,則貴而不實。若生四季巳午月,引亥子時;或冬生,引辰戌丑未巳午時,俱貴。非此時,虛名虛利。運喜金水分野,生助為榮。無金則水絕。忌比肩劫財。冬十一月三合結局,水漲橫泛而土崩。故水無土則濫,土無水則干。土得水而受潤通氣,水得土而成堤為河,二者不可偏倚。若更氣運得宜,無不貴顯。其刑合、拱合等格不在此論。   六壬日除壬辰為魁罡,財官喜忌,論于日下。壬寅、壬子、壬申、壬午、壬戌五日用丙丁為財,巳正官,戊偏官。四柱透丙丁巳字,生九夏四季火土局中,財官有用;如不透此三字,生九夏火土局,亦作財官論。見壬癸奪財,乙傷官,名利艱難。若生春冬及水木局中,財官無氣;雖得滋助,亦輕。喜行南方四季火土分野、向官臨財運。柱見戊己,煞官混雜,無制反賤。如無己有戊,不見制伏,作鬼論。要分身鬼強弱,定其吉凶。制伏得中,作偏官論,制過,不福。更詳日干于所生月內有無力助,分節氣淺深輕重言之。喜行身旺鬼衰運,忌行身衰鬼旺運。   六癸日用丙丁為財,戊正官,己偏官。若四柱透丙丁戊字,生九夏四季火土局,財官有用,若無此三字,生九夏四季火土局中,亦作財官論。見壬癸奪財,甲傷官,不利。若生春冬水木局中,財官無氣。喜行南方四季財官之運。怕官煞混雜,有煞無制,鬼論;制太過,凶。更詳日干于月令內有無力助,輕重言之。運喜忌同上。

天干寓意

  (甲)象草林破土而萌,陽在內而被陰包裹。又有認為,甲者鎧甲也,把萬物衝破其甲而突出了。   (乙)草木初生,枝葉柔軟屈曲伸長。乙者軋也。   (丙)丙,炳也,如赫赫太陽,炎炎火光,萬物皆炳然著見而明。   (丁)壯也,草木成長壯實,好比人的成丁。   (戊)茂也,象徵大地草木茂盛。   (己)起也,紀也,萬物仰屈而起,有形可紀。   (庚)更也,秋收而待來春。   (辛)金味辛,物成而後有味。又有認為,辛者新也,萬物肅然更改,秀實新成。   (壬)妊也,陽氣潛伏地中,萬物懷妊。   (癸)揆也,萬物閉藏,懷妊地下,揆然明芽。

地支寓意

  (子)孽也,草木生子,吸土中水分而出,為一陽萌的開始。   (丑)紐也,草木在土中出芽,屈曲著將要冒出地面。   (寅)演也,津也,寒土中屈曲的草木,迎著春陽從地面伸展。   (卯)茂也,日照東方,萬物滋茂。   (辰)震也,伸也,萬物震起而生,陽氣生髮已經過半。   (巳)起也,萬物盛長而起,陰氣消盡,純陽無陰。   (午)仵也,萬物豐滿長大,陽起充盛,陰起開始萌生。   (未)味也,果實成熟而有滋味。   (申)身也,物體都已長成。   (酉)老也,猶也,萬物到這時都猶縮收斂。   (戌)滅也,草木凋零,生氣滅絕。   (亥)劾也,陰氣劾殺萬物,到此已達極點

干支紀法

  天干與五行、方位的關係   甲為棟樑之木,東方。乙為花果之木,東方。   丙為太陽之火,南方。丁為燈燭之火,南方。   戊為城牆之土,中方。己為田園之土,中方。   庚為斧鉞之金,西方。辛為首飾之金,西方。   壬為江河之水,北方。癸為雨露之水,北方。   金—乾、兌 乾為天,兌為澤。   木—震、巽 震為雷,巽為風。   土—坤、艮 坤為地,艮為山。   水——坎 坎為水。   火—離 離為火。

干支的由來

  早在公元前2697年,于中華始祖黃帝建國時,命大撓氏探察天地之氣機探究五行(金木水火土),始作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等十天干,及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十二地支,相互配合成六十甲子用為紀曆之符號。   中國曆法以月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