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經

来源:www.uuuwell.com

   

難經,原名《黃帝八十一難經》,傳說為戰國時秦越人(扁鵲)所作。本書以問答解釋疑難的形式編撰而成,共討論了81個問題,故又稱《八十一難》,全書所述以基礎理論為主,還分析了一些病證。其中一至二十二難為脈學,二十三至二十九難為經絡,三十至四十七難為臟腑,四十八至六十一難為疾病,六十二至六十八為腧穴,六十九至八十一難為針法

簡介

  中醫理論著作。原名《黃帝八十一難經》,3卷。原題秦越人撰。「難」是「問難」之義,或作「疑難

《難經》

」解。「經」乃指《內經》,即問難《內經》。作者把自己認為難點和疑點提出,然後逐一解釋闡發,部分問題做出了發揮性闡解。全書共分八十一難,對人體腑臟功能形態診法脈象經脈針法等諸多問題逐一論述。但據考證,該書是一部托名之作。約成書于東漢以前(一說在秦漢之際)。該書以問難的形式,亦即假設問答,解釋疑難的體例予以編纂,故名為《難經》。內容包括脈診、經絡、臟腑、陰陽病因病理營衛俞穴針刺等基礎理論,同時也列述了一些病證。該書以基礎理論為主,結合部分臨床醫學,在基礎理論中更以脈診、臟腑、經脈、俞穴為重點。其中1~22難論脈;23~29難論經絡;30~47難論臟腑;48~61難論病;62~68難論俞穴;69~81難論針法。書中對命門三焦學術見解以及所論七沖門消化道的7個衝要部位)和八會(臟、腑、筋、髓、血、骨、脈、氣等精氣會合處)等名目,豐富和發展中醫學的理論體系。該書還明確提出「傷寒有五」(包括中風、傷寒、濕溫熱病溫病),並對五臟之積,泄痢等病多有闡發,為後世醫家所重視。全書內容簡扼,辨析精微,在中醫學典籍中常與《內經》並提,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古典醫籍之一。有多種刊本和註釋本。   《難經》並非解釋《內經》之疑難者   傳統觀點認為,《難經》一書本于《內經》,是解釋《內經》中之疑難者。如   明·王九思《難經集注·楊玄操序》:「《黃帝八十一難經》者,斯乃勃海秦越人之所作也……按黃帝有《內經》二帙,帙各九卷,而其義幽賾,殆難窮覽。越人乃採摘英華,抄撮精要,二部經內凡八十一章。勒成捲軸,伸演其道,探微索隱,傳示后昆,名為《八十一難》。以其理趣深遠,非卒易了故也,既宏暢聖言,故首稱黃帝。」   明·馬蒔《難經正義·陳懿德序》:「玄台之言曰:『《內經》可以稱經,而《難經》則以《內經》為難,其經之一字,正指《內經》之經耳,非越人自名其書為經也。』」   清·葉霖《難經正義·序》:「夫『難』,問難也。『經』者,問難《黃帝內經》之義也。」   清 ·丁錦《古本難經闡注·張序》:「《難經》者,《靈》、《素》之精華也。」《古本難經闡注·自序》 :「《難經》者,扁鵲之所著(著)也。何為乎而名《經》?本于《內經》故名也,《內經》黃帝之《靈樞》、《素問》也。」   清·徐靈胎《難經經釋·敘》:「《難經》,非經也。以《靈》、《素》之微言奧旨引端未發者,設為問答之語,俾暢厥義也。古人書篇名義,非可苟稱,『難』者辯論之謂,天下豈有以『難』名為『經』者,故知《難經》非經也……惟《難經》則悉本《內經》之語,而敷暢其義,聖學之傳,惟此為得其宗。然竊有疑焉,其說有即以經文為釋者,有悖經文而為釋者,有顛倒經文以為釋者。」   南京中醫學院校釋《難經校釋·前言》:「《難經》是我國古代醫學著作之一……全書以闡明《內經》的要旨為主,用問答的體裁,輯為八十一難。」   李經緯、林昭庚《中國醫學通史·古代卷》:「關於《難經》書名的含義,歷代學者有著不同的理解認識,一種觀點認為,以『難』字作為問難之『難』(nan,發音為四聲)。清·徐靈胎《難經經釋·自序》說:『以《靈》、《素》之微言奧旨,引端未發者,設為問答之語,俾暢厥義也。』另一種觀點認為,以『難』字作為難易之『難』(nan,音同男,二聲)。唐·楊玄操《難經注·序》說:『名為《八十一難》,以其理趣深遠,非卒易了故也。』以上兩種理解都有其代表性,從該書體例和文義分析,前一種說法似更符《難經》一書內容之本義。」等等。   目前,由中國科學自然科學研究所丁元力先生撰寫的「《難經》並非解答今本《內經》疑義之作」一文,發表于《中醫文獻雜誌》2010年第3期。丁元力先生在文中指出:   經研究發現下述證據支持《難經》並非解釋《內經》疑難的著作:   第一,《難經》中40余難未指示問難的來源;   第二,《難經》解答的問題雖然針對的是「《經》言」,但是,該內容卻不見今本《內經》;   第三,《難經》問難雖然針對《經》中的內容,而且該內容見於今本《內經》,但是,《難經》的解答與今本《內經》中的解說衝突或重複。   至於《難經》所引之「《經》」究竟為何,需要我們進行更深入的研究探討,但是若不打破「《難經》是闡釋《內經》旨意之作」這種觀念的束縛,總以為傳統醫學的理論莫不是發端于《黃帝內經》,就必然會限制我們對這一問題進行更深入的思考。這對於探索早期醫學發展的多元化模式,以及更客觀的認識《難經》的價值也都是不利的。   那麼《難經》中之「《經》言」所指為誰?時賢郭靄春先生《八十一難經集解·序例》說道:「因為所謂『經言』,不一定都是出自《素》、《靈》。前古醫書,如《上經》、《下經》等早亡佚了。《難經》所引『經言』,安知不出自亡佚的古醫經呢?如必以『經言』就是《素》、《靈》之言,試問《素問·離合真邪論》、《調經論》、《解精微論》等篇所引的『經言』,又是出自哪裡呢?要知道『《難經》有本之《素》、《靈》者,亦有顯然與《素》、《靈》異幟者,間亦有補《素》、《靈》之未備者。』這樣說,好象是比較允當的。」   綜上所述,《難經》並不是解釋《內經》中疑難問題的著作,它與《內經》一樣,也是我國古代早期醫學著作之一。疑系「扁鵲學派」體系,亦未可知。

扁鵲介紹

  扁鵲,是戰國時勃海郡鄭地的人,原名秦越人。「扁鵲」一詞原本為古代傳說中能為人解除病痛的一種鳥,秦越人醫術高超,百姓敬他為神醫,便說他是「扁鵲」,漸漸地,就把這個名字用在秦越人的身上了。   扁鵲雲遊各國,為君侯看病,也為百姓除疾,名揚天下。他的技術十分全面,無所不通。在邯鄲聽說當地尊重婦女,便做了帶下醫婦科醫生)。在洛陽,因為那裡很尊重老人,他就做了專治老年病的醫生。秦國人最愛兒童,他又在那裡做了兒科大夫,不論在哪裡,都是聲名大振。   一天,晉國的大夫趙簡子病了。五日五夜不省人事,大家十分駭怕,扁鵲看了以後說,他血脈正常,沒什麼可怕的,不超過三天一定會醒。後來過了兩天半,他果然蘇醒了。   有一次,扁鵲路過虢國,見到那裡的百姓都在進行祈福消災的儀式,就問是誰病了,宮中術士說,太子死了已有半日了。扁鵲問明了詳細情況,認為太子患的只是一種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的「屍厥」症,鼻息微弱,像死去一樣,便親去察看診治。他讓弟子磨研針石,刺百會穴,又做了藥力能入體五分的熨葯,用八減方的葯混合使用之後,太子竟然坐了起來,和常人無異。繼續調補陰陽,兩天以後,太子完全恢復健康。從此,天下人傳言扁鵲能「起死回生」,但扁鵲卻否認說,他並不能救活死人,只不過能把應當活的人的病治愈罷了。   還有一次,扁鵲來到了蔡國,蔡桓公知道他聲望很大,便宴請扁鵲,他見到蔡桓公以後說:「君王有病,就在肌膚之間,不治會加重的。」蔡桓公不相信,還很不高興。5天後,扁鵲再去見他,說道:「大王的病已到了血脈,不治會加深的。」蔡桓公仍不信,而且更加不悅了。又過了5天,扁鵲又見到蔡桓公時說,「病已到腸胃,不治會更重」,蔡桓公十分生氣,他並不喜歡別人說他有病。5天又過去了,這次,扁鵲一見到蔡桓公,就趕快避開了,蔡桓公十分納悶,就派人去問,扁鵲說:「病在肌膚之間時,可用熨葯治愈;在血脈,可用針刺、砭石的方法達到治療效果;在腸胃里時,借助酒的力量也能達到;可病到了骨髓,就無法治療了,現在大王的病已在骨髓,我無能為力了。」果然,5天後,蔡桓侯身患重病,忙派人去找扁鵲,而他已經走了。不久,蔡桓公就這樣死了。   可見,扁鵲的望診技術出神入化,真是「望而知之謂之神」的神醫了。在中醫的診斷方法里,望診在四診當中居於首位,十分重要,也十分深奧,要達到一望即知的神奇能力更是非同尋常。這三個例子都是非常有名的醫學故事,「起死回生」、「諱疾忌醫」的成語也出於此。相傳扁鵲名聲過大,因為受到秦國太醫李謐嫉妒而被其害死了。   中醫學的一部經典之作《難經》相傳為秦越人所作,但從內容上看應該是《黃帝內經》成書以後問世的作品,成書于漢代。其內容深奧,是中醫學不可多得的理論著作之一。因此,古人將該書托名秦越人所著,也表示扁鵲在人們心目中佔有很高的地位,借其名以示書的重要性,也表達了人們對他的尊敬與懷念。   《難經》不但在理論方面豐富了祖國藥學的內容,而且在臨床方面頗多論述。除針灸之外,還提出了「傷寒有五」的理論,對後世傷寒學說與溫病學說的發展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難經》對診斷學針灸學的論述也一直被醫家所遵循。對歷代醫學家理論思維和醫理研究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黃帝八十一難經》原文

一難

  曰:十二經皆有動脈,獨取寸口,以決五藏六府死生吉凶之法,何謂也?   然。寸口者,脈之大會,手太陰之脈動也。人一呼脈行三寸,一吸脈行三寸,呼吸定息,脈行六寸。人一日一夜,凡一萬三千五百息,脈行五十度,周于身。漏水下百刻,榮衛行陽二十五度,行陰亦二十五度,為一周也,故五十度,復會於手太陰。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終始,故法取于寸口也。

二難

  曰:脈有尺寸,何謂也?   然。尺寸者,脈之大要會也。從關至尺,是尺內,陰之所治也。從關至魚際,是寸內,陽之所治也。故分寸為尺,分尺為寸。故陰得尺內一寸,陽得寸內九分,尺寸終始一寸九分,故曰尺寸也。

三難

  曰:脈有太過,有不及,有陰陽相乘,有覆有溢,有關有格,何謂也。   然,關之前者,陽之動也,脈當見九分而浮。過者,法曰太過。減者,法曰不及。遂上魚為溢,為外關內格,此陰乘之脈也。關以後者,陰之動也,脈當見一寸而沉。過者,法曰太過。減者,法曰不及。遂入尺為覆,為內關外格,此陽乘之脈也。故曰覆溢,是其真藏之脈,人不病而死也。

四難

  曰:脈有陰陽之法,何謂也?   然。呼出心與肺,吸入腎與肝,呼吸之間,脾受谷味也,其脈在中。浮者陽也,沉者陰也,故曰陰陽也。   心肺俱浮,何以別之?   然浮而大散者,心也。浮而短澀者,肺也。   腎肝俱沉,何以別之?   然。牢而長者,肝也。按之濡,舉指來實者,腎也。脾者中州,故其脈在中,是陰陽之法也。   脈有一陰一陽一陰二陽一陰三陽;有一陽一陰一陽二陰,一陽三陰。如此之言,寸口有六脈俱動耶?   然。此言者,非有六脈俱動也,謂浮沉長短滑澀也。浮者陽也,滑者陽也,長者陽也;沉者陰也,短者陰也,澀者陰也。所謂一陰一陽者,謂脈來沉而滑也;一陰二陽者,謂脈來沉滑而長也;一陰三陽者,謂脈來浮滑而長,時一沉也;所言一陽一陰者,謂脈來浮而澀也;一陽二陰者,謂脈來長而沉澀也;一陽三陰者,謂脈來沉澀而短,時一浮也。各以其經所在,名病逆順也。

五難

  曰:脈有輕重,何謂也?   然。初持脈如三菽之重,與皮毛相得者,肺部也。如六菽之重,與血脈相得者,心部也。如九菽之重,與肌肉相得者,脾部也。如十二菽之重,與筋平者,肝部也。按之至骨,舉指來疾者,腎也。故曰輕重也。

六難

  曰:脈有陰盛陽虛陽盛陰虛,何謂也?   然。浮之損小,沉之實大,故曰陰盛陽虛。沉之損小,浮之實大,故曰陽盛陰虛。是陰陽虛實之意也。

七難

  曰:經言少陽之至,乍小乍大,乍短乍長;陽明之至,浮大而短;太陽之至,洪大而長;太陰之至,緊大而長;少陰之至,緊細而微;厥陰之至,沉短而敦。此六者,是平脈邪?將病脈耶?   然。皆王脈也。其氣以何月,各王幾日?   然。冬至之後,得甲子少陽王,復得甲子陽明王,復得甲子太陽王,復得甲子太陰王,復得甲子少陰王,復得甲子厥陰王。王各六十日,六六三百六十日,以成一歲。此三陽三陰之王時日大要也。

八難

  曰:寸口脈平而死者,何謂也?   然。諸十二經脈者,皆繫於生氣之原。所謂生氣之原者,謂十二經之根本也,謂腎間動氣也。此五藏六府之本,十二經脈之根,呼吸之門,三焦之原,一名守邪之神。故氣者,人之根本也,根絕則莖葉枯矣。寸口脈平而死者,生氣獨絕於內也。

九難

  曰:何以別知藏府之病耶?   然。數者府也,遲者藏也。數則為熱,遲則為寒。諸陽為熱,諸陰為寒。故以別知藏府之病也。

十難

  曰:一脈為十變者,何謂也?   然。五邪剛柔相逢之意也。假令心脈急甚者,肝邪干心也。心脈微急者,膽邪干小腸也。心脈大甚者,心邪自干心也。心脈微大者,小腸邪自干小腸也。心脈緩甚者,脾邪干心也。心脈微緩者,胃邪干小腸也。心脈澀甚者,肺邪干心也。心脈微澀者,大腸邪干小腸也。心脈沉甚者,腎邪干心也。心脈微沉者,膀胱邪干小腸也。五藏各有剛柔邪?故令一脈輒變為十也。

十一難

  曰:經言脈不滿五十動而一止,一藏無氣者,何藏也?   然。人吸者隨陰入,呼者因陽出。今吸不能至腎,至肝而還。故知一藏無氣者,腎氣先盡也。

十二難

  曰:經言五藏脈己絕於內,用針者反實其外。五藏脈已絕於外,用針者反實其內。內外之絕,何以別之?   然。五藏脈已絕於內者,腎肝氣已絕於內也,而醫反補其心肺。五藏脈已絕於外者,其心肺脈已絕於外也,而醫反補其腎肝。陽絕補陰,陰絕補陽,是謂實實虛虛,損不足益有餘。如此死者,醫殺之耳。

十三難

  曰:經言見其色而不得其脈,反得相勝之脈者,即死。得相生之脈者,病即自己。色之與脈,當參相應,為之奈何?   然。五藏有五色,皆見於面,亦當與寸口尺內相應。假令色青,其脈當弦而急;色赤,其脈浮大而散;色黃,其脈中緩而大;色白,其脈浮澀而短;色黑,其脈沉濡而滑。此所謂五色之與脈,當參相應也。脈數,尺之皮膚亦數;脈急,尺之皮膚亦急;脈緩,尺之皮膚亦緩;脈澀,尺之皮膚亦澀;脈滑,尺之皮膚亦滑。   五藏各有聲色臭味,當與寸口尺內相應,其不相應者病也。假令色青,其脈浮澀而短,若大而緩為相勝;浮大而散,若小而滑為相生也。   經言:知一為下工,知二為中工,知三為上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此之謂也。

十四難

  曰:脈有損至,何謂也?   然。至之脈,一呼再至曰平,三至曰離經,四至曰奪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絕,此至之脈也。何謂損?一呼一至曰離經,再呼一至曰奪精,三呼一至曰死,四呼一至曰命絕,此損之脈也。至脈從下上,損脈從上下也。   損脈之為病,奈何?   然。一損損於皮毛,皮聚而毛落;二損損於血脈,血脈虛少,不能榮于五藏六府;三損損於肌肉,肌肉消瘦飲食不為肌膚;四損損於筋,筋緩不能自收持;五損損於骨,骨痿不能起于床。反此者至於收病也。從上下者,骨痿不能起于床者死。從下上者,皮聚而毛落者死。   治損之法奈何?   然。損其肺者,益其氣。損其心者,調其榮衛。損其脾者,調其飲食,適其寒溫。損其肝者,緩其中。損其腎者,益其精。此治損之法也。   脈有一呼再至,一吸再至;有一呼三至,一吸三至;有一呼四至,一吸四至;有一呼五至,一吸五至;有一呼六至,一吸六至;有一呼一至,一吸一至;有再呼一至,再吸一至;有呼吸再至。脈來如此,何以別知其病也?   然:脈來一呼再至,一吸再至,不大不小,曰平。一呼三至,一吸三至,為適得病,前大后小,即頭痛目眩,前小后大,即胸滿短氣。一呼四至,一吸四至,病欲甚,脈洪大者,苦煩滿,沉細者,腹中痛,滑者傷熱,澀者中霧露。一呼五至,一吸五至,其人當困,沉細夜加,浮大晝加,不大不小,雖困可治;其有大小者,為難治。一呼六至,一吸六至,為死脈也,沉細夜死,浮大晝死。一呼一至,一吸一至,名曰損,人雖能行,猶當著床,所以然者,血氣皆不足故也;再呼一至,再吸一至。名曰無魂,無魂者當死也,人雖能行,名曰行屍。   上部有脈,下部無脈,其人當吐,不吐者死。上部無脈,下部有脈,雖困無能為害也。所以然者,譬如人之有尺,樹之有根,枝葉雖枯槁,根本將自生。脈有根本,人有元氣,故知不死。

十五難

  曰:經言春脈弦夏脈鉤,秋脈毛,冬脈石,是王脈耶?將病脈也?   然。弦鉤毛石者,四時之脈也。春脈弦者,肝東方木也,萬物始生,未有枝葉,故其脈之來,濡弱而長,故曰弦。   夏脈鉤者,心南方火也,萬物之所盛,垂枝布葉,皆下曲如鉤,故其脈之來疾去遲,故曰鉤。   秋脈毛者,肺西方金也,萬物之所終,草木華葉,皆秋而落,其枝獨在,若毫毛也,故其脈之來,輕虛以浮,故曰毛。   冬脈石者,腎北方水也,萬物之所藏也,盛冬之時,水凝如石,故其脈之來,沉濡而滑,故曰石。此四時之脈也。   如有變奈何?   然。春脈弦,反者為病。何謂反?   然。氣來實強,是謂太過,病在外;氣來虛微,是謂不及,病在內。氣來厭厭聶聶,如循榆葉,曰平。益實而滑,如循長竿,曰病。急而勁益強,如新張弓弦,曰死。春脈微弦,曰平。弦多胃氣少,曰病。但弦無胃氣,曰死。春以胃氣為本。   夏脈鉤,反者為病。何謂反?   然。氣來實強,是謂太過,病在外;氣來虛微,是謂不及,病在內。其脈來累累如環,如循琅??黃健@炊?媸??緙?僮閼擼?徊 G扒?缶櫻?綺俅?常?凰饋O穆鑫⒐常?黃健9扯轡鈣?伲?徊 5?澄尬鈣??凰饋O囊暈鈣??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