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

来源:www.uuuwell.com

   

周易》是一部中國古哲學書籍,是建立在陰陽二元論基礎上對事物運行規律加以論證和描述的書籍,其對於天地萬物進行性狀歸類,天乾地支五行論,甚至精確到可以對事物的未來發展做出較為準確的預測。

簡介

  商末,西伯侯姬昌被商紂王軟禁期間,剔除《彖辭易》與〈象辭易〉之繁瑣,創作《易占》六十四卦之卦辭與爻辭,原文僅有448句話,很簡略,不包含「五行,干支」等推演。八卦相傳是伏羲氏畫的。   漢代司馬遷著《史記》稱周文王的作品為《周易》。現存《周易》皆附「彖辭」與「象辭」,是否文王所為?尚待考證。   東周孔子及其弟子將「君尊臣卑,男尊女卑」等夏商周禮教規範 寫入《文言》,《繫辭》,編入「周易」。漢末儒生將「周易」 改稱《易經》並冠以「孔夫子作品」。包含《文言》,《繫辭》,《說卦傳》等雜貨的「易經」,並非正宗《周易》,應當稱為〈儒學易〉。其詳情,請看以下詮釋。   

漢 帛書周易(20張)   「周」的解釋:   東漢鄭玄《易論》,認為「周」是「周普」的意思,即無所不備,周而復始。而唐代孔穎達《周易正義》認為「周」是指岐陽地名,是周朝的代稱。有人認為《易經》流行於周朝故稱《周易》,亦有人依據《史記》的記載「文王拘而演周易」,認同《易經》乃周文王所著。然而在幾種較早期的文獻,例如《論語》、《莊子》、《左傳》卻只稱《易經》為《易》,「周易」之名最早見於《周禮》;然而《周禮》的年代,學者還有爭議。所以,就文獻而言,「周」應該是後來加上去。若以《周禮》的系統來看,《三易》的名稱皆無朝代名,所以《周易》的「周」解釋為「周普」和其它兩種占筮書,比較能夠相應。然而夏代是否有《連山》、商代是否有《歸藏》也都還是問題。兩書很可能也是「古史積累說」所言的現象。所以比較肯定的是,《易經》或《周易》原來只稱為《易》。   「易」的解釋:   1.易由蜥蜴而得名,為一象形字,此說出自許慎《說文解字》;而蜥蜴能夠變色,俗稱「變色龍」,所以「易」的變易義,為蜥蜴的引申義。   2.必須指出,理解西周之「易」,理當以西周禮樂制度的變革為條件。禮指從容之節,易即雅樂,都是統治階級駕馭黎民百姓,維護宗法制度的手段和工具。《周易》保存了西周鐘鼓「交響樂」的框架規制,鐘鳴鼎食在西周的底層社會是難以想象的。   3.日月為易,象徵陰陽。   4.日出為易。陳鼓應認為這個意思,也是「干」的本義。   5.易是占卜之名。   6.變易、變化的意思,指天下萬物是常變的,故此《周易》是教導人面對變易的書。   7.交易,亦即陰消陽長、陽長陰消的相互變化。如一般的太極圖所顯示的一樣。   8.易』即是「道」,恆常的真理,即使事物隨著時空變幻,恆常的道不變。《繫辭傳》:「生生之謂易」。生生不息,義似「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體會生命之美、日新又新。)   在《周禮》「太卜」的記載中,亦有《三易》的說法;《三易》是指《連山》、《歸藏》和《周易》,三個不同朝代的占筮書。據說「連山」是夏朝的占筮書,「歸藏」是殷商的占筮書,「周易」是周朝的占筮書。而現在說的《周易》本身不是道教的書籍,道教是出自與農民起義軍的組織五斗米道,為了秘密傳播假托春秋戰國時期的老子為鼻祖,以周易等古書為經典,而《周易》和老子相差千年.東漢鄭玄的著作《易論》認為「易一名而含三義:簡易一也;變易二也;不易三也。」這句話總括了易的三種意思:「簡易」、「變易」和「恆常不變」。即是說宇宙的事物存在狀能的是1)順乎自然的,表現出易和簡兩種性質;2)時時在變易之中;3)又保持一種恆常。如《詩經》所說「日就月將」或「如月之恆,如日之升」,日月的運行表現出一種非人為的自然,這是簡易;其位置、形狀卻又時時變化,這是變易;然而總是東方出、西方落這是「不易」。   而《易經》的「經」是指經典的著作。儒家奉《周易》、《尚書》、《詩經》、《禮記》、《春秋》為《五經》。如同前文所說,「經」是後來為了尊稱這些書,而加上的稱呼,原來《五經》只稱為《易》、《詩》、《書》、《禮》、《春秋》。有人認為《易經》流行於周朝故稱《周易》,亦有人依據《史記》的記載「文王拘而演周易」,認同《易經》乃周文王所著。然而在幾種較早期的文獻,例如《論語》、《莊子》、《左傳》卻只稱《易經》為《易》,「周易」之名最早見於《周禮》;然而《周禮》的年代,學者還有爭議。所以,就文獻而言,「周」應該是後來加上去。若以《周禮》的系統來看,《三易》的名稱皆無朝代名,所以《周易》的「周」解釋為「周普」和其它兩種占筮書,比較能夠相應。然而夏代是否有《連山》、商代是否有《歸藏》也都還是問題。兩書很可能也是「古史積累說」所言的現象。所以比較肯定的是,《易經》或《周易》原來只稱為《易》。

產生

  《周易》周文王著,文王出生在今陝西岐山周原古稱西岐,後來文王被商紂王囚禁在羑里(河南安陽湯陰一個縣城羑里城位於湯陰縣北2公里處)。周易就這樣誕生了。易卦系統最基本的要素為陰陽概念,而陰陽概念包括陰陽的性質和狀態兩層意義。如果不理XX陽的狀態,只論及其性質,則可以用陽爻(-)和陰爻(--)表示陰陽。將上述陰陽爻按照由下往上重疊三次,就形成了八卦,即「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個基本卦,稱為八經卦。再將八經卦兩兩重疊,就可以得到六個位次的易卦,共有六十四卦,這六十四卦稱為六十四別卦,每一卦都有特定的名稱。如果再考慮陰陽的狀態,則陰陽概念又進一步劃分為「老陰,老陽,少陰,少陽」(亦稱「太陰,太陽,少陰,少陽」)四種情形,可以用「X,O,--,-,」四種符號分別代表之。六十四別卦每一卦的每個位次上都可能有四種陰陽狀態,於是全部易卦系統就共有4096種不同的卦。如果將陰陽性質構成相同的各個卦放在一起,就形成了主卦卦名相同的六十四種分系統,可以稱為某某卦系。《周易》經部文字說明的內容就是對六十四卦系中部分易卦的象徵意義的解釋以及相應的人事吉凶判定(稱為占斷)。其中每一卦系的第一條內容是相應的全靜卦的占斷,其後的六條(乾坤卦系有七條)內容是順次排列的對相應卦系一爻動的卦的占斷。秦漢以後的易學對此都存在錯誤或者說模糊的認識。   占筮及《周易》一書起源於甲骨卜的實踐,或許到了殷商末年,周文王寫下了六十四卦系的卦辭。後來在春秋時期,孔子的弟子繼承了孔子對周易的發現,著了《易傳》。秦始皇焚書坑儒的時候,李斯將其列為醫術占卜書而倖免于難。 對於《周易》的成書,《漢書·藝文志》曰:「《易》道深矣,人更三聖,世歷三古」。此說最為漢儒接受,《周易乾鑿度》有雲:「垂皇策者羲,益卦德者文,成名者孔也」。「三聖」、「三古」之說簡而言之,即:上古時代,通天之黃河現神獸「龍馬」,背上布滿神奇的圖案,聖人伏羲將其臨摹下來,並仰觀天文、俯查地理,而做「八卦」;中古時代,姬昌被紂囚禁于羑里,遂體察天道人倫陰陽消息之理,重八卦為六十四卦,並作卦爻辭,即「文王拘而演《周易》」;下古時代,孔子喜「易」,感嘆禮崩樂壞,故撰寫《易傳》十篇。而在宋朝之前,對於重卦者多有疑義,一者王弼認為伏羲畫八卦之後自重為六十四卦,二者鄭玄認為神農氏重卦,三者孫盛認為夏禹重卦。   直至北宋歐陽修撰《易童子問》,認為《易傳》七種之間有互相抵牾之處,並非孔子一人所作:「其說雖多,要其旨歸,止於繋辭明吉凶爾,可一言而足也。凡此數說者,其略也。其餘辭雖小異而大旨則同者,不可以勝舉也。謂其說出於諸家,而昔之人雜取以釋經,故擇之不精,則不足怪也。謂其說出於一人,則是繁衍叢脞之言也。其遂以為聖人之作,則又大繆矣。」(猶見《易童子問·卷三》)。至於後世,疑古之風漸起,清代姚際恆所著《易傳通論》與康有為《新學偽經考》都認為《易傳》並非出自孔子之手。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錢玄同先生、馮友蘭先生、顧頡剛先生、高亨先生、郭沫若先生等著名學者皆認為《易傳》非孔子所作,顧頡剛先生則將《易傳》成書年代推斷為戰國末期西漢早期,唯有金景芳先生堅持認為《易傳》乃孔子所作。   時至今日,長沙馬王堆墓穴中發現的「帛書」中,已有不少記載間接證明《易傳》的作者或相關作者大致不是孔子,有待進一步考證,不過必須指出,易傳跟易經並不是非常切合,有很多內容都表明,作者似乎不太懂得原文。   《周易》歷經數千年之滄桑,已成為中華文化之根。易道講究陰陽互應、剛柔相濟,提倡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在五千年文明史上,中華民族之所以能夠久歷眾劫而不覆,多逢畏難而不傾,獨能遇衰而復振,不斷地發展壯大,根源一脈傳至今,是與我們民族對易道精神的時代把握息息相關的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疑難之事,不是求助於偶像,而是運用通過八卦今昔信息預測的科學方法,預測自然和人事吉凶方面的有關信息,對一切做到心中有數,有備無患,從而更。

《周易》是一部古老而又燦爛的文化瑰寶,古人用它來預測未來、決策國家大事、反映當前現象,上測天,下測地,中測人事。然而《周易》占測只屬其中的一大功能,其實《周易》囊括了天文,地理,軍事,科學,文學,農學等豐富的知識內容。只要能讀懂《周易》,無論是哪一行從業者都能在其中汲取智慧的力量。應該說《周易》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不能簡單地說它是占測算命,哲學,科學,或文化了。   目前,我國的易學研究在原理探索上仍無重大進展,理論研究停步不前,思想混亂,實際應用容易趨向神秘主義。上述狀況嚴重歪曲了易學的學術地位,阻礙了中華易學良性化發展的步伐,蒙蔽了易學的真正價值。   《周易》是最能體現中國文化的經典,它認為世界萬物是發展變化的,其變化的基本要素是陰(--)和陽(—),《周易·繫辭》中說:「一陰一陽之謂道。」世界上千姿百態的萬物和萬物的千變萬化都是陰陽相互作用的結果。《周易》研究的對象是天、地、人三才,而以人為根本。三才又各具陰陽,所以《周易》六爻而成六十四卦。正如《說卦》:「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陰分陽,迭用剛柔,故《易》六位而成章。」乾為純陽之卦,坤為純陰之卦,乾坤是陰陽的總代表,也是陰陽的根本,孔子在《繫辭》中說「乾坤其易之門邪」,「乾坤其易之蘊邪」。《易緯·乾鑿度》中說:「乾坤者,陰陽之根本,萬物之祖宗也。」通行本《周易》本經排序以《序卦》的次序為基礎,而以乾、坤兩卦為首。《繫辭》開篇即雲:「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文言》是專門論述乾坤之卦德的傳文,並將乾坤之德性引申發揮至人道德範疇。說明乾、坤是《周易》中最重要的兩卦,也是《周易》陰陽辯證法的基礎。

出土《周易》

  1973年初,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了帛書《周易》,釋文發表在《文物》1984年第3期上,引起研究熱潮。鄧球柏《帛書周易校釋》(1987)、張立文《帛書周易註釋》(1992),韓仲民《帛易略說》(1997);帛書《易傳》釋文,最初見陳鼓應主編《道家文化研究》第三輯(1993)、第六輯(1995),朱伯昆主編《國際易學研究》第一輯(1995)、《續編四庫全書》經部第一卷、四川大學出版社《易學集成》等書。本世紀以來,帛書《易傳》新釋文又見張政烺《馬王堆帛書〈周易〉經傳》、廖名春《帛書〈周易〉論集》、丁四新《楚竹簡與漢帛書〈周易〉校注》等。帛書《易傳》共包括《二三子》、《繫辭》、《衷》、《要》、《繆和》、《昭力》六篇。邢文《帛書周易研究》是第一部學術專著。1977年在阜陽雙古堆漢墓出土了漢簡《周易》。1994年發現了楚竹書《周易》,經整理,2003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相關校注,亦十分豐富。

原理來源

  在《簡易道德經》里,周是周到圓滿,易是運動變化無不果的意思。太昊伏羲創作簡易圖時,把簡易符(即現在八卦圖的陰陽符)排列成一個圓形即一周的形式,闡明了周和易是簡的主要組成部分。周易的周字並非周朝的沿用,而是周朝或周姓沿用了《簡易道德經》里的這個完美的「周」字。無疑周易的周字,替代了簡易的簡字。大自然萬物的變化,是易的根本現象。恆之無休而無不果,說明了易,就是物的變化而成事,物每一點變化都有一定的結果,這就是易象。「簡之周」和「周之易」說明了周是簡的,易是周的。以父子的排列方式,就是成了:「簡周易」。「求千太萬后之果,明千思萬緒之象」,說明了「簡易圖」是判斷推理的一種測探工具。

主要內容

概述

  今本《周易》的內容主要包括「經」和「傳」兩部分。

  「經」部分,主要是六十四卦的卦形符號與卦爻辭。   所謂的「六十四卦」,是由「八卦」兩兩相重而得,「八卦」則是由「陰」、「陽」二爻三疊而成。   《周易》的「陰」、「陽」,分別呈中斷的與相連的線條形狀,即「––」與「—」。古人用陰陽範疇來表現寒暑、日月、男女、晝夜、奇偶等眾多概念,正所謂「一陰一陽之謂道」。   在「陰」與「陽」的基礎上,聖人將其符號三疊而成八種不同形狀,分別命名為不同的卦名並擬取相應的象徵,稱為「八卦」(也稱「經卦」),具體如下:   卦象 卦名 象徵物 象徵意義   乾 天 健   坤 地 順   震 雷 動   巽 風 入   坎 水 陷   離 火 麗   艮 山 止   兌 澤 悅   接著,聖人再將「八卦」兩兩相疊,構成六十四個不同的六劃組合體,即「六十四卦」(也稱「別卦」),每卦中的兩個「八卦」符號,居下者稱為「下卦」(也稱「內卦」,《左傳》稱「貞卦」),居上者稱為「上卦」(也稱「外卦」,《左傳》稱「悔卦」)。「六十四卦」每卦共有六條線條,稱為「爻」。《說文解字》雲:「爻,交也」;王弼雲:「夫爻者何也?言乎變者也」。「爻」的原意也就是陰陽之交變。因此「––」稱為「陰爻」,以「六」表示;「—」稱為「陽爻」,以「九」表示。六爻的位置稱為「爻位」,自下而上分別為「初」、「二」、「三」、「四」、「五」、「上」。如《蒙卦》:   自下而上的六爻分別稱為「初六」、「九二」、「六三」、「六四」、「六五」、「上九」。   所謂的卦爻辭,即繫於卦形符號下的文辭,其中卦辭每卦一則,總括全卦大意,爻辭每爻一則,分指各爻旨趣。《周易》共有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因而相應的也有六十四則卦辭和三百八十四則爻辭(由於《乾》《坤》兩卦各有「用九」和「用六」的文辭,故將其併入爻辭之中,即總計三百八十六則爻辭)。   「傳」實際上是闡釋《周易》經文的專著,即《彖傳》上下、《象傳》上下、《文言》、《繫辭傳》上下、《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共計七種十篇。因其闡發經文大義,如本經之羽翼,故漢人稱之「十翼」,後世統稱《易傳》。   彖傳   隨上下經分為上下兩篇,共六十四節,分釋六十四卦卦名、卦辭和一卦大旨。王弼曰:「夫彖者何也?統論一卦之體,明其所由之主者也。   象傳   隨上下經分為上下兩篇,闡釋各卦的卦象及各爻的爻象,釋卦象者稱為《大象傳》,釋爻象者稱為《小象傳》。   文言   共兩節,分別解說《乾》、《坤》兩卦的意旨,故也稱《乾文言》、《坤文言》。主要是在《彖》和《象》的基礎上作出進一步闡發與拓展。   繫辭傳   分為上下兩篇,主要申說經文要領,貫徹卦爻辭的基本義理。文中對《周易》經文作了全面的辨析與闡發,一者抒發《易》理之精微,二者展示讀《易》之要例。   說卦傳   是闡述八卦取象大例的專論,也是探討《易》象產生於推展的重要依據。   序卦傳   是《周易》六十四卦排列次序的推衍綱要,揭示各卦之間的相承相受。前半段經《乾》至《離》共三十卦,主說天道;後半段自《咸》至《未濟》三十四卦,主說人倫。   雜卦傳   猶言「雜糅眾卦,錯綜其義」。將六十四卦重新編為三十二對「錯綜卦」,旨在闡發事物的發展在正反相對因素中體現的變化規律。

八卦結構

  在《乾坤譜》中,周易八卦的立體結構如圖:   乾:x=1,y=1,z=1   巽:x=1,y=1,z=0   離:x=1,y=0,z=1   兌:x=0,y=1,z=1   震:x=0,y=0,z=1   坎:x=0,y=1,z=0   艮:x=1,y=0,z=0   坤:x=0,y=0,z=0

價值意義

  乾泉先生認為,易經是一部集體性著作,周易體例內容本身不成於一時一地一人之手。占筮是中國古代文明中的一個重要側面,夏商兩代已有重要的鬼神觀念與人鬼溝通的方法,占筮是人鬼溝通的行為模式之一,但占筮活動本身也有多樣性,例如有燒龜殼或燒牛骨,而從其燒裂的紋路中見啟示的方法,占者將所欲占之事與對紋路的解釋又刻到甲骨上,流傳至今,使今人得以研究中國古代文明,(甲骨文)這種占筮活動傳至周文化傳統中時,經過周人的改良,建立完整的觀念與符號系統,(卦爻辭與卦爻象)一方面將當時所占之事及其解釋以文字記錄下來,(卦爻辭)一方面建立新的占筮法則,(大衍之數)使用新的占筮工具,(蓍草)而完成周易這部著作,亦即我們今日所見的易經之書的經的部份。經過歷代哲學家的闡釋,發展成為一部博大精深的哲學著作。同時,它也是我國古代一部關於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經典。   《周易》堪稱我國文化的源頭活水。它的內容極其豐富,對中國幾千年來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都產生了極其深刻的影響。無論孔孟之道,老莊學說,還是《孫子兵法》,抑或是《黃帝內經》,《神龍易學》,無不和《易經》有著密切的聯繫。一代大醫孫思邈曾經說過:「不知易便不足以言知醫。」易,變也!各種病不了解病根變化如何了解醫治之法?簡直可以一言以蔽之:沒有《易經》就沒有中國的文明。   《周易》在春秋戰國時代得到進一步完善,是我國先人的集體創作,中華民族智慧的結晶。《易經》里的思想已經滲透到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即使人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事實也是如此。孔子就說過人們「日用而不知」。今天,我們誰不曾說過某某人陰陽怪氣,某某人又變卦了,或者扭轉乾坤,否極泰來之類的口語和成語,但不一定人人都知道而這些詞彙都是直接從《易經》里來的。   《周易》在西漢時期就被列為六經(易,詩,書,禮,樂,春秋)之首。在我國文化史上享有最崇高的地位。秦始皇焚書時亦不敢毀傷它。   《周易經》研究被稱為《易經》或「易學」,早就成為一門高深的學問。《漢書·儒林傳》記載:「孔子讀易,緯編三絕,而為之傳。」上下五千年,《易經》代代相傳,釋家林立。許多學者皓首窮經,考證訓詁,留下了三千多部著作,蔚為大觀。   《周易》研究流派紛呈。他們互相爭鳴,互相否定,也互相吸收,取長補短。春秋時期,筮法上出現過變卦說,取象說,取義說,吉凶由人、天道無常說。戰國時期出現過陰陽變易說。漢代有象數之學(卦氣說,五行說,納甲說),魏晉唐時期稱玄學。宋明時期,又出現五大學派:理學派,數學派,氣學派,心學派和功利學派。又有人籠統地分為兩派:一派是儒家,一派是道家。儒家重乾卦,重陽剛。講「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強調修身以有用於社會。道家則重坤卦,重陰柔。講「大道若水,弱能勝強。」強調精神自由,以無為順應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境界。儒道兩家都從《易經》發展而來,猶如長江黃河之水皆發源於青藏高原。   《易經》的科學內涵得到越來越廣泛的承認和尊敬。易學研究將成為二十一世紀世界範圍內的顯學。儘管如此,《易經》里仍然有許多不解之謎,連孔子和朱熹都竟告闕如。   1930年一月美國天文學家湯保發現了太陽系的第九顆行星棗冥王星。旋即有人提出,太陽系有沒有第十顆行星呢?由於冥王星發現不久,觀測數據還不精確,預測第十顆行星的努力接連遭到了失敗。當時在法國勤工儉學的只有二十七歲的中國人劉子華,下定決心要別開生面,不依靠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去預測太陽系的第十顆行星。劉子華並不是憑空設想,他發現太陽系的各星體與八卦的卦位,存在著對應關係。他依據這個關係,利用天文參數進行計算,證明出每一對應卦位所屬星體的平均軌道速度和密度均分別為一個密值。經過反覆運算,劉子華終於第一個算出了這第十顆行星的平均軌道運行速度為每秒二公里,密度為每立方厘米0.424克,離太陽的平均距離為74億公里,按照希臘神話命名原則,在冥王星後面的叫做「木王星」。劉子華把自己的預測,寫成了題為「八卦宇宙論與現代天文」的論文,交給了法國巴黎大學,作為考取博士學位的論文。論文獲得了一致的讚賞,1938年正式授予劉子華法國國家博士學位。這是中國科學家在現代運用太極八卦圖,做出的震動世界的偉大貢獻。中國古老的太極八卦圖,對現代科學的貢獻是多方面的。德國數學家萊布尼茨是現代電子電腦二進位的創始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正是在中國的古老的太極八卦圖的啟發和幫助下,才觸動靈機,一舉成功的。

傳承發展

  在中國文化的領域中,自經孔子刪《詩》、《書》,訂《禮》、《樂》之後,由他編著了六經,贊述《周易》以來,關於《周易》易學的傳承,在司馬遷的《史記》,班固的《漢書》,以及范曄的《後漢書》中,都記載有孔子以下的易學傳承的系統。但自詔、宋以後,我們所讀的《周易》,關於《十翼》的排列程序,事實上,大多都是根據漢末王弼的排列的。他把乾、坤兩卦的文言,拿來放在本卦下面。同時把《系列》的中間次序,有些地方也照他自己的意思來顛倒安排。等於我們現在讀的《大學》一書,那是經過宋儒的安排,並非原本的《大學》的次序。現在對於研究《周易》來計,這點應當注意及之。自孔子至戰國末期的易學:孔子授商瞿。商瞿授魯橋庇子庸。子庸授江東?臂子弓(其人是荀卿之子)。子弓授燕子家。子家授東武孫虞子乘。子乘授齊田何子庄。此其一。又,孔子歿,子夏也講易學于河西。但受到孔門同學們的駁斥,認為他對於易學的修養不夠,所以子夏以後的傳承,並夫太準確的資料。唯所世留傳有《子夏易傳》一書,真偽難辯,但確具有古代「易學」思想上的價值。此其二。西漢的易學:田何授(東武)王同子中、(洛陽)周王孫、(梁)丁寬、(齊)服生,四人皆著《易傳》數篇,但後世已散佚。其次,自(東武)王同子中一系,再傳楊何,字元敬。無敬傳京房。房傳梁丘賀。賀傳子臨。臨傳王駿、丁寬一系,又再傳田王孫,王孫傳施,傳張禹,禹傳彭宣。以上都是著名專長易學學者的傳承。至於陰陽、納甲、卦氣等易學,自田何到丁寬之後,又另有一系。主陰陽、卦氣之說的,由王孫孟喜。喜再傳焦贛,字延壽。著有《易林》一書,迥然打破《周易》的蹊徑。又另一京房,承傳焦延壽的易學,著有《京房易傳》一書,開啟象數易學的陰陽「納甲」之門。東漢與後漢的易學:西漢的易學,到了東漢時期,其間的傳承似乎已經散失不備。因此象數之學與易理的分途,也便由此而形成了。後漢的易學,傳承的系統更不分明。此時的著名易學大家,便有馬融、鄭玄、荀爽、劉表、虞翻、陸績以及魏末的王弼等人。其中以荀爽的易學,曾經有後人採集當時的九家易學合成一編的論友誼賽,故在後世研究易學中,經常有提到「九家易」或「荀九家」的名詞,就是對此而言。鄭玄的易學,開始是學京房的象數。後來才舍離京學,專學費直之說,以孔子《易傳》來解說易學。漢末的易學,大概都跟著荀爽、虞翻的腳跟而轉,愈來愈加沒落,因此才有青年才俊的王弼的起來別走一途,專從老、庄玄學的思想而說《易》了。最為遺憾的,後世的易學,大體上又一直跟著王輔嗣的腳跟在轉,不能上窮碧落,下極黃泉,直迭羲皇之室。   「東方古文化」是以中國為發源地,流傳及盛行於東南亞國家,至今被世界各國所接受,它是經久不衰的一種古文化,已經歷3—5千年,具有廣泛影響力的文化體系,不但是哲學思想體系,也包含科學體系。   古文化稱為「東方文化」核心,從它創造形成至今,是中國文化遺產。但至今,大部份在東南亞國家弘揚和應用更為廣泛,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促進了歷代社會進步和經濟的發展。   李瑞環主席在紀念孔子誕辰2550周年大會上講過:孔子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所創建的儒家學說博大精深,包括了政治、經濟、哲學、倫理、教育、藝術等方面的思想和主張。構成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基礎,對於中華民族的形成、繁衍、統一、穩定和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都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對於人類文明的進步和發展,做了極其重要貢獻,有著超越時代,超越國界的深遠影響。儒學的許多重要論著,特別是做人、處事、立國的至理名言,至今還被人們廣泛引用。   道教源於中國,佛教源於印度,在東南亞一帶流傳不息,它們教義宗旨,都是以勸善為主,解除人生私慾心,且能超脫凡人,解脫人生痛苦,面對世間複雜矛盾,並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明理論,它更有科學一面,特別道教中科學含量之高。可以用哲學和倫理道義去解決它,把人類引向文明豁然的前景,是人生文明的標誌,它發放出世界人民信仰的不可磨滅的光環。如《老子》學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的理論,為世界破譯生物遺傳密碼起了作用,DNA的鹼基由三聯體組成才64個排列順序,形成八卦三聯體規律性。   《周易》包含著象數和義理兩方面,但實際上象與數,義與理還可細分。《周易》易卦反映事物運行規律的分類,爻反映各類的不同發展階段,這相對應宇宙信息發生使天、地、人、事的演變和發展規律。20世紀80-90年代曾邦哲從系統綜合理論發展了結構論提出「太極圖元氣本原、陰陽變易、卦序組織和道、器觀念的綜合」,認為是中國文化特有的一種同型、同構數學模型的圖式邏輯體系,涉及到宇宙的本原論、演化論與建構論以及「道」精神與「器」物體觀念的模型化邏輯思維方法體系。   《周易》的發展方嚮應該從預測學、認識學和行為學三個方面進行研究運用:   1.預測學   「義」反映了倫的意義,64卦六親關係,體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差別。

「理」是對事物規律和道理的探討,是易理、易道的分析,應用《周易》提出的道理對事物如何形成和發展進行解釋。   2.認識學   現代思維科學把人類大腦的思維方式分為兩大類:一類是理性認識思維,也就是邏輯思維,一類是感性認識思維,也就是形象思維直覺思維。從認識學角度研究《周易》,我們應該從感性思維上認識她。《周易》以最簡單的陰爻、陽爻兩上符號來概括演繹萬事萬物,充分體現了萬事萬物辨正統一和矛盾統一的現代哲學思想。「一陰一陽謂之道」《周易》的發展離不開對易學哲學體系研究,真正結合「學」與「術」兩方面一起進行研究,取其精華,棄其糟粕。   3.行為學   《周易》歷代是人們修身、齊家、平天下的哲學之書,這也是我們研究和應用《周易》的最終目的——指導學習、工作、處世等日常行為。根據《易傳 繫辭上》所講:「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我們就應該肯定:《周易》的象數理義在結構上是一個一氣呵成的,具有連續性和完整性。應用和發展《周易》的占筮性質和哲學性質,發展《周易》成為一部行為學經典。《周易》64卦、384爻解說其實就是一部行為學經典,如易卦《乾為天》初爻:初(注:初指初爻)九(注:九為陽爻,六為陰爻),潛龍勿用。講明事物正處在一個將要發生而沒有發生的時期,如龍在潛伏之中,不能動也不宜動。人們處在這一時期的時候,需要晦養、需要等待時機,不宜輕舉妄動,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主要貢獻

  聶文濤老師說,《易傳·繫辭上》第九章是對《易》最重要的講解,通過這裡的講解可以了解《易》對世界文明所作的貢獻。聶文濤老師認為,《易》對當今世界文明的重要作用沒有被充分認識,是因為對這一章內容的解讀不夠。本章的譯文和解說是至關重要的。   1.《易》確立了二進位和十進位數。   離開了十進位和二進位,今日世界的科學技術就沒有了根基。可以參見聶文濤老師的網文《走出加法的世界》,全文短小精練,描述了從加法運算到高等數學的數字計算規律。天數和地數是二進位,由此確立十進位數。   2、《易》確立了數學的任務。   數學是用了描述世界和預見世界發展的。因此,才有數字對方位、對季節、對變化的計算。   3.《易》開始了對除法和餘數的研究。   用四個四個數,然後觀測餘數,這種對數字規律的研究是從多久遠的上古開始的啊!   4.《易》啟蒙了中國古代生命哲學。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黃帝內經》把這裡的數字清晰的表達為萬物的生成描述。由此出現了被無數中國人視為最神秘的河圖。   [原文]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為二以象兩,掛一以象三。 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于扐以象閏,故再扐而後掛。   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   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   是故,四營而成易,十有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   顯道神德行,是故可與酬酢,可與佑神矣。子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    [譯文](數一下)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奇數)五個,地數(偶數)五個,五個方位擁有這些數字並且與特定的數字吻合(構成河圖)。天數累加起來是二十五,地數累加起來是三十,天地之數總和是五十五,據此形成的變動和轉化可以施展鬼神莫測的運算。   計算大衍的數字用(蓍草)五十,用其中的四十九,分成兩份憑此取象兩儀,再掛出一個取象三才,把這兩部分四個四個的數取象四季,如果有不夠四個的剩餘用手指夾起來取象閏月,所以要重新用手掛起來。(這樣兩部分如有剩餘,在手指所夾的和就是四)。   計算乾卦的數字用二百一十六,坤卦的數字用百四十四,兩項一共三百六十,正是一年的日子。   計算《易》上下兩篇的數字用一萬一千五百二十,正是天地萬物的數字。   因此,用四來衡量就形成易數,天地之數(十)的存在和八個方位的變化就形成了卦象,八卦成為天地之道的縮小版。把八卦用以拓展,遇到類似的問題就延伸八卦的作用,天下具有生機活力的事情都可以推算了。   (八卦)彰顯道的神妙和德的作用,因此可以用來應對一切,可以用來保佑自己如同神靈一樣。孔子說:「了解變動和轉化規律的人,難道了解神靈的所作作為嗎?」

科學對比

  周易與科學的差別可以用一句經典的話來定義和解釋:形而上者之謂道,形而下者之謂器。周易討論的是道,現代科學研究的是器。   那道和器又有什麼差別呢?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看病。西醫看病很程式化:開了處方之後,驗血,驗尿等等然後開方抓藥,過程中離不開各種儀器。而中醫看病,主要是「望聞問切」,不用儀器分析。而中西醫診斷病人之後得出的結論也不大一樣,西醫得出各種含量、指標參數。而中醫得出的結論是相對比較模糊的概念,比如中醫上有個「陰虛濕腎」的結論,什麼叫陰,什麼叫虛,陰和虛到什麼程度?各占百分之多少?對這些中醫是不會去定量的。   對自然科學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任何一門科學都有其前提假設。比如歐幾里德的幾何學就是建立在幾條公理之上進行推理的,這些公理是不需要證明的,如果你不相信這些公理,那你就根本沒法去利用這門學科。   中國道的公理或者說假設是什麼呢?我認為,天人合一算是其中一個公理。看看中國古代文化的各個方面,幾乎都滲透著天人合一這一思想。從古代黃帝明確天圓地方的結構,到風水裡面法天象地的思想,到梅花易以心合天的思路,再到八字命理方面的天地人三才理論,都講求人與天的融合。   算卦與科學實驗的一個最大區別就在於算卦的結論具有不可重複性。梅花易等算卦方法尤其如此。科學實驗只要嚴格遵循的相應的實驗條件和操作規程,無論誰來操作試驗都能得出相同的結果(除非試驗者操作失誤等人為失誤),而算卦,除了考慮排演出來的卦象,還得考慮算卦的時間環境,甚至是算卦者的感受。   周易描述的世界是靈動的,普遍聯繫的,天、地、人三才高度融合,息息相關。我想到一個近似的比喻,地球上萬事萬物好比一個個有一定波長的超級敏感波源,大家都在一定範圍內波動著,每個波有各自的波長,互相干擾和衍XX著,整個世界就是各種波綜合作用后的效果。改變了其中的一波,必然就會對其他波產生影響,這影響會互相傳遞。   有人說,算卦占卜時,讓人抽籤、出字、報數來預測吉凶,這樣豈不是帶有很大的隨意性和偶然性?我想,假設「自然」也是一個人的話,它聽到偶然性這個詞語肯定會笑出聲來的。試試想看,什麼地方不存在偶然性呢?我們每個人對照自己的親身經歷想想看,你認識並選擇自己的婚姻伴侶,或是成就自己的事業,或者遭遇某種不幸,其實很多都是偶然的因素導致的。如果把我們當初的各種抉擇打散重新組合,完全可以構成各種各樣絢麗多彩的人生圖景,但是我們最終卻只能是現在這個樣子,其中必然錯過很多,有得到很多。   算卦也是如此,算卦是不講如果的(除非你是個作家,在寫穿越類小說),一旦人起心動念,數理就會存在於其中。人一旦有所抉擇有所行動,必然會伴隨著吉凶悔吝。偶然之中蘊含著必然,   比如有朋友出字算卦應驗了,他會說如果我當時不出這個字,那結果豈非不一樣了?但是,既然你有很多選擇,為什麼偏偏你讓測的是這個字而不是別的字?你拿出這個字,也是一種機緣。同樣的,如果你拿同一個字去找幾個人算卦,結果也不可能一樣,因為根本上你因為一件事情多次去占問本來就不符合周易占筮的原則(初筮告,再則瀆,瀆則不告)。   說到算卦,尤其是用梅花易算卦,非常講求外應。就是說,一個卦算出來之後,並不是僅僅根據卦象來斷吉凶,還要根據算卦時外在的環境條件來綜合判斷,所以即便是問同樣的問題,因為算卦時的時間、地點等外應不同,結論自然也不同。比方說問求財,算卦時算卦者正好看到一個人打碎一隻碗,這種情況下,就算卦吉,事情最後可能也不吉,碗的破碎是一個很不好的徵兆(關於徵兆請看本人博客中的小文《江南易林談周易-關於預兆的故事》   有些人可能會奇怪了,我隨意出個字居然還真測對了應驗了呢?這是什麼道理?這個很難說清楚,目前我們只知道按照一定的方法操作的確可以很大程度上得到準確的預測答案。如果非要解釋,又得回到天人合一、全息論之類理論。如果你還要繼續追問,我只能無語。   就好比你去問牛頓,為什麼會有萬有引力?牛頓可能會回答:萬有引力到處都有呀,其大小和物體質量的乘積成正比,和他們的距離成反比。你接著問,為什麼引力偏偏與質量成正比而不是與質量的平方或立方成正比?我估計牛頓只能聳聳肩膀說:事實上觀測結果就是這樣的。如果你再問:為什麼測量出來就是這樣的結果?這規律誰制定的?我估計老牛先生只能幽默地說,這是上帝的安排。這種終極追問並非故意刁難,但是就目前研究水平恐怕很難找到合理的解釋。我想當年屈原寫《天問》之時,一定有與我們現代人有同樣的困惑:宇宙的真相究竟如何?有沒有種力量在冥冥中決定一切?   再看一個例子,讓我們來理解算卦等術數所需要的靈性。   看看下面這個方程:y = 2x + c(c為常量)   稍微學過數學的人都知道,只要固定c,給定一個x值,必然會得到一個y值。而中國的「道」所列出的方程卻是這樣的:y = 2x + c(c為在某範圍內取值的常量)   「c為在某範圍內取值的常量」,這是問題的關鍵,因為對這個適度可變的c的把握有一定的難度,所以有些人可能不夠敏感而註定不能學好周易卜卦。算卦者務必使自己的心寂寂然,這樣才能去感受周遭世界的各個波源(沿用上面的比喻)發XX的能量和影響,才能感應到事物的吉凶。周易不可能像數學那樣給定一個公式任何人可以用來精確的得到計算結果,算卦如果這樣刻板,則謬以千里了。   關於y = 2x + c(c為常量)這個方程會遇到一種情況,有求卦者想考驗算卦者說:大師,你幫我看看我什麼時候生孩子合適?大師很認真的給他算過之後告訴他:今年下半年生孩子會大吉大利。這時此人鄙夷的說道:你什麼破水平呀,我告訴你吧,我連女朋友都沒有婚也沒結,今年下半年怎麼可能生孩子?這個例子很顯然,你開始告訴人家c這個常量等於1,然後算卦者根據觀察發現特定與你的這個x應該等於2,計算之後告訴你結果y=5。現在你突然告訴人家說,我這c其實不等於1,而是等於0,還說對方算錯了。這不是在搞笑么?你給出的函數的輸入參數都不對,怎麼可能指望得到正確的輸出?   有句話這樣說的,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人的命運就好比一個多元方程,一個方程幾個未知數。八字並不決定命運的全部,風水也不是,各人的後天努力也很重要,所以我認為人的命運應該是定數中有變數:好比上面的方程,有常量(比如有的人家庭富裕,有的窮,這是生來就固定的),有變數(個人後天努力、機遇、貴人等)。正是因為各種變數,預測難免存在誤差,預測能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準確率已經很了不得了。

管理思想

  乾泉先生認為,《周易》的核心講「三易」,即「簡易」、「不易」、「變易」。而這三者也正好是企業管理理論發展的基本方向,又是中國管理哲學的核心。因此,值得重視和研究。   一、簡易   簡單管理是管理髮展的方向。管理的制度化、規範化、標準化、信息化、普及化,是「簡易」的路徑。只有了解企業組織的基因密碼結構、基因代謝規律、基因進化規律,才有可能實現「簡單化」。而《易經》為此提供了豐富的數學模型和理論模型,可供借鑒,乾泉教授的《全息系統管理理論模型》就是「管理簡單化」成功的探索。   二、不易   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其產生、發展、變化都是有規律可尋的,構成其有機生命的基因密碼DNA基本規律是相對不變的。也就是說探索社會基本成員,包括城市、政黨、政府、企業、團隊、產業、市場等所有組織系統,構成其生命系統的基因密碼、DNA結構和基本代謝規律,是當代管理學面臨的主要課題。而易學的「陰陽、太極、五行、八卦、河圖、洛書、64卦」等准數學模型,為研究系統組織基因的DNA密碼、結構和代謝規律提供了科學的理論依據。乾泉教授的《全息組織系統DNA模型理論》就是在《易經》「不易」思想的基礎上,結合世界分子生物學基礎上的《生命科學》、《系統科學》等最新成果,探索社會組織系統的全息DNA密碼及結構排列規律,是可廣泛應用於所有社會科學領域的普適性規律。   三、變易   不變是相對的,變化是絕對的,任何事物都是發展變化的。變化就是變易,「變易」是易經研究的主要內容,《易經》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彖傳」、「象傳」、「文言」等,核心思想講述的事物發展、變化的基本規律。,《易經》以「全息」、「系統」、「變易」的哲學觀和獨特的符號系統,為我們提供了「變易」的類數學模型;為我們研究企業、團隊等組織系統的生命周期,組織DNA代謝、遺傳變易和生存競爭,如何更好地把握變革管理,提供了科學的路徑。乾泉教授的《全息組織變革理論》就是在《易經》「變易」思想的基礎上,結合《生命科學》、《系統科學》、《人類學》、《社會學》、《管理學》、《信息學》、《哲學》等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最新成果,探索社會組織系統的全息變革管理規律。

六十四卦歌訣

  周易

推薦閱讀